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三十一章 昔日情敌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啊……”

    “嚯哈……”

    “嘭嘭嘭……”

    就在刘凡四人闲聊之际,忽闻前方传来阵阵响动,让四人禁不住讶然。

    “咦?前方好像有人在打斗,过去看看。”一向好动的张毅竖起耳朵一阵倾听后,忍不住惊疑一声。

    “打斗?啊哈,有好戏看,快,快走。”王施仁也跟着附和一声,一副唯恐天下不乱地叫嚷着,也不待刘凡跟陈刚回应,便跟在张毅的身后,急匆匆地向前跑出。

    一个两个都是能惹事,且不怕事的主,看得后头的刘凡直摇头,不过转念一想,刘凡也就释然了,毕竟这是两人第一次行走江湖,见到什么事情都觉得新鲜,整一个好奇宝宝,这一路走来刘凡也见多不怪了。

    四人一同向声音来源的方向走去,而刘凡则下意思地释放出神识,几秒间便找到了事发地点,前方几百米远处一个僻静的小山谷中,十几名手持各式武器的男子正围困着三名女子,但见中间三名女人互为依托,手中三尺青锋剑吐露寒光,场面已是剑拔弩张。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阻拦我等姐妹去路?”这时站正中的一名面带白纱的白衣女子厉声责问道。

    白衣女子的话音刚落,就有一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上前搭话:“好说了,本少爷乃是华山派少门主岳清风,正巧缺个暖被窝的丫头,一局话:那就是本少看上你们了,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兴许少爷我高兴了还能好好疼你们,如若不然,哼哼……”

    瞧这岳清风倨傲无比的模样,颇有点天老大,他老二的架势,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你妹的,说的这是人话嘛?缺女人暖被窝,就动手强抢?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几个女孩子一听如此轻薄的话,顿时勃然大怒,为首的白衣女子更是毫不客气地冷哼道:“哼!想要我慈云静斋的人屈服,那是做梦。”

    “哟!慈云静斋啊?谁听说过呀,你们听说过吗?尼姑庵?”恶少岳清风显然没将“慈云静斋”放在眼里,或者是他孤陋寡闻,转口又调笑道:“原来还是小尼姑来着,青灯古佛多寂寞呀,陪本少逍遥快活岂不是更好,哈哈……”

    “哈哈……哈哈……”

    恶少末了的贱笑声一出,顿时引来众随从的哄笑。

    “你……你流/氓……”听着周围的调笑声,三名女子都不约而同地羞恼起来,其中年纪最少的青衣女子更是忍不住喝骂一声,只可惜小女孩显然是骂词匮乏,不轻不重地一声“流/氓”,显然用处不大,反而更激起了男子们的嬉笑声。

    岳清风显是被清纯的小妹子激起了兽姓,一前一后地顶着老腰,一边做着出毁三观的动作,一边肆无忌惮地调/戏道:“嘿!小尼姑,少爷今天就耍流/氓了,你能把我怎么着啊,咬我啊,来呀来呀来呀,少爷这里有棒棒糖给你吃呢。”

    “你……”青衣女子显然是个不谙世俗的小姑娘,竟然被岳清风的恶俗动作羞赧得满脸通红,更是又气又急。

    “小师妹,不要跟他浪费口舌,咱们一起杀出重围。”白衣女子就显得从容了不少,尽管对岳清风的行为很不耻,但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清醒,眼下形势显然于已不利,自己师姐妹三人不过两个先天初期,一个先天中期,而对方至少有三名先天中后期以上高手,还有其他帮手,师姐妹三人万万拼不过。

    “杀!”白衣女子一声清喝,手中长剑应声而出,剑势凌厉刁钻地向近前一名男子刺去,而其余两女亦不迟疑,纷纷仗剑出手。

    “上,给我拿下她们,等本少爷玩过之后,给你们留口汤。”岳清风看到三姐妹来势汹汹,却毫不在意,反倒是进退有据地指挥一众手下。

    “锵锵……”

    双方战斗一触即发,刀光剑影中闪现着绚丽的火花,短短几次交手,三名女子便或多或少地被刀剑割伤,单薄的衣物瞬间破裂,露出雪白的肌肤与殷红有鲜血。

    场中形势一时间高下立判,三名女子已受了不少伤,尽管对方也讨不了好处,但是华山派人员犹有余力,而且旁边还有一名先天后期的老者虎视在侧。

    如此形势之下让白衣女子越加焦急,眼看着两位师妹已经招架不住,而她自己却又有心无力,但越是如此,就越让她分心,分心之下便连连中招。

    “哟嗬!热闹的吗?”

    就在双方胶着缠斗之际,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凝重,几乎声音落下的同时,上个华山弟子,无不警觉地四下张望。

    岳清风则是嚣张的叫嚣道:“何方鼠辈何方鼠辈在那里鬼鬼祟祟、装神弄鬼,赶快出来……”

    “哟!哟!哟!真是谁呀这是?好大的口气呀!”

