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三章 让哥教你怎么做人(求订阅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哥们,我的女人你也敢动,你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是吧!趁我现在还没生气前,带上那一坨赶紧滚蛋。”刘凡悠哉游哉地回过头给了宁琪一个让其安心的眼神,接着指了指不远处的孙少杰,很是霸气地说道,直接就将何志远这个新扎地阶高手给无视了,而后者却是一脸的苦涩。

    宁琪则是眼冒金星,崇拜地凝视着刘凡,从他的话中可以感受到强烈的安全感,让她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刘凡第一次救她的那个晚上,只是此时她心中更多的是浓浓的爱意,特别是刘凡那一句“我的女人”更是让她心都醉了,心中甚至默念着:“这就是我选中的男人,果然够霸气。”

    “何志远,你个倒底在做什么,怎么连个学生仔半天都搞不定啊,你是吃‘米田共’长大的啊,快点,本少爷还想陪美女谈人生呢!”孙少杰看到见何志远半天没有动静,于是很不耐烦地催促道,对武功一窍不通的他又怎么能看得出何志远此时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别说是解决刘凡了,就是人家肯不肯放过你还不一定呢。

    “这位先生,这次的事算我们做得不对,就当是一场误会,我们两就此罢手,你看如何?”此时何志远已经看出刘凡的武功绝对比他高,聪明人都会选择退让,明知不敌而为之,那是傻子的行为,显然他也不笨,所以有些息事宁人地说道。

    “我说过,只要你们在我面前消失,我就当什么事没发生过。如若不然,哼!”刘凡也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见对方有意退让,再加上他对这个保镖多少有一点认同,也就不再追究,便借驴下坡,顺势说道,不过最后用一丝龙威发出一声冷哼警告对方。

    随着威压的临近,何志远这才明白自己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因为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哼就让他差点跪了下来,这是什么概念啊,对方仅用威压就让自己抬不起头来,那这份实力也太逆天了,如果让他知道这只是刘凡千万分之一的实力,不知道他又会作何感想呢。

    随后两人也就停手罢斗,但是两人是这样想的,并不代表别人也会如同他们一样想,这不,正在一旁捂着脸孙少杰看到何志远不但没有如自已所命令的那样,将刘凡干倒,更没有将美女弄回来,于是他又再一次怒火滔天地大吼道:“何志远,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没听到我说的嘛,我要的是那美女,你是满脑大便还是听不懂人话呀。”

    “少爷,这人很强,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怕……”何志远一脸难色地说道。他本是出自一片好心,想劝劝孙少杰。

    只可惜此时的孙少杰早已被心中的欲念迷失了心智,根本就不听何志远的话,而且更是颐指气使地大骂道:“你怕个驴毛啊,你不是一直说自己少有敌手吗?怎么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学生仔你就萎啦,去,今天我还就非出这个气了,要是让那些公子哥知道哥被一娘们打了,却没有还手,那我这脸还往那搁啊,你别忘了当初我家老头子是怎么把你从监狱里捞出来的,你妹妹现在还躺在医院等钱治病的,你现在却吃里爬外,你说你对得起老头子吗?”

    何志远也是被孙少杰数落得直不起头来,心下一狠,随即说道:“得罪了。”话语刚落便向刘凡栖身而来,抬手就是一击重拳,这是军体拳中最为狠辣的一招,名为:炮拳,讲求的是快,猛,稳,出拳快如闪电,气势如猛虎下山,下盘稳如泰山。

    不过这样的拳又怎么能够伤得了刘凡呢,在他的眼中却如龟速一样缓慢,本来以为对方会就此作罢,却没想到孙少杰这么胆大妄为,也没想到何志远这么愚忠,那他也就不再客气,冷哼道:“哼!冥顽不灵。”

    话语刚落,何志远的拳头已经临近临刘凡的胸膛仅不到几厘米,围观的学生们甚至都以为他就此落败,心中都在为他惋惜,胆小的女孩子都捂着眼睛不敢看这血腥的一幕了,就连孙少杰也是一副洋洋得意的之色,因为从前何志远也是如此帮他欺男霸女的,而且都是一招就KO对方的,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如果说再场还有那么一个人信任刘凡的,那就只有宁琪了,因为在她的心里刘凡已经是强大的代名词,所以她态度依然那么坚定。

    果然刘凡也没让宁琪失望,只见他一个闪身随后原地起脚,对着何志远的左肋就是一个侧踢,只听得“嘭”地一声,伴随着几声骨头断裂的脆响,人们就见到一个人型物体快速地横飞出去,直至十几米外才“嘭”的一声降落,只是由于第一次试飞技术不好,干脆就来个四脚朝天,而且是直接就昏迷了过去,可见刘凡这一脚的威力有多大。

