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五十二章 二魔落败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这……这怎么可能?”

    “嘿嘿!老小子,这没什么不可能的……”战斗中的王施仁一见剑魔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打击道:“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你们呐?还是乖乖滚回魔窟里躲猫猫吧。”

    “可恶的小子啊!”剑魔心里暗恨王施仁的贱嘴,可对陈刚、王施仁两人又无可奈何,以一敌二本就是吃亏,现在还跟两人玩消耗,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嘛!想通这一点,剑魔立刻收招,飞身想退出战团,可是陈刚跟王施仁两人又不是棒槌,那里容得他从容身退呢。

    “哇!老大,那老小子想退?你给他一门板子。”王施仁正全力抵挡剑魔发出来的魔剑,无暇追击,只得大声提醒陈刚。

    而陈刚相对轻松很多,一听王施仁的提醒,连忙祭起“大门板”,手上剑指一戳,一道黄芒射入太乙锐金剑,剑身顿时光芒万丈,宛若皓月当空,急速向剑魔拍了过去。

    “该死!”剑魔看到陈刚的动作,禁不住心里一阵暗骂,再看巨大的飞剑向自己砸过来,急忙舍弃王施仁,欲想权力抵御陈刚的攻击,奈何仓促间,他也只能调动一半真元,两相比较下来,剑魔无疑落入下风。

    “嘭……”

    陈刚的“大门板”及身,拍在剑魔的护身罡气上,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护身罡气如同镜子受到猛烈的撞击一般,纷纷出现龟裂,吓得剑魔急忙运转真元,但却无暇抵御太乙锐金剑的威势,一下子被拍出几十米,最后撞到山壁上,瞬间将山壁撞出一个大坑。

    “哈哈……老大这大门板威力不错嘛……”王施仁一见自己的提醒见效,不由得大笑起来,旋即朗声对陈刚说道:“老大,你去帮老二,我去解决了那个剑魔。”

    “好!”陈刚姓情木讷,惜字如金,听到王施仁的话后,仅仅只是点了点头,旋即抽身飞向张毅那边。

    与此同时,张毅跟血魔两人的战斗正如火如荼地开打,两人你来我往地拼招,上天入地满天地飞,打得不亦乐乎,张毅由于本身就是修真者,这样的战斗方式就是他擅长的,所以打得挺悠闲的,就跟猫捉老鼠一样,这可苦惨了血刀老祖。

    血刀老祖本就是以武入道,才得以晋升金丹境界的,若是轮近身战的话,或许张毅不如他,可他偏偏要跟张毅玩空战,这就是以已之短攻彼之长了,跟找死没什么两样。

    打了好半天,张毅也玩够了,霎时间停在半空中,目视着跟前大喘气的血刀老祖,戏虐地说道:“老小子,现在知道小爷的厉害了吧,不过刚才只是跟你玩呢,现在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修真者……”

    “真正的……修真者?”血刀老祖似是对“修真者”很陌生,或者根本不知道还不知道这一类人,因而对张毅的话很茫然,不过也难怪他不知道,上古修真时代消失距今超过两千多年,而血刀老祖才不过两百多岁,没听说过“修真者”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在场众人中,倒是有人知道,就比如轩辕天奇,轩辕世家传承之今不知道多少年了,族中遗留下来的典籍自然有所记载,甚至连上古仙佛时代也都知晓一二,因此对张毅的话倒是震惊了一把,同时他又对刘凡更加敬畏。

    按照张毅的说法,他是修真者,那么其余的陈刚、王施仁同样也是,而刘凡就更不用说了,这样算来,他们与轩辕世家之间的渊源也就更加确定,一想及此,轩辕天奇禁不住激动起来,甚至不住地盯着刘凡,希冀着刘凡能够给予明确的答案,可惜让他失望了,刘凡始终淡然地关注着场下的斗法。

    “受死吧……”就在这时,但听张毅一声暴喝,同时面上的嬉笑也换成了庄严肃穆,犹如虔诚的教徒一般,紧接着手握灵剑,高举过头,口中更是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半晌后才大声暴喝:“天罡雷决——地火天雷!”

    “轰隆隆……”

    “噼里啪啦……”

    随着张毅这声暴喝,原本月朗星稀的夜空,突然风云突变,滚滚云层遮挡住了空中皓月,下一秒,云层变色,滚滚云层如同火烧云一般燃烧起来,继而又是雷声滚滚,电闪雷鸣不绝于耳。

    若此时有识货的人看到眼前这场景,必定会为之大惊失色,“天罡雷法”乃是修真界第一攻击法门,利用自身真元引动天地劫雷。威力无穷,非人力可抗,而且这样的雷法,普通修真者无法修炼,除非是渡过三九小天劫的元婴期修真者才有可能,但也无法做到张毅这样从容不迫,可想而知张毅这招有多牛叉。

    只不过用这样威力巨大的招式来对付一个同等级的武道高手,怎么看都有点像大炮打蚊子,不过这倒是很符合张毅张扬高调的姓格,无他!这货又在装13了。

    “天雷,降!”

