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四十章 大会前夕的密谋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经过了一场金丹级的拼斗后,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的大号响彻正昆仑山,也就预示着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将名扬整个华夏武林,这是能与四大隐门最顶层武力一交高下的存在,同时他们也有了更加响亮的名号,与刘凡并列成为江南四仙尊。

    尽管刘凡的实力被错误的低估了,但这不妨碍武林中人对他的崇拜,尤其是江南武林的年轻一代,更是将四人视为一生追求的偶像,他们除了强悍的武力外,同样很年轻,年轻得让那些活了几百岁,却依旧徘徊在金丹境界不前的老怪物们都嫉妒。

    这一天晚上,昆仑山上多少人久久无法入眠,因为他们见证了一个传奇的诞生,而同样彻夜未眠的华山派掌门岳超群,当天夜里却焦急如焚,因为一整天过去了,他的儿子岳清风依旧未达到大会驻地,随同的还有门下十几名年轻弟子,这些弟子可都是华山派未来的希望。

    “吱呀……”

    一声开门声响起,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神色匆忙地走进岳超群的房间,此人正是华山派四长老林坚,之前被掌门岳超群派去寻找失散的弟子,这个时候匆忙而来,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岳超群一见到林坚,连忙从椅子上蹿起身来,急问道:“林师弟,有风儿跟其他弟子的消息吗?”

    “唉!”林坚颓然地叹声气,随即回答道:“依旧音讯全无,我已经派出不去弟子在昆仑山四周多方查看了,始终不见踪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

    “林师弟,你说风儿他们会不会已经遭到仇家的毒手了。”岳超群无奈地臆测,此时他已经是作了最坏的打算了。

    “应……应该不会吧!”林坚自己也无法确定,却还心存几分侥幸,转念间又似想起了什么,又开口说道:“掌门师兄,我在山下碰到了一个人,他说有想跟咱们作笔交易,你看……”

    “是什么人?”听到林坚的话后,岳超群的眉头瞬间皱成一团,显然对林坚自作主张有些不满,但他还是耐着姓子询问道:“他想跟我们华山派做什么交易。”

    “是唐峰!”

    “唐峰?唐家的三少爷,他想做什么?”岳超群听到唐峰的名字时,瞳孔禁不住一缩,显然对唐门有所畏惧,别看唐门的武功不入流,可人家的在暗器与毒药的造诣上,江湖上却无人出其右者。

    林坚摇摇头,回答道:“当时我在山下寻找风儿他们,无意间碰到他,不过他只是说有大买卖相商,至于是什么大买卖他却只字未提。”

    “他现在在那?”越听林坚的话,岳超群心里的疑惑都越多,但同时“大买卖”这样的字眼却让他来了兴趣。

    “唐峰就在院子外,要不现在把人请进来?”林坚试探着向岳超群建议。

    “嗯!”岳超群微微颚首,表示同意,林坚连忙转身退出门去,半晌后,又领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进来了,而这年轻人就是唐家三少唐峰。

    “晚辈唐峰见过岳掌门!”一进门,唐峰便向端坐正位的岳超群施了一礼,随即面色平静地与岳超群正视。

    “唐贤侄请坐……”岳超群打量一翻唐峰之后,抬手一指左手一个位子,示意唐峰坐下,唐峰也不谦让,大大方方地坐了下去,这时岳超群又说道:“不知道唐贤侄找我何事?听说是什么大买卖,贤侄有话不妨直说。”

    “既然如此,那小侄也就不拐弯抹角啊!”唐峰挺身坐正位,五指搭在椅子护栏,富有节奏地轻敲几下,继续说道:“不知道岳掌门对逍遥仙尊此人怎么看?”

    “逍遥仙尊?”听到这个名号时,岳超群不由得一愣,似是对此不熟悉,但转念一想,他又想起一个人来,于是继续说道:“你说的是沪海的那个刘凡。”

    “正是!”唐峰一搭手,点头应了一声,随即又说道:“相信岳掌门对他应该也不陌生,实不相瞒,此次家父派我来,就是为了对付他……”

    唐峰话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底下偷偷瞥了岳超群一眼,想看看岳超群的反应,可让他失望的是,岳超群从始自终都面不改色,简直就是一只老狐狸。

    失望之余,唐峰继续说道:“相信岳掌门应该知道我二哥在京城被人废的事情,而这个人正是刘凡,所以他是我们唐门的心腹大敌,自从数月前,家父从京城回到川省,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但是刘凡实力太高了,身边的人也都有神级高手守护,整个家护得如铜墙铁壁一样,针扎不进,水泼不入,无法之下,父亲只能趁着武林大会的机会出手。”

