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三十二章 直接秒杀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刘凡打量杨俊臣的时候,杨俊臣也认出了刘凡来,瞬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想起当曰校门外的耻辱,横刀夺爱之恨,杨俊臣对刘凡的恨意就增添一分。

    “呛……”

    杨俊臣手中豁然三尺青锋剑出鞘,剑锋直指刘凡,满目怨恨地喝道:“刘凡……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好!好啊!好得很呐。”

    杨俊臣此话一出,刘凡却根本不为所动,甚至连瞥一眼的心思都没有,就那么懒懒散散地站立原地,而他身边的那三个货更是直接无视他,仿佛当她是空气一样,不过如今兄弟四人四位一体,看到有人挑衅自己兄弟,哪怕再藐视他人,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这不,老二张毅率先挺声而出,拿腔捏调地说道:“哟嗬,谁要你呀你,这么狂?”

    此刻杨俊臣的眼里只有刘凡,哪里会理张毅,一双血眼迸发出浓浓的杀气,接着纵身一跃,飞身来到刘凡身前几米处,再一次向刘凡报以长剑,连声呵斥道:“刘凡,今天我要一雪前耻,以报上次羞辱之仇,看剑……”

    杨俊臣连招呼都不打一声,更没有一点身为武林正道的风骨,一上来就是刀剑相向,显然是对刘凡是恨之入骨,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只不过杨俊臣刚一出剑,剑势未成,就感觉到生前一股无匹的阻力,让它的刺剑寸步难进,凝神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剑正被人用两根手指夹住,而那手指的主人却正嬉皮笑脸的看着自己。

    但见张毅戏虐地说道:“哟!哟!哟!小盆友,癞蛤蟆打哈气,口气倒是不小,小小的先天武者,居然敢无视你大爷我,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想打架是吧,大爷我陪你过两招。”

    说话间,张毅两指轻轻一用力,瞬间“呛……”地一声金属脆响,便将杨俊臣的宝剑折成两截,随即顺手将断剑一扔,“噗噗……”地一下子从一排十几棵大树干穿体而过。

    “呃……”

    张毅这小露一手,着实惊吓了不少人,就连三个女孩子也不例外,别看张毅这一招轻松写意,看似很简单,随便一其,先天武者就能够办到,但要如张毅如此随意自然,却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怕也只有先天巅峰的高手有这份实力。

    这下子华山派一众弟子以及少门主岳清风也不得不正视张毅,就是慈航静斋的三姐妹也为之动容。

    果然是这货的一贯作风,还是这么臭屁,这么喜欢耍帅,现场人中恐怕也只有刘凡、陈刚、张施仁几人明白张毅的心思,分明就是看看有美女在场,特意耍帅来着,但作为兄弟,他们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抬头也望天空了。

    却在这时,张毅百无聊赖地后退一步,挑挑指甲,漫不经心地说:“小盆友,别说大爷我欺负你,单手让你怎么样?”

    “呼哧……”

    张毅的话着实把杨俊成气的不轻,就连呼吸都重了几分,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身为武者自有其骄傲,哪里受得了迟到污辱,何况杨俊臣来就是一个姓格乖张的大少爷,更容不得他人在自己面前嚣张横行,因此脑门一热,举起手中短剑就向张毅削了过去。

    “呀!我要你死啊!”此时杨俊臣见着血腥的饿狼一样,猛地向张毅飞扑过去,但却只是凭借本能攻击,根本毫无章法,在张毅眼里尽是漏洞百出。

    “想要我的命,你还不够格呢!”

    只见张毅一个转身,避过杨俊臣削来的断剑,手上也不慢,几乎在同时,对着杨俊臣的胸口拍出一掌。

    “噗……”

    重掌及身,杨俊臣就如同撞到行驶的列车一般,瞬间感受到一股狂暴的冲击力,紧接着胸口一阵剧痛,内脏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翻滚,同时喉咙处一口血气上涌,一口血柱狂喷而出,整个身形更是站立不住地飞腾起来,霎时急速向后倒飞而去……

    “嘭……嘭……嘭……”

    轻轻一掌,便将百多斤的人轰飞了,更是连连将十数棵大树拦腰撞倒,伴随之阵阵剧烈的轰鸣声,捡起地上无数残枝败叶。

    而剩下的华山派弟子与慈航静斋三姐妹等人,都被这一掌之威震惊到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挂在树杈上生死不明的杨俊臣,满脸的不可思议。

    在场实力弱的人根本就看不到张毅是如何出手的,只是惊叹于张毅这一掌的威力,而与杨俊臣有过交手的白衣女子尤为惊叹,因为在之前的打斗中,她也感觉到杨俊成与自己的实力是旗鼓相当,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也挡不住人家一掌,可见张毅的厉害程度是如何的望尘莫及。

    “咳咳……”

    感受到众人灼灼的目光,尤其是看到三位美女齐刷刷地盯着自己看,张毅的虚荣心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心里简直都快乐翻了,不过为了在美女面前有所表现,他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轻咳两声,实际道貌岸然的说道:“呃……那个三位妹子呀,谁让我知道自己长得很帅,但是你这样看着我,人家也会害羞的。”

    “呀!”

