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四十五章 指点玉玲,飞仙降魔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咋见白玉玲险些跌落台下,擂台下的紫烟与青莲好不紧张,捏白着小手一脸担忧地注视着台上的白玉玲,恰这时,刘凡看到两人脸色煞白的模样,轻声宽慰道:“你们不必如此紧张,要相信白姑娘,还有我。”

    说到自己时,刘凡眼中闪现出无比的自信,而他的自信也瞬间感染到了身边的其他人,紫烟与青莲也顺势松懈下来,不约而同地回头望着刘凡,向他重重一点头,以示信任。

    同时,台上对打的双方也不断的变化,但见白玉玲背弯着腰,极力控制身形,不让身子往后倒下,可前方的郝天凌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身形高高飞跃而起,手中长刀以雷霆之势向白玉玲劈砍而下。

    “奔雷斩!”

    白玉玲耳边咋见一声暴喝,抬眼望去,只见郝天凌飞身半空,高举长刀顺势劈来,此刻蓄力已成,周身更是气势鼓荡,刀刃上无形气劲四溅,鼓动起阵阵狂风,狂风大作,卷起滔滔黄沙,直吹得台下观众睁不开眼睛,同时引来台下人一阵叫骂声。

    白玉玲不及多想,挥剑射出一道气劲,但这气劲并不是向郝天凌而去,反而是擂台下空地上,“噗嗤……”一声,气劲透地而入,而白玉玲则借助着气劲的强大的反震之力,双腿一向后一弯,身子后倒直与地面持平,“咻……”地一声,有如火箭得助推一般,紧贴着地面,向擂台中心疾驰而去。

    “轰隆隆……”

    郝天凌长刀应声而落,刀刃直砍中坚硬的擂台上,一下子在将擂台边缘劈开一道长长的口子,一时间石子四下飞溅而出,擂台下有部分人很倒霉地被碎石击中,身上或多或少地多了几道口子。

    郝天凌必胜的一击,被白玉玲神来一招躲避,导致无功而反,心下多少有些诧异,同时也越加谨慎起来,抽刀负于身后,双目如电般遥望擂台中心的白玉玲,眼中满是滔天斗志。

    而白玉玲涉险躲过一击,此刻依旧心有余悸,刚才若是她再慢一步的话,铁定落败。白玉玲脑海中不断地回忆着与郝天凌短暂的交手,试图寻找到郝天凌的破绽,但此时她的心态不稳,越想越焦急,恰在这时,脑海中现出一个声音来。

    “白玉玲,镇定……镇定……”

    “是刘大哥的声音,难道……”白玉玲听出了刘凡的声音,眼角下意思地往擂台下瞥去,而这个时候,刘凡的声音再次响起。

    “没错!是我,你现在什么也不要想,只要保持平常心就一定能赢,同等级高手之间过招,往往就是输在心态上,之前你太过急于求成了,现在你需要的是稳定心态,否则你必输无疑。”

    “真的是刘大哥耶,他……他这是在指点我嘛!我需要镇定,镇定……”白玉玲对刘凡无比的信任,之前紫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忽然间闭上双眼,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转瞬间心灵一片空明,待她再次睁开双眼时,人们发现白玉玲的气势完全不同了,可却甚少有人能够说出个所以然来。

    当然了,台下的刘凡却是个例外,看到白玉玲的变化,他禁不住露出微笑,甚至不住地轻点着头,似是对白玉玲的变化表情认同,倒是身边的紫烟与青莲两人,境界太低,眼界也不高,自然看不出个中奥妙,白玉玲突然间的变化,两人更不知道是好是坏,惟有向刘凡求教。

    但见青莲歪着小脑袋,向刘凡问道:“刘大哥,你说大师姐会不会赢哇!我怎么感觉师姐一睁眼,仿佛跟平时不一样了呢。”

    “呵呵……”刘凡笑而不语,扭头看了看隔位的张毅,眨巴眼睛给他使了个眼色,张毅先是一愣,再抬眼看到青莲眼中的求知欲望,瞬间明白了刘凡的做法,这是给他表现的机会。

    张毅自然是敬谢不敏了,给刘凡回了个眼色后,凑到青莲耳边,轻声解释道:“你大师姐现在处于空灵状态,心无旁骛,对付起那个姓郝的,自然不在话下,所以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真的吗?那太好了。”青莲不疑有它,一听大师姐可以取胜,立马兴高采烈地叫唤起来。

    仿佛是应证了张毅的话一样,擂台上的白玉玲打得更加有章法,一招一式无不彰显着慈航静斋剑法轻灵飘逸之道,剑出空灵,无迹可寻,每每攻其必救,让对战的郝天凌疲于奔命,偶尔神来一招,更是让他防不胜防。

    转眼间两人对战半个余小时,真气消耗不小,这个时候的郝天凌已显疲态,刀乃霸道之器,每出一刀都是全力以赴,将气势推到定点,再以势摄人,但这样的缺点就在于不可久战,久战必竭。

    而白玉玲的剑招走的是轻灵之道,以巧破力,游斗为主,所花费的真气比郝天凌的刀道要小得多,两相比较下来,白玉玲更点优势,当然了,若是当期白玉玲抵挡不住他的攻势,落败的可能姓也很大,不过好在白玉玲挺了过来,又有了刘凡暗中指点,胜利的天平正在一点点向她倾斜。

    “是该决出胜负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场下的刘凡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周遭众人微微一愣,随即面色变三变,转头看向擂台时,无不一脸严肃。

    “霸刀灵祭!”

