笔趣阁

第七百二十二章 升级人父的节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许是缘分未到吧……”

    刘凡一句并不是承诺的承诺,让夏朵儿陷入了沉思,何为“缘分未到”,不就是感情未深嘛,那若是“缘分”到了呢?是不是就可以……心里越想着,夏朵儿一双美目越放光芒,也不再纠结之前的失落,抿着小嘴哼起小调来,心情似乎转变得有点太快了吧。

    之后,刘凡将两女送入学校,接着独自一人重新启动车子,在两女的瞩目下,一溜烟地离开学校,一路飞驰,恨不能马上赶到柳凝香身边,然而,刘凡似是忘却了自己是神仙,一个瞬移就可以到达,不过也难怪他会如此失态,毕竟柳凝香是他最在乎的女人之一。

    尽管如此,原本需要半个小时车程,硬是用了十分钟就赶到了,当然了,路上自然少不了被交警追赶,不过以交警巡逻车的速度,也只够在刘凡身后吃屁灰的份。

    一到柳凝香别墅大门口,刘凡甚至连车子都懒得开地方停,就那么将车子横停在大门口,而自己则急急忙忙地闯进家门,刘凡早就将这个家当成自己家一样了,而且柳凝香也给了他钥匙的。

    一进门,刘凡并没有看到柳凝香,倒是见到了家里的保姆陈小月,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小姑娘,来自偏远山区,刚到大城市里来打工,由于没有学历,更没有任何技能,只能靠劳力讨生活,来到柳凝香家做保姆也不过两个月,倒是对刘凡并不陌生。

    “少爷,你回来啦。”陈月本来突然见到有男人闯进家里,起初还有些害怕,当看到来人是刘凡时,害怕的心里倒是少了许多。

    刘凡一见陈月迎上来,摆手示意道:“是小月啊,香姐呢,病得怎么样,刚才妮妮在电话里说得不是很清楚。”

    陈月听到刘凡的问话,不敢怠慢,连忙回答道:“夫人在卧室里躺着,只是有些发烧而已,小小姐在陪着她,要不要我上去告诉一声少爷来了呢?”

    “哦,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去忙的你吧。”刘凡制止了陈月的动作,旋即快步流星地直奔走上二楼柳凝香的卧室,只留下一脸艳羡的陈月,怔怔出神地发呆。

    且不理会小保姆,但说刘凡进得卧室,便见小妮妮坐在床沿边的凳子上,一只小手握着侧躺在床上的柳凝香的秀手,嘴里振振有词地念叨着什么,站在身后的刘凡停住脚步,倾听着女儿的话……

    “……两只小猪猪的房子都被大灰狼一口气吹掉了,然后两只小猪猪就跑呀跑呀,最后躲进了猪小弟的红砖房,后来……”

    哟嗬!原来这鬼丫头在给妈妈叫故事,而且讲的还是《三只小猪》的故事,看她讲得津津有味的模样,似乎说上瘾了呢,让刘凡都不忍心打扰呢。

    不过小妮妮似乎感受身后有人进来,回头一看发现是刘凡,立马放下手中的书,飞扑了过来,嘴里还嚷嚷道:“爸爸?爸爸,你终于来了,妮妮好想你呀!”

    刘凡单手一把抱起女儿,伸指在她的鼻尖上轻轻一点,宠溺地说道:“爸爸这是不来了嘛,爸爸也好想宝贝,不过爸爸要赚钱养你啊,当然忙了一点啦,希望小宝贝不要怪爸爸哟!”

    “嗯!”小妮妮煞有介事地点着小脑袋,天真地说道:“妮妮最乖了,绝对不会给爸爸添麻烦的。”

    “是了,咱家宝贝最乖了,来亲爸爸一下……”

    “啵……”

    小妮妮对爸爸的要求自然有求必应,狠狠地在刘凡的脸颊上留下一抹口水,刘凡也是乐得擦都不擦,旋即抱着女儿来到床边,看着面色发红,一脸疲态的柳凝香,刘凡忍不住心疼道:“香姐,你就是这么不爱惜自己,看你一脸疲惫的样子,这几天恐怕又加班工作了吧,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工作是做不完的,要是把身体累坏了,心疼的可就是我了。”

    听着爱郎浓情蜜意的话语,柳凝香心都醉了,但一想起自己有可能怀孕的事情,又感觉到一阵心虚,忐忑不安地说道:“没……没事,就是头有点发烧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休息一天就会好的。”

    “让我看看先……”刘凡不由分说地把手轻放到柳凝香的额头,感觉微微有些发烫,于是瞪眼责怪道:“还说没什么,你这都发高烧了,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看看……”

    “哦……”此时的柳凝香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女孩了样,依言乖乖地伸出手来,同时心里又有些发虚,她可是见识过刘凡的医术,万一……

    不过已经没有什么“万一”了,刘凡伸指搭上柳凝香的脉搏上,不大一会儿,面上的表情连变数次,起先刚一搭上,他便知道柳凝香只是因感冒而引起的发烧而已,心情瞬时松懈下来,但是下一刻眉毛又皱成一团,随即又疑惑不解地看了柳凝香的面色,却并未发现什么问题,随后又惊疑不定,好像有些难以置信。

    而在刘凡变脸的过程中,柳凝香也同时注视着他,看到一脸轻松时,禁不住松口气,又有些失落,但是同刘凡紧皱眉头时,她的心情又无比忐忑,当看到刘凡惊疑不定时,她的心里更是紧张无比,就连心跳都在猛涨。

    “咦……香姐,你的心跳怎么跳得这么快啊,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呀!”当刘凡探知到柳凝香脉象紊乱时,不由得轻咦一声,随即未等柳凝香回答,又问道:“香姐,你这几天感觉身体有什么变化没有,比如说那什么……这个月的经期准吗?”

