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四十六章 三女受迫,刘凡解围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咻……”

    “噗嗤……”

    一道剑影透过郝天凌的脖子处一闪而过,瞬间在留下一道血痕,顿时让郝天凌愣住了,而白玉玲趁此机会,飞身一脚揣中他的胸膛,一脚将郝天凌揣飞出擂台。

    “唰……”

    正当郝天凌即将落入擂台下时,一道人影迅速从人群脑门上飞掠而过,一把抱住了郝天凌,待人影停下身后,众人才发现,原来是飞仙宫郝仙鳞接着了郝天凌。

    “天凌!天凌,你醒醒啊。”郝仙鳞入眼便见此时郝天凌双目紧闭,面如纸金,嘴角流出一抹血丝,显然是被白玉玲伤到的。

    郝仙鳞一见此,急忙为郝天凌搭脉,更是将自己的真元渡入郝天凌体内,好半晌,郝天凌的脸色总算回复了一丝血气,得到这样的结果,也让郝仙鳞松了口气,其实郝天凌还真得多谢白玉玲,要不是她最后一脚误打误撞,踢中郝天凌的膻中穴,将他丹田内聚集的煞气一脚踢散,恐怕郝天凌现在就不只是昏迷这么简单了。

    确认郝天凌暂无生命危险后,郝仙临第一个想到了白玉玲,蹲身抱起郝天凌,抬眼向擂台上的白玉凌道谢:“白师侄女,这次多亏了你无意中打中凌儿的膻中,让他逃过一劫,老头子在这里谢过了,算老头子欠你一个人情。”

    “啊?”

    白玉玲瞬间就愣住了,明明是自己将郝天凌打落台下,可郝师伯为什么反过来谢自己呀,不待她辩解,郝仙鳞已然飞身回到主席台上,顺手将郝天凌交给其他弟子照看,而自己仍旧回到座位上。

    “这一场由慈航静斋的白玉玲获胜!”这个时候,裁判的判决姗姗来迟了。

    刚一宣布获胜,白玉玲就迫不及待地飞身下了擂台,急步向刘凡的方向飞奔而去,一到跟前,急忙向刘凡道喜:“刘大哥,我终于赢了,谢谢你。”

    一句由衷的感谢,其中包含着太多的意思,可说一千道一万,最终也是只想感谢刘凡,因为此时她无论用什么语言,都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情绪。

    刘凡闻言,一脸淡然地笑道:“呵呵……有道是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我只不过是传授你法决,你能够领悟到,并且加以运用,那就说明你的悟姓极高,说到底我也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

    受到刘凡的夸奖,白玉玲开心不已,白纱巾下一张娇颜绽露笑容,但随即又矜持地否定道:“不不不……我才没刘大哥说得那么好呢,总之都是刘大哥你的功劳。”

    “嗨!我说你们两个就不要再墨迹了,你推我让的。”这时张毅在一边实在看不下去了,一甩手隔到两人身前,随即两相打量两人,一脸谣谚地说道:“不如干脆找个僻静点的地方,好好密聊密聊?”

    “张大哥,你……你好坏耶,不跟你说了。”白玉玲俏脸蹭地一下子就红了,忸怩着转身拉起紫烟跟青莲,风一般地离开了,但在逃离前还不忘回头看刘凡一眼。

    “呃……”刘凡被白玉玲这回眸一望,看得有点心虚,下意思地伸手抹了抹鼻尖,旋即目光四下顾盼,就是不敢跟白玉玲对视,等到白玉玲背转过身去后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

    “呼……”

    刘凡肩膀一垮,双手顺势颓然地放了下来,恰这时张毅跟王施仁一左一中走到他身边,只见张毅对刘凡挤眉弄眼地说道:“喂!我说老三呐,刚才多好的机会呀,你怎么就这样放过了呢,要是你当时上前鼓励一翻,说不定今晚就可以与佳人花前月下了。”

    王施仁也跟着酸溜溜地附和道:“可不是嘛,咱还想跟紫烟花前月下,却不可得,可你有这样的好机会,却不珍惜,真是暴殄天物啊。”

    “你们还嫌我不够烦嘛。”刘凡冲两人翻了翻白眼,努嘴抱怨一声。

    这时陈刚也凑了上来,耸着肩膀嬉笑道:“按我说,你们两个就是瞎Cao心,老三很明显就是在放长线钓大鱼,那像你俩,钓个杂鱼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你俩多学着点。”

    “我去!怎么连老大你也……”最不可能开这种玩笑的陈刚居然也开起了玩笑,顿时让刘凡无语,想要辩解,却又想到跟这三个货解释,铁定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最后干脆不说了。

    “嗯!老大果然是老大,眼光都比别人看得远,佩服佩服……”张毅与王施仁两人不约而同地赞同陈刚的说法,旋即张毅转身面向刘凡,继续说道:“老三,我现在才发现我不如你的地方了,不是输在女人方面,而是输在意识方面,今后我会以你为榜样,向你看齐。”

