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三章 又是斧头帮(下)(求订阅鲜花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这时有一胖子从刘凡的身后悄悄地靠近,企图偷袭他,但刘凡仙人的名头岂是白给的,背后就像长了眼一样,也不见他转身,单脚读力,右腿一招神龙摆尾直接由下成上撩起,正中胖子的下巴,而那胖子只觉得身体瞬间上升,接着喷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去,直挺挺地就仰倒下去,不几时便与地面亲密接触,瞬间激起几多尘埃飞舞。

    解决了这胖子后,刘凡也不再满足于被动还击,一瞬间脚下生风,踩着神奇奥妙的步法快速移动,双手抱起宁琪,双腿如风火轮一般快速交替出击,瞬间又放倒了五人,这五人或被踢中臂膀,连人横飞,或被横扫下盘,翻着跟斗栽倒在地,或被侧踢,做拋扔线运动,总之这五人是没一个有好的。

    此时刀疤李带来的二十几个人只剩下了眼前的十来个人了,看着刘凡不到五分钟就将自己的手下打倒了十多人,此时他都有点害怕了,不过事以至此,就算想退出也是不可能的,再说他身上还有依仗的武器,于是心下一狠,将身前的两名手下向前一推,随后大喊道:“上,谁在是能放倒这小子,老大赏一万大元。”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万元对于这些朝不保夕的小混混来说,也是一笔相当大的“巨款”了,古人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用在此时更为贴切。

    果不其然,在刀疤李的重赏之下,原本已心生退意的十来个小混混狠了狠心,立马冲上前去,试图将刘凡放倒,也好去领赏。

    “哼!冥顽不灵!”看着一拥而上的十来人,刘凡一脸平静的冷哼道,面对这些一心把他当做取赏钱的垫脚石的混混们,他绝对不会客气,下手更加的狠辣,先是左起一脚,一个高踢腿将一名黄毛混混,踢得侧飞而出,再一个横扫千军,又扫倒一个,随即一个单腿下劈,踩中这名混混的胸口,瞬间将他踩得吐血三尺,紧接着右脚一个下前踢,将人前拋而出。

    前面刚有一人倒下,后面又有不怕死的提着水管敲打直下,刘凡一个马步侧转身,随后弓腰起身一个膝撞,击中来人腹部,直接将人打得黄胆水都吐出来了,而后面色痛苦地倒飞出七、八米远,落地后捂着肚子满地找滚,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剩下的几人刘凡当然也不会放过,几下里就步入了前人的后尘,短短地十分钟不到,地上已经躺下了二十几人,能站着的也就只有没有参加战斗的刀疤李两公婆,以及一直蹲在不远处观战的坤哥等三个笨流氓,而他们嘴巴无一例外地呈现“O”型,估计可以吞得下一枚鸭蛋,但不同的是,刀疤李夫妻是一脸的恐惧,而那三个笨流氓却是一脸崇拜。

    “嘿,琪琪,醒醒啊,别睡了,再睡天就亮了。”刘凡打完收功,却发现在宁琪居然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这让他哭笑不得之余,又不得不佩服宁琪神经之大条,于是便想将她摇醒。

    “嗯嗯!妈妈,让我再睡一会儿吗!”被刘凡这么一摇,宁琪迷迷糊糊间呢喃地嘟囔道,刘凡怎么样也不会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看来她是在刘凡的怀里睡得太舒坦,还以为这时在家里呢,是以刚说两句话又睡上了。

    “别再睡了姑奶奶,现在不是睡觉的时侯啊。”刘凡说完还用手捏了捏宁琪的小屁屁,只是刚一触摸到肌肤,就如遭电击一般,脑海中不断闪过几个词来:好软,好滑,好有弹姓。

    “哎呀!”宁琪被刘凡这么一弄,仿佛感同身受,瞬间就转醒过来,两只小手揉了揉眼眶,有些迷糊地笑着说道:“小凡子,你怎么会在我家呀,哦,一定时做梦,不过这梦真的好好哦。”说完还将双手环抱着刘凡的脖子,却抱了个满怀,感受到了他温暖的体温,这才知道原来真的不是梦啊,就这么一瞬间,宁琪的脸上竟布满红霞,害羞得头深埋在刘凡的怀里,不敢出来见人。

