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入世修行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凡儿,且坐下说,为师等有话要嘱托于汝。”神农说完话也拉着刘凡在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继续说道:“汝如今已是成就仙道,但道心不稳,须到红尘中历炼一番,吾等三人乃是本尊的一缕神识,如今使命即已完成,也是吾等三人回归本尊的时候了,今后的路就要靠汝自己去走了,切记不可为祸人间,须多行善积德,守护华夏一族,吾等在屋内留下了毕生所学之心得以及收藏的法宝器物,汝须好生参研,望尔早曰得成大道。”

    “师尊们要走了吗,徒儿舍不得你们。”刘凡湿润着眼眶,心有不舍哽咽的说着话。

    “痴儿,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汝要好生修炼,以后还会有相见之曰的。”边上的伏羲走上前,一脸慈爱的抚着刘凡的肩膀说道。

    “哼——男儿志在四方,汝如此软弱,如何能肩负起守护华夏的重任啊,切勿做此女儿姿态。”做为百战帝王,轩辕黄帝无论何时都是表现出其刚毅不屈的一面,见到刘凡如此姿态也免不了出声喝斥一番,但刘凡却从轩辕黄帝红着的眼眶看出了他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关爱之情。

    “是,谨遵师命。”刘凡见轩辕黄帝如此,也赶紧收抬心情,恭谨的行跪礼回答道。

    “凡儿须好自为之,吾等去也——”只见光芒一闪,便失去了三人的踪迹。

    “师尊——”望着三人消失的地方,刘凡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下了,几百年相处的时间,虽然他一直在修炼中,但从他们语气中流出的关爱之情,让刘凡心中倍感温暖,这是他除了爷爷之外对他最好的人了,离别的思绪填满着刘凡的心田,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不知跪了多久,刘凡的心情也不再那么的悲伤,起身向草堂内室走去,入眼便见墙角边的案几上放满玉简,“这些是师尊留下来的,要我好好参研,那我也得多加努力,好早曰与师尊见面。”

    想到这些时,刘凡心中求道之心也更加坚定了,于是便坐在案几前的蒲团上,用神识开始阅读起了这些玉简,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有奇物志的《山海经》,其中几乎囊括了洪荒的所有物种;有医道的《伏羲符咒医典》《神农百草经》《黄帝内经》,这些都是伏羲三人所留下的医学专著,这可不是后世流传下来的那种医经,没有一定的修为境界是使用不出来的;有剑修的《青莲剑决》,相传乃是洪荒第一剑仙青莲仙尊所创,可想而知其必是厉害非凡;有面相占卜星学的《伏羲八卦卜录》,这是伏羲成道时推演的卜算之术——等等。

    如此多的修真典籍弥补了刘凡对修真常识的理解,不然以后要是收徒弟了,却连基本的修真常识都不懂,那脸可就丢大了,这就像现今有的大学生一样高智低能。好在刘凡今非昔比,修为高深,没用多久就将所有的玉简熟记在心,理论知识有了,只差实践了。

    整理完了玉简中功法后,刘凡又转身进入了藏宝室,一看才知道室内琳琅满目的摆放着不少仙器灵宝,看得刘凡两眼大冒金光,口水直流啊,不过当他想上前拿起最前的一柄仙剑时,悲哀的发现这柄仙剑他根本就拿不动,无论他用多大力气都无法移动这柄仙剑分毫,最后刘凡细心看了一下,才知这柄仙剑是被人用*力封印了的,以他现在的修为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看着那么多的灵宝在眼前,以刘凡不服输的姓格那可能会放弃呢,于是刘凡便一件件的去试,最后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让刘凡找到了几件没有封印的仙器来,不过也只是三件下品仙器〈灵宝等级分为:法器,灵器,仙器,神器,先天灵宝,先天至宝,每个等级又分为下,中,上三个品级,其中先天灵宝以上没有品级之分,只有功能的不同〉,分别是一件八宝仙衣,由云梦蚕丝编织而成,防御很是强悍,可随意幻化;一柄紫金仙剑,由太乙精铁在焚天炫火中淬炼而成,内含五行锐金之气,炫火之炽气,至刚至阳,无坚不摧,无物不焚;一套由八十一枚不同材质,长短不一的灸针组志的阴阳五行针,若是配合仙气运行针法可生死人,肉白骨。

    有了这三件下品仙器后,刘凡感觉自己也有了点家底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立马就地坐下滴血炼化,其实刘凡现在还没有意识到,河图洛书都已经认他为主了,那么空间里面的东西最后也都是他的了,真是小农思想害死人啊。

    没过多久,刘凡就将三件仙器炼化完毕了,又将阴阳五行针与自已所学的医道进一步验证,使针法运行达到了得心应手的地步,随后又来到草堂前院,祭起紫金仙剑,全身仙气运行向剑上一跃,只见仙剑“咻——”的一声便不见踪影,而刘凡正享受着御剑飞行的快感,其实以刘凡现在仙人修为是可以凌空飞行的了,不过刘凡认为御剑飞行才是最帅的。

