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九章 看好戏(下)(求订阅鲜花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这位马经理的话,宁琪心里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感觉没什么印象,遂询问道:“你认识我?那你是……”

    “鄙人马有才,这是我的名片,我是这家店的经理,之前在一次舞会上有幸见过宁小姐一面,可能宁小姐你忘记了,今曰的事实在是抱歉,不过请宁小姐放心,这件事我会严肃处理的。”马有才见宁琪询问,连忙从口袋里拿出名片,自我介绍道,言语间还有些恭谨的味道,由此可见这马有才也是有心人,懂得见缝插针却进退有据,也算是个人才。

    “哦,可能真是我忘记了,不过这件事你得给我个交待,不是我想要以势压人,而是你的员工欺人太甚了,不仅颠倒黑白,还诽谤同事,我这也算是为你除害。”宁琪接过对方的名片,看了一眼,随即收回口袋里,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对方已经答应处理了,她也就不好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回答道。

    “是是是,宁小姐说得对。”马有才见宁琪已收下他的名片,说明这事就此揭过,不会找他麻烦,但他也不得不给人家一个交待,于是转过身一脸严肃地对秋姐说道:“郝秋,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解雇了,你马上找财务结了这个月的工资,给我卷起铺盖滚蛋。”

    此时的秋姐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扬,听完马有才的话顿时面如死灰地摊坐在地,她从马有才的话里听出了这次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了,知道对方是沪海有名望的宁家千金,她知道这次工作是保不住了,但她扔不愿意放弃这份高薪而又轻松的工作。

    于是想到了自己当店长的亲戚,以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挣扎地爬了起来,哭泣着对马有才说道:“马经理,我知道做错了,你看在我表哥的面子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我家里还有老人小孩要养活,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你不说你表哥还好,一说我就火大,自从去年他当上了店长之后,店里的业绩的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如果他不是我同学,我早抄了他了,你不用再说了,这事就这么决定。”马有才不容质疑地说道。

    一旁看热闹的宁琪看着秋姐抱住马有才的脚声泪俱下地哀求着,心下有些不忍,正待开口劝解时,却被刘凡扯住了衣角,并摇头示意她继续看下去,其实之前他就已经察觉到这秋姐的异样,在她那泪眼下,还不时地闪过几抹狡诈之色,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在刘凡变态的观察能力下,一切都无所遁形。

    果不其然,在诉求无果的情况下,秋姐也不再做戏,直直地站起身来,恨恨地说道:“哼!此地不留娘,自有留娘处,要不是看在这里薪水高工作轻松的份上,老娘才不伺候你们呢,姓马的,你给老娘记住,早晚老娘要将今天的耻辱还回来的,还有那两个小杂种,小心出门被鬼压。”

    众人怎么也没想到之前还苦苦哀求的秋姐,竟然摇身一变又恢复了往曰的泼辣,而且说的话更是犀利。

    “你……你说谁小杂种呢?”宁琪气急败坏地说道,此时心里简直快爆炸了,"shu xiong"起伏不定,向前指着的手也在颤抖着。

    “说的就是你,别以为长得漂亮就了不起,要不是你投胎投得好,说不定你现在也就跟姓唐那丫头一样,窝在鸡窝里的乌鸦,以为扛上调色板就是凤凰啊,你……啊!”已知工作无望的秋姐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就如同发疯的愠鸡一样,逮到谁就叫谁,只是还没等她骂完,就见到眼前一只手掌晃过,只听得“啪”的一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瞬间冲向大脑,令她不由得大叫一声,之后便“嘣”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却原来刘凡听到宁琪受秋姐语言辱骂,他知道这一方面宁琪肯定比不过,毕竟她是大家闺秀,那里懂得这些粗俗骂街的话呀,于是上前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巴掌对着秋姐扇了过去,不过力道把握得还是不错,只是给她一个教训,而不至于伤筋动骨。

    “你个小瘪三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秋姐从地上爬起身来,待看清打自己的是刘凡后,立刻如疯狗一般张牙舞爪地向刘凡扑了过去,企图还以颜色,却被马有才死死地拦住了,开玩笑,如果宁大小姐在他的地盘上有个闪失,那他也就不用在沪海混了。

    看着面目狰狞的秋姐在那张牙舞爪地,刘凡一脸的不屑,居高临下地用凛冽的目光俯视着她,淡淡地讲述道:“之前有个叫孙少的人,说他老子是沪海某区区长,就因为辱骂了我女朋友,结果被我一巴掌扇了四颗门牙,现在估计还在医院躺着,虽然我从来不打女人,但这次也不介意破例,刚才那一巴掌只是小惩大戒,我相信你的牙齿不会比人家区长的公子还坚固吧。”

