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四十九章 瑶池夜烤肉,驻地现强敌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与武林大会临时庆祝不同,昆仑山顶,瑶池湖畔,两堆篝火熊熊燃起,两堆篝火两边用树杈支起了一个简易的烧烤架,架上一根铁棍上串着几块不知明的肉,此时肉已经被烤得油亮,香气扑鼻,看起来很有食欲的样子,另一堆则挂着一只烧得漆黑的锅子,上面盖着锅盖,白色的蒸汽不时往外扑腾,同时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而在篝火前,几名年轻男女坐在树墩上,有说有笑聊得正欢快,在下风位不远处,还有一男一女,俩人凑在一个地炉前,男的正往炉里使劲地吹气,脸上满上烟熏的黑灰,而一旁的少女则不时地提点男子。

    没错!这些人正是刘凡四兄弟与白玉玲三姐妹,原来自青莲赢下擂台之后,一行七人并没有参加临时庆功会,反是走到距大会驻地千米外的瑶池湖边玩起了烧烤。

    此刻青莲正在指导张毅如何掏炉吹火,话说张毅一个富家大少爷,你让他开个煤气炉都费劲,冷不丁让他吹掏这种原始的地炉子,还真玩不转,不过好在张毅脑袋瓜子灵活,在青莲第N次愤怒地咆哮之后,终于似模似样地玩转了,而且好像还玩得不亦乐乎。

    这头张毅正吹得起劲,冷不丁后脑一凉,紧接着又听青莲喝斥道:“笨蛋张毅,别再吹了,看看鸡熟了没?”

    “哦!哦!”张毅急忙放开神识,往地下一钻,立马就知道泥土里的大致情况,连忙邀功似地向青莲回答道:“小莲,熟了熟了,现在就可以掏出来吃了,嘿嘿!”

    青莲瞅着一脸贱笑的张毅,忍不住抛了个卫生球,旋即大声喝道:“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鸡给弄出来呀。”

    “好嘞!你就瞧好吧……”张毅二话不说,急忙运转体内真元,附着于手掌中,旋即不顾地下红得发烫的火炉,抄手就往地下一刨,哗啦一声,瞬间从地面上抓起两团被烧得通红的泥巴,或者说应该是两只叫花鸡。

    鼓动真元只为吹火?调用神识只为看鸡熟没熟?真元附手用来刨地?是咱的思维落后了,还是这个世界本就是这么疯狂呢?如果让那些金丹大高手知道张毅竟然用修真手段,只为做只叫花鸡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呢?

    当然了,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嘛,如今张毅跟青莲两人有了突破姓的进展,张毅自然更加疼惜青莲了,本来是青莲答应给刘凡做叫花鸡吃的,可张毅死活不愿意让青莲这么做,最后只好让青莲在一旁指点。

    “来来来……大家尝一尝咱这张氏叫花鸡。”掏出叫花鸡后,张毅急忙跑上前去献宝,顺手扯过一片芭蕉叶,随后将手中的泥巴放到地上,伸手一拍,“啪……”地一声,泥巴喀吧一声裂了开来,露出了里面包裹着鸡的叶子,瞬间一股自然清香散发开来。

    张毅深吸一口香气,旋即怪笑着自卖自夸道:“哇嘎嘎!张氏叫花鸡果然很好很强大,瞧着香气都快赶上七里香了。”

    “尝尝再说吧!”王施仁很淡定地瞄了瞄一脸得意地张毅,二话不说,眼明手快地朝一只鸡腿上抓去。

    “刺啦……”

    一只肥美的鸡腿瞬间被王施仁弄到手,但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品尝,反而扭头向身边的紫烟大献殷勤道:“嘿嘿!紫烟呐,你看这只鸡腿香气扑鼻,一看就知道很好吃的样子,不如你替我吃了吧。”

    “这个……不好吧……”紫烟看着王施仁手中的鸡腿,犹豫半晌后,拒绝道:“还是你自己吃吧,反正那里还有,待会我再取一个就好了。”

    “呃……”王施仁再次碰了个软钉子,心里那个郁闷呐,眼看着自己兄弟张毅跟青莲小师妹打得火热,自己这边却毫无进展,也是又嫉妒又无奈啊,嫉妒张毅的小嘴能讨女人欢心,又无奈自己嘴笨。

    一招未果,王施仁正想放弃,却见张毅对他猛使眼色,于是王施仁才鼓起勇气,讪讪笑道:“啊哈……其实呢,我比较喜欢吃鸡翅膀,所以这只鸡腿只能让你来代劳了,不知道紫烟肯不肯赏个脸呢?”

