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二十七章 男人的责任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一听说柳家人到来,刘凡这个蹩脚女婿连忙乐得屁颠屁颠地前去迎接,不过来人却有点出乎刘凡的意料……

    一边小跑着走过来,远远地便见母亲朱雨情与刘凡的两位舅妈正在热情地接待柳家人,柳严正夫妻,柳严东父女俩都来了,他唯独没有想到柳鹏程会来,不过转念一想,柳鹏程算是柳家下任继承人,自己姐姐怀孕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做小舅子的若不出面的话,似乎有些不近人情,想及此,刘凡也就释然了。

    “看,他这不是来了嘛。”朱雨晴眼尖,一眼看到从边上跑过来的儿子,于是向柳家人提醒一声,而柳家人听朱雨晴这么一喊,齐刷刷地将目光投了过去,可不正是刘凡嘛,当然了,还有正被他牵着手的赵婉仪。

    一见此,柳严正的面色微微一沉,不过他是混迹官场的老江湖了,早已练就一身喜不形于色的本领,面色只是短暂地微变,旋即又回复如场,倒没有被其他人察觉到。

    “伯父,伯母,你们来啦,真不好意,刚才有事走开一会,来晚了,请见谅……”

    一到跟前,刘凡连忙亲热地打招呼,不过柳严正只是“嗯!”地轻哼一声,算是打过招呼,倒是柳夫人岳母看女婿,越看越欢喜,连声应道:“唉!唉!不晚,不晚,呵呵……”

    从岳母大人笑颜满面的表情上,刘凡整个人轻松不少,不过……未等刘凡再次开口,旁边的柳严东却一步上前来,拍着刘凡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哈哈……不错嘛,小子,不声不响地就把我们家香儿给拿下了,而且连孩子都有了,果然有我当年的风范,嗯!不错,不错。”

    得!这家伙就是一个老不羞,都一把年纪了,说话还是这么没羞没臊的,不过这一点倒是挺合刘凡胃口,比起那些表面虚伪,暗地里男盗女娼的官员不知好多少,这也正是两人能成为忘年交的原由。

    既然是忘年交,在柳严东当面,刘凡自然不会客气,一把搂住柳严东的肩膀,俨然一对好基友,调侃道:“喂,柳老头,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咱们柳老师就是这么来滴呢?”

    话锋一转,刘凡一下子从柳严东身边跳开,故作敬仰地惊呼道:“哇!没想到你个老头子当年也这么潮流,佩服!佩服!”

    听罢刘凡这话,柳严东脑门前突然一群草泥马呼啸而过,那表情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随后又忍不住揶揄道:“啊呸!你个臭小子没大没小的,当心老子给你小鞋子穿,在我侄女面前给你上眼药。”

    刘凡自然知道柳严东是在说笑,于是嬉笑着回答道:“我可不怕,你见过谁家的媳妇向着外人的?没有吧!所以你就别白费心机了,没用滴……”

    刘凡这话一出,差点没把柳严东气得冒烟,二话不说便吹胡子瞪眼地咿哇叫道:“哎呀呀!你个臭小子就不知道让让我老人家嘛,好歹我也是香儿的伯父啊,就算不不看香儿的面子,尊贤敬老你总该讲讲吧,你……你……”

    这时刘凡也打闹够了,再则怕让岳父岳母感觉不够稳重那可就不好了,于是刘凡顺坡下驴,得了便宜还卖乖道:“好吧,看在你是香儿伯父你份上,这次算你赢了,这样总行了吧。”

    “啊哈!”柳严东见刘凡服软,也不管是真软还是假软,但是这个姿态总是好的嘛,于是连声称道:“行!怎么不行呀,今天可是个大曰子,你是主人,你说了算。”

    但是……老越老玩心越重,临了柳严东冲刘凡挤眉弄眼地说道:“呐!小凡呀,这孩子都有了,那你打算跟香儿几时结婚啊,奉子成婚要趁早哦,要不知到时香儿挺着个大肚子可就不好了。”

    这倒是个问题,原先刘凡也没有想过,主要是刘凡对这些事情基本上没有一个概念,如今听柳严东提及,刘凡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不过也不是什么难事,无非就是领个结婚证,不过刘凡现在想的是如何安抚其他女人,总不能厚此薄彼吧,但是华夏《婚姻法》可是一夫一妻制,想想有点头疼。

    而就在刘凡沉思之际,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到他的身上,仿佛在等着他的答案,柳家人自然是希望两人尽快结婚,这样两家人就名正言顺,柳家得到刘凡的助力,那可就一飞冲天了,说是在华夏横着走都不为过。

    而做为当事人的柳凝香同样对此抱有期待,一双美眸不住地看着刘凡,同时心里又很忐忑,生怕刘凡说个“不”字。

    与此同时,刘凡也观察到柳凝香紧张的神情,显然很在意自己的回答,瞬间刘凡就有了答案,随即嬉笑道:“哈哈……大家这是怎么啦,别这么严肃嘛,今天可是个好曰子,应该开心才对嘛,至于……”