    青衣女子一听这话,瞬间双腮泛起红晕,轻讶一声,接着转过头不敢再看张毅。

    “淬!”

    白衣女子也跟着暗淬一声,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出一丝羞恼,却也没有生气,反倒觉得张毅很幽默。

    唉!多纯洁滴妹子呀,这就叫幽默了,明明就是无耻没下限嘛,估计这妹子在山里待久了与世俗严重脱节,不过要是让张毅听到这心声的话,恐怕他得高兴得跳起来。

    倒是另一位蓝衣女子神经太过谨慎了,不仅对华山派的人抱有戒心,甚至还有意无意地观察刘凡四人,而且看张毅出手时的实力来看,四人的危险姓更大一些,是以有意无意地将两位姐妹挡在身后保护起来。

    “我勒个擦擦擦,二哥,我鄙视你。”就在这个时候,王施仁从张毅身后冒了出来,言语中很明显地对张毅的装B行为很不屑,而且还颇有怨念地嘀咕道:“就慢一步呀!为什么不早点出手呢,要是早就出手的话,现在拉风的可就是我了呀。”

    “哼哼哼……咱们彼此彼此,这叫先下手为强,你懂?”两兄弟彼此臭味相投,张毅那里会不明知王施仁鄙视他什么,但是他现在心里正得意着,那能不嘚瑟两下。

    “我……算你狠。”比斗嘴骂架,十个王施仁也不是一个张毅的对手,这点王施仁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这个亏他是吃定了,自然不会送上门去自讨没趣,只得扬扬拳头恨恨地瞪他。

    这个时候,刘欢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忍不住出言打断道:“好了,你们两个货还有完没完,这斗下去天都黑了。”

    身边的陈刚也跟着哈哈大笑道:“哈哈……老三,你还不知道他们两的心思呀,这不是有美女在场嘛,他们能不多表现一下自己嘛。”

    “唉!”刘凡有些苦笑不得地叹了声气,也不再理会那两货,转而看向不远处的华山派弟子,横眉冷目道:“你们都是华山派弟子?”

    看着冷言冷语的,一众华山派弟子内里不由得一紧,顿时心生一种不祥的预感,胆小者都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恰在这时,人群中唯一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接话道:“在下乃是华山派四长老——卫长空,这些都是鄙派门下弟子,不知阁下是谁?系属何门何派,或是那个世家子弟,说不定咱们师门还有交情呢。”

    “哈哈……”

    一听到全是华山派弟子,刘凡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来刘凡就想趁武林大会的机会为自己爷爷报仇,却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尽管只是一些小喽啰,不过灭了也算收点利息。

    众人看着狂笑不止的刘凡,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从这笑声中,却让人听着心里渗的慌,犹如听到来自九幽地狱的笑声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嘎!”

    突然之间,刘凡的笑声嘎然而止,换上的却是一张冷酷无情的面孔,森然的目光中闪着凌厉的寒光,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到周围的气温骤降十数度,而卫长空更是从刘凡身上感受到浓浓的杀机,心底不由得咯噔一声。

    “华山派弟子……杀无赦!”

    但凡这个时候,总是不缺乏一些不知死活之人,就比如眼前的岳清风,本来被张毅那一掌吓了一大跳,可一听到刘凡满含杀意地一句话时,他就怒了。

    “哼!”

    但见岳清风傲然一声冷哼,一如既往的嚣张道:“我可是华山派掌门之子,看谁敢动我一根寒毛,我一定灭他满门,不信你们大可以试试看,我华山派上千门徒可不是吃素的。”

    岳清风一翻话刚一说完,张毅便轻拍着胸脯,一副小生怕怕的地说道:“哎哟哟,我好怕怕哦,上千门徒?好多人呀。”

    “哈哈……”陈刚与王施仁也跟着哄笑起来,陈刚更是霸气地说道:“蝼蚁再多也只是蝼蚁,在绝对实力面前,人再多都是枉然,死吧!”

    话音方落,陈刚周身金光闪现,原本一米九几的身形瞬间拔高几筹,此刻的他就如同天兵金甲神一般,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

    “老大,慢着!”就在陈刚即将出招的时候,刘凡却抓住了他的臂膀,并阻止道:“老大,我爷爷的仇只能由我这个做孙子的人来报,你们都不要插手,好吗?”

    “这个……好吧!”陈刚一见刘凡如此坚决,也只得同意,顺势收起周身金行气劲,落落地退到刘凡身后,其余的张毅、王施仁也都知道刘凡的姓格,知道他言出必行,于是也都纷纷站在陈刚身边去。

    “三位美女,这是本人跟华山派的恩怨,不想被波及的话,就让到一边去。”这时刘凡摆手向慈航静斋的三姐妹示意一下,随即将目光投向一众华山派弟子。

    “阁下真要与我华山派为敌?”眼看着情形大战再所难免,卫长空还在尽最后的努力,说真的,而对刘凡,他还真没有信心,能当上一派长老的人,有几个是傻子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突然出现的四个年轻人是以刘凡为主,一个张毅武功就那么高,为主的刘凡那就更不容小觑了。

    “今天让你们死个明白,记住了,杀你们的是刘凡,见到阎王代我问声好。”(菊部有大暴雨,雷阵雨,家里这两天断电了,不好意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