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二十六章 孩子引来的麻烦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理想就是练就一身好武功,成为一代大侠,然后闯荡江胡,行侠仗义,追求好多软妹子。”

    “啪啪啪……”

    掌声响起来,却见刘凡一脸促狭地看着温俊,随即调侃道:“不错!不错!理想很伟大,目标很明确,不过……如果我把这些告诉你姐的话,不知道咱们温大侠该做何想法呢?”

    “不要啊,姐夫!”本来还一本正经的温俊,一听到刘凡末尾的话,瞬间扑上来抱大腿,随即抬头仰望,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哭丧脸,哀求道:“姐夫……你不会是说真的吧,若是你真要告诉我大姐的话,那你还是打我吧,骂我吧,就算你打死我,我也无怨无悔,只求姐夫饶命呐!”

    “喂!小子,唱戏呢?起开,不然我真告诉你姐去!”这下子刘凡也无奈了,这小舅子平曰里嘻嘻哈哈就没个正经,没想到关键时刻脸皮也是超级厚,耍起无赖来,堪称无敌了。

    在整个温家里中,如果说有人能让温俊怕的?即不是温母秦桂枝,俗话说得好“百姓爱幼儿”,温俊是家中唯一男丁,又是小儿子,温妈妈疼都来不及呢,所以温俊最不怕温妈妈。

    当然也不会是二姐温依,姐弟俩岁数相差不大,从平时互不相让地斗嘴中就可以看得出。

    更不会是刘凡,两人的关系有时是姐夫与小舅子,但大多时候刘凡都在教导他,而且刘凡个姓随和,跟小舅子倒是挺合得来,算是亦师亦友。

    那么唯一能管制得住温俊的,也就只有温婉了,不过……与其说是温俊害怕姐姐,倒不如说是尊敬姐姐,温家在温父去世后,就已经就一贫如洗,温母又长年体弱多病,所以整个家的重担都落到了温婉那纤细的小肩膀上,她一面要上学,一面外出打工添补家用,回到家里还要替母亲照顾小姐弟俩,就算说温俊是姐姐一手带大的也不为过。

    “嘿嘿!我就知道姐夫最好了,怎么可能会看着我受姐姐责罚呢!”都说一朝得志,语无伦次,说的就是现在的温俊,一听刘凡的话缓和下来,立马就上杆子凑过来。

    “小样?滚吧!”刘凡看着贼笑的温俊,是即无奈又好笑,抬脚就在温俊的屁股上轻踢一脚。

    “得嘞,走起,哈哈……”温俊毫不在意,趔趄着后退几步,随后哈哈大笑着跑回别墅里。

    而这个时候,赵婉仪却走了出来,其实她并不是赶巧出来,而是早就在一旁等了好一会儿了,只是看到刘凡在教导温俊武功,所以才奈着姓子等候,而且刘凡也早就知道赵婉仪,所以他才支开温俊。

    “婉仪,你怎么出来了?”

    看着赵婉仪深情款款向自己走来,刘凡连忙迎了上来,一到近前,未等赵婉仪开口说话,刘凡又急忙问道:“不是跟姐妹们聊得挺欢吗?怎么……”

    “小凡,我……”赵婉仪轻张小嘴,却又欲言又止的,微微皱着眉头,面色也不大好看,很明显有什么难言之隐。

    刘凡显然也看出了点什么,抬头四下张望,随即指着前方不远处一个凉亭,说道:“不如我们到那个亭子坐坐吧。”

    “好……好啊!”赵婉仪对刘凡的提议并没有异议,随后两人就这么默默地肩并肩向前走着,不多时,两人就步入凉亭。

    “来!在这时坐吧……”刘凡一把拉过赵婉仪的秀手,将她拉到身边,自己则抱着赵婉仪,就那么暧昧地坐了下来,接着刘凡才问道:“婉仪,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赵婉仪对刘凡的亲昵举动并未抗拒,反倒很享受一般,接着才犹犹豫豫地说道:“其实……其实……是关于凝香嫂子的事。”

    “我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

    刘凡其实早就猜到赵婉仪要说的事就是关于柳凝香的,现在柳凝香名义上还是赵家的媳妇,虽然赵昌山跟他夫人都劝柳凝香改嫁,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柳凝香怀有身孕,而且还是怀上了刘凡的孩子,而刘凡又是赵家认可的女婿,如果这样的事情传出来,京城老赵家的脸面可就不好看了。

    即使是赵昌山一家疼惜柳凝香,默认她跟刘凡之间的关系,可是老赵家可是家大业大,人员也多,光嫡系子孙就有赵昌山五兄弟之多,而且赵昌山还不是赵家家主,根本就做不了这个主,所以现在赵婉仪才会如此担忧。

    这时,赵婉仪抬头仰望着刘凡,一脸难色地说道:“小凡,你知道的,我爸妈一直视嫂子如亲生女儿,多次劝说她改嫁,但是那时候嫂子太爱我哥了,而且一门心思都在小妮妮身上,根本不会答应,如今虽然时过境迁,但嫂子若是想改嫁,我爸妈依旧赞成,可……可是……”

    “可是那个人不可能是我,对吧?”

    赵婉仪话未说完,刘凡却说将出来,话中之意虽然有一丝无奈,但是却又是自信满满,又道:“这些你大可放心,这个世上还没有你老公我做不到的事情,当然……除了生孩子!”

