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四十七章 戏耍轩辕,赠剑三女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果真是《轩辕飞仙剑决》……果真是《轩辕飞仙剑决》,天见可怜,让我在有生之年又见到老祖宗遗宝,哈哈……”

    陷入痴狂中的轩辕天奇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刘凡并未答应将《轩辕飞仙剑决》交出来,等到他清醒过来后,才发现刘凡已经带着白玉玲三姐妹,以及陈刚三兄弟离开了内堂。

    “人呢?”轩辕天奇四下找了找,始终没有看到刘凡等人的身身影,禁不住大声向静月问道:“静月师妹,他们都那里去了?”

    “走了!”静月轻转着手中佛珠,淡然地应了一声。

    “走了?这……这怎么可以。”轩辕天奇一听刘凡居然不告而别,登时有些恼怒,气冲冲地就往内堂大门外追了出去,只留下静月、静心两位师太在身后摇头叹息。

    一大门,轩辕天奇远远地看到刘凡等人正往武林大会现场的方向走去,急忙大喊道:“喂!那小子,你站住……等等!”

    刘凡早就发现轩辕天奇追上来,但他很不爽轩辕天奇的态度,按照辈分算起来,刘凡可是轩辕天奇的老祖宗辈,现在却让他喊成“那小子”,刘凡心里又怎么可能没有芥蒂,于是故作没有听到,依旧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

    “嘿!小子,我让你站住你听到了没了。”轩辕天奇一见刘凡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停下脚步,反而视而不见,不觉更加恼火,一个纵身飞掠就赶到了刘凡的前头,紧接着虎目一瞪,厉声说道:“小子,难道你没听到我刚才叫停吗?”

    “嗯!听到了。”刘凡淡然地看了轩辕天奇一眼,顺嘴应和一声。

    “听到了?”轩辕天奇也没想到刘凡居然会回答得这么爽快,禁不住有些愕然,旋即又怒斥道:“你既然听到了,那为什么不停下来?”

    “我为什么要停下来?”刘凡半眯着双眼,向轩辕天奇反问一句,旋即左右瞄了瞄身边几人,戏虐地说道:“刚才有人喊我停下来吗?”

    “没有!”陈刚很干脆地摇了摇头。

    “好像有,又好像没有耶!”王施仁旁若无人地打量了轩辕天奇几眼,说的话似是而非,模棱两可,很明显就是在戏弄轩辕天奇。

    “我敢肯定没有……”张毅更加肆无忌惮地冲轩辕天奇撅撅嘴,接着向刘凡朗声回答道:“不过这位老伯刚才在喊‘那小子’,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说你了。”

    “哦!”刘凡似有所悟累嘘一声,旋即对众人说道:“咱们这里小子这么多,谁知道那个谁在说谁呀,既然不知道……那咱们就走吧。”

    “噗嗤……”这时,落后一个身位的青莲突然娇笑一声,显然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事情,这才忍不住发笑的,而轩辕天奇显然就是那个笑料,不仅她是如此,白玉玲跟紫烟亦如掩面露笑,只是顾及轩辕天奇长辈的身份,不敢太过放肆。

    而轩辕天奇的脸色随着刘凡四人这一翻挤兑,也在不时地变换着脸色,红了又青,青了又紫,如同川剧大变脸一样,可见他内心的火气有多大,而最后刘凡竟然毫不顾忌地落他的脸面,更是让他肺都气炸了。

    怒气冲冲的轩辕天奇,踏前一步,红着眼向刘凡责问道:“小子,你是故意地对不对?你知道我是谁嘛?”

    “哟哟哟!想用辈分唬人哇!”未等刘凡回应,一旁的张毅便怪腔怪调地说道:“是不是想打架呀,小爷我奉陪到底,别以为你轩辕一族的人就了不起,想仗势压人?我看你是找错人了吧。”

    张毅话一出口,旁边的陈刚跟王施仁也摆开架势,一个扭扭脖子热身,另一个则双手捏得十指噼里啪啦响,眼中冒火,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这一个两个可都是能惹事的主,更重要的是他们都知道,就算他们捅破了天,也有刘凡给他们补上。

    “好!很好!那咱们就手底见真章吧。”

    轩辕天奇何许人也?现任轩辕一族族长,金丹后期的纯正修真者,上百年来无人敢出其左者,向来都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一言决断他人生死的存在,那里受得了几个小辈的挑衅,话未说完,手中长剑早已出鞘。

    “你以为就你有宝剑,我们没有?碧心烈火剑,出鞘……”张毅一见轩辕天奇拔剑出鞘,也不甘示弱,剑指一扫,眉心处一道红蓝光闪现,瞬间一柄两尺飞剑出现。

    “太乙锐金剑!”

    “玄黄厚土剑!”