    边上的王施仁也跟着嚷嚷道:“我也是,我也要向三哥看齐。”

    被三人惹烦了的刘凡,伸手一掌推开王施仁凑近的脸,白白眼说道:“一边玩去,怎么那都有你的份呀,好好的看着你的紫烟不好嘛。”

    就在四兄弟嬉笑打闹的当口,白玉玲、紫烟、青莲三姐妹却被师傅静月师太叫去了主席台,随后被轩辕天奇带到了后台大堂内。

    此刻大堂内,静月、静心、轩辕天奇三位金丹高手,一同用审问的目光注视着三姐妹,半晌轩辕天奇才对静月师太说道:“静月师妹,她们既然是你门下弟子,那就由你来问吧。”

    三姐妹不知所以地看着师傅与两位师叔,此刻三人都不知道因为什么被带到后堂的,而当听到轩辕天奇的话后,更是摸不着头脑。

    “好吧!唉……”静月师太轻舒一口气,随即一脸严肃地向白玉玲跟紫烟两人问道:“玉玲、紫烟,你们两个都是为师一手把带大,并且手把手传授武功的,今天为师有一件事情想向你们求证,你们必须老老实实地回答,不得有半点欺瞒,明白吗?”

    白玉玲与紫烟两人一见师傅严肃的模样,不由得面面相觑,但同时对师傅的话又不敢违逆,于是异口同声道:“弟子遵命!”

    “嗯!”静月师太满意地点点头,旋即又说道:“那为师问你们,你们在比武中所使用的‘飞仙流光’与‘飞仙降魔’两招,到底是从那里学来的。”

    “这……”

    白玉玲下意识地与紫烟对望一眼,两人显然犹豫不决,虽然刘凡传授她们剑决的时候,并没有说一定要保密,但是两人都知道这么厉害的剑决,绝对不容外传的。

    “嗯?”静月师太一见两人犹豫不定,不禁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紧接着厉声喝斥道:“难道你们两个连师傅的话都不听了吗?”

    “不不不……师傅!”姐妹俩都被静月师太的话给吓到了,平时静月师太可是很少这样训斥她们的,这个时候两姐妹也知道事态严重,可两女依旧不想将刘凡说出来,不为别的,只为刘凡对她们好。

    “啪……”

    轰隆一声震响,静月师太一掌拍到身旁桌面上,一下子将整张桌子打了四分五裂,一时间木屑纷乱飞溅,可把三位小姑娘给吓坏了。

    青莲更是瑟瑟发抖道:“师傅,您就不要为难两位师姐了,她……她们也是有不得以的苦衷呀。”

    青莲此话一说,便将话头引到自己身上,她的本意是想替两位师姐求情,却没想到引发了静月静心的警觉,于是静心转而对青莲说道:“莫非青莲你知道?或是你也学过同样的招数?那你赶快告诉师傅还有轩辕师伯,你要知道这事对你轩辕师伯很重要。”

    “我我……我也不知道。”青莲忍受不住三人灼灼的目光,怯生生地低下了头。

    “是我教她们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随即便见四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三女回头一看,可不正是刘凡四人嘛。

    “刘大哥,你们怎么也来了。”白玉玲一眼是刘凡,面上不由一喜,急忙向他询问一声。

    刘凡双眼微微一眯,似笑非笑地说道:“呵呵……我要是再不来,你们都不知道被人欺负成啥样了。”

    说者有意,听都有心,刘凡此话一入静月、静心以及轩辕天奇耳中,是那么的刺耳,同时三人不约而同地脸红起来,说实在的,三位金丹大高手,前辈高人,竟然用长辈的身份来压迫自己门下弟子,说出去可不就很丢人嘛,现在只不过是让刘凡提前戳破而已。

    而轩辕天奇却从刘凡的话中听出了点玄外音,也不管丢不丢人,急忙向刘凡追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是说‘飞仙流光’与‘飞仙降魔’是你传授她们俩的?”

    “没错,是我……”刘凡自然知道这两招剑决与轩辕世家有着很大的渊源,索姓大方承认了,他也是想看看轩辕天奇知道后会怎么做,如果能让他满意的话,就算将整套剑决传授给他也不是难事,反正这本来就是轩辕一族的东西,也算是物归原主。

    “那……那先生应该知道这剑决与我轩辕一族的渊源,可否……”轩辕天奇一听刘凡承认,整个人顿时激动起来,这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剑决,如今有望重返轩辕一族,怎叫他能不激动呢,说话间就企图向刘凡索要了。

    “不能!”刘凡果断地否决了轩辕天奇的提议,紧接着说道:“单凭你一句话,就想让我交出《轩辕飞仙剑决》,那是不可能的。”

    “果真是《轩辕飞仙剑决》……果真是《轩辕飞仙剑决》,天见可怜,让我在有生之年又见到老祖宗遗宝,哈哈……”此刻轩辕天奇已然疯魔,又哭又笑,让人摸不着头脑。

    (二更完,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