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四十三章 首战告捷,轩辕问技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飞仙流光!”

    “烈阳战天下!”

    随着一声稚嫩的娇喝,一声狂暴的怒喝,两声并起,本场比赛也到了一决胜负的关键时刻,一幕绚丽的画面浮现在众人眼前,烈焰当空,耀曰光芒万丈,擂台上娇躯飞跃,一道彩色流光飞溅而起,宛若彩虹般流光异彩。

    “锵……”

    “噗……”

    剑击刀断,去势不减,直穿东方木肩膀,透体而过,霎那间,鲜血飞溅如雨下,万丈烈焰的断刀也跟着熄火了,半空中的东方木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暴飞而退,手中半截断刀脱手而出,与另外半截刀刃,双双跌落地面,发出“锵当……”的金属撞击声。

    “噗……嘭……”东方木整个身体重重地砸在了擂台边缘上,直接跌落到擂台下,此时此刻的他,仍然接受失败的结局,瞪大的双眼中,满是不可思议,还有对紫烟惊天一剑的震撼。

    这个时候,本场比赛的裁判再次飞身来到擂台上,高声呐喊道:“第二场比赛,由8号选手紫烟获胜!”

    “我……我赢了?”擂台上的紫烟至今还未能相信自己获胜,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目光诧异地扭头看向裁判,似呼在向他询问什么,而那裁判好似读懂了紫烟眼中的意思,微笑地向她点了点头。

    “啊!我真的赢啦?我赢了……”紫烟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胜利者,高兴得她不停地大声叫嚷。

    “啪啪啪……”

    “嗷嗷……”

    底下的观众们有感于紫烟的激动,毫不吝惜自己的掌声,同时还有不少年轻男子发出阵阵狼的嗷叫声。

    而这个时候紫烟一举冲下擂台,享受着别人的瞩目,同时她自己心里热切地想要感谢给予自己帮助的刘凡,几步飞身来到刘凡等人面前,争执地对刘凡说道:“刘大哥,谢谢你,要不是你……”

    刘凡一见紫烟张嘴,就知道她想说什么,生怕他说漏嘴,连忙摆手制止道:“慢点来,刚打完一场,你也累了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一切都是你临场发挥得好哦!”

    说罢,刘凡又向紫烟眨巴眼色,紫烟似呼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连忙双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好是生怕自己再次说漏了嘴一样,那模样也多了几分可爱。

    “恭喜二师姐首战告捷……”青莲小师妹也凑了过来,此时她比谁都高兴,就好像是她自己获胜一样,围着紫烟就叽叽喳喳地追问道:“二师姐,你好厉害啊,竟然能将‘天女散花’改良得这么好看,还有最后那一招御剑术,更是妙到巅毫,实在是太厉害了……”

    “咯咯……只要你努力,你也能像我一样厉害的。”而对小师妹的夸奖,紫烟不知道有多开心,竟然一反常态,肆无忌惮地娇笑连连,这与平曰里沉默寡言的她,完全截然相反的两种姓格,不过对于武功上面,她却显得讳莫如深,只是轻轻一句带过。

    而此时此刻,白玉玲内心有着无数的疑问,一双美目不住地往刘凡身上瞄,似乎想要看清刘凡这个人,但是她越是看,就越觉得刘凡像个谜,让人无法一眼看透,须不知当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心的时候,就是她沦陷的开始。

    刘凡也注意到了白玉玲的异样眼光,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脸庞,疑惑地问道:“白姑娘,你在看什么?莫非我脸上有花不成?”

    “啊!没有没有,我只是……只是……”白玉玲被刘凡的话吓得惊慌失措,连忙背转过身,不敢再看刘凡,同时心里如同受惊的小鹿一样乱糟糟,忐忑不已。

    “呵呵……”看着白玉玲这副模样,刘凡那是多么熟悉,让他想起了与身边一众女人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的那一幕幕,不自觉间伸手抹了抹鼻尖,同是看着白玉玲地背影,禁不住苦笑。

    “啪啪啪……”

    恰在这时,王施仁双手轻拍几下,兴高采烈地对众人说道:“来来来,为了庆祝烟烟首战告捷,我提议去山上烧烤,想去的人请举手。”

    得!这货都恬不知耻地把紫烟的称呼换成“烟烟”了,这是打蛇顺杆上的节奏啊,称呼一出,立马惹来了陈刚与张毅的白眼,同时也让紫烟羞赧不已,但却没有出言指正,显然是默认了,有了紫烟的默认,王施仁的嘴裂得更开,笑容也变得越加灿烂。

    “我要去!我要去!”青莲小师妹第一个相应王施仁的号召。

    小师妹都去了,张毅自然不能落后于人,也跟着举手说道:“算我一个。”

    “你俩都去了,那怎么能落下我呢,我也去!”

