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三十五章 亮相武林大会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小四眼,我要杀了你……”

    伴着一声吼叫,张毅一个虎扑飞扑向王施仁,顺势双手掐住他的脖子,瞪大了钛合金狗眼,佯装恶狠狠的怒视着王施仁。

    “哎呀!哎呀!要屎啦,要屎啦,噎……”王施仁也很配合地吐出长舌,两眼翻白,一副死去活来的模样,只不过他的演技太水了,表情没有一点快揣不过气的样子,浑然就是在嬉闹敷衍,不过他要的就是这样结果,没看到边上的紫烟美女跟青莲小师妹都被逗乐了嘛。

    “噗嗤……”

    “咯咯……”

    美人如玉,笑颜如花,直引无数英雄尽折腰,看张毅跟王施仁两个小男生呆傻愣的糗态,就可窥得各中一二。

    哇呕!这回可真是要死了。

    “嘭……嘭……”

    陡然间,张毅与王施仁两人感觉脑门一痛,瞬间将两人从YY人惊醒过来,原本无比愤怒的两人,定睛一看,发现是刘凡敲的暴栗,瞬间转怒为笑,这不是开玩笑嘛,跟老三掰手腕,那是找虐的节奏,所以两人果断地放弃了打击报复行动。

    “有人来了,都给我精神着点,别弱了气势。”刘凡翻了翻白眼,不再理会这两个二货,抬眼望去,便见迎面一僧一道飞身而来。

    胡须花白,长眉善目,一身红黄相间的袈裟里裹着赤黄色的僧袍,可不就是少林寺方丈空觉老和尚嘛,而边上的老道士,气势也不弱于空觉半分,头顶玄灰道冠、身披灰白色八卦道袍、背负三尺长剑,手持素白拂尘,脚踩黑色千层底,俨然一副仙风道骨的古代剑仙范,让人禁不住骇然惊叹。

    “哈哈……却是逍遥仙尊驾临,请恕老衲有失远迎。”

    人未尽却先声夺人,空觉老和尚一声爽朗的笑声,也不知赚取了现场多少人的好感,就是刘凡也不得不说个“服”字。

    说话间,空觉老和尚与那老道士便已出现在刘凡跟前,那老道士见到刘凡四人如此年轻,而且其修为就连他这个神境高手也看不透,不由得赞叹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引风搔数百年,今天看到四位小友,贫道顿觉自己是否已经老了,在下武当张仙尘,今天有幸得见最近武林盛传的年轻一代高手,真乃万幸,逍遥仙尊,有礼了。”

    张仙尘?可不就是武当派仅存的祖师级人物嘛,现任武当派掌教,一个活了140多岁的老怪物,看他面如冠玉的,若不是那长及胸口的胡须的话,说他四、五十岁都有人想信,不过看其境界有些不稳,显然是刚刚突破神级境界不久。

    “岂敢!岂敢!”眼前这两位可都是上百岁的老怪物了,刘凡可不敢担此重礼,于是连忙谦逊道:“张掌教乃是武林前辈高人,而小子只不过是后学末进的小子而已,那里当得起前辈如此礼遇,实在是惶恐不已,仙尊之名只不过是武林同道戏言,承蒙前辈不弃,唤小子一声小友即可。”

    张仙尘一听刘凡如此说话,心里更是满意得不得了,伸手一拍大腿就连连赞道:“好!荣辱不惊,盛名之下果真无虚士,刘小友这个朋友,张老道交定你这小友了,哈哈……”

    “此乃小子荣幸,呵呵……”刘凡也觉得这张老道很对脾气,欣然点头应承,接着扭头看向空觉老和尚,微笑道:“空觉老和尚,京城一别,别来无恙啊,令徒现在如何了?”

    “阿弥陀佛……”一听刘凡这话,空觉老和尚顿时喜上眉梢,连忙双手合十,口宣佛号,说道:“多得刘小友赠与灵丹妙药,如今劣徒慧空已无大碍,更是凭借药力你你一举晋升无上神境,他曰必让劣徒登门拜谢。”

    “大师客气了。”

    当初刘凡看在空觉老和尚护卫朱家的情份上,给了他一枚培元丹,也算是与少林寺结下善缘,不过一枚丹药对于“财大气粗”的刘凡而言,真得不值一晒,刘凡自然不会总挂在嘴上。

    随即,刘凡引着空觉与张仙尘来到几位好友面前,介绍道:“空觉大师,张掌教,为两位引荐几个朋友,这三位是我大学同窗好友兼同门兄弟——陈刚、张毅、王施仁……”

    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虽然得了刘凡传授功法,但四人都是好兄弟,所以刘凡也算是代师收徒,只不过三人所学不是三皇正宗道法,所以只能算是三皇的记名弟子,倒也算得上是刘凡的同门师兄弟,如武林大会这样的你正式场合,刘凡自然得如此介绍。

    “两位大师有礼了。”

    “三位小友有礼。”

    双方逐一见礼,这个时候张毅与王施仁两只皮猴子倒是老实了不少,至少那一本正经的模样,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至于这三位姑娘……”

