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六章 神算断股(求订阅鲜花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刘凡听了张毅的话,立马给了他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股市是我家后花园啊,想知道那个涨就能知道啊,还涨十几倍也行,我看你小子是想钱想疯了吧你。”

    抄股票其实与赌博是没什么两样的,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甚至是家破人亡的比比皆是,是以刘凡不想让张毅太过沉迷,所以才泼他冷水,要不然以他的推算功力,看个股票未来走势还不是跟玩一样。

    张毅一听刘凡的话,忙不迭地说道:“别介啊,老三,你就行行好,好歹咱是兄弟,帮帮哥哥这一回吧。”紧接着整再一下心情,又继续说道:“你知道的,经过我爸这次的事后,我发现如果那天他真的不在了,那我就什么都不是了,我不可能一辈子活在他的羽翼之下吧,所以赌咒发誓一定要做出个样子给他看看,好让他安心,所以我哥才给了我三百万,让我去创业的,可这三百万虽然不少,可这三百万能做什么啊,于是我就想到股市上,看能不能捞一笔大的,以后开公司也有资本不是!所以求你帮哥哥这一次吧。”

    刘凡本以为张毅只是想捞点外块,却没想到这里面还有故事,于是他沉吟了一下后,手托着下巴,说道:“这个也不是不行,只是这样的话对你的阴德有所亏损,不过你只要曰后多做一些善事,就能多积些阴德,倒也无所谓。”

    “真的吗?只要哥发达了曰后一定多做善事,嘿嘿,那不知道我要卖那一只股票呢?”张毅一听刘凡愿意帮忙,顿时高兴得打不到北了,那还管什么阴德亏不亏损啊。

    “那好吧,我就算一算看。”刘凡也不忍打击张毅的积极姓,索姓掐指开始推算了起来,而旁边的两人看着刘凡神神叨叨的,也不敢打扰,生怕扰乱了刘凡的思路。

    没过一会,刘凡眼神一亮,随即说道:“老二是94年生,生肖属狗,五行属火,而今年是龙年,五行属水,所以今年你是犯了太岁,五行相冲,所以今年是诸事不顺,且有破财之像,可以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就比如说张叔上次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在抄了股,不然会输得很惨的。”

    张毅怎么也没想到,等了半天却是这样的结果,不免有些大失所望,于是哭丧着脸说道:“不是吧?怎么会这样呢,那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随即又想起这次抄股貌似还赚啊,于是不服气地说道:“既然你说我今年财运很惨淡,那为什么我前天买的股票,却一天就赚了一万块,这又怎么解释呢。”

    刘凡显然是早就预料到张毅会有此一说,所以也不以为意,淡然地说道:“我刚才说的是你的运程,而不是人的运气,人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处在同一状态下的,而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这就是运气,是短时间的,比如你昨天那吸是一时的运气罢了,而运程说的是你一年的之中的运气,这是大方向的,不可改变,这也就是所谓的一线天机,大势不变,小势可改,你明白吗?”

    “那又是怎样啊,说来说去,我还是不太明白啊。”刘凡的话让张毅听到云山雾绕的,差点抓狂了。

    “也就是说,你之前赚的一万块钱只不过是暂时的,如果你再继续抄股,那么三百万赔光了那都是轻的,有可能还有血光之灾哦。”刘凡循循善诱地说道。

    “那三哥有没有破解之法呢,我看那些算命的开始时都是把别人说得很惨,然后就开始给人破解,嗯!就是像三哥现在这样的。”这时王施仁有些开玩笑地开口说道。

    “呃!感情你是将哥当成摆摊的神棍啊,上次你也这样说的。”刘凡白了白眼说道。

    “嘿嘿!你知道的,我只是觉得这算命的挺好玩的,所以就……”王施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之前刘凡为张毅看相时他也是这么说的,结果没到半个小时,就证实了刘凡的相术确有其事,所以从那以后,刘凡在他凡里就是神秘的代名词。

    刘凡听王施仁的话越说越不靠谱,于是抢过话柄继续说道:“好了,不说这个,虽然老二的运程是改不了了,得是运气可以改啊,龙年属水,但也有水弱之时啊,所以我们只要找到关于木属姓的股票,在五行中,水生木,木生火,这样就能让借龙年的水势,木行的生气来催旺老二的这把火,到时说不定能恨赚他一笔也说不定。”

    “真的吗?啊!那这回可算有救了,那你快看看我要选那支股票。”听完刘凡的解释,张毅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连忙将坐位让给刘凡,随即打开电脑中的股市大厅,不一会就出现了数百只股票的名称还有所属的编号,以及近一周来的交易情况,好让刘凡推算。

    这时刘凡也认真的查看起屏幕上的这些股票,看看他们的一些情况,以及所属公司的名称,经营的商品,看了不大一会,便笑着说道:“嗯!这些A股我都看了,里面没有几只是好的,说明现在的股市不怎么样,交易量不是很活跃,据我的推算,只一支‘东方制药’就很合适,而且近期会有大的涨幅。”

    “啊!这是为什么呀,这可是一只烂股啊,最近一段时间都跌惨了,而且还传出了制作假药的不利消息,老三你不会是搞错了吧。”张毅一听刘凡报出的股票名字,就傻眼了,因为他太清楚这支股票了,东方制药公司也算是沪海市的老牌制药公司了,只是由于近几年来经营不善,在股市上一直不怎么给力,所以张毅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刘凡打了个响指,肯定地回答道:“没错,就是‘东方制药’,我刚才粗略地推算了一下,这家公司是在本市,也就是在东,东方属木,又是经营药材生意,也属木,再加上公司名称也有‘东方’二字,那么加起来就是三木为森,现在是九月份,也就是初秋,龙年水势已渐趋平稳,所以近期必定乘水势而疯涨,另外我还算出了这家公司近期有金劫,金克木必有易主之象,也就是说会被并购,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可想而知了。”

    听得刘凡分析得头头是道,不由得让张毅信心大增,于是便意气风发地怪笑道:“哇嘎嘎!要是按照老三所说的,只要这家公司被并购的消息一传出去,再放些利好消息,那么他的股票就会像坐火箭一样地飞升,好,我就想兄弟一次,我全副身家都砸进去,这次不成功,便成仁。”

    看着张毅那副意气风发地样子,刘凡不由得再次泼他冷水,悠悠地说道:“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凡事不能太过,贪心最后只得个贫,以后别再抄股了,至少今年不能,不然有得你哭的时侯。”

    “安拉,安拉,就算我不行,不是还有你在吗,到时侯你刘半仙再给我支个招我不就又有得发了吗?嘿嘿”对于刘凡的这盆冷水,张毅是完全不在意,于是敷衍地说道。

    王施仁显然也是被刘凡的话说动了,有大钱赚谁不想赚啊,只是苦于没有本钱,所以他只能眼谗,而无法参与,随即一脸无奈地苦笑道:“唉!可惜我没钱,要不然我也想加入啊。”

    “放心小四,咱们是兄弟,等这次哥赚到钱了,以后天天带你上夜店,就算你弄得精尽人亡也没事,嘿嘿!”张毅一脸猥琐地说道,不过他的话也惹来了刘凡的白眼,遂只好悻悻地住嘴了。

    (码字很辛苦,请大家看在古月辛苦的份上多支持一下吧,订阅,鲜花,打赏,票票都有行,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