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四章 收尾与跟随(求订阅鲜花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某一天有个男人能为你挺身挡风遮雨,那么你就是幸福的。”此时此刻,宁琪脑海中不断地盘旋着妈妈曾经跟她说过的一句话,而此时正有一名男子为她挡在了枪口上,此生她还有遗憾吗?

    “不得不说你的勇气可嘉,但同时也是最愚蠢的行为,不过牡丹花下死,我想你做鬼也会很快活,你就……去死吧……”刀疤李话语刚落,便扣动扳机,只听得“砰”的一声枪响,紧接着又是“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待众人看定,却只见刀疤李左手捂着右手,左手上还不时地滴下鲜血来。

    却原来在刀疤李开枪后,刘凡竖起两根手指,轻描淡写地就将射来的子弹夹住,随后反射了回去,一举射中刀疤李持枪的手腕上,而后者在中枪的那一刻,手吃不住疼痛,枪也就从手上掉了下来,而这时刘凡的手腕一翻,五指成龙爪形,对着空气向后一抓,而那把未落地的手枪就像是脱离了地球引力一般,瞬间飞到了刘凡的手中。

    这一切都来得那么的突然,在场的所有人都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已经看到了刀疤李的惨状,直看得那三个笨流氓倒吞口水,脖子向后紧缩,一副见到鬼的模样,而站在刀疤李身后的秋姐则是直接瘫坐在地,全身瑟瑟颤抖着,其中最没有心里压力的就属宁琪了,因为她是躲在刘凡被后,根本看不到所发生的事,听到惨叫声也只以为是对方被刘凡打倒了,因为之前的惨叫声也不少,所以以她大条的神经,早就习以为常了。

    “如何?早跟你说这种玩具枪对我是没有任何威胁的,受伤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何必呢?”刘凡一边摇头晃脑地说着教,一边单手一握将手中的手枪如捏泥巴一样,捏成了一团,随即又扔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刀疤李这会才终于意识到,自己招惹的不是人,而是魔鬼,心中更是杂念丛生,这是人该有的能力吗?我怎么这么愚蠢地去招惹这样的一个刹神,要是对方也在自己的骨头上来两下,那还不是跟捏泥一样,这时他可不会以为自己的骨头比钢铁还硬朗。

    而相对于刀疤李的凄惨,边上的那三个笨流氓看到刘凡露的着一手却是一脸崇拜和狂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刘凡一方的人呢。

    “我说过要让你进医院躺几个月,所以现在是兑现诺言的时侯了。”刘凡擦了擦手中的灰尘,一脸淡然地说道,接着走上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

    “你你你,你别过来,你是个魔鬼,你千万别过来……啊……”此时的刀疤李已经没有了初时的嚣张和霸道,有的只是对刘凡的恐惧,刘凡步步紧鄙的“嗒哒”声,已经成为了刀疤李心中的催命符,他已到了崩溃的边缘,随后疯狂地大叫起来,试图缓解自身的恐惧,这是人的本能。

    刘凡仿佛没有看到刀疤李的疯狂一般,上前擒住他的手臂,施展军中的分筋借骨,没几秒钟就将一个彪形大汉,整成了软骨蟹,其间当然也少不了那凄惨无比的哀嚎声,听到其他人毛骨悚然的。

    整治完刀疤李,刘凡反身扫了一脸恐惧的秋姐,冷冷地说道:“我从来不打女人的,本只是一件小事情,却因为你的妒忌和狭隘,而造成如此下场,希望你别再做出让你后悔一生的决定,哼!”刘凡说完头也不回地牵着宁琪的小手,向前方的停车走去。

    秋姐听完刘凡的警告,再也没有了之前报复的心思,相反的见刘凡没有为难她,心里也松了口气,只是心一放松,人也就晕死过去了。

    在场还完好无损的只有那三名傻流氓了,此时看到刘凡要走,连忙跟了上去,只是畏惧于他恐怖的武力而不敢跟太紧,只得低着头捂着脸像做贼一样地跟在其后。

    正当他们还想再走下去,三人一抬头却发现刘凡此时也停下了脚步,正好整以暇地等着他们,这下让他们心里不由得一紧,瞬间停住脚步,并下意识不约而同地退后一步,与刘凡确保一定距离,可见三人对刘凡不是一般的惧怕,而是怕到骨子里去了。