    “呵呵……听贤侄说了这么多,可似乎与我华山派没多大关系吧。”岳超群轻拍着小手,丝毫不为所动,一副不见好处不撒鹰的歼诈相。

    “真是老狐狸!”唐峰心里暗骂着岳超群,面上却不动声色,笑道:“呵呵……真的与华山无关?恐怕不见得吧。”

    “哦?但不知贤侄有什么高见。”岳超群其实心里已经猜到唐峰接下来要讲的内容,只不过他却隐藏得天衣无缝,依旧在推诿。

    “既然岳掌门想听,那小侄就当一回说书客……”

    唐峰自然清楚岳超群心里所想,却不点破,接着说道:“自从京城世家武林大会之后,家父就开始调动唐家的力量会力调查刘凡,结果发现这个刘凡就是当年江湖人称鬼医刘不二的孙子,虽然只是捡来的,当年刘凡一出生就患有绝症,必须修炼至阳武功才能够治愈……”

    说到此处,唐峰便见岳超群不再那么淡定了,嘴角不由得扬起一抹笑意,又继续说道:“所以刘不二带着两位好友,西门笑和欧阳风,三人一同上华山盗取贵派镇派神功《紫霞神功》,却不料途中遇到了贵派大长老,双方一战,最终……”

    “少年,不用再说了。”

    正当唐峰说得兴起,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惊雷,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而这个时候房门再次被人推开,门口赫然出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

    “大长老,您怎么来了。”岳超群一见老者,急忙起身迎了上去,连他这个掌门都如此了,林坚更是不敢怠慢,只因对方是华山派唯一的一名巅峰高手,同时也是派内资格最老的大长老——岳横天,比岳超群这个掌门人还高出几辈。

    当年刘凡的爷爷刘不二,与两位好友就是拜此人所赐,三兄弟落得一死一伤一残的下场,如今时过境迁,岳横天早已经突破神境桎梏,成就金丹境界,登顶武者金字塔尖人物,只是甚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罢了。

    “门里出了如此大事,我怎么能不来。”岳横天果然不愧是纵横一生的人物,说起话来也是这么霸道,丝毫不能岳超群这个掌门面子。

    “我……我只是不想打扰大长老您老人家清修。”被训斥的岳超群根本不敢诈刺,只能乖乖地上前请罪。

    “哼!”岳横天袖手一挥,一声冷哼声出,瞬间周围的温度都降低几度,随后便不再理会岳超群,转而目视唐峰,眯眼说道:“小娃娃,说说你们唐门到底想做什么?想从我们华山派得到什么?而我们又能得到什么?”

    岳横天一连向唐峰发问,问的又这么直白,霎时间唐峰被他的气势所震摄,一时间竟然呆愣不敢妄动,似是生怕人家突然发难。

    “嗯?”岳横天半天未见唐峰回话,不觉有些生气,怒目一瞪,直吓得唐峰两腿发软,要不是现在是坐在椅子上,直不定早就站不住脚了,但饶是如此,此刻也惊出了一身冷汗,整个背后[***]一大片。

    半晌,岳横天收敛身上气势,唐峰这才好受一些,随即才战战兢兢地说道:“老……老前辈,相必您应该知道我唐门镇派之毒‘升仙散’吧。”

    “升仙散……”听到这个名字,强如岳横天这样的金丹高手也忍不住惊呼起来,可见“升仙散”威名多么显赫,号称天下无解之毒,而且升仙散无色无味,让人防不胜防,而且强如金丹高手也无法抵御毒素入侵,中毒者如同飞升成仙一样,如痴如醉,同时一身功力尽散,全身软弱无力,只能任人鱼肉,也就难怪岳横天听完后反应如此之大了。

    “看来老前辈听说过升仙散,那我就不多作解释……”看着眼前三位前辈傻愣的呆样,唐峰总算是傲气了一把,嘴角一扬,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嘲弄。

    “这这……怎么可能,升仙散不是已经失传了几百年了嘛,怎么……”此时岳超群也震惊得不清,说连说话也不利索。

    唐峰闻言,直言不讳地说道:“岳掌门,那都是老皇历了,要不是这一次事关我唐门生死大仇,家父也不会倾尽全力研究毒典,最后终于在唐门先辈们遗留的手札中找到了升仙散的配方,并于曰前制作出来。”

    “呼……”这此岳横天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轻吐一口浊气,平复下心情,随即才说道:“小娃娃,既然你我两家有共同的生死大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买卖我华山派也参一份,具体事宜你跟超群谈。”

    说罢,岳横天也不作停留,直接抽身闪人,几大跨步就失去踪影,只留下岳超群、林坚、唐峰三人。

    而这时岳超群也换了一副嘴脸,尽管唐门掌握了逆天毒药,可是该争取的利益,他绝对不会放过,于是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谈论。

    与此同时,同处昆仑山的刘凡,却不知道有人正在策划一场惊天大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