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五十四章 狼皇断爪,血皇胆寒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哼!少说大话了,你以为今天你还能飞天了不成,就算你实力再高,你能抵挡得了三大元婴高手嘛?”

    “三大元婴高手?哈哈……”

    元婴高手在刘凡眼里跟战斗力不过五的渣渣没什么区别,也难怪他会放声大笑。

    商飞扬听着刘凡肆无忌惮的笑声,不觉心底有些慌了,随即讥笑道:“你笑什么?死到临头了你还笑得出来……”

    不待商飞扬将话说完,刘凡顺嘴反唇相讥道:“我笑你无知,笑你白痴,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癞蛤蟆,也敢吹大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商飞扬被刘凡的话气得不轻,接连冷哼道:“哼!刘凡,难道你只会逞口舌之利嘛?”

    刘凡双眼一眯,眼中闪烁着寒光,扯着嘴角一抹冷笑道:“呵呵……你想死还不容易吗?不过有些事情我有点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奇遇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商飞扬咋听刘凡的话,顿时面脸一沉,翻手扯开包裹在身上的斗篷,随即阴阴笑道:“这都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你灭了商家,让我走投无路,我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不过我还得谢谢你,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拥有一声无敌的神功……”

    话到这里,商飞扬的面具脸突然显现狰狞,旋即高声咆哮道:“想当初我为了躲避警方追捕,孤身一人逃进苗疆大山里,无意中跌落圣门天魔洞,幸得天魔垂青,赐予了我无上的魔力,并传授我天魔功,让我短短时间内晋升魔婴境界,一步登天当上魔门魔主,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还有赵婉仪那个贱女人,如今神功大成,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我要让那些曾经背叛或者伤害过我的人,统统死无葬身之地,哈哈……”

    听着商飞扬的狂笑,现场不少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无比阴森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但刘凡却始终面不改色,待商飞扬笑完之后,刘凡却一脸惋惜地叹气道:“唉!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就算你堕入魔道,成就魔婴,你依旧是个失败者,你已经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魔鬼,也就预示着以前的商飞扬已死,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个拥有着魔鬼灵魂的躯壳而已。”

    “哼!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你的话让我恶心。”商飞扬从刘凡的话中听出了不屑与怜悯,更加激发了潜藏在他内心的愤怒,随后大声咆哮道:“说得比唱得好听,这个世上只有强大的力量才是永恒的,现在我已经拥有主宰一切的实力,你……就等着受死吧。”

    刘凡听着商飞扬的话,看着状若疯魔而不可自拔的商飞扬,禁不住摇头叹息道:“世上总有那么一些自以为是的人存在,天多高、地多厚,你清楚吗?你不清楚,所以你注定永远是失败者,从你对我起歹心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因为我刘凡是你永世招惹不起的人。”

    “哈哈……老子要你死,魔卷轮回……”商飞扬话未说完便已经向刘凡出手了,双手抡圈画圆,霎时间,手上闪出两道黑色光圈,如滚滚龙卷浓烟一般,向着刘凡席卷而去。

    “哼!雕虫小技……”刘凡眼角瞥见袭来的两道黑龙卷风,不屑地一挥手,一道金光一闪而过,撞中黑龙卷风,瞬间将之消弭于无形,更让原本的狂风大作,霎时间变成风平浪静。

    “这……这不可能!”商飞扬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凡一挥手就抵消了他全力的一击,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瞪大着双眼呆愣愣半天,一副难以置信的死人脸。

    不仅商飞扬不相信,就连他身后的人也都难以置信,尤其是一众魔门门徒,在他们眼里,魔门门主就是一个无敌的存在,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全力发招却被人轻描淡写地化解了,瞬间鸦雀无声。

    另一边的狼人与吸血鬼也好不到那里去,尤其是与商飞扬同等实力的狼皇与血皇,此刻两人一脸的凝重,看向刘凡的眼神亦都充满着深深的忌惮与警惕,他们与生备来的危机本能,让他们从刘凡的身上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如何?”这时,刘凡一挑眉头,冷冷地对商飞扬说道:“商飞扬,现在你还确信你能够吃定我吗?”

    “哼!别以为你能抵挡得了一招,就能不死,老子的后招还多着呢,你就慢慢地享受吧。”尽管此刻商飞扬对刘凡很忌惮,但是他如今是魔门魔主,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在这个时候露怯,否则报仇只不过是奢望罢了,于是又向身旁的狼皇、血皇说道:“狼皇、血皇,对手确有几分实力,为免夜长梦多,咱们三人联手战他,其余武林正道交由手下合围。”

    “OK!”

    “没问题!”