    “好了,这会儿你倒是害羞了,只是现在事情还没解决呢,先下来再说。”看着宁琪羞涩的模样,刘凡只得无奈地摇头说道。

    “嗯!”宁琪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即从刘凡的怀里被放了下来,只是由于太过害羞,眼睛一直往地上看,而不敢去直视刘凡的眼睛,就仿佛地面上有金子一般。

    这此刘凡放下了宁琪,一步一步地向着刀疤李夫妇走了过去,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邪笑,凛然地说道:“现在你总该知道我选的第三条路了吧,那么你准备好进医院躺几个月呢?”

    “你你你……你别过来,我我我……我可是斧头帮的头目,别以为你一个人能打就了不起,你……你没听说过双拳难敌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嘛,就算你打得过他们,难道你就没有家人吗?我想他们不会跟你一样能打吧。”此时此刻,刀疤李已经被刘凡强悍的武力给震慑住了,说话的声音都在不停的颤抖着,可又想试图通过“斧头帮”的名头以势压人,再以对方家人做为要挟,可见这刀疤李也不是他外表看上去那么面,毕竟是混迹多年的老江湖,应变能力还是不错的,不然也不可能成为沪海三大帮之一,斧头帮执掌市区几条商业街的头目。

    不过显然刀疤李错的时间里,选择了错误的方法对付了错的人,家人,朋友永远都是刘凡的逆鳞,龙有逆鳞,触之必亡,匹夫一怒,必将血溅三尺。

    “好,很好,又是斧头帮,看来我跟斧头帮还真有缘啊,刀疤李,你今天犯了我的大忌,所以今天绝不会轻饶你。”刘凡听完刀疤李的话,更加愤怒,连带着斧头帮也被牵扯进去,此时他都有将斧头帮铲除的念头了,眼中寒光一闪,怒视着刀疤李。

    而刀疤李被刘凡眼中的寒光震慑得心里直哆嗦,随即下意识的从腰间掏出一把山寨的五四式手枪,枪一入手,刀疤李也慢慢地镇定下来,自信心也在一瞬间恢复过来,仿佛这把枪能给他带来无穷的勇气一般,心中的不安也渐渐地被膨胀的自信心驱散开来。

    “哇哈哈……你不是要让我去医院躺几个月吗?那现在呢,草尼马的,老子让你装鄙,以为会两手功夫就以为自己是李小龙啊,我看你这回怎么死。”此时刀疤李面目狰狞地对着刘凡狂笑道,手中的枪还不时在他身前指来指去,此时他的心智已被之前的恐惧迷失了,现在的他就像一头疯狂的野狗一般。

    “切,别以为一把玩具枪就能把我怎么样,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刘凡看到刀疤李掏出手枪,眉头不由得一皱,倒不是他怕了一把枪,而是他旁边还有宁琪的存在,怕她被流弹误伤,于是伸手一揽,就将宁琪完全挡在了身后。

    本来看到枪时,宁琪心中便下意识的害怕起来,枪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很可怕的物什,本能的都会有所畏惧,宁琪当然也不例外,不过正当她在惊慌失措之时,却感觉到一只强劲有力的臂膀将她整个人都揽了起来,定睛一看,挡在她身前的却是刘凡的背影,而就是这个背影在她心中渐渐地变得无比的高大起来,瞬间她都看痴了,眼睛也渐渐迷离起来,泪水很不争气地夺眶而出,顺着她的姣好脸颊滴落在地上,瞬间如花开一般飞溅而起,散落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