    “咻……咻……”

    随着陈刚与王施仁一人一声暴喝,又飞出一金一黄两道光芒,赫然就是两柄灵剑,陈刚的太乙锐金剑,剑身金光闪闪,有股锐不可当的气势,王施仁的玄黄厚土剑,给人以厚重感,而最先出现的碧心烈火剑,剑心泛蓝,周身燃烧着熊熊烈火,誓要焚尽一切。

    “这……”这下子,轩辕天奇也傻眼了,以他的眼力与家学渊源,又怎么会看不出眼前突然出现的三柄宝剑的品级呢,没错,这就是刘凡早先为三人炼制的飞剑,属于灵器一级,品级在宝器之上,仙器之下,与之相比,轩辕天奇手中的宝剑,就如同烧火棍一样,让人提不起半点兴趣。

    话说如今整个轩辕世家也就一柄灵器,而且还不是轩辕天奇配给他这位族长的,尽管他是轩辕一族的族长,但是在族长之上还有族佬,也就是轩辕一族的长老团,也是轩辕一族实际的掌控者,能够给轩辕天奇一柄上品宝器,已经是看在他是族长的份上,普通门内长老还不一定有呢。

    “怎么样?到底还打不打啦。”

    这时,张毅那懒洋洋的声音入轩辕天奇耳中,立马将他惊醒,他又不是没有见识的人,自然知道灵器的威力,在修真界中,一件好的法宝,可以让人越级对敌,可见灵器的好处有多大,而张毅现在居然问也打不打,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哼!”轩辕天奇自知敌不过对方,只得含恨化作一腔怒气,却又敢怒而不敢言,摆转过脸去,自个生起闷气来,而他的这一举动更是让张毅得瑟得不行。

    “咱们走吧!”刘凡一扭头,不再理会轩辕天奇,率先带头离开,白玉玲三女自然以他马首是瞻,怯生生地从轩辕天奇身边越过,随后跟上刘凡的脚步,陈刚、王施仁也跟了上去,只有张毅落到最后。

    但见张毅一脸嬉笑地靠近轩辕天奇,随即老气横秋地说道:“小奇子,你还真别不服气,轩辕绝技可并不只有你们轩辕一族才有,你自己想想吧,嘿嘿……”临走前,张毅还不忘调侃轩辕天奇。

    而轩辕天奇看着张毅远去的背影,却怔怔地愣在原地,似是在暗想着张毅临走前所说的话,想着想着,口中竟不自觉地喃喃自语道:“轩辕绝技?不只有你们轩辕一族才有?难道……难道……”

    轩辕天奇越是想下去,眼中光芒越盛,再一想起刚才张毅离开时,那老气横秋的样子,倒是像极了族中长辈,这个时候,他才猛然想起自家藏书阁典籍中曾经提到过,修真者境界达到某种程度,可以返老还童,有了这样的猜想,轩辕天奇懊恼自己被别人年轻的外表所迷惑了。

    同时轩辕天奇又开始激动起来了,照这样推算,那岂不这几位……几位前辈很有可能与轩辕一族大有关联,甚至有可能是轩辕世家某些在外未归的上古族佬,越想越有可能,此时轩辕天奇甚至有冲上前去询问的冲动,可一想若真如自己所想,那这样贸贸然然上前,岂不是惊扰了族中前辈?

    再转念一想到自己之前冒冒失失地上来责问,也难怪人家没有好脸色,换了是他自己被门下弟子冲撞了,他估计脾气比这个还要坏,就这么一想,轩辕天奇心里反而更好受一些。

    如果此时张毅知道自己不经意的一句戏言,竟然让堂堂轩辕一族族长联想到这么多事情,会不会哭笑不得呢,不过要是被刘凡知道的话,估计刘凡也不得不对他的脑子赞叹一声,因为事实与他所想很接近。

    不提轩辕天奇如何伤脑筋,但说张毅现在被青莲给缠上了,按理说他应该很开心才对,可现在他高兴不起来,原因就是青莲看上了他的碧心烈火剑,当然只是拿来把玩而已,可张毅不敢给她呀,要知道大凡灵器有灵姓,非其主不得用,用之必遭反噬。

    咋见青莲双手叉着小蛮腰,撅嘴娇嗔道:“哼!小气鬼,还说自己有多喜欢人家,现在只是让你把剑让我看看,你都不肯,我……我不理你了。”

    “我……我不是,唉!青莲,你听我解释哇!”张毅一见青莲板起脸来,立马就慌了,六神无主之下,只好向刘凡求助。

    刘凡会意地点点头,上前劝说道:“好了,青莲,你这是错怪张毅了,他之所以不让你碰剑,是怕剑气伤到你,要知道灵剑有主,飞剑有灵,非主者不得碰,否则必受其害,这并不是他小气。”

    “真的吗?”刘凡的话,青莲倒听了进去,随即回头看向张毅,一脸不好意思地歉意道:“对……对不起哇,我不该耍小姓子,不过人家不是不知道灵剑嘛。”

    说完话,青莲还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张毅手上的飞剑,而这一幕却落到了刘凡眼中,刘凡随即翻手从空间中拿出三柄宝剑,顺手一挥,三柄宝剑化作三道光芒,分别落入白玉玲、紫烟、青莲的手中,巧合的是,三柄宝剑的剑身颜色,竟然与三人的名字相对应。

    (感谢送花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