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二章 又是斧头帮(上)(求订阅鲜花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说的刀疤哥是不是那边藏头露尾的大光头啊。”刘凡温和地说道,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眼神却看向不远处角落里藏着的二十几人,从中看到了一个光头佬脸上有道狰狞的疤痕,他便可以确定这人正是三人所说的刀疤哥了。

    “不是不是,你肯定是看错了,刀疤哥真没有埋伏在角落里。”此时胆小的小胖子有些慌了,说起话了都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了。

    “你这个笨蛋,你这样会暴露刀疤哥的目标的,刀疤哥说要出奇不意,才能克敌制胜,你懂?”坤哥气急地说道,他倒是还有些头脑,只是好像也不怎么够用啊。

    “哦!”小胖子虽然胆小,也有些笨笨的,但他知道,坤哥永远是对的,也就不再浪费他那仅有的一点脑力,简单地应了一声。

    “出来吧,刀……疤……哥,难道这个时侯了你还躲得下去吗?”此时刘凡已经对这些小混混失去了耐心,于是很不客气地说道,说话间还加重了语气。

    “小子,既然被你看出来了,那咱也不再躲躲藏藏,就算正面对敌,你今天也是插翅难飞,哼!敢欺负我刀疤李的老婆,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也不打听打听哥在这一带的名号。”刀疤李听见刘凡的话,也知道已经被识破,所以也不再躲藏,索姓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二十几个穿戴得很潮很另类的不良青年,好像特意张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就差在头上系条白条,然后写上“我是流氓”四个大字了。

    当然其中也少不了那位大小便失禁的秋姐了,却见她脸上的淤痕还没有消散,一脸愤慨地叫骂道:“哼哼!怎么样,我说过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疯子坤,你们三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一边凉快去,等老子收拾了这小杂种和小贱人后,再炮制你们三个,哼!”刀疤李用眼睛恶狠狠地横了坤哥三人,随即破口大骂道,接着又转身对着刘凡拽拽地说道:“小子,你打了我老婆,害得她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坤哥三人也知这次的事让他们给搞砸了,于是三人一脸垂头丧气地走到了一边凉快去了。

    “那你就划个道下来,我接着就是了。”此时刘凡的脸色已是阴沉无比,冷冷地说道,而他身旁的宁琪却有些害怕地躲在了刘凡的身后,虽然之前也见过刘凡三两下就打倒过几十个人,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见到这些凶神恶煞的流氓,潜意识里都会感到害怕,这是人的本能,无关于姓格。

    “不用怕,有我在,这些小杂鱼对我来说,根本就不够看。”刘凡温柔地对宁琪说道,他也看出了宁琪心里有些担心害怕,便安抚一下她的情绪。

    “嗯!”看着刘凡那充满自信的眼神,再听到他的轻声细语,宁琪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下子便觉得踏实了许多,有种暖暖地,被呵护的感觉,让她不再惧怕,不再彷徨,即使下一刻是世界末曰,她也有信心能倘然面对,只因为有他的存在。

    就要两人眉目传情间,刀疤哥看着两卿卿我我的,完全就不将他们这么多人当回来,心里有些不耐烦了,玛的!这他娘的有钱人就是贱,死到临头了还在这眉来眼去的。

    “小子,别说老子人多欺负有少,现在给你两条路选,要么被我们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要么拿五十万块钱作为赔尝,然后再向我老婆磕头认错,二选一,你们自个选吧。”刀疤很是狂妄地说道,在他的眼里刘凡就是他砧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而宁琪一个弱女子,他是直接无视。

    “那我要是选第三种呢?”刘凡有些气急,不怒反而笑道。本来刘凡只想给他们一点教训就行了,毕竟没有多大的仇怨,可是刀疤李范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那就是他不该提到“杂种”这样的字眼,对于自小无父无母的刘凡来说,这是他无法容忍的忌讳,是以刀疤李等人的悲惨也就显而易见了。

    “第三种?什么第三种选择?”听到刘凡的话,刀疤李有些疑惑地问道。

    “那就是让我送你们进医院躺个一年半载的,你们认为这个提议怎么样。”刘凡有些玩味地说道,只是他话语刚落,对面的小混混们一个个地都是群情激愤,都叫嚣着要将刘凡乱刀砍死,五马分尸,方消心头之愤。

    “恬燥!”面对这些小混混的责难谩骂,刘凡给出的只有两个字,神情依然是那么的从容淡定,看得怀中的宁琪心颤不已,这才是真男人,真的好帅哦,看着想着,渐渐地她的双眼也有些迷离了,心跳嘭嘭地快速递增,仿佛心脏已被提到了嗓子眼了,或许下一秒就要脱口而出一般。

    “什么?小子,你敢藐视我,兄弟们,给我好好教教这小子怎么做人,让他知道天为什么这么蓝。”刀疤李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刘凡一个学生仔藐视,心中无比恼火,右手向前一指,身后的小弟就如吃了兴奋剂一样,嗷嗷叫地拿着武器往刘凡身边扑了过去。

    “琪琪,如果害怕就闭上眼睛,我让你睁开,你再睁开。”对于扑面而来的小混混,刘凡充耳不闻,只是柔声地对宁琪说道,而后者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即闭上了双眼,双手紧抱着刘凡宽广的熊腰,胸前两只硕大的白兔紧紧地靠在了刘凡的身上,被挤压得几欲挣脱束缚。

    两人说话间,已有两个小混混杀到跟前,但见刘凡左手抱美在怀,右手施展擒拿手,瞬间扣着其中一人的手腕,一拉一扯间就卸下了对方的一条胳膊,随即快速踢出一脚,将人踢出十几米外,直接轰然倒地不起,瞬间失去战斗力。

    刘凡紧接着抱起宁琪一个转身,躲过另一名混混砍过来的刀,随即从身后用手勾住对方的喉咙处,一个后拉,再起动膝盖撞击对方的腰脊骨,只听得“咔吧”一声骨头的脆响,那人全身便软了下来,明显的此人的腰脊骨已然断裂,随后被刘凡随手一拋,跌出老远,同时也砸到了另个三名上前攻击的小混混,一时间人仰马翻地,一片狼藉。

    这时又上来四个人,刘凡不退反进,怀中抱着宁琪,仍然飞身跃起,一个扫膛腿,又快又猛地击中四人脸部,四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一腿踢得横飞出去,只留下了“啊!”的几声惨叫,随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