    陈刚一看四兄弟去了俩,他自然也没意见,至于刘凡比较随意,根本没人问他,反倒是白玉玲好像很在意他的意见似的,小心翼翼地向他讯问道:“刘大哥,你……你去不去啊。”

    “嗯!既然大家都去了,那我也顺应民意吧。”刘凡无所谓地耸耸肩膀。

    “哦!”白玉玲听到刘凡肯定的答案,心里没由来一喜,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想着能与他多接触一点时间。

    “那个……我们兄妹能不能也一起加入啊。”一直跟随着刘凡的轩辕明,轩辕月两兄妹也是一脸期待地看着刘凡,两人可都是受到族中长辈嘱咐的,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结交刘凡的好机会呢。

    “嘿!这有什么,想来就一起呗,多个人热闹一些。”未等刘凡回应,张毅就替他答应了,伸手一把揽过轩辕明的肩膀,勾肩搭背,一副好基友的模样,推推搡搡地就往外走了。

    “走喽,吃烤肉去!”王施仁也跟着起哄,一马当先领紫烟,青莲还有轩辕月走在前头,留下刘凡跟白玉玲走在后头。

    “走吧!”刘凡也意识到白玉玲是故意落到后头,目的也就是跟他一起走,想想自己情债缠身,至今还有好几段扯不清,理不断,不由得露出苦笑。

    “嗯!”白玉玲眉眼一眯,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微微一点头,紧跟上刘凡的脚步,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旁……

    一群年轻人走得潇洒无比,可苦了主~席台上的静月、静心,刚才紫烟在擂台上施展的御剑术一看就不是慈航静斋的绝学,倒是有点像是轩辕世家的飞剑绝技,瞧着那头轩辕天奇炙热的目光,便可猜测一二,这下子静月都不知道该如何向轩辕世家解释了。

    要知道,窃取或偷学别门别派武功绝学,那都是犯了武林大忌,更便况还是人家最顶级的绝学,这样的绝学放在门派里都是镇派之宝,就算是在本门之内,也不是谁想学就能够学到的。

    所谓镇派之宝无不被当作掌门传承绝学看待,可想而知此时轩辕天奇有多热切,若非现在大会进行中,轩辕天奇都想当面向静月责问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着,擂台上一组一组选手不断上台下台,赢了固然兴高采烈,输了免不了垂头丧气,就这样一个上午共比拼了三十组,共计六十人,只有三十人进入下一轮,剩下的三十二组六十八人将在下午展开激烈的角逐。

    “咚咚咚……”

    当主裁判宣布上午比试结束时,无数人还意犹未尽,私下里细细体悟着一个上午的得失,午饭的钟声却敲响了,这时人们才醒悟过来,纷纷三三两两结伴涌入大会食堂。

    当然了,武林之中的等级观念是很严重的,大食堂只是为普通武者准备的,先天高手可以入进食堂二楼,神级武者则在三楼小包间,至于最高级的几位金丹高手,则在第四层大包间用餐,四大隐门门下弟子也有特权可以进入,只是不与金丹高手同桌而已。

    而此时,静月与静心却被轩辕天奇给缠上了,原因就在于第二场比试时,紫烟所用的那一招“飞仙流光”。

    “静月师妹,你就老实招了吧,那一招‘飞仙流光’对我轩辕一族很重要,如果师妹愿意说出来,我轩辕家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轩辕天奇这话可以说很重,但他抛出来的条件也很诱人,轩辕世家作为华夏最古老的家族,可追溯到上古轩辕黄帝时代,而且也一直以轩辕黄帝后裔自居,其家族底蕴是其他隐门无法比拟的。

    任何条件?也就是轩辕世家能够拿得出手的任意条件,当然也不可能让别人漫天要价,要是你提出要整个轩辕家族,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反观静月师太却是一脸苦笑,她那里知道什么“飞仙流光”呀,别说没有了,就算真的有,也不可能拿这样的镇派绝学来作交换,慈航静斋虽然也传承了千年以上,可追溯至隋唐时代,门内也是绝学无数,但比起轩辕世家来,那底蕴还真不够看,若不是门内还有那么几名金丹高手存在,恐怕连跟人家叫板的资格都没有。

    思前想后,静月师太只能苦笑道:“轩辕师兄,实不相瞒,我对‘飞仙流光’真的一无所知,我也是今天看到紫烟使出来,才知道有这一门绝学的,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紫烟会‘飞仙流光’。”

    轩辕天奇闻言,眉头一皱,很明显对静月的回答很不满意,急忙加注,说道:“静月师妹,你要是觉得我的条件不够的话,还可以再加码,只要师妹说得出,而我轩辕家也拿得出手的东西,师妹尽管提来,那怕是你要我这条老命,我轩辕天奇也会毫不犹豫地把命给你。”

    “这这……”静月师太也没有想到轩辕天奇对“飞仙流光”竟然重视到以命想换的程度,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感谢“15995595281”这位兄弟慷慨!老古谢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