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章 刘凡的春天来了(求订阅求鲜花求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一大早刘凡带着陈刚三人锻炼回来后,立马冲到宿舍冲了个凉,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站在镜子面前摆弄来摆弄去的,一边弄还一边哼着小调,小调哼哼也罢了,还哼得断断续续的。

    这可苦了在厕所上小号的陈刚了,一泡尿也被他哼得一下有一下没的,忒不痛快,陈刚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于是大喊道:“我说老三,你就别吹了,搞得我尿尿都不安生。”

    “行,没问题。”刘凡头也不回的回答道,可没过一分钟又哼上了,直把陈刚气得差点直撞墙,好在一泡尿也不用太长时间,不一会就完事了。

    “二哥,三哥今天是怎么啦,好像心情不错啊。”一直在电脑前上网的王施仁向张毅问道。

    “还能怎么的,当是春天到了,鸟儿们都早起齐欢唱呗。”躺在床上看杂志的张毅不屑地说道。

    “什么春天啊,什么鸟儿啊,老二别整这些虚的。”这时陈刚也凑了过去,此时他心里的八卦之火直烧,是以很不耐烦地嚷道。

    看到两人都凑在边上,张毅也来了精神,立刻直起身子,靠在床边,说道:“根据本大情圣多年的泡妞经验来看,老三现在是春心荡漾了,你瞧见没有,他自从锻炼回来就马上去冲凉,而且衣服也是换了一件又一件,说明他今天有重要的约会,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这话放在男人身上也是行得通的,就如同孔雀开屏一样,当它想要找配偶的时侯,它就需要展现它的羽毛,来博取雌姓孔雀的欢心,所以现在你们明白了吧。”

    “二哥就是有学问,泡马子也能跟畜牲扯上边,这情圣果然不是当假的呢。”王施仁表情很是夸张地说道,其实这家伙早已被张毅这伪情圣给荼毒了。

    陈刚也是装作一脸惋惜地说道:“唉!这孩子没救了,不过老二,你好像还是个处男吧,啥子时侯成了情圣了。”说完不向张毅的裤裆瞄来瞄去的。

    一听陈刚的话,原本还雄赳赳的张毅立马就萎了,心中懊恼悔不当初啊,之前他一直吹虚自已中学时期怎么怎么厉害,女朋友一个月换了几个,又常以情圣自居,上次几人去喝酒,张毅酒后吐真言,说出了自己还是个小处男,结果一直让陈刚拿来笑话他,当然也只是朋友间的玩笑话,是以现在只要一提到这个他就萎了。

    没几分钟,张毅这货又大言不惭地说道:“早晚我得结束这种孤枕难眠的目子,找个美女来暖被窝,你们等着瞧好了。”

    “切,你每次都是这句话,可一碰到美女你就不敢上前去搭讪,还情圣呢,你丫的就是一个‘理论帝’,说起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可一提到实战你就没辙了。”陈刚连连鄙视地说道。

    “你也别说我了,你还不是一样,新鲜脆嫩的童子鸡一个,咱们是半斤八两,就咱四人也就只有老三最有希望长大诚仁。”被鄙视而不还击那不是张毅的姓格,所以嘴下不饶人,倒是将陈刚这大个子驳得面红耳赤的。

    正当两人争论不休之时,屋内传来了一阵想入非非的女声铃声来:“官人……我要……嗯,哦……”这一声靡靡之音一传入众人耳朵,顿时让人心中不由得为之一荡,听得四人面面相窥,寻声望去,却是刘凡放在床上的“爱死疯”手机响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老二张毅给他改的来电铃声,是以刘凡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而后者却不以为意地冲他做了个鬼脸。

    刘凡上前拿下电话,一看却是宁琪打来的听话,随即向另外三人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嘘”的一声,三人都会意的点了点头,刘凡这才接通电话柔声说道:“琪琪,你这么早就打来了,你现在在那呢。”

    电话那方的宁琪说道:“小凡子,我在你们学校门口呢,你快点下来,我在这等你。”

    “嗯,好的,你先等一回,我马上就来。”刚说完话,宁琪就挂断了,这时刘凡抬头却见到陈刚三人正围在他身后,竖起耳朵在偷听他们两人谈话,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于是问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不过三人却没有回答他,而是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随后齐声笑话道:“小……凡……子!啊哈哈……”而且张毅跟陈刚还装模作样地模范起刘凡与宁琪的语调:“琪格格吉祥!”

    “小凡子,今晚我们去那玩好呢。”

    “那当然是找个房间谈谈理想,说说人生,再研究一下人体学,顺便做一些爱做的事情啦”

    “那还等什么,小凡子,起架回宫。”

    “渣……”

    “啊哈哈……”

    一出清宫爱情剧就这样被两人惟妙惟肖地演绎了出来,结果演的人哈哈大笑,而被演的却是一脸无奈地苦笑着。

    “你们这几个家伙……咳咳,鉴于你们三人最近练武进步神速,而且又好学,所以从明天早上开始给你们加点新东西,每人加两个五斤重的沙袋,这样也可更好的提升你们的身体素质,也好早曰学有所成,嗯,就这样。”刘凡被呛了一下后,略一思索,接着一脸严肃地说道,他一看了两人的表演,差点没背过气去,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随即他又想出了一个办法堵住两人一嘴,还美其名曰:帮他们提高身体素质,好让他们早曰学有所成。

    果不其然,刘凡的话刚一说完,三人立马乖乖地止住笑声,可怜巴巴地望着刘凡,说道:“啊,还要加重啊,这还让不让人活啊,老三,能不能不加啊。”

    这几天来,三人跟着刘凡锻炼,每天都是累得像死狗一样,好在回来后刘凡有帮他们按摩恢复体能,不然还真没法去上课,是以他们这几天是生活得痛并快乐着。

    “那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刘凡一句话轻飘飘地传入了三人耳中,却犹如天籁之音,随即三人立马赌咒发誓,一定会好好表现。

    紧接着就是一堆马屁话对着刘凡狂拍了过去,什么武功盖世啊,英俊潇洒啦,诸如此类的东西,张毅甚至说要帮刘凡把小内内都给洗了,最后直把刘凡说得全身鸡皮疙瘩掉一地,恨不得拿把扫把将三人扫地出门,不过很遗憾他们屋里没这玩意儿,所以刘凡只能败北狼狈不堪的逃离现场。

    而随着刘凡的败走,三人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志得意满地说道:“小样儿,还敢跟哥玩阴谋诡计,玩不死你,也得恶心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