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三十九章 轩辕世家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一边的刘凡与三姐妹肆无忌惮地调笑,而场下火拼气势的双方却已经进入白曰化。

    三对二,从人数上显然是陈刚三人占优势,从修为上讲,静月师太与静心师太两—人,一个金丹后期,一个金丹初期,反观看陈刚、张毅、王施仁无一例外都是金丹巅峰,占尽绝对优势,不过从经验上,静月、静心比之三个修真菜鸟要丰富得多,所以两相抵消下,也算是势均力敌。

    “嘭嘭嘭……”

    “噼里啪啦……”

    气劲与真元之间的碰撞,擦出了道道流光异彩,形形阵阵气暴声,声震九天,响彻整个昆仑山,此刻山上的无数人震惊于这场惊天之战,虽然只是气势对拼,但同样凶险万分,神境以下高手无不退避三舍,不敢靠近小院半步,就是神境高手也只在百米之外观看,也只是几名金丹高手敢于上前观看了。

    “嘿嘿!师太,我们可要出全力啦,小心了!”这时张毅嘿笑两声,旋即向左右的陈刚、王施仁互换眼色,同时重重地一点头,紧接着三人周身真元鼓荡,气势再涨三分。

    “哈嘿……”

    “呼哈……”

    “呀嘿……”

    三声暴喝不约而同地响起,狂暴的真元四溢,激荡起滚滚黄沙土,一时间铺天盖地笼罩着整个小院子,靠得最近的几名金丹高手,亦被这滔天气势压迫得连连飞身后退,同时也让他们震惊得无以复加,谁也没有想到眼前三位少年,竟然会有如此强劲的实力,而且一点不弱于他们这些活了一、两百年的老怪物。

    “这这……他们到底是谁?”场外几名金丹高手中,修为最高的轩辕天奇望着底下斗志昂扬的陈刚三人,禁不住呢喃一声,而他的话也同样是其他几位金丹高手的心声。

    与此同时,飞仙宫的郝仙鳞似呼很在乎静月、静心,看着依旧苦苦支撑的两位师太,他的面色显得异常紧张,急忙间对轩辕天奇说道:“天奇兄,静月、静心两位师妹眼看着就要落败了,咱们要不要出手?”

    此时,处于风暴中心的静月、静心两位师太面露难色,显出后续无力的征兆,再加上陈刚三人陡然间发力,两位师太面色多了几丝苍白,但依旧咬紧牙关强撑着。

    “不着急,这可是天大的机缘,要是利用得好的话,两位师妹有可能更进一步。”轩辕天奇显得很清醒,眼光何其敏锐,别看两位师太撑得很辛苦,却依旧没有放弃,显然内心也感受到突破的机缘,在这点上,郝仙鳞就显得有点关心则乱的意思了。

    “郝师兄,知道你关心静心师妹,但你却是关心则乱。”在场的明眼人还真不少,天山派的天雷长老便是其中之一,紧接着又听他说道:“轩辕师兄说得没错,机缘一到,两位师妹修为必能更进一步。”

    “但愿如此吧。”听到两位师兄弟的话,郝仙鳞总算放心了不少,但两只小眼睛还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下面的拼斗场。

    “唰唰……”这时,静月师太手中拂尘一阵乱舞,随即回头跟静心使了个眼色,师姐妹多年,彼此早已默契十足,静心默默无言,只是轻轻一点头,霎时间两方起劲再次变化。

    “啵……啵……”

    但见静月、静心两人猛然发力,齐齐向身前拍出一掌,掌中真元爆发,形成一股无形气劲,向陈刚三人周身护体罡气猛烈袭去,瞬间爆发出阵阵剧烈的破空声。

    借着真元碰撞的反震力,静月、静心两人飞身后退,直接退出了拼斗的风暴中心,而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猝不及防之下,危些落败,从这点也看出三人经验不足,幸好三人实力胜出一筹,才不至于瞬间被反败为胜。

    风停!尘落!一场无比凶险的拼斗就这么消弭于无形,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未能胜出,一个两个都苦瓜着脸,静月、静心两人亦没有胜,却不喜不悲,显得超脱物外,但刘凡却从两人目光中那轻微异色,看出她们也并不是无喜无悲的世外高人。

    “啊……师傅,师叔,你们没事吧。”

    “师傅,师叔,你们俩有没有那里不舒服呀。”

    “师傅,师叔,你们吓死弟子们了。”

    比斗刚一结束,白玉铃、紫烟、青莲师姐妹三人立马围了过去,叽叽喳喳地对静月、静心两人问长问短,嘘寒问暖,紧张得小脸煞白,同时又用不善的目光瞄了瞄张毅与王施仁,两人瞬间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战,心里那个苦涩啊,这是被她们忌恨上了,看了情路堪忧啊。

    “呵呵……没事没事,师傅很好啊。”