    原本嘻嘻哈哈的刘凡,面色一下子变得正经起来,而所有人似乎有预感刘凡即将做出决定似的,急忙竖起耳朵作倾听状,便见刘凡一脸正色道:“香儿是我的女人,我自然会对自己的女人负责到底。”

    说完话,刘凡很霸气地当着众人的面,一手将柳凝香揽到怀里,似在宣示主权,随即沉思一会儿后,又说道:“我看不如这样吧,择曰不如撞曰,今天趁着我妈还有柳伯父、伯母都在,不如今天的宴会改成订婚宴,然后过两天选个黄道吉曰,我们先把证给领了,这样孩子的事情也就名正言顺了,至于婚礼的事……”

    一说到婚礼,刘凡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掠过一旁的赵婉仪,再一想到屋里的其他女人,禁不住有些头疼,假如近期就跟柳凝香举办婚礼的话,对其他女人很不公平,刘凡心里也不愿意这样做,但是回过头来,又感觉对不住柳凝香,毕竟人家都为你怀上孩子了,他不能没有表示……

    就在刘凡左右为难之际,柳凝香与赵婉仪两女似是看出刘凡的苦恼,都不约而同地靠近刘凡,一左一右地紧握着刘凡的胳膊。

    “小凡,你不必为难,区区婚礼……区区婚礼而已,不急于一时。”柳凝香自家情况自家知,能够嫁给刘凡就已经是她最大的期望了,更何况现在刘凡还说过几天去领结婚证,这就已经是莫大的认可了,她还能再奢望什么呢?

    当然了,虽然柳凝香结过一次婚,但是那个女人不希望自己风风光光地嫁给自己爱的男人呢,因而语言间有些犹豫,不过相对于刘凡的众多女人中,她得到的已经很多了,所以最后柳凝香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不让刘凡为难,这其实是一个聪明的做法,聪明的女人不会让自己的男人感到有压力。

    但是,赵婉仪的想法却又与柳凝香有所不同,见她轻轻扯过刘凡的衣角,抬眼看着刘凡,含情脉脉地说道:“小凡,凝香嫂子是个好女人,自从大哥死后,她活得一点都不快乐,所以我祈求你不要委屈了她,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相信其他姐妹也会支持你的,只希望你能一如既往地对我们好,那比什么都重要。”

    “我……”此刻刘凡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人生得一红颜已属不易,难得的是还能处处为自己男人找想,现在听两女为了自己却能够互相体谅,那就更加难得了,如果这么好的女人,刘凡都不好好珍惜的话,那就太不是东西了。

    “谢谢你们……”

    “啵……啵……”

    一声“谢谢”显然不足以表达刘凡此时的心情,情不自禁地在两女各自脸颊上狠亲一口,引得周围其他人一阵愕然,同时也让两女甜蜜之余,又多了几分羞恼。

    “你这个坏蛋……”赵婉仪始终是个未出学门的大学生,脸嫩得很,轻白刘凡一眼后,便将螓首躲到刘凡背后,似是生怕别人看到她此时沸涨红的粉脸。

    “哼!”

    相对的,柳凝香就显得淡定多了,毕竟是商业女强人,这点城府还是有的,只不过脸色亦是微微一红,轻轻一瞥,娇嗔一声,似是在责怪刘凡不注意场合。

    “呵呵……”

    几个老人见三人如此亲密无间,亦都会心一笑,之前柳母虽然对女儿的未来有所担忧,可就在三人嬉笑打闹的过程中,柳母从刘凡眼中看到了他对女儿的真心,也就释怀了。

    这时,朱雨晴看着场面气氛缓和不少,连忙上前招呼道:“来来来!亲家公、亲家母,还有柳大伯,你们都是长辈,就先请到主~席位就座吧,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

    在场的都是人精,柳严东更是精明,那里会听不出朱雨晴的用意,于是也跟着张罗道:“对对对,咱们几个老家伙还是进去先。”

    在柳严东的帮衬下,柳严正夫妻俩也就顺着朱雨晴的意思,被朱雨晴领进了别墅,余下的只有柳鹏程、柳凝霜,两人是柳凝香的弟弟、妹妹,自然是跟着姐姐。

    待老人们走后,一直沉默寡言的柳凝霜却活跃起来了,只见她正用怪异地目光,上下打量着刘凡,旋即啧啧称奇道:“啧啧……刘凡呐刘凡,没看出来啊,不声不响就把我姐给拿下了,而且还奉子成婚了,你说我是该称呼你一声姐夫呢,还是照旧当你是我学生呢?”

    “咳咳……”

    被人这么赤果果地打量,刘凡倒显得有些不自然,轻咳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后,却又怡然自得起来,接着扯着桑子故作泰然地说道:“其实吧,我一直都没将你当成我的老师,如果你喊我一声姐夫的话,我也是授受得起得哦!”

    看着刘凡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柳凝霜恨得牙痒痒,直言不讳地轻淬道:“呸!少往脸上贴金了,想让我喊姐夫,很难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