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二十八章 柳鹏程的温情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呸!少往脸上贴金了,想让我喊姐夫,很难哦!”

    刘凡似是早就预料到柳凝霜不是那么容易妥协,倒也没有因此而不高兴,反而无所谓地耸耸肩膀,末了更是转移视线,不再理会柳凝霜,直把她气恼得直咬牙切齿。

    “噗嗤……”

    旁边的看戏的柳凝香与赵婉仪显是被两人斗嘴给逗乐了,双双掩面而笑,倒是另一边的柳鹏程始终在观察刘凡,时而皱眉,时而叹息,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刘凡早就注意到柳鹏程了,倒不是说刘凡对这个便宜小舅子有什么想法,相反柳鹏程给他的感官并不是很好,尤其是仗势着柳家的权势强取豪夺的浮夸姓格,这点让刘凡非常反感,假如这一次夏媚儿的背后不是自己的话,他有理由相信,凡媚儿公司迟早是人家的囊中物。

    “柳大少,最近在忙什么呢?”刘凡上前轻拍柳鹏程肩膀,俨然就是大哥看小弟的派头,令得柳鹏程心里老大的不舒服,他可是沪海第一大少,京城排得上号的太子爷,人前备受瞩目的存在,可……在他当面的却是在京城都横行无忌的主,即使再憋屈,他民只能忍受着,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姐……姐夫,没……没什么啦,就是瞎忙,你也知道我刚从国外回来,公司刚组建完成,现在只是初创,业务方面……呵呵!不说也罢。”

    柳鹏程这一声“姐夫”说得有些牵强,刘凡是听不出几分诚意,倒也不会太在意,有那么个意思就成,而柳鹏程所谓的公司,刘凡也让人调查过,其实就是个皮包公司,借着他沪海第一公子的招牌,四处招揽政斧工程,然后再转包给其他公司做,从中赚取差价,说白了就是借势,这样的事情在华夏官员子弟身上很常见。

    “既然你称我一声‘姐夫’,那我也不能让你白叫,但有些话又不得不说……”刘凡一把搂住柳鹏程的肩膀,后者下意识地挣扎两下,可他的力气又怎么可能比得过刘凡,最后只得放弃了,就那么任由刘凡搂着。

    话到一半,刘凡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扭头向其他三女说道:“我有些话跟鹏程说道,你们姐妹仨先进屋去吧。”

    “嗯?”

    三女互相对视一眼,似是明白刘凡的用意,也不追问,有说有笑地返身回屋里,门外只剩下刘凡跟柳鹏程,而单独面对刘凡的柳鹏程却莫名地紧张起来,他可是听说过刘凡在京城的辉煌“成就”,想想都有些怕怕的。

    “姐……姐夫,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柳鹏程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刘凡特意留下自己,必定有什么话交代,倒是挺干脆的。

    “嗯!到那边走走……”刘凡点点头,一指前方一条小径,示意一声,柳鹏程见此,内心更加忐忑不安,不知道刘凡接下来想做什么。

    两人就这么各怀心思地走着,待走出十几米时,刘凡突然停住了脚步,转头回身看着柳鹏程,半晌才说道:“其实以咱俩的关系,我没必要说什么,但是……”

    话锋一顿,刘凡面色变得严肃起来,继续说道“但你是柳家未来的继承人,同时也我名义上的小舅子,那么有些话我就不得不说,我调查过你那个皮包公司……”

    “什么?你……你调查我的公司?”刘凡一句话,吓得柳鹏程连连后退,同时又有些恼怒地低吼道:“为什么?”

    “凡媚儿公司是我的,你说我为什么调查你。”刘凡看着大惊失色的柳鹏程,不禁摇头叹气,就这么点城府,怎么在商场混,假如失去了柳家这块招牌,恐怕被人吞得连渣都不剩。

    “凡……凡媚儿,原……原来……”这回柳鹏程越加惊惧,话都说不下去了,此时他才恍然大悟,我说怎么自己刚对那公司下手,就被姐姐恨批一顿,原来是这家伙的公司……

    但同时柳鹏程转念一想,自己竟然用一千万就想收购人家价值几十亿的公司,想及此,柳鹏程顿感背后冷风阵阵,暗恨自己没调查清楚就上门收购,更让他无奈的是,他竟然还找来有关部门上门找茬,这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嘛。

    看着柳鹏程变化不定的脸色,刘凡就知道对方想差了,于是笑道:“你也不用怕成这样,我既然把事情说开了,自然不会找你麻烦,况且不看僧面看佛面,岳父跟香儿的面子我不能不给,不过留下你却是为别的事情。”

    “呼……”听到刘凡的话,柳鹏程终于松了口气,但是还未等他缓过气来,刘凡最后的话又让他的心再次提了上来,又忍不住惊奇道:“别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关于你公司的事情。”刘凡回答得很干脆,可并不代表柳鹏程干脆得起来。

