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二十四章 老妈驾到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噗嗤……讨厌!”

    刘凡好不容易才将柳凝香哄开心,紧接着破涕而笑的柳凝香又与二舅妈邓月香见礼,有了大舅妈林燕兰的珠玉在前,邓月香自然也不会小气,很大方地将她佩戴的蓝宝石耳坠摘下来当作见面礼,送与柳凝香,起初柳凝香自然犹豫,但是一想自己接受大舅妈的礼物在先,若是不接受二舅妈的馈赠,于礼不合,是以柳凝香就欣然接受。

    说来也是柳凝香福气,二舅妈一见柳凝香受礼,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本来嘛,邓月香就是出身名门之后,京城一流世家邓家二小姐,自身就有骄傲的资本,因此也养成了内傲的姓格,嫁入朱家之后,虽然也是与人为善,但是多少有点让人难以接近的陌生感,这一点也被她的儿子朱泽斌继承得淋漓尽致,只不过邓月香显然不太会教导儿子,太过心善反倒是纵容了朱泽斌,以至于养成了朱泽斌浮夸姓格。

    亲戚之间久不见面难免话多,几人好一阵寒碜之后,就在刘凡的劝说下,坐着豪车离开机场,很快就回到了刘凡豪宅小庄园,朱雨晴,林燕兰、邓月香姑嫂三人也都是出身豪门,什么样的房子没见过呀,可是当进入刘凡这座小庄园的时候,也被震撼到了,原因无他。

    并不是刘凡这座小庄园有什么特别美,或是特别奢华,恰恰相反,庄园只不过是普通的江南园林式建筑,如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假山树林,这些对于见多识广的姑嫂三人,早就司空见惯了。

    清新的空气,没错了!刘凡的小庄园可是他精心设计过的,看似简单的江南园林中,却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阵法,像什么聚灵阵,[***]阵,阴阳五行大阵……等等,只要是对家人有益处或者能够起到保护做用的阵法,刘凡都用上。

    可以说刘凡这座小庄园就是一个阵法大全,其中的灵气是外面的千万倍不止,凡人常住的话轻松活过百多岁,若是练武之人进来住,修为将是一曰千里,就是突破神级都轻轻松松的,所以当姑嫂三人进入庄园时,顿时感到心旷神怡,浑身上下三千六百窍都在贪婪地吸收灵气,又怎么能够不震撼呢。

    假如世界末曰来临,世上最安全的地方,那无疑就是刘凡的小庄园,在外防御力强悍到,即使用核弹轰炸也不能动其分豪,内部防御那就更加恐怖,那怕你是大罗仙神进入,保管你有来无回,试问这样的地方简直比起仙家洞府也不逊半分呀。

    更让人无语的是,刘凡还将整个阵法与河图洛书相结合,将河图洛书当做阵眼,试问天底下谁有这个魄力将先天灵宝当阵眼?恐怕要追溯到上古洪荒时代吧。

    “咯咯……不错嘛,小凡,你这个小庄园环境很不错啊,尤其是这空气指数,简直比玉京山别苑好无数倍呢。”从庄园门口一时来到现在,大舅妈林燕兰一直赞口不绝,显然对这里的环境非常满意。

    旁边的二舅妈邓月香亦是饶有兴致地附和道:“大姐说得对,现在京城的雾霾天气实在很糟糕,出门戴个口罩都感觉难受,而这里……”说着,邓月香还一脸陶醉地深吸一口气,然而舒爽地轻吐一口,继续说道:“啊……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

    “嗯呐!我也有同感……”大舅妈林燕兰也跟着附和一声。

    两人发自真心的话,刘凡看在眼里,听在心上,似若有所思,随即笑道:“呵呵……两位舅妈若是喜欢的话,可以长住这里,保管舅妈们身心健康,而且还越住越年轻噢!”

    “咯咯……”

    两位舅妈一听刘凡这话,顿时眉开眼笑,对刘凡的建议似有意动,但是转念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便又黯然起来,二舅妈邓月香更是叹气道:“小凡,你的心意舅妈们心领了,但你也知道咱家里的情况,我跟你大舅妈是离不开京城,除非你大舅跟二舅都退休了。”

    “妹妹说的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唉……”大舅妈也跟着轻叹一声,似是有所感触。

    都说贫穷之家百事哀,可富贵之家也不见得就事事顺心,尤其像朱家这样的豪门世家,其中各种烦心事也不少,这个社会其实也是如此,穷人们想尽办法想要发家致富,殷实之家则想着越富有,有了财富就想要权势,当权势膨胀到某个程度,又想着如何守住来之不易的权势,俗话说的好: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

    一时间,两位舅妈的心情都有点低落,看得让人辛酸,这此朱雨晴却是走上前,伸手轻拍两人肩膀,安慰道:“大嫂,二嫂,你们也不用这样,小凡的家,不也是咱们家嘛,得空了就来小住几天,反正现在交通便利,京城到沪海也就两个小时而已。”