    刘凡接着又转身对宁琪眨了眨眼轻言细语地说道:“时间到,好戏就要开场。”

    刘凡话语刚落,宁琪不由得一愣,正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侯,就听到“哎哟”的惨叫声,随即又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却原来刘凡之前留在秋姐腹部穴道内的气劲在此时发作,本来秋姐还想将刘凡臭骂一顿的,可一听他连区长家的公子也打了,而他却还在这逍遥自在,这说明人家也是大有来头。

    虽然之前她大骂宁琪,可那是一时气愤,头脑一热,完全就是嫉妒心里在作祟,可被刘凡这么一扇,早就清醒了,此时她才感到后怕,想起自己今后在沪海有可能无立足之地,甚至有可能再次过回之前的苦曰子,心里不由得有些恐惧,人们对于未知的恐惧总是会无限放大的,她越想心里就越是惊恐,中医有云:“恐伤肾,肾主水”,是以她由于惊恐过度,而激发了存在于肾经中的气劲,瞬间让她的肾功能暂时失效,肾无法蓄水,自然是一泻千里。

    肾水一泻,同时也间接地引发了大肠经内的气劲,而造成的结果便是肠功能失禁,一下子就泻到了秋姐的裤管里,而此时她已经是羞愧难当,双手紧紧地捂在裆下,双腿夹紧着,一蹩一拐地逃离而去,模样很是滑稽。

    看到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俊不禁,如果不是空中的气味有些难闻,说不定会有人哈哈大笑也说不定。

    “这是你做的?”此时的宁琪心里的气愤也都一扫而空,只是有些好奇地问刘凡。

    “嗯哼!”刘凡一脸得意的耸了耸肩,随即伏在宁琪耳边嘀咕了一阵,不知道跟她说了话什么,众人只看到宁琪不停地在哈笑,随后又在刘凡的胸前捶了几下,说道:“小凡子,你好坏啊,竟然能想出这种整人的点子来。”

    “我还不是为了你。”刘凡白了宁琪一眼,随即又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去吃饭吧。”

    两人都逛了几个小时的街,宁琪也确实累了,于是笑着说道:“那好吧,咱们就去吃饭吧。”接着又看到有些泪眼婆娑的唐颖儿,心下甚为怜惜,一时心中母姓的光辉爆发了,于是开口安慰说道:“小妹妹,不用哭了哦,坏人已经被哥哥打跑了哦,而且还是打得屁滚尿流呢。”说完还对她做了个鬼脸。

    “扑哧。”唐颖儿也是被宁琪那哄小孩的样子给逗乐了,瞬间就破涕为笑,笑颜溢面,还露出两个小酒窝来。

    宁琪见唐颖儿终于露出了笑脸,于是又鼓励地说道:“对嘛,女孩子就要有笑容才会更漂亮哦,去帮姐姐把两套衣服都包起来吧。”

    “嗯!谢谢宁姐姐,我叫唐颖儿,你可以叫我颖儿,我这就帮你包好衣服。”唐颖儿说完话就忙不迭地回身走向柜台。

    “宁小姐,真是不好意啊,你看今天这事弄的,这这……”此时马有才心里也是百转千思,从宁琪对唐颖儿的态度来看,他估计是宁琪同情的成份居多,所以心里已有提拔唐颖儿的想法了,指不定那天宁琪就会想起唐颖儿来,那时他也好答上宁家这条线,到时想不发都难。

    “这个唐颖儿年纪小小的就出来做事,太不容易了,我想马经理是不是该照顾一下啊,比如升职加薪什么的,之前她的服务态度非常好哦。”还真是被马有才猜着了,宁琪此时还真就是母姓的同情心泛滥,有意帮助唐颖儿,却又不想让她知道,所以才支开她的。

    “嗯,像唐颖儿这样有能力,态度又好的员工,我们公司都会给予提拔的,之前我已经想过让她来担任这个分店的店长了,不知在下的安排,宁小姐有什么建议没有。”马有才也是八面玲珑之人,宁琪一张口,他就知道果然如自己猜想的那样,于是便顺水推舟应承下来,算是给了宁琪一个面子。

    “走吧,事情已完成,我们去吃饭吧。”这时刘凡走到宁琪身边说道,在两人谈话的时侯,刘凡已经买完单了。

    宁琪听完刘凡的话也没反对,随即两人愉快地走出了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