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三十章 聚首昆仑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当天晚上,帝龙盟龙头书生一道令下,全体帝龙盟成员倾巢而出,一下子整个沪海地下势力都沸腾了,其余黑白两道各大小势力无不人人自危,帝龙盟虽然是新近崛起,可却是江南地区无可争议的,放眼整个华夏也是超级势力,谁人敢惹?可偏偏有那么一群人不自量力。

    米帝国一直以来都视华夏国首要假象敌,为了巩固米帝国的霸权主义,处处与华夏为难,屡次派遣间谍特工前来华夏刺探军情,此次三国民间访问团亦是基于此,表面上打着民间武术切磋的幌子,暗地里却将目标对准了新近崛起的凡媚儿公司,或者更准确来说,是冲着强体丸而来。

    健体丸一经投放到市场,其强大的强身健体功效尤为凸显,更兼无毒无害无副作用,只要军队服用健体丸,那么军队的整体实力将上升几个台阶,这可是强军的捷径,光凭这一点就够一个国家疯狂了,要知道和平年代很难有大规模战争,那么小股部队作战就成了主流,而单兵实力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只不过米、曰、寒三国出师不利,一来到沪海就遭遇了帝龙盟,更悲催的是碰上了刘凡这样的大Boss,也就注定米帝国的愿望落了空。

    三天!仅仅三天的时间,在帝龙盟的强势下,三国访问团派遣来华夏的高手基本上死伤殆尽,只剩下一些政要人员的普通人,外带着,帝龙盟也将地盘上的其他地下实力清扫一遍,其中充当米帝国急先锋的青帮残余势力受到的最为沉痛的打击,在华夏国内的势力基本上全毁。

    至此,帝龙盟的地盘再次扩充,掌控长江两岸数个省份的地盘,一跃成为华夏地下势力的龙头,再一次震惊了整个华夏的地下势力,而且传言帝龙盟有神级高手坐镇,更是让白道名门正派、世家大族都不得不退避三舍,甚至刻意交好。

    与此同时,一件令整个华夏武林为之沸腾的事情发生了,12月初武林泰山北斗少林寺向天下武林广发英雄帖,邀请华夏武林正道人士,于华夏祖脉昆仑之巅参加十年一届的武林大会。

    而作为新近崛起的武林新秀,刘凡亦在邀请之列,不过鉴于刘凡强悍的武力,却不是以参赛者的身份出现,而是做为华夏官方代表兼任大会裁判评审列席。

    刘凡接到龙组及少林寺双方通知,方才得知此次武林大会将在10号举行,刘凡倒不是及于一时,在家中逍遥了几天,毕竟才跟柳凝香拿证,正是新婚燕尔,如胶似漆之际,摊上这样的事,任谁都是老大的不愿意。

    不过,总算刘凡还懂得公私分明,直到大会的前一天,方才不情不愿动身前往昆仑山,此次刘凡也不是孤身一人,身边还带着他的三位损友:陈刚、张毅、王施仁。

    本来刘凡也想带着诸女前往的,当作是旅游观光,奈何诸女友都有事拖不开身,或者对什么劳什子武林大会根本不感兴趣,美其名曰:打打杀杀多那是男人们的事,咱们女人凑什么热闹。

    实则以刘凡身边众女友的实力,还真看不上武林中那些神级以下的武者,在过去的几天里,刘凡为了自己女人安全找想,统统都让她们修仙,就连母亲朱雨晴、女儿小妮妮也不例外,刘凡甚至想让所有朱家人都一起修仙,不过刘凡深思后,又是顾虑重重,毕竟朱家人也未必全都靠得住,所以他也就将这想法暂且作罢。

    9号当天晚上,刘凡与陈刚、张毅、王施仁四人就已经到达昆仑山青海站,当天夜里就在山脚下的小镇上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四人就开始登山了。

    “哈欠!我说老三呀,你知不知道大清早扰人清梦是多大罪过吗?”四人刚一进山,张毅就开始发牢搔了,一边还不住地打着哈气,睡意朦胧,念念碎的话语中怨念极重。

    张毅的话显然是民心所向,话一出口,王施仁跟着附和道:“就是嘛,三哥,咱们又不赶时间,再说了,就算真赶时间的话,咱们不还能飞过去嘛,再不济你一个瞬移就帮带过去。”

    刘凡没好气的白了两人一眼,旋即耸了耸肩膀,不以为意的说道:“你们两个货就是猪,一天到晚就知道睡,没听说过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

    “切!你不如说是打击报复。”张毅以同样的眼神还以颜色,转念间又嘻嘻哈哈地冲陈刚说道:“喂,老大,你这一路上咋这么安静,该不会是在想嫂子了吧?”

    张毅话刚说完,王施仁也上前凑趣道:“这还用说,一曰不见,如隔三秋嘛,不过,老大也忒没出息了点吧,嫂子现在都已经是你的人了,难不成你还怕嫂子跑了?嘿嘿……”

    “去去去,捣什么乱啊。”隐刚摆摆手,如同赶苍蝇一样,将王施仁驱赶,随即却又满腹心事地轻叹一口气。

    刘凡对此看在眼里,感觉陈刚似乎有什么烦心事,于是扭头问道:“怎么啦,老大?好好的叹什么气啊?”

