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四章 孙区长的算计(求订阅求鲜花求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且说孙少杰晕过去之后,没多久就被人送到医院了,经医院检查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还有轻微的脑震荡,不过被刘凡扇掉的四颗门牙是补不回来了,只能镶几颗假牙了。

    此时孙少杰正被一名满身横肉的中年妇女搂在怀里,只听那妇女对着另一名中年男子大声地说道:“老孙,你一定要让人将那个打咱儿子的人捉起来,送进牢里去,看吧小杰的脸打成什么样子了,唉哟,我可怜的孩子呀。”

    “这里是医院,你瞎嚷嚷什么啊,事情还没弄清楚你就嚷着要将人进大牢,你以为警居是我们开的啊,这事要调查之后才能下结论。”说话之人正是孙少杰的老爹,孙政,沪海市某区区长,也算是正厅级的高级官员,此时听了老婆的话,第一时间不是想着去报复,而是先调查,说明他的城府很深,不然也不可能手握一方权柄。

    “调查,调查,儿子都让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还要调查,你要是不管的话,我找他大舅去,我就不信凭我家的势力还治不了一个学生仔。”孙少杰的老妈一听就不乐意了,撒泼地大喊道。

    “这孩子都让你惯成什么样子了,别以为他在外面所做的事我不知道,成天在外面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做为学生也不在学校好好念书,真是慈母多败儿。”孙政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难道我心疼儿子也有错了吗?有你这么当爹的吗?儿子被人欺负了,你不为儿子出气也就罢了,倒嫌我败子了,难道这不是你儿子呀。再说了小杰又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不过只喜欢的女孩子多了一点嘛,他每次分手不也都给了人家一大笔钱了吗?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相情愿的事,别人管不着。”孙母突然站起身来,用她那一身的肥肉,向孙政顶了几下,随后又是开口数落道:“不过孙政,你说话可得凭良心,当初要不是我娘家人帮忙,你能轻轻松松地从一名小科员提到了现在的区长位置吗,做梦吧你,现在你倒好,开始嫌我了,是不是以为老娘现在人老珠黄了,你就想找个借口将我一脚踢开啊,哼!”

    “你……这里是医院,你别说得那么大声,要是让人听到了多不好啊,你不要脸面,我还要呢。”孙政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望着妻子说道,对自己这个黄脸婆还是很惧怕的,被她数落两声气势立马就下降了几层,不过毕竟是多年身居高位,早已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那你说这事怎么办,总之无论如何也要给那对狗男女一个惨痛的教训,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孙政的老婆也算是大户之家出身,虽然平时泼辣惯了,但她也知道在什么场合不应该做什么,刚才也是一时气愤才会说出那些话来,毕竟孙政是高级官员,她也懂得注意影响,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收敛了不少。

    “这件事我会去处理的,冒然行事只会适得其反,某而后动才是取胜之道,我先派人去了解一下对方的情况,再做决定。”孙政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她老婆发起飙来,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那到时他可就面了笑柄了。

    孙政说完话,转身走进别一间病房,只见何志远此时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胸口处还绑着绷带,夹着木条,他一见孙政进门,就想起身,谁知却牵扯到了身上的夹棍,疼得他真冒冷汗。

    “小何,别起来,躺着别动。”孙政进门看到在床上的何志远,一见他进来就想起身,连忙上前将他压回床上,关切地说道。

    “老板,我给你丢人了,不但没能保护好少爷,还让他受人侮辱,我真是该死。”古人云:士为知已者死,估计何志远现在的心情就是如此,孙政一进门不但没有责怪他失职,反而扶他躺下,这份礼遇之情,让见惯世态炎凉,饱受人情冷暖的何志远也不得不为之感动,就连原本冷冰冰的神色也变得激动起来了,这名冷血兵王也不是没有感情嘛,只是隐藏得很深罢了。

    “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此非战这罪,我又怎么会怪你呢,我的儿子的德姓我自己知道,你先说说对这事的看法,对方又是什么人。”孙政安慰地说道。

    “多谢老板,打少爷的是两个年轻男女,看样子都是学生,不到二十岁,男的听他自己介绍说叫刘凡,穿得倒不怎么样,应该不是出身富贵之家,不过此人武功深不可测,我也不是他一招之敌,至于女的倒像是豪门出身,而且还开着一辆限量版的法拉利。”何志远尾尾地将自己所知道的以及猜想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孙政,而后者却是陷入了沉思。

    何志远也知道自己老板的习惯,在他思考的时侯不喜欢别人打扰,所以也不说道,只是静静地等待老板的吩咐。

    而孙政此时却是在盘算着如何即能帮儿子出口气,又不能落人口实,思来想去也只有刘凡像是个软柿子,比较好拿捏,于是拿起手机拨打一个号码。

    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随后说道:“哎呀,老孙啊,你可是大忙人,不忙着为人民服务,怎么有空给我这个穷教书的打电话呢。”

    孙政对对方的调侃不以为意,于是笑道:“那能啊,我就是再忙也不能忘了老朋友不是,再说了,你可是大教授,论级别也不比我低多少啊,你说你那里穷啦。”

    “得得得,你别尽卖口乖,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啊,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咱这小庙能让你堂堂大区长瞄一眼,那就是蓬荜增辉了,你啊,还是有事说事。”电话那头又是笑道。

    “还是老钱你了解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你想问一下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一个叫刘凡的大一新生,我想知道他的资料。”孙政也不再客套,直截了当地说道。

    “嗯,行,没问题,那我帮你查一下,十分钟后告诉你。”对方也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时间如流水,转眼即逝,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这时对方也打来了电话,说道:“老孙,学校却实有这名新生,我等会儿把他的资料发到你手机上哦。”

    “嗯!好,那谢谢你啦老钱,改天请你喝酒。”孙政客气地说道。

    “那成,你事忙,就这样吧。”钱教授说完也就将手机挂线了。

    不一会孙政的手机响了,却是钱教授发来的信息,孙政接手一看,心里就有底了:哼,一个小小的孤儿,仗着有点功夫就敢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这回我看你怎么死。

    此时孙政已经是计上心头,接着一个一个电话地打了出去,并让他的亲信手下安他说的做,这些手下当然惟孙政马首是瞻,听到他的命令就开始谋划着怎么整治刘凡了,而孙政却不知在他算计别人的时侯,他也就大难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