    “嘶……”倒吸凉气是此时围观的学生唯一能做到的,因为眼前的一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这种只能出现在电影里的真功夫竟然出现在现实中,而且就在眼前,这如何不让他们惊得目瞪口呆。

    此时孙少杰更是震惊得无以附加,何志远的功夫他是最清楚不过了,那绝对是兵王中的兵王,战场上的杀人机器,不说天下无敌,但最少他从来没看到何志远败过,而现在却被人一脚踢得吐血昏迷,生死不知,他现在心里就有些惧怕了,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过来的刘凡,心时直哆嗦,但转念一想,自己老爸是本区区长,那这里就是自己的地盘,量这小子也不敢怎么样,于是又硬气地说道:“你想干什么,我爸是区长,你要是敢动我一跟毫毛,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了这话,刘凡心里也觉得好笑,这种“官二代”除了以权压人之外,还能有点用吗?是以他也不说话,笑吟吟地走上前抬手“啪”的一声就是一个巴掌抽在孙少杰的脸上。

    “你你……你敢打我?”孙少杰被抽了一巴掌却还问别人怎么敢打他,真是让刘凡又好气又好笑。

    “是不是觉得受侮辱了,那你有想过那些被你欺负过的人,他们又是什么想法,是不是你觉着只要你看上那个女人,再给她一把牙刷和一瓶沐浴乳,对她说去洗干净然后躺到床上等着你去干,你才觉得是理所当然的,这谁给惯的臭毛病啊”刘凡说完又是“啪”的一巴掌抽了过去,直抽得孙少杰原地打了个圈。

    刘凡一把揪住孙少杰的衣领,接着说道:“如果别人拒绝,你就觉得她侮辱了你,让你丢了面子,你就想以势压人,强取豪夺,这泥马的是那个驴曰的给惯的啊,今天你遇上哥,算你倒霉,不过哥人品好,就替你父母教教你怎么做人。”说完随手又是一巴掌,直接就将孙少杰抽得嘴角流血。

    “这一巴掌是为那此为你祸害过的女人打的,女人是要用爱去融化的,去呵护,而不是用卑鄙的手断去掠夺,这么喜欢玩弄女人,难道你妈不是女人啊,你怎么不去上你妈呢。”

    “小小年纪不学好,到处勾三答四,见一个美女就爱一个,心志不坚,是为不忠,你爹妈抚养你长大诚仁,你不思报养育之恩也就算了,还整天跑马溜鹰,欺男霸女,是为不孝,就你这种不忠不孝之徒,留在世上有什么用处,我要是你爹,当初就直接将你射死要墙上,也省得你出来丢人现眼。”

    “啪……”最后刘凡也赖得跟他废话,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孙少杰的脸上,直接就将他的四颗门牙拍了下来,而人也向左横飞出去,“嘭”的一声落在那几米外。

    此刻的孙少杰就觉得自己的脑海中仿佛被人用炸药包在耳边炸响一般,嗡嗡作响个不停,不一会儿他又从地上挣扎地站起身来,只是摇摇晃晃地找不到方向,待看定眼前的刘凡,他依然是死不悔改地叫嚣道:“小子,有种留下名号,今天除非你把我打死,不然你就等着接受无穷无尽的报复吧,哇呵呵。”

    “就你?臭虫一个,又能将我怎样啊。”刘凡不屑地瞄了孙少杰一眼,赤果果地藐视道。

    “我承认你确实有两下子,但你别忘了,就算你武功再高,难道你能挡得过枪吗?”孙少杰此时虽然一脸的惨状,但神色还是那么志得意满,仿佛已经看到刘凡被他踩在脚下的情境。

    “我真的替你悲哀,知道我与你的区别吗?”刘凡答非所问地说道。

    “你一个穷鬼怎么能跟老子比?”孙少杰不屑地回答道,不过心里确有些好奇。

    都被揍得这么凄惨了,刘凡都不知道孙少杰那么的自信,不过这不重要,只听刘凡笑道:“你有权力,而哥有实力,区别在于你想找哥报复只能假手于人,而哥什么时侯想削你就什么时侯削你,就像现在这样。”说完也不等别人有所反应,又是一巴掌向孙少杰拍了过去,而后者就像被拍的苍蝇一样,再一次做自由落体运动。

    “哥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一新生刘凡是也,如果想报复直接来找我。”刘凡说完话便带着宁琪坐上车,一骑绝尘扬长而去,在围观的人群没有回过神之前,消失在了车流当中。

    而刘凡最后那句话也成为了孙少杰昏迷前一刻听到的最后的安慰,总算知道自己是被谁打了,以后报仇也找得到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