    “你们三个跟着我做什么,难道是想上来找打的?”刘凡饶有兴致地说道,他对这三个笨蛋的感观还是不错的,傻傻的,笨笨的,虽然是小混混却没有做流氓的觉悟,还真是极品。

    “那个……这个……还是胖子你来说吧。”坤哥有些不好意思地推搪着,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最后只好将小胖子推到了前面来,而小胖子本来就胆子小,近距离跟刘凡对话他可不敢,谁知道这刹星会不会在他的肥肉上来一拳啊,那时他可就冤了,不过他也是挺狡猾的,立马拉过一旁的结巴强,挡在前身,这才觉得稍微有点安全感。

    “唉呀!我的玛呀!”本来结巴强站在一旁好好的,却没见到一下子就被推到了火山口,吓得他连说话都不结巴了,随即如兔子一样直接就饶过另外两人跳到了最后面去了。

    “我真有那么可怕吗?”看着三人一脸惊恐的样子,刘凡摸了摸鼻子,心中暗想道,随即又笑道:“说吧?我不会为难你们的,如果我想打你们,之前早就下手了,何必等到现在呢,你们说是吧。”

    “唉!对啊。”听刘凡这么一说三人一想还真是这样呢,是以三人提起的心也放也了不少,只是还是有些顾忌,毕竟刘凡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那个老大,我们就是想跟随你,在您左右鞍前马后,求您收下我们吧。”坤哥随即说出了他们的意图,接着干脆下起跪来了,而他身后两人见坤哥这样了,他们也是无条件跟随其后,也都跪了下来,这下刘几可就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时间倒是把他吓得一愣。

    却原来,早在之前刘凡展现出超强的武力时,三人在一旁看到羡慕不已,就有了拜师的想法了,只是以三人那个智商,想学恐怕很难,他们也都知道练武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再则他们也不是想成为什么武林高手,只是不想被欺负而已,遂就有了跟随刘凡的想法,期望能从他身边学到一招半式,能自保就足以了。

    “你们三个为什么要我收你们呢,我又没有帮派,收什么小弟啊,再说,就算我收了你们,你们能做什么?”刘凡有些啼笑皆非地说道,说完还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有门?”三人一听刘凡的话,觉得有可成,于是都不由得兴奋起来了,可一听刘凡问他们能做什么,三人不由得焉了,三人都是孤儿,又没上过学,除了偷鸡摸狗别的还真不会,现实狠狠地给他们三人泼了一盆冷水,此时他们心里都是拔凉拔凉地。

    “我们三个都是孤儿,自小相依为命,靠乞讨和捡垃圾为生,除了偷鸡摸狗,我们什么都不会,后来以为加入帮派会有好曰子过,谁知混混了不好当,整天都被人欺负,这次的事也搞砸了,斧头帮那边是不能回了,所以我们只能求您了,我知道您是高人,所以就想找您庇护一下,所以我们才会想跟着您的。”坤哥絮絮叨叨地讲着,神色却很茫然,根本不知前路在何方。

    刘凡听完后,心下也有所同情,更因为同是孤儿,所以对他们的遭遇也是感同身受,于是叹了口气,说道:“斧头帮你们就别回去了,还是好好的找分工作吧,如果你们信得过我,过几天我帮你们介绍一份吧,你们记一下我的电话:135XXXXXXXX,如果想清楚了,三天后给我打电话,我带你们去我朋友那里,找个事做还是不难的。”说完话也不再停留,转身牵着宁琪的手,坐上车,一溜烟地就没影了。

    此时停车场仅留下了一脸激动的坤哥三人,以及不远处哀嚎满地的斧头帮的小混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