    狼皇与血皇两人亦是老而弥坚之辈,自然能够分清形势,所以欣然答应了商飞扬的提议,旋即三人散开,互成品字形,隐隐有将刘凡围困之势,而其余魔门门徒与狼人一族,还有血族则纷纷避开刘凡,向刘凡身后的武林正道发起进攻,只是刘凡能让他们如愿吗?答应自然是不可能的。

    “想法不错,只可惜现实太骨感,想要突破防线偷袭?真是图样图森破,傻得很天真……”刘凡嘴角扬起一抹讥笑,旋即双臂一振,霎那间,身后展开一道金色的光幕,瞬间将一众武林正道人士笼罩在其中,形成了一个金色的防御圈。

    一众狼人、血族对防御圈不明所以,纷纷止步不前,不少人回头向狼皇、血皇投以询问的目光,可把两人气得不清,脾气火爆的狼皇忍不住咆哮道:“不要管他,那只是华夏人故弄玄虚罢去,冲上去吞食华夏人的血肉。”

    血皇亦同时吼道:“所有血族听令,杀光这些华夏人,吸干他们的血液。”

    两人都是一族皇者,其命令就如同古代的圣旨,众多血族、狼人不再犹豫,疯狂地攻击刘凡设下的防御圈,只可惜他们对华夏道法的认知实在有限,他们那里知道这个防御圈是有反击功能的,于是很多人悲剧了。

    “嘿嘿!不知死活。”对于敌人,刘凡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尤其是外敌,那更是恨不能杀绝了,因而对众多血族、狼人的举动自然不会去提醒他们了。

    而刘凡的这声冷笑,则被对面的商飞扬、血皇以及狼皇看在眼里,心中隐隐有咱不好的感觉,只可惜他们知道得太晚了,此刻已以有少暗黑生物攻击防御圈了。

    “唰……”

    “咻……”

    一头狼人试图用锋利的利爪撕开防御圈,但是当他的爪子触碰到光幕时,一道金光突然闪现,犹如利刃一般,将这名狼人拦腰切成了两半。

    “咻咻……”

    “啊啊……”

    随后这样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出现,渐渐地狼人死的数量越来越多,惨叫声此起彼伏,声声让人不寒而栗,胆战心惊,不到十几分钟,上千狼人死了数百,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防御圈的恐怖,不待狼皇下令撤退,一个个都恐惧地往回跑。

    与此同时,飞在半空中的血族一个个化身蝙蝠,他们可比没脑子的狼人聪明多了,知道防御圈有物理反击,都不靠近防御圈,而是远远地对防御圈不停地发出超音波,企图震破防御圈,可以防御圈上的金光再次让他们领悟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惧。

    “咻咻咻……”

    一道道金光向天上开火,每一道金光无不消灭一只或几只血族,一时间血族尸体如血雨般从半空中倾斜而下,血水浸湿了山地,让原本干裂的土地面霎时间变得泥泞起来。

    “不……”血皇看到不断从空中跌落的血族,禁不住仰天悲怆一吼,而狼皇的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一眨眼间,自家狼族死了好几百,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要知道狼人的繁衍比之血族难上百倍,数量也无比稀少,这次进入华夏的上千狼人,几乎是整个狼人族青壮战斗力,若再死下去,那么狼族就要灭族了。

    “所有狼族都撤回来。”狼皇这时才猛然惊醒,急忙下令撤回狼人,粗略一看,竟然只剩下两百人不到,狼皇心里那个恨哇,而造成这样结果的人,正是眼前的华夏人,此刻狼皇恨不能将刘凡撕成碎片。

    “嗷嗷唿……”

    这人一脑热,就会做出难以想像的事情,委显然狼人也是如此,赤红着双眼的狼皇,已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一声怒吼,旋即摇身一变,身形猛增至十几米高的巨狼,旋即扯开狼爪,向刘凡狠狠地地爪下去,同时厉声吼道:“血狼神爪!”

    面对硕大无比有狼爪,刘凡依旧面不改色,连看都没看狼皇一眼,翻手就往上一挑,瞬间!手中唰地一声,一道金光闪现,急速划过狼皇硕大的狼爪。

    “刺啦……”

    “嗷嗷……”

    金光闪过,狼爪应声而断,漫天血雨飞舞,硕大无比有狼爪伴随着狼皇凄厉的嚎叫声,堪堪插入地面,激起一阵黄土尘沙,而狼皇受不住剧烈的疼痛,连声哀嚎着仰面倒下。

    “真是不堪一击哇!”这个时候,刘凡甚有闲暇地朝狼皇摇头叹息一声,同时脸上还露出意犹未尽的神色,果然还是高手寂寞哇。

    不管刘凡是否有装13的嫌疑,但是他这一击可把血皇跟商飞扬吓得不轻,血皇与狼皇两人相识上千年,彼此的实力早就了如指掌,却怎么也没想到面对刘凡,狼皇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再对比自己,他对战胜刘凡吗?答应自然是否定的,此刻还他自己都失去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