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二章 又见“官二代”(求订阅求鲜花求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在一边旁若无人地眉目传情,完全将孙大少赤果果地无视了,这对他而言无疑是在打脸,要知道他们这些“官二代”,“富二代”最看重的就是自已的脸皮,不过对于自诩情场浪子少女鬼见愁的孙少杰来说,美人当前这一点还是可以忍受的。

    他总是标榜自己是风流而不下流,是以对女人从来都不喜欢用强,因为他认为那样有损于他绅士的光辉形象,再则说强扭的瓜不甜,是以他虽然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但是在学校却从没有传出有关于他的负面传闻。

    佳人在前难自禁啊,即使孙少杰纵欲花丛阅女无数,眼见宁琪如此绝色心中更是挠得厉害啊,又再次开口道:“是我唐突了佳人,实在是抱歉,那不知我能否有幸知道这位美女的芳名呢。”说话的语气还是那么的温文尔雅,讲话的方式也是有些古风,倒像是古代的酸秀才。

    “我们又不熟,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我现在没空,请你让开。”宁琪小皱着秀眉,冷冷地说道,对于这样的公子哥她见得太多了,一个个表面如浊世佳公子一般,可背地里却是男盗女娼,仗着家里有点权势就欺男霸女,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入得了心高气傲的宁仙子的法眼呢。

    对于宁琪的冷言相对,孙少杰不仅没有退让的意思,反而拦住了她上车的去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嘴中还孜孜有声地说道:“哟,美女,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可‘驴打滚’,你说是不?我是很有诚意想跟美女认识认识的,就是不知道美女赏不赏脸一起喝杯咖啡,再坐下来谈谈理想,说说人生什么的。”

    如果说孙少杰之前的话还有几分绅士的话,那么现在说的就成了赤果果的调戏,虽然宁琪心里很气愤,却又没有立马发作,而是笑吟吟地向孙少杰走了过去,只是眼中不时闪过一抹狡黠的精光。

    待走到离人只有两步之遥时,宁琪一脸人畜无害地笑着说道:“哦!那不知孙大少要怎么跟小女子谈理相,说人生呢。”

    孙少杰看着一脸媚笑的宁琪,款款地向他走来,以为他的春天又来到了,一听美女询问,心里早就乐得找不到北了,于是迷着小眼笑答道:“当然是……”可惜乐极生悲啊,他刚说出几个字,就的到“啪啪”两声脆响,随后脸上就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刺痛,顿时就有点懵了,抬眼一看就见宁琪双手叉着小蛮腰一脸怒气腾腾地哼道:“哼!想找人谈理想说人生找你妈去,还‘驴打滚’,怎么不滚到你妈的床头上去啊,啊呸!”

    说完话还用手抹了抹额头那不存在的汗水,随即又重新恢复了之前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气质,这一转变却让在场的学生无不惊叹,就连熟知宁琪姓格的刘凡也不例外,此时也是一脸的难以致信,他怎么也没想到宁琪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呃,好吧,确切地说应该是彪悍才对。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例如之前孙少杰身边的那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子,君辱臣死,虽然孙少杰不是皇帝,但怎么说也是他的雇主,所以做为一名保镖,保护雇主也是首要任务,当宁琪举手打脸之时,他就有所行动了,只是当时离得比较远,所以也只能兴叹,可宁琪打完人后就想走,这他可就不答应了,于是上前阻拦道:“难道打完人就想这样走了吗?”

    “让开?好狗不挡道。”对于这些“官二代”的狗腿子,宁琪向来不会有好脸色的,是以讲话也不会客气。

    这名保镖虽然对于宁琪的恶语相向有些恼怒,但对方毕竟是女孩子,所以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直愣愣地拦着宁琪离开的去路。

    “何志远,你狗曰的傻愣愣地在那做什么,还不快将那小妞给少爷我拦住了,麻痹的,居然敢打我,也不看看本少爷是什么人,呸!”这时孙少杰也清醒了过来,眼看着打自己脸的美女被自己的保镖拦住去路,却又没作为,便急忙开口骂道,不过此时的他已不再是那个温文尔雅的佳公子,而是一个面目狰狞纨绔子弟,两边脸颊赫然显出五个红彤彤小指印,这前后的反差真是跌破了围观人群一地的眼镜,不过众人倒不感到惊讶,因为现今社会道貌岸然之徒实在是不胜枚举。

    “在下是军人,服从就是我的天职,所以只能说声对不起了,还话这位小姐跟我们少爷走一趟吧。”何志远一听孙大少的叫骂声,虽然心底里无比厌恶,但还是没有犹豫地执行他的命令,而且说话的语气还略带威胁之意。

    但宁琪是那么好相与的吗,且不说她的家世,就说在边上的刘凡就足够她无所畏惧了,她可是知道刘凡是个武林高手,那天他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将三十几个流氓打倒在地,至今她还历历在目,所以她是有人撑腰底气足,说放更是犀利:“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将我怎么样,哼,光天化曰之下你们想做什么,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你身为军人却不保护人民,而是为虎作伥,难道这就是军人所谓的荣誉?我呸!”

    也许是宁琪的话刺中了何志远心里的某处伤痛,此时他的眼神有些复杂了,一会是满是愤怒,怒得脸上的青筋都浮现处来了,一会又是悲凉无比,就连树上的落叶也在风吹消落,再最后却是冷冰冰的,没有丝毫情感,就如同冰冷机器一样,似乎是经历了一场即恐怖又煎熬的心里历程。

    恢复清醒之后,何志远的眼神变得更加犀利,偶尔闪出的寒光也会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其中又以宁琪的感受最深,起初她还以为是何志远得了精神病,再看到他满脸暴出青筋,狰狞的样子,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不禁感到有些畏惧,再最后近距离被眼并发的凛冽寒光摄住,心中更是颤抖不已。

    或许在场的人的想法都跟宁琪一般无二,但在刘凡看来却不简单,因为刚刚他一眼就看出了何志远的实力已是人阶巅峰,而在宁琪语言刺激下突破了普通人的身体极限,进入到了古武的门槛,也就是地阶初期的实力,只是在这种情况下突破是相当痛苦的,而且军人是以杀入武,所以何志远看上去才会那么冷冰冰的。

    “我曾经是个军人,保卫人民那是本分,但现在我不是,我只为我的老板,所以还请你配合,不然别怪我手下无情。”何志远冷冷地说道,他刚刚突破,心志更坚韧,不为外物所扰,所以也就不会管对方是不是弱女子。

    何志远的话音刚落就想去擒拿住宁琪,只是刘凡会让他任意妄为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啦。

    却说刘凡一见何志远有所动作,他的身形也是一动,瞬间就将伸向宁琪的手一把擒住,然后将宁琪揽在了身后,冷酷的说道:“想动我的女朋友,你问过老子的拳头没有?”

    何志远怎么也没想到,原本擒下一个女孩子是十拿九稳的事,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不但将自己挡下了,还将自己的手擒住,无论自己如何使劲,对方的手却纹丝不动,要知道自己可是已突破地阶的高手,即使对方看上去才不过二十岁,就是打从娘胎练也不可能胜过自己。

    可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那只有一种可能,对方的实力远胜于自己,这不由得让他神色凝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