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二十九章 哥们也是有证的人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嗯!现在我明白你的心思了,只不过你却用错了方法。”

    刘凡言语中并未指责柳鹏程的意思,反倒是想点醒他,随即上前一个错身,伸手轻拍柳鹏程的肩膀,温言悦色道:“你是哈佛MBA高材生,想赚点小钱还不容易,不必一个劲地跟那些纨绔子弟学,回头把现在公司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处理干净,若想继续经商,必须走正规途径,钱要干干净净地挣,这样对你,对柳家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我……我知道了。”此时的柳鹏程精神不再像之前那般恍惚,甚至目光更加坚毅,这点倒是让刘凡再次高看几分。

    “这样最好,做姐夫的也不亏待你……”一边说着,刘凡下意识地伸手捻了捻下巴,似在思考,半晌才又说道:“这样吧,你开个贸易公司吧,我给你一个省的代理权,专门代理凡媚儿公司的产品,至于那个省嘛……除了江南一带,你自己看着办吧。”

    “真……真的?”

    柳鹏程瞪大着双眼,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刘凡,原本刘凡让他结束公司,多少还有些不舍,他的公司虽小,毕竟每月都上百万收入,一年下来也是上千万,可万万没想到,刚刚丢了芝麻,却没想到转手却捡了个西瓜,那能不让他激动。

    如今凡媚儿公司的产品有多火爆,只要是行内人基本都眼红不已,仅仅两个月净收入超过10亿,公司旗下几款产品几乎刚上架就被人哄抢一空,几乎是有价无市,一瓶标价666华市的“佳人美颜霜”,黑市上炒到上万,直接飙升十几倍,可想而知其他产品更是火得离谱,也就难怪之前柳鹏程千方百计要强行收购凡媚儿公司了。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看着一脸惊讶的柳鹏程,刘凡好似早就料到一般,抱手站定着,一脸笑盈盈。

    “厄……不,不是……我是说……那什么……”此时的柳鹏程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本想试图解释一翻,却三翻两次不知该从何说起,弄得自己结结巴巴,不知所措,到最后更是尴尬得直挠头。

    “行了,你也不必解释……”看着柳鹏程的尴尬的模样,刘凡很上道地为他解围,随即又道:“我想了想,柳家的势力基本都在京城跟沪海,那京城的代理权就让你来做,只要做好了,一年赚上几个亿还是很轻松的,不过有几点我要将明白……”

    “那……那太好了,有啥要求,姐夫你尽管说。”一听说京城代理权,柳鹏程都快乐晕了,那里还在乎刘凡提什么要求,一时间头如捣蒜般没口子地应承着,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京城代理权的价值。

    京城除了官多之外,有钱人更多,而有权有钱之人最是惜命,健体丸可以让人保持年轻健康的体魄,美颜霜可以让又女人保住青春美貌,对于有权有势权贵人物都是致命的诱/惑,再则,如果利用好了,还能建立起一张庞大的关系网,因此柳鹏程就是再激动也不为过。

    柳鹏程的表现,刘凡看在眼里,并未过多评价,而是竖起手指,一脸正色道:“第一,立身要正,做生意讲求诚信,人无信而不立;第二,把身上那些浮夸气息改掉,你是柳家的未来,注定不凡,不能整曰里跟狐朋狗友瞎混,你在知道柳家同代中并不只是你一个男丁,很多人都等你衰了,然后踩着你上位;第三,做人要低调,做事可以高调;第四,轻易别惹事,但也不能怕事,只要占理就要争取到底,假如你顶不住,万事有我,那怕对方是华夏一、二号首长,我有都替你辩理的地方,明白吗?”

    “明白。”

    柳鹏程郑重地点了点头,同时看向刘凡的目光也多了一分敬畏,一分崇敬,想他柳鹏程也是京城赫赫有名的汰渍档,排名也只是前二十名开外,一般人对他很恭敬,但是对上那些核心太子,还是有点不够看,这是一个拼爹的年代,父辈的地位,决定了他们在圈内的地位。

    以前的柳鹏程在柳家本就是可有可无的无关人员,过继到柳严正名下后才开始抖起来,虽然京城圈内的人只是畏惧于柳严正的权势,而对他恭敬有佳,可毕竟头上还有不少人压着他,有时他都不得不忍受着。

    但现在却不同了,刘凡的这一翻话,无疑摆明车马地硬挺他,刘凡的名头在京城有多响亮,圈内的世家子弟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以说光凭刘凡的名头就够瞎趴下一大群人,隐隐都有华夏第一公子的名头了。

    “呼哧……”好半晌,柳鹏程才消化完刘凡的话,心情那是异常激动,光从他急促的呼吸就可以看出,末了柳鹏程才平复心情,旋即才恭恭谨谨地向刘凡九十度鞠躬,郑重其事地说道:“姐夫,谢谢你。”

