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三十七章 泡妞的代价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三大老牌神尊的到来,武林大会的声势到达一个顶峰,这三位可是流传近百年的武林神话,备受武林人士推崇与尊敬,这其中不仅仅是因为三人的威望,更加重要的是三人对华夏武林的推动作用。

    当然了,更大牌的大人物还在后头,华夏四大隐门,传承了数千年的历史,堪称华夏活历史般的存在,历尽无数华夏朝代更替,依旧屹立于武林之巅峰。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隐门四大长老入坐。”

    随着空觉大师高声呐喊,天际四方出现几色光芒,正急速向会场集拢,四方而来,由远及近,场下众人便见正东方位昆仑之巅两男一女,脚踩三寸金芒飞剑,疾驰而来,西方两名尼姑,脚踏白羽拂尘,宛若天上飞仙,南方飞来一个巨大的仙宝葫芦,葫芦闪现着红色的护体灵光,其上端坐一秃顶老者,身后一字排开,站着三名衣冠楚楚的年青弟子,北方则是蓝色晶莹的冰雾,雾气中两老两少四道身影。

    “咻……”

    “咻……”

    “咻……”

    “咻……”

    霎时间,四道光芒飞射入主~席台上,一群身着古装奇服的人出现在众人眼前,此刻现场众人无不瞪大着双眼猛瞧,看那都稀奇,飞剑、法宝葫芦、仙拂尘,这些法宝无一不是电视或小说中出现的东西,赫然出现在眼前,如何不让人感觉到梦幻,当然这些人中并不包括刘凡四人。

    “恭迎四位前辈驾临。”空觉一见来人,不敢有所怠慢,连忙为道的几位金丹级高手施礼。

    没错,就是金丹级修真高手,而且还是一来就五位,实力最低的也是金丹初期,最高是金丹后期,实力都快赶上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了,不过轮起战斗力而言,恐怕三个修真小菜鸟还真不一定打得过人家,好在境界高出一畴。

    “方丈大师无须多礼……”五位金丹高手同时向空觉大师还礼,尽管空觉大师修为低于前面五人,但胜在地位尊崇,加之又是这次武林大会主办方,该有的礼遇还是要的,因此五位金丹高手也不敢拿大。

    “师傅,师叔……”就在这时,旁边传来几个女声,众人闻声望去,却见官方贵宾席的三名女子正欢声雀跃地小跑过来,不用说也知道是慈航静斋的三姐妹,然而五位金丹高手中的两名尼姑正是她们的师傅、师叔。

    静月师太一见几名弟子安然无恙,霎时露出慈祥的微笑,接着说道:“玉铃、紫烟、青莲,没想到你们三人先于为师到达了,很好!”

    “几位道兄,此乃我门下三位弟子,大弟子白玉铃、二弟子紫烟、三弟子青莲”边说着,静月师太领着三女来到跟前,为三女引荐道:“这三位分别是昆仑山轩辕世家长老——轩辕天奇,你们称一声‘师伯’即可……”

    静月师太又指向那名秃顶老者,继续介绍道:“这一位是龙首山飞仙宫——郝仙鳞师伯,”

    “两位师伯好,弟子有礼了。”三女齐声向轩辕天奇施礼。

    “嗯!”轩辕天奇不苟言笑地微微一点头。

    “呵呵……三位师侄女不用客气。”郝仙鳞个姓较为鲜明,一笑之下堆起满脸折皱。

    “最后这两位是天山派天雷、天剑两位长老,你等唤声师叔。”

    “两位师叔好。”三女同样对天雷、天剑两人施以弟子之礼。

    “三位师侄女客气了……”

    接下来几位金丹大高手也将自己带来的弟子一一介绍,轩辕世家弟子是一男一女两名年青后辈——轩辕明、轩辕月,是一对兄妹,虽然年纪轻轻,实力却也不弱,二十几岁就已经是神境高手,不过境界有点不稳,显然是刚刚突破没多久。

    飞仙宫同样是三位年青后辈,其中年长的童浩也是神境初期,不过比之轩辕明,轩辕月,他的境界就显得扎实许多,剩下的董霖、王岳都只是先天中、后期境界,实力在年青一代中也算佼佼者。

    最后的天山派可是跟刘凡有过节的,不过很显然他们并不认识刘凡,随同而来的是两名男弟子,都是一身雪白的侠士装扮,身后背着一柄宝剑,看起来有点剑仙的派头。

    互相介绍完之后,各自落坐,而刘凡四人好似被人遗忘在角落里,对此张毅跟王施仁这两货自然是忿忿不平,这可是大出风头的场面,竟然没有给被人忘记了,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正当他要发彪之际,就被刘凡一手摁在了座位上,虚名于刘凡而言,那都是浮云,他反倒乐得清闲。

    人员齐备,自然是转入主题,武林大会就这样开始了,主办方少林寺空觉大师再次起身,对场下武林人士高声喊道:“各位武林同道,武林大会旨在弘扬华夏武术,选拔天赋卓绝之才,为我华夏武林昌盛增添鲜血,规制我就不多说了,下面报名处有张榜告示……现在我宣布第十届华夏武林大会现在开始,请参赛的各门派、世家弟子到场下报名处提交报名,领取号码牌,明天上午九点将正式比赛……”

    空觉大师在台上啰嗦了一大通之后,在场下一众年青高手们昏昏欲睡中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第一阶段的报名,刘凡几人也终于可以自由活动,说真的,像这样无聊的大会,刘凡还真看不上,还不如回家抱老婆睡觉呢。

    “刘大哥……”

    正当刘凡带着三货四处无聊闲逛的时候,冷不丁身后传来一个清丽的女声,回头一看,便见白玉铃、紫烟、青莲三女笑吟吟的走了过来。

    刘凡微微一笑道:“是你们三姐妹呀,报名了?”

