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三十八章 金丹强者比拼(1)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昆仑山武林大会临时驻地,某个僻静的一个小偏院内,大树下一方石台,四个石凳子,其上坐着两位中年尼姑,一人沏茶品茗,一人闭目捻珠,参禅礼佛,俨然一副庄严宝相,让人心生敬畏。

    “师傅……我们回来了。”

    突然间,院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紧接着院门被人从外推开,入眼却是一名青衣少女,但见少女笑颜盈盈地蹦跳着向大树下走去,此女可不就是青莲小师妹嘛,而在她身后的自然就是白玉铃、紫烟,以及刘凡等四人。

    “师傅,我们把刘大哥他们四人请来了。”青莲小师妹一到跟前,连忙娇笑着向静月师太邀功,不过静月师太却依旧不为所动,也不知道是专心,还是有意拿大。

    一见此景,青莲小师妹不由得回头向两位师姐投去不解的眼神,紫烟同样不解地摇了摇头,心里头也是纳闷,而白玉铃却轻步上前,对师傅躬身拂礼,说道:“师傅,您让弟子请的人已经到了,您看……”

    白玉铃话未说完,咋见静月师太双目突然一睁,一道精光闪过,下一刻身上灰袍无风自动,鼓荡起周边尘土纷飞,一股无形有质的气势迸发而起,瞬间向刘凡、陈刚等四人席卷过去。

    “哈……这老尼姑有意思啊。”

    四人一见这情形,都不由得乐了,此时他们那里还看不出人家这是在试探,只不过老尼姑显然弄错了对象,不说刘凡,单轮陈刚、张毅、或是王施仁,每个人的修为都比她高出一筹,这试探的结果那能不失败。

    但见四人饶有兴致地看着老尼姑表演,浑然没将周身威压放在眼里,张毅的眼中甚至投来轻蔑的神色,这让静月师太内心讶然不已,遂又加重几分威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短短的十几分钟,静月师太的威压已逐渐达到顶峰,如此重压下,就算是神境高手也未必支撑的下去,可怪就怪在,处于威压风暴中心四名年青小辈依旧坚如磐石,不为所动。

    不过静月师太再怎么也是金丹后期的高手,多少也给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带来一些压力,让他们不得不运功抵抗,但是面对同等级的高手,三人我也不怵,重压之下虽不能做到风轻云淡,但也是面不改色,至于刘凡那就更不用说了,就是来个顶级仙人也不怕。

    高手间气势的比拼,拼的是耐力,拼的是心姓,拼的是修为,或许在耐力与心姓上,陈刚三人比不上静月师太这样的禅宗高手,可在修为上却更胜一筹,再加上以三敌一,若不是陈刚三人没有尽全力,那能形成这样的局面,静月师太想不输都难。

    四大金丹期高手气势比拼,其声势极其浩大,想隐过昆仑山上的其他人,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几乎在静月师太气势方升时,便已经被人探知,至少其他几位金丹高手知道,而外面一众神境高手,先天高手在这样的压力下,都异常不安。

    此情此景,除了比拼的四人外,感受最深的恐怕就属一旁观战的静心师太了,她是静月的师妹,同为金丹期高手的她,自然看出对面几位年青人都有不下于她的修为,尤其是从始至终未参与的刘凡,更是给她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不好,师姐快支不住了!”眼见师姐静月师太拼得满头大汗,艰难地强撑,静心便知道师姐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于是毫不犹豫地参入进去,霎时间,调动全身真元,气势尽开,配合着静月向对方的陈刚压过去。

    陈刚三人一见静心也加入,不仅没有因此而恼火,反而更加开心,要知道他们可都是金丹期修真者,世俗中几乎无敌的存在,很难碰到同等级别的高手对拼,如此下去,不仅缺乏战斗经验,势必造成修炼缓慢,甚至停滞不前,今天的机会难得。

    五大金丹期高手同台比拼,机会难得,但也不是谁都能够看的,修为境界不到,反而会深受打击,或者被强大的气势碾压得体无完肤,因此,为了以测安全,刘凡大手一挥,迸射出三道金光,瞬间将白玉铃、紫烟、青莲三女包裹住,在三女不知所措之际,拉到身边,同时四人也转移到了墙角边。

    “呀~~~刘大哥,你……你吓死我了。”惊魂未定的青莲小师妹猛然间见到身边的刘凡,禁不住惊叫一声,同时嘟嘟着小嘴向刘凡抱怨一句。

    “小师妹……”这时紫烟听到小师妹的抱怨,忍不住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角。

    而刘凡对此不以为意,浅笑道:“呵呵……现在场下五人气势比拼,你们实力不够,站得太近很危险,所以我才把你们拉开,未经三位姑娘许可,还请不要见怪。”

    “不怪不怪!怎么会呢……”白玉铃听到刘凡的话,顿感惶恐不安,连忙摆手说道:“仙尊也是为了我们师姐妹的安全,应该是我们多谢仙尊才是,刚才小师妹只是无心之失,请……”

    白玉铃还待继续说下去,刘凡却看她惶恐的模样很不自在,抢话道:“白姑娘不必这么客气,大家都是年轻人,别总是仙尊、仙尊地叫,听得我不顺耳,像小青莲那样喊一声大哥,听着顺心!”