    “没……没事!”陈刚似是而非地敷衍一声。

    “还能怎么滴。”四人中就属张毅最鬼,同样也是最八卦的,一凑上来就贼笑地调侃道:“这就是‘姓’福的烦恼啊。”

    “我知道!我知道!”王施仁一见一脸贼笑的张毅,急忙上杆子嚷嚷。

    “你又知道什么?”看着王施仁这么积极的样子,刘凡也禁不住好奇起来。

    刘凡刚一问完,正中王施仁下怀,只见他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当然知道啦,我可是学校里有名的包打听。”

    一番自卖自夸后,王施仁这才娓娓说道:“三哥,这段时间你少来校学,不知道学校近来发生的事情也无可厚菲,事情就是……呜呜……”

    王施仁刚想开口说事,边上的陈刚就急了,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

    好不容易掰开陈刚的手,接着王施仁急吼吼的说道:“哇靠!老大,你想谋杀呀,咱们可是兄弟,你至于嘛,再说了,你的事学校谁不知道呀,又有什么打紧的。”

    “老大的事?”此时刘凡也被弄糊涂了,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在家里陪柳凝香,少有关心学校的事情,此刻看听到王施仁的话,忍不住将疑惑地目光投向陈刚。

    “老三,这个……”此时的陈刚显得犹犹豫豫,说起话来吞吞吐吐,一点都不像平曰里心直口快的他。

    张毅看着陈刚优柔寡断的模样,也是急不可耐,于是抢话道:“老大,只有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干嘛不痛痛快快说出来,不就是有了小三儿吗?至于这样吞吞吐吐的吗?”

    “小三儿?不是吧,老大,你该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嫂子的事情啊!”一听张毅的话,刘凡内心颇为震动,要知道陈刚一直给他的印象就是豪爽、耿直,属于老实人的那种,可现在老实人也发飙了,岂能不震动。

    “老大,既然你不愿说那就让我来替你说吧。”张毅看着一脸难色的陈刚,心有不忍,于是转而向刘凡说道:“其实就是酒后乱姓,那天打完擂台之后,大舅跟嫂子她们同宿舍的几个好姐妹出去庆祝,结果当天晚上老大喝的醉熏熏,第二天醒来才发现把嫂子的一个好姐妹给睡了,所以现在老大才怎天魂不守舍,生怕被嫂子知道这事啊!”

    说着,张毅目光瞥见边上一脸羞愧地陈刚,接着说道:“我们都知道老三你是多角恋专家,所以老大才向你寻求帮助,但却又难以启齿,一直憋到现在都不敢想求助。”

    “就这样啊?”听罢张毅的讲述,刘凡却是一脸愕然,抬眼看看张毅,瞄瞄陈刚,瞬间忍俊不禁的哈哈大笑道:“哈哈……不是吧,老大,就为这点事你纠结了好几天?”

    “呃……”三人被刘凡这声大笑,弄得莫名其妙,尤其是陈刚更是摸不着头脑,不过刘凡的笑声却让他安心了不少。

    同时,陈刚也看到了希望,但是看着刘凡没心没肺的大笑着,忍不住腹诽道:“喂喂……老三,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没见哥们正烦着呢!你有没有点同情心啊?”

    “哈哈哈哈……”

    看着陈刚郁闷纠结的模样,刘凡再次大笑道:“老大,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这么可爱,不就是多个女人吗?有什么好纠结的?”笑过之后,刘凡面容一敛,一脸正色道:“老大,你现在可不是凡人,修真者你懂吗?那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多个女人又有什么打紧的,你看兄弟我,身边女人也不少吧!不照样活得逍遥自在。”

    刘凡这话实在是太对张毅的胃口了,连连称赞道:“对对对!老三这话说的在理,咱们将来可是要成仙成圣的人,怎么能拘泥于凡俗之事呢。”

    “咦?还真别说,三哥的话很有道理。”王施仁在一边细细品味刘凡的话,似是若有所悟,上前轻拍陈刚的肩膀,安慰道:“老大,你就别纠结了,有到是桥到船头自然直,想那么多干什么。”

    “哈哈……还是小四说话敞亮,走吧走吧,老大,怎么游三玩水去。”张毅亦是附和着王施仁的话,接着也不管陈刚愿不愿意,生拉硬拽着陈刚,嘻嘻哈哈的往前走去。

    而这时,经过,三兄弟的劝导,陈刚的心情也平复了下来,不再那么纠结,安安心心的陪着三人游山玩水,一路上四人停停走走,速度却不慢,很快就进入了深山老林里。

    “啊……”

    “嚯哈……”

    “嘭嘭嘭……”

    (众位兄弟多包涵,最近电脑硬盘坏了,资料没了,弄了好几天,总算完成,望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