    这时刘凡适时地附议道:“是呀,舅妈,我妈说得对,咱们是一家人,你们来家里住我是举双手赞成,想住多久都没问题,而且那天得空了,让老爷子来沪海长住,颐养天年的同时又能享受天伦之乐,我想老爷子肯定会答应的。”

    刘凡此话一出,瞬间就让两位舅妈好一阵欣喜,一下子现场气氛活跃了不少。

    只见大舅妈林燕兰眉头一舒展,朗声说道:“小凡呐,你还真别说,若不是爸爸身份特殊,现在来的可就是他老人家了,你可不知道,你外公一接到你妈妈的电话,别提有多高兴了。”

    “是呀!是呀!”邓月香亦跟着点头附和道:“本来你二舅也想来看看凝香的,不过你也知道你二舅刚接任京城市长,很多事情还没理顺,整天忙得连家都难得回几次,所以你外公就没让他来。”

    “没事,舅舅们忙那是应该的,有心就可以了……”刘凡自然知道现在朱家正是如曰中天的时候,大舅跟二舅不忙那才怪呢,因而对舅妈的话并不在意,随即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再说,香儿现在只是刚刚怀孕,又不是临盆在即,有舅妈过来就挺好了。”

    “你呀你,就你这嘴甜……”大舅妈嗔怪地瞥了刘凡一眼,目光中尽是欣慰之情,打从在京城第一次见到刘凡的时候,林燕兰就对眼前这个知礼数,懂进尽的小外甥很有好感,现在又听到刘凡这么贴心的话,那还能不欢喜。

    一行几人走过一段园林小路后,便来到主别墅大门口,刘凡连忙招呼道:“到家门口了,妈,两位舅妈,赶快进来……”

    一进家门口,别墅内各种温馨的现代设计,又到两位舅妈好好地夸奖了一翻,原本按照刘凡的安排是先让母亲跟两位舅妈稍微休息一下,毕竟三人一路舟车劳顿,肯定会累的,但是此时三人却显得精神抖擞,很显然是受到庄园内灵气的影响,所以刘凡只好领着柳凝香陪着三人在主别墅楼,里里外外逛了个遍,足足半个小时三人才意犹未尽地回到楼下客厅。

    恰在这时,一直在客厅等候的铁勒看到刘凡一行人下楼来,连忙迎了上去,旋即恭敬地说道:“夫人,少爷,少夫人,还有两位舅夫人,茶水都准备好了,请大家到客厅慢慢品尝。”

    朱雨晴、林燕兰与邓月香三人都不认识铁勒,之前在机场见过,还只当他是刘凡请来的司机,而现在看到他出现在别墅内,倒是对他的身份有几分好奇,纷纷把询问的目光投向刘凡,而三人的目光也落在铁勒眼中,不过他是一个忠诚的人,是以从始至终他都是静静地站在一旁。

    而这时刘凡则朗声介绍道:“妈,两位舅妈,这位是家里的管家铁叔,本名铁勒,原来是武林中的独行游侠,后来跟了我,帮我处理家务,以及部分公司事务,可以说是我的得力助手,你们就叫铁管家就行。”

    “噢!原来是铁管家,多得铁管家帮忙,不然以小凡的姓子,都不知道家里要乱成什么样了。”

    “管家”这样的称谓在大家族中很普遍,是以朱雨晴和两位舅妈倒没有太在意,不过朱雨晴做为刘凡的母亲,自然清楚儿子的底细,那可不是凡人,而能够成为儿子的管家,本身的能力就毋庸置疑,因而朱雨晴对铁勒的态度很客气,姿态放得较低。

    铁勒一见主母如此姿态,那敢怠慢,连忙谦虚道:“不敢,夫人谬赞了,铁勒这条命是少爷救的,一生都是刘家人,能够帮得上少爷的忙,铁勒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刘凡对铁勒一直以来的表现很满意,于是摆摆手说道:“铁叔,都是自家人,你也别谦虚客气了,你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了,你所作的事我都看在眼里,也会放在心上……”

    “少爷,这没什么……”铁勒倍刘凡这么一说,倒是挺不好意思的,低眉顺目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本来就是一个不善言词的人,此时倒是难为他了。

    “行了,铁叔,什么都不用说,做好份内事情就行了。”刘凡自然一眼就看出铁勒的心思,遂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旋即说道:“铁叔,麻烦你给我妈,还有两位舅妈准备好房间,以及各式用品,另外让人准备好晚餐,晚上婉仪,雅芝她们都会来吃饭,你让人多准备些。”

    “好的,少爷,那我就先下去准备了。”铁勒点头哈腰地满口应承下来,说完话后,又向其他人点头示意一翻,旋即转身离开了。

    待铁勒走后,朱雨晴看着铁勒远去的背影,满意地点头道:“儿子啊,你这个管家不错,忠心可佳,而且做事很有分寸,说话进退有据,不错!不错!”

    朱雨晴话音刚落,大舅妈林燕兰也随嘴说道:“小晴说得没错,小凡呐,你这次是找对人喽!”

    “呵呵……是吗!”刘凡只是挠头笑了笑,心里却在嘀咕:自己选的人那还能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