    就在这个时候,擂台上再次风起云涌,谁也没有想到郝天凌竟然玩自残,祭起刀刃划破自己手掌,而刀刃注入鲜血后,犹如吃了兴奋剂一般,红光大盛,紧接着红光由刀刃蔓延迅速蔓延全身,直到郝天凌周身布满红光。

    “不要啊!天凌,快停下来。”这个时候擂台正下方的主席台上传来一个凄厉的呐喊声,却原来四大隐门飞仙宫门主郝仙鳞看到郝天凌竟然以血祭刀,忍不住大吼一声。

    “霸刀灵祭”乃是飞天宫独门禁术,同时也是最后的保命绝技,可以瞬间让施术者在短时间内实力提升一个大层次,但凡事有利就有弊,短暂提升修为的代价,轻则功力倒退,重侧武功全废,是以不到万不得以,不可轻用。

    而郝天凌仅为一场武林比斗,竟然使出这样的招数,实属不智,但他却有他不得不用的利由,因为他是现任飞仙宫宫主之孙,含着金钥匙长大,师兄弟眼中的武学天才,未满三十岁就已经是先天后期高手,可面对白玉玲一介女子,却被打得疲于奔命,眼看着落败就在眼前,他如何能不着急,再则他对白玉玲也是有想法的,若输在白玉玲手中,他今后又有何颜面追求白玉玲呢,所以他不得不拼命。

    白玉玲似乎对郝天凌的突变没有很好的认识,见他周身红光大作,谨慎地不敢上前攻击,反而迅速退后几步,但也因为这样,才让郝天凌蓄势完成,她这样的做法不得说不对,一般人遇见未知的事物,都会选择第一时间避让,如果是深知飞仙宫禁术的高手,第一时间就会出手阻止,那会让郝天凌完成蓄势呀。

    白玉玲确实看不明白,可有人看明白呀,早在郝天凌施术之际,刘凡就看出来了,于是连忙暗用神识向白玉玲示警道:“白姑娘,你要小心了,对方施展了类似于天魔解体之类的禁术,短时间内实力飙升到神境层次,你万不可力敌。”

    台上的白玉玲得到刘凡的信息,明显地一阵慌乱,抬眼看着对面状若疯魔的郝天凌,心下骇然不已,紧忙着在内心向刘凡求教道:“刘大哥,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若是在他蓄势未成之前,你尽全力攻击或许还能阻止他,可现在蓄势已成,已经来不及了,现在我传授你一招‘飞仙降魔’,可以克制对方的禁术,你记牢了……”

    刘凡的声音再次出现在白玉玲的脑海中,三言两语传授了她一招御剑术,此招比之前的“飞仙流光”威力更盛,专克魔道。

    有了刘凡传授御剑术,白玉玲周身气势再次变幻,但见白玉玲手中长剑虚空一抛,双手剑指连翻比划,随后剑指朝上一点,一道洁白的圣光从指尖脱体而出,注入到空中的长剑中,长剑圣光入体,顿时光芒万丈,犹如皓月当空,直接亮了擂台下不少观众的狗眼。

    “嘎嘎!没用的,这一场我一定要赢!”另一边的郝天凌似也注意到白玉凌的动作,可他对此却不屑一顾,嘎然施笑,眼中满是摄人心魄的红光,宛若九幽魔神,让人望而生畏。

    “霸刀流星斩!”

    一声暴喝从郝天凌口中脱口而出,随之而来的是满天刀光红影,炙热的红色刀芒,就如同星光一样,“咻咻……”声朝着身前的白玉玲疾驰而去,而白玉玲对此却视而不见,仿佛当之不存在一般,依旧沉浸在新招式的领悟当中。

    “飞仙降魔——诛邪!”

    刀芒即将临近,白玉玲双瞳突然猛张,一声娇喝声暴起,游弋周身的长剑就如同有灵姓一样,“咻……”地声冲到郝天凌的刀芒阵中,一时间短兵相接,双方剑拔弩张。

    “乒乒乒……”

    “锵锵锵……”

    “嘭嘭嘭……”

    剑击刀声,刀剑破空气暴声,气劲相撞轰鸣声,声声不绝于耳,震耳欲聋,刀光剑影,红光白芒,呈现出绚丽的一幕,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普通的武林比斗,竟然演变成了仙侠仙术对战,让人看得如痴如醉,更让普通武林高手对四大隐门心生向往。

    渐渐地,郝天凌发出的红色刀芒渐渐不敌白玉玲的圣光,被打得节节败退,到最后更是被圣光消弭于无形。

    “咻……”

    “噗嗤……”

    (晚上还有更哦!谢谢兄弟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