    “不劳仙尊介绍,空觉大师跟张前辈,我们都认识的……”

    正当刘凡想要继续介绍白、紫、青三姐妹的时候,白玉玲却站了出来,施然向两人施礼道:“两位前辈,晚辈白玉玲有礼了,不知两位前辈是否还认得小女子。”

    空觉老和尚闻言,倒是愣住了,抬眼认真看了看,而一旁的张仙尘却大声笑道:“呵呵……却原来是慈航静斋圣女白玉玲白丫头你啊,刚才我还与你师傅说起你呢,没想到你也来了。”

    经张仙尘一说,空觉老和尚也认出来了,慈眉善目地说道:“阿弥陀佛……不曾想白丫头竟然已经长大诚仁了,记得上次见你时,你还不过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没想到十年不见,竟然露出得如此亭亭玉立,而且小小年纪就有先天中期的修为,好!很好,慈月师太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哈哈……”

    也不知道老和尚是看人家长得漂亮,还是怎么滴,一个劲地说称赞人家小姑娘,不过好话人人爱听,尤其是被自己所尊敬前辈夸奖,饶是姓格无比清冷的白玉玲,也是被夸得俏脸绯红一片,连连谦让道:“前辈过奖了,比起师傅她老人家来,玉玲还差得远呢。”

    当然了,有人欢喜就有人不爽了,就比如张毅,对空觉老和尚的大光头,那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撇撇嘴,暗自嘀咕:这老和尚啥眼神呢,莫非一大把年纪了,还春心不死?

    “呵呵……”这时,却见张仙尘单手轻捋长须,笑而不言地看看白玉玲,接着又看看张毅,似是明白了些什么,尤其是看张毅的眼神更是多了一丝意味深长的促狭,可他这样的神眼,落到张毅的眼中,却是变了味。

    哇靠!这老道士的眼神怎么这么……这么暧昧呢,莫非这老家伙想跟哥搞基?没想到这些老家伙一个个活了百多岁了,居然如些重口味,老和尚都开始动凡心了,道士玩激情也搞基了,是这世界变化太快,还是哥们与时代脱节了。

    就在张毅脑中胡思乱想之际,白玉玲继续介绍道:“两位前辈,她们是我的同门师妹,二师妹紫烟、小师妹青莲。”

    “晚辈紫烟(青莲),见过两位前辈。”两姐妹一听大师姐介绍,连忙上前见礼。

    “嗯!好好好……”张仙尘一眼看出两姐妹先天初期境界,相对于武林年轻一代而言,这样的实力已经算是天赋绝顶的武学天才级人物了,当然了,与身边几个妖孽级人物相比就有点相形见拙,不过,这啊也不妨碍张仙尘对两女的赞耀。

    一翻寒碜之后,双方也你熟络了不少,于是空觉大师我邀请刘凡几人进入武林大会会场,而此刻早就有不少人关注着刘凡一行四男三女,同时对他们的身份无不惊奇,要知道空觉大师与张仙尘两人可是武林中泰山北斗级别的大人物,能让这样的大人物前去迎接的人,又岂是凡俗之辈。

    “这几个年轻人是谁呀,你们谁认识?”

    “没听说过呀,不过能让两大武林泰山北斗级人物出迎,身份必是极不简单。”

    有群中不少人对刘凡一行人的身份感到疑惑,纷纷向身边人求解答。

    “这还用你说,傻子都看得出来。”一名小个子的青年对身边人白了白眼。

    “那你倒是说说他们是什么来头。”遭受白眼的人气不过,反过来为难。

    “哼!孤陋寡闻了吧。”

    “我……那你倒是说说看。”

    小个子青年志得意满地为身的人分析道:“虽然不知道这三位仙女的身份,但是从装束打扮来看,应该是隐门中人,而能够让两大泰山北斗级人物出迎的人,又是女子,也只有四大隐门的慈航静斋门人,所以不难看出三名女子的身份。”

    “有道理!有道理!那四少年呢?”周围众人显然对年青人的分析很赞同,纷纷附和。

    青年人闻言,如同看外星人一般地鄙视道:“这你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是我那个旮旯里冒出来和的。”

    “我……我知道什么呀?”受鄙视的人很是不忿,但他确实不认识刘凡等人,又担心真被别人说成孤陋寡闻之辈,面子大如天的“二货时代”,同一个圈子内别人都知道的事情,而自己却不知道,那是很没面子的事情,于是他又弱弱地问道:“难道那四名少年很出名吗?”

    那青年响指一打,轻蔑地瞥了周围众人一眼,接着露出一副无比景仰的神色,激动地说道:“近来江南武林发生了一件大事,你们可知道。”

    “嗯!嗯!”

    众人如小学生一样,如小鸡啄米一般地狂点着头,要说近期江南发生的武林大事,也就只有四国擂台赛,华夏最后以绝对压倒姓的气势获得最终的胜利,而此事的主角可不就是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嘛。

    “莫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