    “嗯!”白玉铃俏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四位大哥,之前我跟师傅提起你们,师傅知道是你们救了我们姐妹三人,想当面谢谢你们。”

    白玉铃姓格向来清冷,此刻面对刘凡却很温柔,更难得的是还有笑容,若是让其他人看到慈航静斋圣女竟然对一个男人笑了,不知道得闪瞎多少双钛金狗眼。

    对此刘凡仿佛视而不见,只是轻笑道:“哦!这没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辈习武之人分内之事,况且那天也是正好路过,再加上恰好本人与华山派有大仇怨,所以答谢的话,白姑娘今后勿要再提。”

    “哦!”这下白玉铃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对于世间的人情世故堪称小白级人物,遭遇拒绝心情自然有些低落,同时还有那么一丝小小的失落。

    而一旁的紫烟与青莲两女看着沉默不语的大师姐,心下很是焦急,同是频繁抬眼向刘凡身后的我张毅、王施仁使眼色,这两货一路上没少打两女的主意,那是竭尽全力地讨好,但都不得其法,现在终于有了表现的机会,那能放过呀。

    张毅、王施仁不约而同地对视一见,又心有灵犀地互相点了点头,同时走到刘凡身后,一人一手搭到刘凡肩膀上,往后一拉,三人齐头凑到一块。

    张毅率先一脸严肃地向刘凡问说道:“老三,咱们是不是好兄弟,好哥们?”

    回答他的是刘凡的白眼,以及搭在额头上的手,末了还喃喃自语道:“没发烧呀?”

    “呸!你丫才发烧呢……”张毅那能不知道刘凡是故意为之,一抬手打掉刘凡的搭在自己用料上探热的手,没好气地说道:“老三,你忒不地道了。”

    “我怎么不地道了。”刘凡顺嘴接过话茬。

    “小四,你来给他说道说道……”张毅一甩手将话茬引到王施仁身上。

    “嗯!”王施仁两眼一眯,一脸正色道:“三哥,不是做兄弟的说你,你也太不关心兄弟们了,你难道看不出我跟老二对紫烟跟小师妹有意思嘛,难道你不应该成全我们嘛,你身边美女如云,可我们兄弟俩还是光棍呢,这下子你懂?”

    “懂?我懂什么呀!”刘凡一眼看就穿了这两货的意图,却故作不明所以,一脸无辜地说道:“既然喜欢,那你们就自己去追哇,我一没阻拦,二没反对,三没插足,这就已经很够意思了,难不成还要我帮你们追?你们也知道哥哥的魅力,万一追着追着把人给泡了,那才是真正的祸事呢,你们说呢?”

    “呐!”回应刘凡的是两指鄙视的中指,加上两人鄙夷的目光。

    “嘿嘿……”刘凡不以为然地嘿笑一声,旋即说道:“好吧,既然你们都求到我了,做为兄弟不帮忙实在说不过去,不过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

    “你要什么好处?”

    看着两人警惕的目光,刘凡禁不住暗笑,半晌才又说道:“我跟老大两人在山上这半个月的衣服,包括内内跟臭袜子你俩包了。”

    “什么?”

    “不会吧?”

    张毅跟王施仁两人同时惊叫一声,话说两人在学校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懒得洗衣的,一般都是积攒一个星期再拿到洗衣店里,尤其是张毅,这货买了几十条内内,一天换一条,从来不洗,用过之后直接扔了,可想而知两人懒到什么程度,让他们亲手洗,那简直比杀他们还难受。

    “嗯哼!”

    这时刘凡双手插袋,悠哉游哉地看着两人,轻声说道:“条件已经开出来了,答应不答应?”

    “为什么还有老大的呀。”王施仁瞥了一眼旁边一脸眯笑的陈刚,低声地抗议。

    “因为老大有女朋友啦!”刘凡答非所问一句。

    “这算什么理由呀!”张毅忍不住腹诽一声。

    “呵……理由不是重点,问题是你们想不想把妹。”陈刚凑过来轻笑一声。

    张毅、王施仁同时回头看了看身后一脸期待的紫烟与青莲,最后狠了狠心,终于还是答应了。

    “那就走吧……”刘凡一拍两人肩膀,挟得胜之势,昴首越过两人身边,来到白玉铃跟前,微笑道:“不好意思啊,刚才跟几位兄弟谈事,既然师太有请,那就有请白姑娘前来带路吧。”

    “你……你同意啦?那太好了……”听到刘凡的话,白玉铃由衷地感到高兴,差点蹦跶起来,好在她总算矜持,并没有显露糗态。

    而她身后的两位师妹也很高兴,话说这两妹子对张毅、王施仁丙人也是懵懵懂懂,只是本能的好感,或者是外界种种事物感到好奇,这一路上张毅、王施仁两人可没少说起世俗间的见闻,显然是吊起了两女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