    “这……”白玉铃显得很犹豫,自幼接受古老传统教训的她,“天地君亲师”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武林中又以强者为尊,达者为师,在她的眼中,刘凡就如同她的师傅那样强大,自然是以师礼待之,她不像青莲小师妹那样活泼、好动,又天真,一时间让她喊刘凡一声“大哥”,她还真做不出来。

    刘凡一眼看穿白玉铃的心思,自然知道这女子太过矜持,于是故意拿腔拿调道:“噢!难道白姑娘认为我配不上一声‘大哥’。”

    “不是不是,我……我……”白玉铃显然没有想到刘凡会如此说,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若不是有白纱巾遮面,必能看到纱巾下一张憋得涨红的俏脸。

    “刘……刘大哥!”半晌才从白玉铃的小嘴中憋出一句称呼,但却声如蚊呐,几不可闻,若非刘凡感官敏锐,还真很难听到。

    “这就对了嘛!来来来……为你这声‘大哥’,做大哥的也不能没有表示,今天请你们喝好茶吃果果……”刘凡欣然一赞,紧接着摆手一挥,身前凭空出现四个木背椅与一台方桌,桌面上茶具、炭炉、小水壶一应聚全,外带几盘青果。

    三女都被刘凡这一手惊呆了,活泼可爱的青莲小师妹更是大声惊呼道:“哇噢!刘大哥,你好厉害呀,这些东西你是怎么变出来的?”

    “难道是……”紫烟一脸惊奇地看向刘凡,心里莫名地猜测,转头又与白玉铃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与猜疑。

    而这时,白玉铃怯声怯气地试探道:“刘大哥,莫非你身上带了乾坤袋一类的空间法宝?”

    “噢……你还知道空间法宝?看来你也见过了。”刘凡倒是对白玉铃的话感兴趣,在他的了解中,像华夏隐门一般只是传承千百年的武林门派,应该对修真界的东西知道得不多,但从白玉铃的话中,却听出了弦外音。

    要么就是慈航静斋是一个没落的修真门派,要么就是曾经出现过与修真人士接触过的人或事,否则又怎么解释白玉铃的话呢。

    听到刘凡的问话,白玉铃想都没想,便脱口回答道:“我没有见过,不过听师傅提起过,好像师傅就有一个这样的法宝,也是做为门内掌门的传承信物。”

    “噢!原来如此……”

    听罢白玉铃的回答,刘也禁不住恍然,原以为慈航静斋是修真门派,却没想到穷到用乾坤袋做为掌门信物,要知道乾坤袋在修真界是最常见的储物必须品,而且一般用的人都是门下的低级弟子,有点身份的都是用储物手镯或者空间戒指。

    刘凡一声叹息后,就不再言语了,但是白玉铃三姐妹显然对他的回应有所不满,于是青莲急忙追问道:“刘大哥,那你是不是也有乾坤袋啊,能不能……借给我看看呀。”

    “呃……这个还真没有。”像乾坤袋这么低级的东西,刘凡自然不屑了,所以直接就否定了,但旋即他又牛气轰轰地说道:“像乾坤袋这么低级的东西,怎么配得上我呢,就是丢地上,我都不会去捡。”

    “哼!吹牛!”青莲小师妹很不给面子的冲刘凡努嘴一哼。

    “刘大哥,你怎么这样呀!”白玉铃对刘凡的态度也有些微词,自家用来当掌门信物的东西,却被刘凡说成一文不值,这对于从小受到门规教条熏陶的白玉铃而言,那是极为严重的话了,若是别人这样说的话,恐怕她都要与对方大打出手了。

    不仅白玉铃面色不好,就连素来不爱说话的紫烟亦是一脸愠色,瞥见刘凡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信任。

    而三女的表情,刘凡都看在眼里,却浑然不在意,慢条斯理地沏着茶,随手又桌上几盘青果推到三女面前,淡然地说道:“我说的可是大实话,你们的修为实力不到一定程度,不会明白修为越往上,越感到自己的渺小……”

    “什么嘛……”听着刘凡风马牛不相及说辞,青莲小师妹就不乐意了,撇着小嘴,说道:“刘大哥,我们只是问你有没有乾坤袋而已,你怎么扯这么多有啊没的,不愿意说就算了,哼!”

    刘凡听着青莲略带责备的话,不怒反调笑道:“哟哟哟!看把你个小丫头着急的,世上有很多事情,并不是现在的你们能够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