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章 伺机报复(求订阅鲜花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刻不容缓,这句话也正是郝秋现在的真实写照,她之前被刘凡刮了一巴掌,又被吓得大小便失禁,最后更是夹着尾巴狼狈逃窜,算是颜面扫地,是以她回去后心中很是不愤,时刻想着要报复,于是给自己老公打了电话,让他纠集一些地痞流氓前来助战,这不,此时一行二十几个人正猫在一家西餐厅外面盯梢呢。

    “婆娘,你说欺负你的那两个王八蛋在那里呢。”一个刀疤脸的光头恨恨地说道。

    “喏,就坐在西餐厅临街窗口的那一男一女,大军,你可要给我报仇啊,那小白脸太狠了,你看都把我的脸给打花了,等下一定要他赔医药费,再狠狠的揍他一顿,还有那个贱人,也不是个好东西。”郝秋一脸委屈地指着自己被打的脸说道,说话时还咬牙切齿地,仿佛恨不得上前咬一口。

    这名被叫作大军的光头男顺着郝秋所指看去,只见她脸上红彤彤地印着一个巴掌,随即又看向正在吃饭的刘凡两人,眼中不时闪过一抹阴狠之色,恨恨地说道:“秋秋,你放心,一会儿我一定会让那小白脸和那小"biao zi"好看的,敢打我刀疤李的老婆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哼!”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正当郝秋等人在密谋报复之际,刘凡与宁琪两人却有说有笑地吃着西餐,浑然不然他们已被人惦记上了。

    “咯咯……小凡子你好笨哦,怎么连刀叉都不会用啊。”宁琪看着刘凡笨拙地拿着刀叉正在面前的牛排战斗,就好像是在打架一样,左一刀,右一叉,奋战了许久倒是将牛排切了个西巴烂,可还是像打断的血肉连着筋,始终切不下一块来。

    “笑什么啊,不就是西洋餐具吗?再让哥练几次准行,我还不信了,我堂堂一个武林大高手,还治不了这小小的牛排,哼!”刘凡一脸郁闷地说道,以前因为家景不好,跟本就没有吃过西餐,倒是从电视上看到别人吃过,本来以为这难不倒他,谁知餐具一上来他就傻眼了,根本就不像那么一回事,肉倒是切得了,只是切的声音有点大,“吱咦吱咦”的响,像是在杀驴一样。

    “是是是,你是大高手,拿的是大刀,而不是小餐刀,那就让小女子来服侍这位大侠用餐吧,来,张嘴,啊!嗯乖啦。”宁琪手掩着嘴,忍着笑说道,接着切了一小块牛排放到了刘凡的嘴边,示意他张嘴,像服侍丈夫一样地喂他吃下,不过如果没有后面的那句话,或许就会更完美了。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喂儿子吃饭,而不是在服侍老公吃饭呢。”刘凡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囧得不行,竟然被人当小孩子喂饭了。

    “咯咯……小凡子人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我都忍不住想笑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块烂木头也这么会哄女孩子呀,啊哈哈。”宁琪也被刘凡现在的表情逗得乐得不行,笑得她肚子都疼了。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啊,早知道就不来吃西餐了,还说什么西餐浪漫,该死的老二又骗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刘凡此时也被宁琪笑得没有了脾气,有些抱怨地说道,来之前张毅跟他说过第一次约会要注意什么细节,还说女孩子都喜欢浪漫,所以帮他推荐了西餐,却没想到结果自己却出了洋相,而且丢脸丢到外国去了,没看见周围都有不少外国人在注意他了吗,所以现在他倒把张毅给恨上了,可怜张毅遭受无妄之灾,却还不知道,如果他在的话会不会大声喊冤呢。

    “咯咯……原来这些都是你那个兄弟教你的啊,我就说嘛,你这个呆木头什么时侯学会这些的,不过他教的招也确实挺挫的。”宁琪一听刘凡的嘀咕,顿时娇笑不已,手还不停地拍打着餐桌,随即抿着嘴说道。

    刘凡今天这餐饭反正脸也丢够了,索姓无视宁琪的嘲笑,一脸淡定地说道:“吃完了吗?吃完了那就马上走人了,再不走人家就该赶我们走了。”说完话还如做贼一样地瞄了周围的人一眼,他这样的行为更是惹来了宁琪的再次窃笑。

    “好了,我不笑了,既然已经吃完饭那我们就回去吧,服务员,买单。”宁琪笑也笑够了,吃也吃饱了,随即叫来服务员,买完单之后,两人径直地走向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取车。

    从西餐停到停车场之间的路不是很远,两人走了不到十分种就来到了大厦的地下一楼,正想上前去开车,却没想到迎面走来三个手持器械的小混混,中间一人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头上绑了一条头巾,左边一个手拿水管的胖子,右边一个提着一把砍刀矮子,三人的衣着都是胡理花俏的,而且还戴着单边耳环,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流氓一般。

    “兄弟,我们是打劫滴,请把身上的钞票统统拿出来,不然别怪哥们手中的球棒无情。”中间戴头巾的混混率先开口道。

    “对,除了钞票,还有IP卡,IC卡,IQ卡,游戏卡,统统拿出来。”左边的胖子扬了扬手中的水管,向刘凡两人示以威胁,接着掰着手指说道。

    “没没……没错,还还……要告告……告诉我……们……密码。”右边的矮子结结巴巴的总算将话给讲完了,说起话来还大喘气,看得刘凡都为他担心,指不定下一秒一个气喘不上来,就直接去见佛祖了。

    “噢,你们两个笨蛋,真没出息,要那些卡有什么用啊,又不值钱,还要输入密码那么麻烦,你们难道不知道国家前几年出台了《信用卡犯罪法》,那打击力度是相当的大,指不定你下一秒刚拿钱出来花擦,下一秒人家就给你送个免费饭碗,所以现在不流行这个了。”中间戴头巾的混混一手拍着额头有些恨铁不成钢说道。

    “那坤哥,我们劫什么啊,不劫财难道是劫色……哇嘎嘎,没想到坤哥你这么邪恶。”那胖子向对面的宁琪瞄了两眼,接着猥琐地说道。

    “色你个头啊!”坤哥看着胖子那猥琐的样子,气愤得暴起就给了他一个毛栗子,接着一脸严肃和向往地说道:“所谓盗亦有道,咱们虽然是强人,但也要做让人尊敬的侠盗,我们将来要做有道义,有文化,有理想,有追求的四有流氓,不过我们现在得先填饱肚子,养活自己,只有活着的人才配谈理想。”

    经过一翻深情的演讲后,另外两个流氓也是一脸庄重地齐声说道:“对,我们也要做有道义,有文化,有理想,有追求的四有流氓。”

    “咦!结巴强你怎么不结巴了。”两人话刚说完,那位坤哥有些奇怪地问道。

    “刚……刚才……有有……激动……就忘了结……结巴了。”结巴强被坤哥问到,于是又是结结巴巴的说着,听得另外两人舌头直打卷,而且一脸被打败的样子,纷纷别过脸去,以示跟他划清界线。

    接着坤哥又指了指刘凡说道:“好了,现在兄弟你也知道我们只为求财,像你们只种公子哥,随便从指间逢里漏一点出来,就够我们几个吃上一年的了,所以你懂的,千万别鄙哥动粗,哥可是很凶残的。”说完还鼓起手臂上的纹身向刘凡展示他凶残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