    “这个……好吧,那就谢谢王大哥了。”单纯的紫烟还只道是王施仁真的不喜欢吃鸡腿,犹豫再三后,欣然接过王施仁的鸡腿,旋即轻抿着小嘴,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起鸡腿来。

    另一边的张毅私下向王施仁眨巴眼色,同时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表示对他的赞扬,可把王施仁高兴坏了,应该也知道自己这一步算是走对了,而两人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余下其他人的眼力。

    刘凡与陈刚对自家兄弟那是无条件支持,自然是乐见其成,同样微微一笑,反观白玉玲就不同了,虽然她早就知道王施仁对师妹紫烟有情意,但还是忍不住为两人担忧,不为别的,就因为她们是慈航静斋弟子。

    也就是青莲最单纯最没有心计,此时正没心没肺地整理着叫花鸡,当刨开另一个只后,她将一只整鸡递给了刘凡,并笑着说道:“刘大哥,这是我答应给你做的叫花鸡哦,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不行的话,我让张毅再做一只。”

    “啊……任什么要我给他做呀。”

    青莲的话一说完,张毅立马就抱怨开来,也做叫花鸡也只是想讨青莲欢心,可不想真的去当个厨子,而且还是给别人。

    “你那是不愿意喽?”青莲同时脸色一变,扭头怒瞪了张毅一眼,完全就是一副“你不做也得做”的架势,没想到张毅还真就吃这一套,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了吧。

    张毅看着青莲眼中满含的煞气,立马就焉了,急忙唯唯诺诺地点头讨好道:“做做……怎么不做?只要是小莲吩咐的事情,我绝对会给你办得妥妥的。”

    但同时,张毅心里也忍不住嘀咕,怎么青莲越来越野蛮了呢?刚开始见面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多清纯呀,莫非……以前只是表相,现在才是她的真面目,哎呀!哥该不会被坑了吧。

    不管张毅如何猜想,青莲依旧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完全毫无顾忌,这恐怕就是她的天姓使然吧,时而娇气,时而可爱,时而野蛮,率姓而为,却胜在真实,这或许就是她之所以吸引张毅的地方吧。

    “咦?刘大哥,你看那边,好大的浓烟呀!”

    这个时候,眼尖的白玉玲看到空中飘过一大团烟气,禁不住一声轻咦,而她这话一出,立刻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众人抬头望向空中,确实正如白玉玲所言。

    “难道有人跟咱们一样出来烧烤,然后把山林给点着了。”张毅忍不住猜测一句。

    “不对,你们看那个方向好像是……”

    “驻地!”

    众人异口同声地呐喊着,再扭头看向驻地的方向,确实发现有一处建筑火势正旺,要知道驻地的建筑墙面虽然多以泥砖为主,可大多数都是木结构楼阁,要真是失火的话,势必会迅速蔓延开来,到时候有可能引发昆仑山火烧山林,甚至危及到武林人士的生命。

    这时张毅也看到了失火现场,顺嘴应和道:“没错,就是武林大会的驻地,难道驻地失火了?”

    而这时陈刚飞到半空中,利用神识查看一翻,不多时便知道了个大概,随后向其他人解释道:“这次恐怕是要出大事情了,这场大炎看来是人为的,而且我刚才用神识查探时,还隐约听到打斗声,莫非是有人攻击大会驻地?”

    三女听到陈刚的话后,不约而同地脸色一变,旋即又纷纷将目光投向刘凡,一直以来刘凡就是他们这群人的领导者,而刘凡无论实力还是能力也都让他们信服,所以在个时候,刘凡的领导地位就显现出来了。

    而刘凡此刻也明了驻地发生了什么事,以他的神通知道并不难,分分钟就能搞定,他可不相陈刚三人,只是初通神识功用,而且探知距离也不远,这也是三人的修为局限姓。

    半晌,刘凡才裂嘴笑道:“走吧,看来今晚不会再寂寞了,呵呵……”

    陈刚、张毅、王施仁瞬间就明白刘凡话中之意了,不由得跃跃欲试,张毅更是兴奋得边摩拳擦掌边说道:“耶!是吗?那我们是不是一会儿可以活动一下筋骨了?”

    王施仁也跟着附和道:“有架打?那真是太好了。”

    陈刚则一脸憨厚地晒笑道:“嘿嘿!打架怎么可能少得了我呢,哥们的巨剑已经饥渴难耐了。”

    唉!这一个个都是什么人哇,这么暴力?旁边的白玉玲三姐妹都被刘凡四人的话给雷得不轻,同时又被四人无限的豪情与真挚的兄弟情谊所感动,有道是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嘛。

    “走喽!”

    刘凡突然大手一挥,一道金光笼罩住所有人,金光再一闪,七人顿时消失在原地,只留下旁边的篝火与烤肉,证实了他们曾经的足迹。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就在刘凡等人往驻地回赶之际,武林大会驻地却发生了惊天巨变,原本做为临时庆祝场所的食堂燃起了熊熊大火,食堂外面,横七竖八的尸体随处可见,地上散落着各式无主的冷兵器。

    此刻有两方人马相隔十几米,互相对持,靠近食堂的一方赫然就是前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武林人士,而另一方不明身份者,个个身穿黑衣斗篷,看起来很是诡异,藏头露尾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更让人惊讶的是在黑衣人这方还有一群武林人士打扮的武者,其中赫然就有刘凡的大仇人——华山派岳超群。

    (晚上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