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九章 宁琪的电话(求订阅求鲜花求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龙烟雨一直追到凤海大酒店门前的马路,才看到刘凡正悠哉游哉地等公交车,于是快步上前,气喘吁吁地说道:“你……你走那么快做什么呢,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了吗?你怎么又追上来啊。”刘凡有些疑惑地问道,他也是被龙烟雨的一片孝心所感动,对她的感观也好了不少,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柔和了许多。

    “不好意思,刚才一高兴就什么都给忘了,喏,这是给你的证件。”龙烟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随即又从包包里拿出了一红一蓝两个小本子递给刘凡。

    “这是……”刘凡将两本证件接过手来,只见红色的小本子上面印着华夏国徽,国徽下面写着“国安”两个字,摊开一看,里面一张照片赫然就是刘凡本人,职位上还写着“国安总局副总长,中将衔”等字样,这倒让刘凡有些疑惑不解了,于是问道:“我加入的不是龙组吗?怎么又成国安副总长了呢。”

    龙烟雨似乎早有意料,一听刘凡的问话,连忙解释道:“因为龙组是秘密组织,成员身份是高度保密的,所以不能公开,而且也只有那些厅级以上的地方官员才认得龙组的证件,而这个国安证件只是挂名而已,为的就是让龙组成员出任务便宜行事,虽然只是个挂名,但国安名头还是很响亮的,就是地方省部级高官也是避让三分。”

    “哦,原来是这样啊。”刘凡会意地点着头,接着又抽出蓝色的证件,只见其封面有一条欲飞腾而起的金龙,栩栩如生,尤其是龙眼处,甚至还能感受到从中发出慑人的神彩,再翻开一看,内容与国安证件大同小异,只是在第二行的职位处写着“客卿”,而最下角处的职权赫然是那条先斩后奏的生杀大权。

    对此刘凡很是满意,看完后急忙将两本证件收了起来,而龙烟雨则是见刘凡没什么意见,于是再一次说道:“你没什么问题了吧,那你明天打电话给我,到时我带你去领取房子还有车,以及将官军装。”

    “嗯!好的,谢谢你了,那我就走了啊。”这时刘凡却时是急了,这时他才想起,原来今天是逃课出来的,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跟柳凝霜说,来之前刚被训了一次,结果还没过半个小时,自己又逃课,想想柳凝霜那冰冷的眼神,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你急着回去吗?是不是赶着跟女朋友约会啊,还是我真就有那么令你讨厌的吗?”龙烟雨有些幽怨地说道,话里还充满了酸味。

    “姑奶奶,我能不急吗?下午刚被辅导员训了一次,没过半个小时我又逃课,再不回去,估计明天她就得把我嘶成两半了。”刘凡一脸无奈地说道。

    “咯咯,没想到我们的大高手还有怕的时侯,真是少见啊,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反正也不远。”龙烟雨调笑着说道,她也被刘凡的样子逗乐了,就是不知道是因为他不去约会而笑,还是因为有人能让他吃瘪而乐呢,这些就不得而知了。

    “不了,我自己回去,回见。”刘凡可不敢让龙烟雨载回学校,要是让朋友知道了还以为他被富婆包养了呢,是以话刚说完,转身潇洒地走了,只留下还在愣神的龙烟雨。

    “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咯咯。”龙烟雨喃喃自语道,随后架车消失在浩瀚的车海中。

    却说刘凡与龙烟雨分开后,一路步行回学校,仅用了十多争钟就回到了学校,刚一回到宿舍刘凡心情显得有些兴奋,确实,年少骤然间身居高位,难免有些意气风发,说不开心那是假的,即使他现在是仙人也不例外。

    “没想到老子有一天也当大官了,嘿嘿!”这时的刘凡心里就很不淡定了,满脑子都是YY的想法,尽想美事,殊不知权力越大,责任越重,能让龙组都无法解决的事况,会是小事吗?好在刘凡在人间已是无敌手,不然的话有得他哭的时侯。

    正当刘凡正在想入非非的时侯,他的手机响了,一看之下才知道是宁琪打来的,这让他一下子跳了起来,随后拍着额头暗想道,自从两人确定关系之后,自己就没有联系过她,她会不会生气了呢,想到这里,刘凡急忙接通电话,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身如黄莺清鸣般悦耳的声音:“咯咯,小凡子,听到姐姐的声音,是不是很开心啊,是不是很意外呢?”

    刘凡一听宁琪话里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一半,于是温柔地说道:“琪琪,你还好吗?听到你的声音确实很意外,也很开心,这次军训累不累,有没有被晒成非洲人啊。”

    “姐是天生丽质,怎么会被晒黑呢,就是军训有点累,昨天回来时我就直接在家里睡了一整天呢。”宁琪朗声地说道,不过话语间还是有点像发牢搔。

    “哦!那就好,那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一听宁琪只是累着了,刘凡倒是松了口气,于是又问道。

    “怎么?难道没事就不能打电话给你了吗?你说这么多天都不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你是不是背着我去偷腥了,老实交代。”宁琪有点玩味的说道。

    “没,没,我那敢啊,再我说了女朋友即温柔又体贴,而且花容月貌,风姿卓越,明艳不可方物,简直是倾国倾城,比仙女还仙女呢,别的女人在我眼里那就是个渣,娇妻如此你说我那还有这心思去偷腥呢。”刘凡有些违心地说道,话刚一说完脸上直冒冷汗,这应付女人比打架难多了。

    “咯咯,油嘴滑舌,本以为你这人老实可靠,没想到男人都一个样,没一个好东西。”宁琪嗔怪道,听到刘凡那蹩脚的甜言蜜语,她心里美滋滋地,没有那个女人不爱听心上人的甜言蜜语,但口是心非是女人的专利。

    “你怎么知道我油嘴滑舌的,难道你尝过,你什么时侯偷偷吻过我的,我怎么不知道呢,不行,那可是我的初吻,下次见面我在亲回来,不然我岂不是很吃亏。”刘凡同样了解宁琪,所以开玩笑地说道。

    “早知道你是个大色狼,我当时怎么就向你表白了呢,看来我这只美羊羊迟早落入你这只灰太狼的狼嘴了,咯咯。”宁琪开心地说道,心中暗道:没想到这块木头也开窍了,都学会哄人了。

    “那是必须的,你这只美羊羊除了成为我的盘中菜外,别无选择,哇嘎嘎!”刘凡装作一副怪大叔诱骗小女孩的猥琐样的怪叫着。

    “好了,不跟你闹了,明天你有空吗,陪我去逛街买衣服。”宁琪有些期待地问道。

    “逛街?”一听到这两个字,刘凡差点没跳起来,他可是深有体会,而且是饱受摧残。

    “怎么,难道你明天没有时间,那就算了。”宁琪有些大失所望地说道,听上去好像情绪有些低落。

    “有空,怎么会没有呢,逛街我最喜欢了,那到时在那碰面。”刘凡也听出了宁琪话语间的失落感,做男人不能让心爱的女人伤心,所以他又一次忍痛地说出了这违心的话来。

    “真的吗?你可不许骗我哦,那明天早上我去学校找你吧,嗯!那就这样啊。”宁琪一听刘凡答应,立马高兴得将电话挂掉,好像生怕他反悔似的,有人说女人的心情就跟六月的天气一样,一会儿晴,一会儿雨的,真是难捉摸,刚才还一脸苦涩,现在又眉开眼笑了。

    “嘟嘟……”刘凡听着手机里一阵盲音,想想明天不知道又要受多少苦难,不由得心里苦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