    一见柳鹏程这做派,刘凡就知道自己挺他没挺错人,旋即温和地笑道:“呵呵……谢我就不必了,我看你的表现。”

    “嗯!姐夫,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走吧,岳父岳母跟你姐都在等着咱们,一会儿多喝几杯。”

    “好!呵呵……”

    人逢喜事精神爽,有了刘凡这座大靠山,柳鹏程更是意气风发,一扫几天前的郁闷心情,同时更坚定他跟刘凡打好关心的心思,就这样,两人有说有笑地往回走去。

    是夜,刘家小庄园内灯火通明,主楼内不时传出欢声笑语,此情此景象好不温馨,而刘凡跟柳凝香也在亲戚朋友面前正式订婚,确立了婚姻关系,只待盖章拿证了。

    当然了,刘凡也不会冷落了其他女人,当晚宴席散去之后,刘凡夜战诸女,一直战至天明,直将众女杀得片甲不留、香体横陈,才肯罢休。

    同时,回到家中的柳鹏程也将自己对未来的设想,及姐夫刘凡对他的力挺告诉了父亲柳严正,父子俩彻夜畅谈,柳严正对刘凡越加满意,更不吝惜对儿子的赞赏,颇有点老怀快慰之感。

    翌曰一大早,刘凡兴冲冲地拉着柳凝香去了民政局,这是要干么呢?自然是办理结婚证了,本着有权不用过时不侯的原则,三天之后,两人再次出现在民政局大门口,不到半个小时,两人又再次出来。

    “呵呵……”

    “嘿嘿……”

    打从民政局里一路走出到门口,刘凡就一路傻笑到现在,感觉脚底下轻飘飘如腾云驾雾般,而身侧的柳凝香一手挽着刘凡的胳膊,螓受微微片靠着他的肩膀,俏丽的脸庞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然而,当看到刘凡如小孩子般的傻笑时,柳凝香禁不住又好气又好笑,随即没好气地嗔怪道:“傻样儿!有什么好笑的……“刘凡并没有接话茬,反倒是看这手里的小红本子发呆,半晌才喃喃自语道:“咱……咱这就算是结婚了?”

    “是呀!是不是感觉很不可思议呢?”柳凝香那里会看不出刘凡此时心里的想法,顿觉有些好笑,她也算是过来人,尽管此时的心情依旧很激动,但也不会如刘凡这般傻愣愣的。

    不过刘凡可就不同了,一直以来他给人的形象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可谁又能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么憨傻的一面,如此巨大的差异,倒是让柳凝香多少有些忍俊不禁。

    “当然不可思议啦!感觉就好像在做梦一样。”刘凡眨巴几下眼睛,伸手抓起柳凝香的手腕,在自己脸上拍胡乱两下,又语无伦次地嚷嚷道:“老婆,你伸手捏两下,看看疼不疼?我好怕是在做梦。”

    “噗嗤……”

    “咯咯……”

    刘凡一翻话顿时引来柳凝香一阵娇笑,她还从来没看到刘凡这么可爱过,岂能不窃笑。

    刘凡也不在意,反而是志气高昂地说道:“笑吧,笑吧,晚上回家有你好受的,哼!”

    “哎呀!你要死啦,大庭广众之下,你就不正经一点嘛。”尽管柳凝香在床第之上很风搔,但本质上还是个很传统的女姓,因而一听到刘凡的调笑,脸上立马就挂不住了,连连向刘凡美眸怒瞪。

    刘凡脸皮厚如城墙,那不管这些呢,伸手一把揽过柳凝香的蜂腰,接着没羞没臊地说道:“怕什么呀!咱们现在可是持证同居,名正言顺的夫妻了,夫妻间说点亲昵的话语,又怎么啦?”

    “呸……你给我正经点!”柳凝香一白眼,伸手就把刘凡企图袭胸的魔手拍打开来,接着又道:“昨晚还没折腾够,你看现在都几点?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可别让妈在家里等急了。”

    “好吧,那咱们走。”本来还想占点便宜的刘凡,一听柳凝香如此说,也只得讪讪地收回魔爪,接着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刘凡抛下了所有的事情,带上柳凝香环游世界度蜜月去,为了让柳凝香体验到别样的风情,刘凡带柳凝香奔赴月球,遨游太空,玩得不亦乐乎,也让柳凝香感动不已。

    而在刘凡离开的这几天,沪海表面上异常平静,但是繁荣的背后却是暗流汹涌,先是帝龙盟旗下多个娱乐场所被人恶意打砸,接着又是中高层人员受到不明势力威胁,绑架,甚至是暗杀……

    当天晚上,帝龙盟龙头书生一道令下,全体帝龙盟成员倾巢而出,一下子整个沪海地下势力都沸腾了,其余黑白两道各大小势力无不人人自危,帝龙盟虽然是新近崛起,可却是江南地区无可争议的,放眼整个华夏也是超级势力,谁人敢惹?可偏偏有那么一群人不自量力。

    (晚上继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