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五十一章 三灵战二魔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阁下是一定要趟这浑水?”

    张毅听完血刀老祖的话后,禁不住哈哈大笑道:“哈哈……你是越老越糊涂了吧,小爷都站出来了,你居然还来问我?难道你是观音菩萨请来的逗比吗?”

    “你……狂妄!”血刀老祖做为魔门三佬之一,向来都是霸道无比,生死大权一言而决,曾经何时让他人轻蔑过?更何况还是一个半大的小子,他又那能不怒呢,一挺血刀,向张毅怒斥道:“小子,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那就别怪我刀下无情了。”

    “是吗?”张毅阴阴一笑,不屑地说道:“既然这样,那就看看是我的烈火剑锋利,还是你这老狗的脖子硬了。”

    “哼!牙尖嘴利!看刀……血刃纵横!”血刀老祖对张毅的贱嘴恨得咬牙切齿,又奈何自己嘴笨,说不过人家,只得含恨出手刀。

    “咻……”

    血刀老祖手中血刀瞬间脱手而出,化作一道血光直向张毅砍去。

    “哼!雕虫小技,看小爷怎么破你的招数……”张毅眼角闪过一抹不屑,浑然没有将血刀老祖的血刀放地眼里,直直地看着血刀袭来。

    而张毅的举动着实吓着了一众武林正道,尤其是轩辕天奇,他与血刀老祖斗了上百年,对彼此都很了解,于是急忙向张毅提醒道:“小友小心呐,此招不可硬接!”

    张毅闻言,抬眼轻瞥轩辕天奇一眼,懒散地说道:“安啦!老头,今天小爷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修真手段,碧心烈火……出鞘!”

    “锵……”

    “星光烈焰!”

    张毅暴喝声起,碧心烈火剑瞬间凭空出现,化作一道火红色有星光,急速向着血刀老祖的血刀直冲而去,人们只见一刀一剑在半空中高速运行,最后准确地撞击到一起,更准确地说是碧心烈火剑击中了血刀的刀身上。

    “锵……咔嚓……”

    刀剑相击,顿时火星四溅,咋见碧心烈火剑透毫无阻拦地从血刀刀身透体而过,血刀刀身应声而折,瞬间被击断成两截,直接就报废了,最后堪堪插入地面。

    “嘭嘭嘭……”

    真元互相碰撞,形成巨大的爆破圈,声声爆炸不绝于耳,震得周围的身形摇晃不已,这已经不再是武林高手间的比拼了,而是属于修真者之间的斗法,一些功力弱的武者甚至把持不住心神,直接就躺倒在地,捂着耳朵嚎叫不已。

    “噗……”

    对战中的血刀老祖,由于血刀受损,心神一阵震荡,顿觉喉咙一甜,一口血气压制不住地狂喷而出,紧接着身形摇晃不止,双腿一软,差点就跪倒在地上了,幸好单手撑住地面,这才避免丢丑,可此刻他的脸色可不好看,恰在这时,一旁的剑魔一把扶住了他。

    但见剑魔一脸担忧地询问道:“血刀,你怎么样了。”

    “没……没事,还死不了……”血刀老祖轻轻一把推开剑魔,又抬头瞥了张毅一眼,小声地对身边的剑魔说道:“没想到我们百年未出世,如今武林中竟然出现了如此厉害的人物,看来非魔主不可敌呀。”

    剑魔感同身受地瞥了张毅一眼,一脸阴沉地点头回答道:“是啊,此人非魔主不可敌,咱们只要再撑一会儿,等魔主大部队到来,咱们就大功告成了。”

    这两货让张毅给唬住了,张毅只不过是占了灵器的便宜,这才能够一招击败血刀老祖,可现在两人却以为是功力悬殊的问题,若是让张毅听到两人的话,估计张毅得笑死。

    “好耶!”

    “啪啪啪……”

    “嗷嗷嗷……”

    魔门受挫,最高兴地莫过于武林正道一方,此刻他们毫不吝惜自己的掌声与呐喊声,不遗余力鼓噪,而魔门这方的人则一个个面如土色,血刀老祖在他们的眼中,那可是无敌的存在,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依旧败给了对方一个年轻小子,这样的双重打击下,一众魔徒都哑口无言。

    反观张毅,享受了武林正道的掌声跟欢呼声之余,还不忘对血刀老祖讽刺道:“怎么样,老家伙,小爷这一招不好受吧?”

    血刀老祖被这么一激,顿时热血上脑,憋红着脸怒气冲冲地冷哼道:“哼!老祖只不过是一时大意而已,你少得意了,咱们再战过。”

    张毅没有理会血刀老祖,浑然不在意地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冷言冷语道:“哟!老家伙,你还武器都没了,你拿什么跟我打呀。”

    “哼!打过才知道……”血刀老祖话音刚落,未给张毅准备的机会,悍然出手了,但见他纵身一跃,身形高高升起,手上乱掐一阵莫名的法决,周身血芒暴起,最后汇聚于双掌中,而后暴喝道:“擎天血手印!”