    静月听着徒弟们关心的话语,心里倍感温馨,三言两语打发三位徒弟后,携着静心一同走向陈刚、张毅、王施仁,随即诚挚地向三人道谢:“感谢三位小友成全,若无三位小友倾力相助,我与师妹也不可能在重压之力更进一步。”

    “师太客气了,我们也们没什么,能够修为更进一步,完全是师太底蕴积攒深厚的缘故,我们仨只不过是个诱因罢了,相信就算没有我们,以两位师太的天姿也必能再次突破。”此时张毅只想竭力挽回在人家徒弟心中的形象,自然是捡好话说了。

    而王施仁自然也不笨,亦是连声附和道:“是啊,是啊,这完全都是两位师太福缘深厚,我们也只不过是做个顺手人情罢了。”

    两位师太见两人如此说,也就不再说什么,毕竟这种事情只能意会不可言传,有些事情只要记在心里就可以,并不一定要挂在嘴上,而张毅与王施仁两人不知不觉中,就在两位师太心里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这时,不远处的半空上,几名金丹高手飞身下来,每个人都面带微笑,郝仙鳞更是欢声笑道:“哈哈……恭喜静月师姐、静心师妹道心更加圆满,修为有忘更进一步了。”

    “恭喜两位师妹了。”

    “同喜同喜!”

    得到一众同道的祝贺,两位师太也是满面喜色,与之互相道喜,而几人中的轩辕天奇突然将目光落到正嬉闹的刘凡四人身上,眼中禁不住精光一闪,也不知道打什么主意,竟然主动上前招呼道:“不知几位小友何门何派?尊师何人?竟能教导出如此优秀的弟子,不知在下是否有幸知道?”

    听到轩辕天奇的话后,四人也停下了嬉闹,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头向刘凡,显然以他马首是瞻,刘凡则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疑惑道:“阁下是?”

    轩辕天奇恍然回答道:“在下轩辕天奇,乃是昆仑山瑶池仙境轩辕世家长老,此次受邀前来总揽本界华夏武林大会。”

    “轩辕世家?”刘凡心里不由得有所悸动,自己师尊亦是复姓轩辕,难道这个轩辕世家与师尊有什么关联?或者他们就是轩辕黄帝后裔?若真是轩辕一族后裔的话,那自己岂不是人家老祖宗级别的存在?想想刘凡都有些小激动。

    “正是!莫非小友有所耳闻?”轩辕天奇若是知道刘凡此时想当他老祖宗的话,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对刘凡这么客气呢。

    “这倒没有……”刘凡这是大实话,什么轩辕世家还是第一次听说过,接着他又说道:“虽然轩辕世家的名号今天是第一次听说过,不过我却知道上古轩辕一族,就是不知道两者间是不是一家。”

    “嗯?”轩辕天奇一听刘凡竟然知道上古轩辕一族,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变,但转念间又面色如常,伸手捻着胡须,坦然笑道:“呵呵……没错,我轩辕世家本就是传承自上古时代轩辕一族,也就是轩辕黄帝正统后裔。”

    “果然是这样!”听罢轩辕天奇的话后,刘凡总算恍然大悟,随即看轩辕天奇的目光也炙热了几分,不过为了不让人误会,刘凡只是微微颚首,便不再言语。

    反观轩辕天奇见刘凡久久不语,心下有些不满,自己已经报出名号来头,按照武林规矩,刘凡也应该通报一声,可看刘凡这架势显然并没有这个意思,瞬间轩辕天奇就给刘凡打上了傲慢无礼的标签。

    有道是“世事洞察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现场几位老者可都是活上几百年的老怪物,又怎么会看不出轩辕天奇被驳了面子,也就是刘凡、陈刚等一众小年青依旧一无所知罢了。

    静月、静心两位师太刚刚承了陈刚三人的情,有心为刘凡辩解开脱,可她们与刘凡也是刚刚认识,也就无从介绍起,心下不由得为刘凡着急,静心更是有意无意地给刘凡使眼色,那知刘凡对此视而不见。

    恰在这个时候,天际边飞来一道身影,却是少林寺方丈空觉大师,这场拼斗搅得整得昆仑山人畜不得安宁,他作为武林大会主办方,自然要来查个究竟,可等他到来时,一见所有金丹高手都在这里,禁不住有些疑惑。

    “几位前辈好,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静月、静心两位师太与三位小友拼斗了起来,双方要是有什么误会的话,能否看在贫僧的面子上,调停一下?”

    不明就理的空觉大师,还以为陈刚三人跟静月、静心是一言不合就开打呢,竟然做起了和事佬。

    “无量寿佛,惊扰了大师,实在是罪过罪过……”静月师太似是感觉过意不过,竟向空觉大师一个后辈道歉,随即才又说道:“我与师妹只不过是和三位小友互相切磋而已,并非生死相斗,亦非有什么间隙,惊扰之处,还望大师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