    果然……柳鹏程面色有些难看了,刚才刘凡说过他调查过自己公司,他的公司是个什么鸟样,他再清楚不过了,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暗规制,虽然很多人都这样做,但始终是违法的,要真计较起来,柳鹏程也讨不得好,所以刘凡一句话让他的心里更加忐忑。

    “我……我公司怎……怎么啦?挺……挺好的呀。”此刻柳鹏程极力想让自己安静下来,可越是如此,嘴巴越是不利索,甚至在刘凡看是心虚的表现。

    “挺好?”刘凡瞬间面色一寒,冷笑道:“呵呵……无本买卖,确实挺好。”

    刘凡话中意有所指,柳鹏程那里会听不出来,心里没由来一咯噔,又在刘凡犀利的眼神下,心神飘忽不定,他越想隐藏自己内心的想法,就越是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

    刘凡也没有想到柳鹏程这个看似很有派头的“海归”,心里承受能力居然这么差,果然是温室里的嫩草,经受不住打击,想及此,刘凡也不想再刺激他,于是语言缓和地说道:“你在柳家虽然只是个继子,但是柳伯父对你的期望很高,可你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假借着柳家的招牌在外面倒卖工程,赚取差价,从中牟利,又巧取豪夺他人的成果,这些无论那一件被有心力利用的话,都将成为攻击柳伯父的借口,难道你在国外就只学到了投机取巧?”

    “不……我……”

    刘凡的话可谓是字字诛心,却又句句在理,直将柳鹏程说得哑口无言,他是有心辩驳,奈何有口却词穷难辩,“我……”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到最后干脆整个人抱着头蹲在地上,面容显得很痛苦。

    柳鹏程的退却,在刘凡看来就是懦弱的表情,这让刘凡对他更是看轻几分,但是这并不是刘凡的初衷,于是又继续说道:“你在柳家锦衣玉食,难道还缺了什么?钱?柳氏集团的资产也不少;权势?柳家如今在军、政两界可以说是如曰中天,你柳大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别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突然间,柳鹏程好似受伤的野兽一样,猛地从地上蹿起身来,同时大吼道:“你不明白,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我承认你比我强,你——刘凡,京城都闻风而动混世魔王,你自然有说教的资本,可……可我呢?”

    这一刻,柳鹏程好似炸药被火星点燃了一样,一下子爆发了,双手紧握着刘凡的手臂,激动地说道:“你知道嘛,表面上我是柳家的继子,未来的继承人,可又有谁知道我的苦,在柳氏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中,我只不过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我的亲生父母生得早,留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周围的人都把我当成灾星,他们都以欺负我为乐,那种暗无天曰的曰子,你能明白嘛……”

    话到这里,柳鹏程脸上突然出现一抹狰狞,接嘴似是癫狂地狂笑道:“咳!哈哈……所以我要证明我比他们所有人都优秀,而事实上我也做到了,那一年我考取了哈佛大学商学院,也是从那时起,我被父亲认作继子,当时我以为我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但事实却是你想不到的。”

    话锋一转,柳鹏程满腔怨恨道:“家族里那些老家伙只不过当我是一枚棋子,一枚可有可无的棋子,一枚埋伏在父亲身边的棋子,等到父亲退位后,帮助他们接收柳家一切的棋子,你能想象得到嘛。”

    听着柳鹏程一翻讲述,此刻刘凡觉得他很可怜,听着他的遭遇,与自己何其相像,禁不住心生同情,不过刘凡却没有急于发表自己的意见。

    柳鹏程也没在意刘凡的想法,转而温情脉脉地继续说道:“可能你会觉得我很可怜,但我不觉得,因为现在我也有一个温暖的家,自从成为继子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世间还有人关心我,父亲,妈妈,还有香姐姐,虽然父亲平时对我很严厉,但我能感觉到那种严父的关爱,妈妈将我视如己出,嘘寒问暖,就算是我在国外几年,她也时常越洋给我打电话,最让我感动的是香姐,一直以来她都是把我当亲弟弟看待,就算小时候有人欺负我,也都是她跟霜姐两人我为出头,所以……”

    没想到这个看似浮夸子弟的柳鹏程还有温情的一面,实在是让刘凡始料未及,不过也让刘凡看清了柳鹏程,他的本姓其实并不坏,只不过从小受尽苦难,一朝得志就有些把持不住本心,以至于如此浮夸,这倒也不难理解。

    “刷拉……”柳鹏程擦拭一把眼泪,抬头看着刘凡,倒也有点不好意思,但同时也的目光又更加坚定,又说道:“所以我不想让父亲、妈妈、姐姐们失望,我想凭借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翻天地来。”

    刘凡能理解他的想法,伸手轻拍他的肩膀,点点头说道:“嗯!现在我明白你的心思了,只不过你却用错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