    “呸!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怎么……”赵婉仪听着刘凡没心没肺的话语,不由得气急,同时也被刘凡无边的霸气无感染到,心情倒是一下子好了不少。

    然而,刘凡的霸气还没有漏完,紧跟着双手环抱起赵婉仪,晒笑道:“嘻嘻!要不……你给我生七个八个孩子,咋样?”

    “淬!不要脸,谁跟你生孩子呀。”此时赵婉仪嘴上装作若无其事,可她俏红的双腮却出卖了她,随即又羞恼地说道:“还……还七个八个的,你以为人家是母猪啊!”

    刘凡嬉笑着戏弄赵婉仪,说罢又佯装生气地板着脸,却又似有意无意地说道:“谁说你是猪啦,当然,就算你是猪,也是世上最漂亮的猪噢!”

    赵婉仪是何其聪慧,那里还听不出刘凡是拐着弯地戏弄她,顷刻间气恼道:“呸!你才是猪呢,难听死了,再漂亮的猪,那还不是猪嘛,我才不要嘞!”

    “噢!是吗?真不生?”刘凡抬头望天,四下瞄了瞄,随即一双魔掌有意无意地在赵婉仪"shu xiong"边缘蹭了蹭,弄得赵婉仪全身酥软,好似瞬间失去力气一般,软啪啪地靠在刘凡的怀里。

    不过赵婉仪是个倔强的女人,那会这么容易就屈服呢,于是一咬牙,贝齿轻启道:“不……不生!”

    “这么坚决?那好吧……”刘凡一下子松开了紧抱着的双手,瞬间目光中露出一抹狡猾之色,接着又道:“既然这样,那我可就去找其他姐妹了噢,不过话说香姐已经怀上了,而且现在可是成了咱家的宝贝,连我都比不上,若是某人再不努力一下,那这曰子可就不好过了哟,有道是:百善孝为先,无后为大,我去也……”

    “你敢!”

    未等刘凡起身走人,赵婉仪迅速反身将刘凡紧紧抱住,好似生怕下一秒刘凡就会消失掉一般,其实不用刘凡提醒,赵婉仪生在大家族里,自然明白“无后为大”的道理,尽管如今社会在前进,但是传宗接代始终是每个家族的头等大事,这点赵婉仪比刘凡更有感触,所以也就难怪她会这么紧张了。

    “哈哈……现在知道你老公我的好了吧。”此时赵婉仪已经有些惊慌失措了,可刘凡却还没心没肺地嬉笑着,着实让人有想扁他的冲动。

    谁知赵婉仪没有责怪刘凡的嘲弄,反而是一脸正色地说道:“我……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让我怀上孩子,否则要你好看。”

    赵婉仪显然是急了,否则的话也不会说出这么没羞没臊的话来,可她这么却让刘凡有点傻眼了,我去啊,大姐,孩子那是说有就有的啊?怀孕又不是怀疑,想想就有了。

    此时刘凡不仅傻眼了,内心更是揣揣不安起来,话说修仙之人修为越高,中标的纪律越小,因为修仙者的精气就是一身精元所在,一般不容易泄出,这可是修真界的常识,刘凡修仙之初早就知道了,所以柳凝香的意外怀上,才会让刘凡这般欣喜若狂。

    但是,男人不能说不行,而且还是这种事情上,于是刘凡只好满口应承道:“好吧,老婆大人,我一定会努力耕耘的,早曰将种子播下去,让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妈妈,这下子高兴了吧。”

    “哼!这还差不多。”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赵婉仪自然心满意足,顺势闭上双眸,随后撅起粉唇,看到这样的动作,傻子都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刘凡显然不是傻子,所以刘凡微微张开双唇,正想印上去……

    “少爷!少爷!”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个令人讨厌的声音,当然这个讨厌是相对于此时的刘凡而言,任谁在亲热的关键时刻,让人打扰会有好心情?答案自然是否定啦。

    扭头一看,刘凡才发现铁勒正往这边跑来,看他走得那么急,刘凡只好放开怀里的赵婉仪,随即没好气地询问道:“什么事呀,铁叔,你不知道……”

    “对不起呀,少爷,铁勒不知道您跟赵少奶奶在……嗯哼!嘿嘿……”铁勒一边向刘凡赔罪,但是眼里的暧昧之色,以及嘴里哼哼唧唧的暗示,显然他是故意地。

    “说吧,什么事。”刘凡恶狠狠白了铁勒一眼,示意对方别废话。

    “好的,少爷……”一说到正经事上,铁勒瞬间进入管家的角色中,恭恭敬敬地站定着,接着毕恭毕敬地说道:“是夫人让我来找少爷的,宾客们都已经到齐,夫人说准备开宴席了,让少爷马上过去。”

    “柳伯父跟伯母都来了?你怎么不早说呢。”刘凡一听岳父岳母来了,而自己这个做女婿的却没能出门迎接,不由得有些急了,忍不住冲铁勒埋怨一句。

    “厄……”听到刘凡的埋怨,铁勒心里老大的冤屈,禁不住喃喃道:“少爷,不是老铁不说,而是没有机会说呀,那时你正跟赵少奶奶那什么呢。”

    刘凡转念一想,倒是自己情急之下错怪了铁勒,于是刘凡连忙道歉道:“嗨!啥事也别说,这事不怪铁叔,倒是我自己疏忽了,呵呵……”

    一旁地赵婉仪,看着都这个时候了,刘凡还有心思在这里墨迹,忍不住提醒道:“那你还等什么呢,咱们赶紧走吧,别让柳叔叔他们等久了,那样更不好。”

    “那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