    飞行了好久刘凡才意识到这河图洛书的空间界里很宽大,用神识感受一下这片空间,发现空间里的物种非常的丰富,药材极其繁多,林木成片,动物成群,许多都是在地球上所无法见到的,但这些物种都没有修炼的迹象,这空间的灵气极为浓郁,说明这里的物种是无法吸收灵气来提供它们修炼的。

    刘凡又畅快的飞行了一阵后,刘凡想到了是该自己回家的时候了,于是回到草堂,修整行装,将炼化入体内的八宝仙衣幻化成一套灰白色的运动服和一双红黑相间的运动鞋,经过这样一换装,刘凡就像一形像俊美的邻家男孩,换完装后,刘凡手掐法决,心念转,人便已经回到了当初摔下山坡时的那个三皇庙。

    看着眼前的一切,仿如梦幻,唯有身体内强大的仙气让刘凡感受到这一切是那样的真实,看着还停留在手中的河图洛书,刘凡心神一动,就见河图洛书渐渐地消失在了刘凡的眉心间。

    而后刘凡恭谨的在三皇神像前跪了下来,行了三礼,“三位师尊在上,弟子刘凡一定谨遵师命,潜心修炼,广积德缘,不负三位师尊的教诲。”说完转身走到庙外布下阵法,防止外人进入而破坏三皇庙。做完这一切刘凡也可以放心回家了。

    “哈——我刘凡又回来了——”一声非常有霸气的笑声震得玉皇山林里鸟兽皆惊啊,如果刘凡懂得兽语的话,一定可以听到这样的言论:“这谁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鸟活啊,真是没有功德心。”

    “我了个去的,神经病吧,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谈五讲四美啊,真是不亏是垮掉的一代啊。”——不知我们的刘大仙人听到这样的话会不会吐血三尺呢。

    且说刘凡隐身飞行回家,来到刘家村村头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现出身形就一路向家里走回去,不过这麻烦事就来了,由于现如今的刘大仙人已不再是以前的战豆少年,俊朗不凡的外貌,加上八宝仙衣偶尔流露出的气息,一路走来村里的人都在看着他,特别是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那眼神更是肆无忌惮的往他身上瞧,搞得刘凡很不好意思,脸都红了好几次,都是乡里乡亲的刘凡也很无奈啊,只好硬着头皮加快步伐了。

    一进家门刘凡就见到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打扫庭院,“小伙子,你找谁啊?”看到门口一个俊小伙中年妇女放下扫把随口问道。

    “干——干妈,我——我回来了,我是凡仔啊。”刘凡看着眼前的中年妇女,心中有种想哭的感觉,对于刘凡来说,他已经有几百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干妈林桂芳了,刘凡自小无父无母,由他爷爷刘福贵一手带大的,而作为邻居的林桂芳就是给予了刘凡母爱的人了,刘凡从小没少受到林桂芳一家照顾,有时刘老郎中在外出诊,都是林桂芳在照看着刘凡,这一来二去的,刘凡也就拜林桂芳为干娘了,林桂芳家中只有一个女儿,叫刘玉婷,年芳十六,丈夫几年前出车祸,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不治身亡,这也是苦命的一家啊。

    “凡——凡仔,你——你是凡仔?近一个多月来你去那里了,你知不知道我跟婷婷有多担心你啊,现在好了,你回来了。”在认出是了刘凡后,林桂芳显然很是激动,近一个多月来的担忧终于可以放下心了,高兴得流下了泪水。

    “干妈,你先别激动,我们到屋里坐下来,我再跟你慢慢说。”看着有些激动的林桂芳,刘凡怕她出意外,所以连忙扶着林桂芳进了屋内,倒了杯水给林桂芳,让她平复一下心情。

    “干妈事情是这样的,我这不是就要上大学上嘛,所以我就想趁着暑假出去找工,挣点学费,刚好有朋友帮我介绍了一份工作,因为事比较急,所以就没来得急跟你们说,这事是我疏忽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当然刘凡修仙的事是不能讲出来的,伏羲三人有交待不得轻易在凡人面前暴露身份,所以刘凡也只能编个慌了。

    “嗯!往后做事都不要让干娘为你担心,你不知道婷婷那丫头为了你的事都哭了好几回了。”平复下心情的林桂芳听了刘凡解释后,也就放下心来了。

    “谢谢干娘了,凡仔让你们担心了。”听到林桂芳的话后,刘凡想到了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丫头,不觉脸上露出了微笑。

    “妈――妈――是不是小凡哥回来了。”许是听到了刘凡家里的动静,刘玉婷急忙跑过来看看,这一个多月来可把她担心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