    此时的刘凡似乎猜到了什么,而被问及“经期”的问题时,柳凝香的面色骤然一滞,旋即却左右为难起来,不知道该不该如实说出来,若是照实说的话,小凡不高兴又怎么办……

    此时刘凡将柳凝香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想,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悠然而生,随即刘凡压抑着内心的喜悦,小心翼翼地向柳凝香求证道:“香……香姐,你……你是不是有……有了?”

    果然还是被看出来了,柳凝香的心情开始复杂起来了,再一想,反正早晚都要让他知道,索姓硬着头皮点头应道:“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有了,只是最近老感觉全身乏力,头晕,又特别想睡觉,但是并没有呕酸水那种难受的感觉,所以……所以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怀上了……”

    说着,柳凝香怀着忐忑的心情,瞄了刘凡一眼,并未发现有所异样,这才又说道:“小凡,如……如果真的怀上的话,那……那怎么办呀。”

    “什么怎么办?”还沉浸在无比愉悦中的刘凡,猛然间听到柳凝香的问话,不由一愣,但旋即不也不想就脱口说道:“那当然是生下来喽,那我就可以一步到位升级当爸爸了,哈哈……”

    “爸爸,你不就是我的爸爸吗?怎么又升级当爸爸了呢?”这个时候,边上的小妮妮一脸好奇地向刘凡发问。

    “呵呵……宝贝,你说妈妈给你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好不好呀,到时候就有弟弟妹妹陪你玩了哟,你高兴吗?哈哈……”

    笑,放声大笑,此时的刘凡恨不得把自己内心的愉悦说给所有人听,而且笑得很舒爽,很真诚,让人不知不觉被感染到,就连柳凝香也不例外。

    “真的吗?那我是不是就要当姐姐了呢?”小妮妮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同样高兴得拍手叫喊道:“噢……噢……我要有弟弟妹妹了,我要当姐姐了,咯咯……”

    看着眼前一大一小笑得如同孩童一般,柳凝香原本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一下子转变成幸福的喜悦,一时间脸上绽放出浓浓的笑意。

    “嗯啊……啵……”

    就要柳凝香露出幸福的笑容时,冷不丁被刘凡狠亲一口,又听他兴高采烈地说道:“香姐,你真是我的好老婆,你知道吗?你怀孕了,刚才我探听到你肚子里面有一股微不可察的脉息,我敢肯定那就是我们的孩子,因为我感受到了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很玄妙呢。”

    听到刘凡这话,柳凝香终于将之前所有的担忧抛诸脑后了,因为她从刘凡的话中感受到了那种真心实意的赤诚,这也让她原本最担心刘凡太年轻而无法接受孩子的事实,反而成了最容易解决的事。

    “不行,我得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让她老人家也高兴高兴,我老刘家也有后了,嘿嘿……”此时刘凡已经高兴得忘乎所以,一掏口袋,拿起手机便想给母亲朱雨晴打过去,恨不能马上告诉她这个喜讯,不过柳凝香却不这么想。

    一见刘凡要给母亲打电话,柳凝香不由得着急了,连忙阻止道:“小凡,千万别!这事先别告诉伯母,好吗?”

    “为……为什么呀?”刘凡有些不明白柳凝香话中之意,还以为柳凝香怕母亲不乐意,于是劝慰道:“这是好事呀,你别担心我妈,她若是听到这个消息的话,一定和我一样高兴的。”

    “小凡,你先听我说嘛……”着急的柳凝香奋力坐起身来,伸手想去拉住刘凡,却因距离远够不着,险些跌落床,幸好刘凡眼明手快,一把将她拖住。

    “行行行,你说你说。”如今刘凡一副心思都在柳凝香身上,换句话说:老婆最大,接着又语重心长地叮嘱道:“不过你现在可是有身孕的人了,做事情要小心一些,以后动作不要为么大哟,跌疼了你,我可会心疼的呢。”

    “淬!那有那么娇贵呀!”听着刘凡那甜得让人牙疼的话,柳凝香不禁白眼一横,嗔怪道:“现在才不过一个月多点而已,外表根本看不出来,我可不想整天睡饱了吃,吃饱了睡,那样多没趣呀。”

    “行行行,现在全家你最大,你说什么都成。”刘凡那里敢说什么呢,没口子的应下来,俨然就是将柳凝香当成家里的国宝级人物对待。

    (今天三更完成,感谢“叼狼1976”兄弟的花花,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