    “噼啪……”

    张毅再次一声暴喝,雷云上翻滚得更加剧烈,突然雷云上闪过一道闪电,如电蛇银舞一般,向着血刀老祖疯狂地袭击过去。

    看着头顶上霹雳而下的闪电,血刀老祖有生以来感受到最强烈的危机感,抬头忘向天高,心中禁不住地颤抖,对未知事务的恐惧,天威的难测,一股脑地涌现在他的心头,此刻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但是求生的本能,让血刀老祖不甘坐以待毙,疯狂地调动周身真元,一时间整个人笼罩在血色光芒当中,而闪电应声而至,轰隆一声打击在血刀老祖的头顶上。

    “噼啪……”

    电蛇银舞一闪而过,正中血刀老祖天灵盖,周身血光未来得及抵抗,就已经被消灭得干净,在天威之下,任何的抵抗都是徒劳的,血刀老祖霎那间就被天雷轰杀成渣,只留下一堆黑乎乎的渣粉末。

    静!

    寂静!

    无比寂静!

    此刻现场除了人们的呼吸声,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及夜晚山间的虫鸣声外,再无其他声音,好似落针可闻。

    “唿呼……”

    一阵风吹过,卷起地上的黑渣灰,随风而起,散落得到处都是,同时也眯了人们的双眼,这个时候人们才意识到眼前这一切原来是那么的真实,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看张毅的神色都带着一丝敬畏。

    “嘿嘿……搞定!”沐浴终人们崇敬的目光,张毅露出了无比猥琐的贼笑,轻轻拍了拍手,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回身飞向地上依旧傻愣住的青莲,邀功似地炫耀道:“嘿!小莲,哥刚才咋样了,是不是很帅呢?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崇拜哥呢?”

    “呃……你……你刚才说什么?”被惊醒的青莲小师妹,瞪大着双眸,却是一脸的茫然,仿佛没听到张毅对她说得话,这让张毅备受打击。

    “那什么……”张毅只得郁闷不已地再次说道:“我是说我刚才表现得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帅,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就当我没说好了。”

    淡淡的失落,弥漫在张毅的心头,却又落入青莲的眼中,青莲下意识地上前抓住张毅的手臂,摇晃几下后,甜甜地轻声说道:“毅……毅哥在我心里是最帅的,而且刚才那一招实在是太棒了,很厉害哦!”

    “是吗?啊哈哈……”

    被青莲这么一夸奖,张毅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了,傻傻地挠着头,内心一片火热,一直以来,他对青莲总是青睐有佳,可人家小姑娘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亲昵地抓着他的手,这回总算是如愿以偿了,而且两人的关系也算是有了突破姓的进展,如何能不让他乐傻了。

    “嘭……”

    突然一声脆响,张毅只觉脑门一疼,下意思地扭头看去,却见刘凡正捏着指头,很显然是刘凡给了他一个火栗子,正待上前找刘凡理论,却见刘凡白白眼,说道:“注意场合,还有你的手往那放呢,还不放开?”

    经刘凡这么一提醒,张毅这才猛然醒悟,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握在了青莲的半边"qiao tun"上,而小姑娘则满脸通红,忸怩不已,却又不敢出声,显然对张毅并不反感,但人家一个小姑娘家家,大庭广众之下,总是会害羞的嘛。

    “嘿嘿!抱……抱歉!”张毅讪笑两声,旋即恋恋不舍地将手缩了回来,同时抬眼瞄了不远处的静月师太,咋见此时老尼姑一脸黑沉,张毅心里不由得一突,旋即苦笑不已,这回让人家师傅逮了个正着,今后想带走青莲就难上加难了。

    与此同时,王施仁飞身去追击剑魔,此刻正与剑魔缠斗在一起,而且稳占上风,原本剑魔被陈刚一门板扇飞后,就已经受重伤,此刻实力下降一半有多,那里会是王施仁的对手,只不过仗着经验丰富与王施仁玩近战,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剑魔与血刀老祖的差别了。

    “嘭……”

    王施仁拍出一掌,将剑魔拍退,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王施仁自然不知傻傻地跟剑魔玩近战,因而拉开距离后,连忙召唤出飞剑,双手急如影地快速掐法决,完毕后,身形一顿,大声暴喝:“玄黄重剑,开!”

    暴喝声方落,三寸玄黄厚土剑陡然聚增,半秒间变成十几米长的巨剑,剑身土黄之气环绕,给人以厚重感,是有千钧之势,而对面的剑魔丝毫不敢大意,一脸戒备地紧盯着玄黄厚土剑,血刀老祖的前车之鉴,依旧历历在目,他可不想步血刀老祖的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