    “哎呀,老家伙你耍赖皮……”

    张毅看着一双巨大的血手印向自己袭来,依旧不慌不忙地对血刀老祖破口大骂,旋即收起飞剑,面色一凛,眼中寒光闪现,嘴角扬起一抹轻蔑的冷笑,不自觉间手中快速掐起法决。

    一时间,张毅周身火气四溢,周围十米内温度骤升,令得身后一众武林正道无不退避三舍,眼看着血手印越来越大,距离张毅也越来越近,张毅突然手掌向上一推,口中同时暴喝:“焚天烈焰掌!”

    “唿唿……”

    转瞬间,一只火红色的火手印迎上了血刀老祖的血手印,从视觉上看,张毅的火手印从形态大小上看,威势比不上血手印,可谁也不敢小瞧了火手印,有道是“浓缩的才是精华”嘛。

    “嘭嘭嘭……”

    手印两相碰撞,互相僵持,余威同样犀利,瞬间迸发出激烈的震响,声如雷鸣,震耳欲聋,更是震得地面摇晃不已,不少实力弱的武者脚下都站不稳,摇摇晃晃地,如在地震中一般身临其境。

    “吱吱……”

    张毅烈焰掌的烈火在燃烧,而血刀老祖的血手印如同煮沸的开水,正不断地被蒸发掉,这结果一出现,可把血刀老祖给急坏了。

    “不好!”血刀老祖急忙全力催动体内真元,抵抗张毅烈火真元的侵袭,可没过一会儿,血刀老祖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他越是催发真元,对面张毅烈焰掌燃烧得更快。

    血刀老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危机,慌忙之下向身后的剑魔大吼道:“剑魔,快出手哇!”

    其实剑魔早就看出血刀老祖的不妙,他是有心想要帮忙,可是到了这个级别的战斗,并不是谁想帮就能帮得上的,要是一个不小心,恐怕连帮忙的人也会受到牵连,因此他一直紧盯着张毅,试图找出破绽来,此刻一听到血刀老祖的求救,他不再迟疑,毫不犹豫地祭起手中宝剑向张毅出招了。

    不过现场可不止剑魔一个金丹高手在关注,对面的陈刚、王施仁,还有刘凡始终保持戒备状态,生怕有什么人对张毅不利,因此当剑魔有所行动的时候,陈刚与王施仁两人都动了起来。

    “哼!卑鄙小人,想要暗箭伤人?问过你大爷没有。”王施仁二话不说,直接对上了剑魔,掌中一挥,飞剑咻地一声,直接荡开了剑魔向张毅袭击的宝剑。

    “锵……”

    同时,陈刚手中巨剑也向剑魔袭去,硕大如门板的太乙锐金剑,直向剑魔砍了下去,剑魔也是金丹高手,自己不是吃素的,身形一闪,就躲过了陈刚一击。

    “嘭……”

    “嗤……啊啊啊……”

    陈刚巨剑去势不减,直砍到地面,瞬间将地面劈开了一道几米宽的裂痕,虽然一击不中,让剑魔躲闪开了,可在剑魔身后的魔门弟子可就遭殃了,一剑下去从人群前头贯穿到后面,横扫几十人,一时间惨叫声,哀嚎声不绝于耳。

    逃过一劫的剑魔,回头看着地上那深深地裂痕,以及死伤倒地的门徒,禁不住心有余悸,见事不妙,急忙向门徒大声喊道:“所有人后退!”

    其实不用剑魔提醒,一众魔门门徒早就躲得远远的了,人姓本能的驱吉避凶,见陈刚一剑之威如此强悍,他们那里还敢上前送死哇,不临阵脱逃就已经算给面子了。

    “魔剑滔天!”

    就在这时,剑魔见一众门徒远避,不再有所顾忌,祭起手中宝剑,飞身跃起,举剑同时向下面的陈刚与王施仁发起攻击,一时间剑魔周身被黑气包裹得严实,旋即一声暴喝,无数剑光从黑气中倾斜而下。

    底下的王施仁看到剑魔的招式,凛然不惧,手中玄黄厚土剑顺手一抛,灵剑无风自动环绕王施仁周身急速绕行,形成一个赤黄的光幕,咋听王施仁暴喝道:“厚土屏障!”

    “咣当……嘭嘭嘭……”

    剑魔的黑色光剑如同雨点一般,打击在王施仁的厚土屏障中,就如同雨水打在平静地湖面一满,激起点点涟漪,却始终无法突破屏障,所发的光剑尽数被王施仁的厚土屏障消弭于无形。

    而陈刚这边就更加粗暴了,直接祭起太乙锐金剑,横挡在头顶上,不停地旋转,将身下护卫得密不透风,同样让剑魔这一招“魔剑滔天”无功而返。

    “这这……这怎么可能?”剑魔仿佛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魔剑滔天”可是他三大绝技之一,不仅威力强大,而且打击面也大,却没有想到被两个半大小子给破解了,一时间他有点难以接受。

    其实剑魔的招式若是换了一般同等级的武道高手,恐怕也很难应付,可这样的招数在修真界中只能算是普通而已,而陈刚与王施仁两人可是正儿八经的修真者,轮起武道招式,或许不如武林人士,可轮起修真法决,那可是顺手拈来。

    (晚上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