    “沙沙沙……”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一个树冠上出现了一个身影,咋看之下模糊而飘忽,让人摸不清虚实,下一秒,只见来人纵身一跃,身形如同鹅毛飘雪一般缓缓而下,又如闲庭信步般飞渡而来,其身形之潇洒,让人拜服不已,细看之下还真有几分高人风范,但那玩世不恭而稚嫩的面容下,却让人生不起一丝敬畏之心。

    没错!来者正是飞身前来打探的张毅,而他这番拉风无下限的出场风格,一如他搔包的姓格一般欠扁。

    “你是谁?”岳清风身边一名手持长剑的随从,一见到张毅凌空飞渡而来,连忙举起手中长剑,满脸戒备地盯着张毅。

    “我吗?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向我请教,那我就不妨大方地告诉你……”霎时间,张毅的脸上挂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旋即甚是搔包地抹了抹额头的刘海儿,自我介绍道:“我……就是江湖人称:一朵梨花压海棠,双眼阅尽天下美的情场浪子鬼见愁,正义的化身,罪恶的克星,专门对付你们这些调/戏小萝莉的怪蜀黍,强抢民女的强盗恶少,人送外号玉面小郎君的张毅是也。”

    “呃……”

    静!非常的静,集体噤声的节奏,谁也没有想到,张毅一上来就噼里啪啦一阵湖侃瞎侃,竟然将打斗的双方震惊得目瞪口呆,甚至连打斗都忘记了,一个个呆若木鸡地看着张毅。

    “我嘞个去呀,虽然哥很帅,但是你们这么多人看着我,哥也会害羞的。”其实张毅非常满意自己的出场方式所带来的震撼,嘴上说的自己很“害羞”,但脸上的浓浓的得意劲儿,确实让人不敢恭维。

    “噗嗤!”突然之间一声娇笑声起,张毅循声望去,才发现原来是那个青衣女子在发笑,显然是张毅的举动令她感觉好笑,但是此时的张毅青衣女子脸上那纯纯的笑意所感染,竟然花痴一般的留起了哈喇子。

    “呼……”突然之间,张毅耳边传来一缕劲风,紧接着便见眼前突然一黑,眼中的小美人突然不见了,张毅立马就急了,回神定睛一看才知道不知何时王施仁已出现在身前。

    “喂!喂!小四你搞什么鬼啊?别挡住我看美女。”张毅一把推开王施仁,很不耐烦的嘟囔一声,此刻他的眼里青衣小美女,哪里还顾得了其他呀!

    “我勒个擦擦擦!”王施仁看着张毅那是授魂与的模样,忍不住白了白眼,接着呵斥道:“老二,看个毛美女呀,低调!低调你懂不懂,看你那满嘴的哈喇子,铁定把美女吓跑。”

    “啊……是吗?”张毅下意识地擦了擦嘴,才发现干巴巴的什么都没有,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愤而掐住王施仁的脖子,大声吼道:“小四,你皮痒痒是不是?居然敢诓骗你二哥,诋毁哥的光辉形象,你赔你赔你赔我……”

    “咳咳……老大、三哥,救……救命呀!老二又发疯了!”被掐住脖子的王施仁,很配合地咳嗽着,但脸上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有几分憋气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刘凡与陈刚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看到前面正打闹的两兄弟,毫不在意,甚至连瞄一眼心思都没有,反而看向场中对持的两拨人。

    此刻,慈云静斋师姐妹三人再次背靠背地围拢到一起,而华山派的与众弟子也向岳清风身边靠拢,十几人有意无意半包围着,另一边又不时地对刘凡四人戒备着。

    “好了,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就在这个时候,刘凡与陈刚两人分别给了正打闹的张毅、王施仁一个暴栗,旋即四人阔步插入对持的两方人中间,一下子将双方隔开。

    看着刘凡四人走过来,岳清风依旧叫嚣道:“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劝你们千万别多管闲事。”

    “哦?你又是什么人?”刘凡并未回答,反倒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岳清风身边一个独眼龙,还真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熟人”,于是笑道:“哟!这不是杨大少嘛,怎么这副打扮?难不成你好好的大少爷不当了,改行做强盗土匪了?”

    刘凡并没有看错,这名独眼龙不是他人,正是当曰在复大门口被刘凡暴打一顿的娘娘腔杨俊臣,本来刘凡还期待着他能来找回场子的,可惜自那以后刘凡就在也没有见过他,就算是在京城也没有他的消息,就好像销声匿迹了一般,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而且更没想到的是,如今杨俊成的实力竟然已经是先天中期了,这才几个月不见,我从一名地阶高手提升到先天中期,在华夏武林中也是劲爆消息,堪称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