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七章 龙组分部(上)(求订阅鲜花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经历了之前刘凡的神算后,张毅再一次得到了他的指点,此时他已经在憧憬着发大财后的幸福生活了,而与之有同样YY想法的还有王施仁,在得到张毅许诺的夜店任泡后,他也开始不淡定了,一个劲地坐在那里傻笑,两人的表现直让刘凡无语,如果现在是在公众场所,说不定他会远离这两个家伙。

    场面随着各怀心思的三人的沉默而陷入了寂静,就在这时,刘凡的手机响起了,不过这一次的铃声倒是很正常,没有像之前那样搞怪。

    刘凡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确是个陌生电话,于是好奇地接通,然后说道:“喂!你好,请问找那位?”

    刘凡的话音刚落,就听到电话那头一个女声很是气愤地大喊道:“喂!刘凡,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不是让你今天下午来龙组分部一趟吗?你怎么到现在都没来啊,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两个多小时了啊。”

    刘凡一听对方的声音就知道是龙烟雨了,也只有她说话才那么呛人,说来她也挺郁闷的,昨天已经交待过刘凡今天下午去龙组分部报备一下,谁知她左等右等都不见刘凡给她打电话,后来才想起昨天因为招揽到刘凡这样的神级高手而高兴过头了,竟然没有给对方刘下联系电话,于是马上架来再一次来到学校找他,只不过骄傲的女孩子犯了错从来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所以一开口,话就有点呛,她似乎也忘记了刘凡对于这样的女人从来不买帐。

    “哦!我给忘了。”刘凡对于龙烟雨这样的一个傲慢女很是头疼,除了那天晚上对她有点同情之外,算不是什么好感,所以很是淡定地回答道。

    “你……”龙烟雨怎么也没想到刘凡对她竟然这么无礼,一句话就将自己噎得说不出话来了,可她却没有想过自身的态度又是如何的,不过她倒是学乖了,知道刘凡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于平复了下心情,说道:“你现在在那呢,我就快到你们学校了,你在校门口等我。”

    “喂喂喂……”刘凡怎么也没想到龙烟雨这么的风风火火,还没等他回话就直接挂掉了,这让他很无奈啊,不过等他回过头来,却发现张毅与王施仁正猫在他身后听墙角根呢,于是没好气地喝斥道:“你们两个家伙在偷听什么啊,这么八卦!”

    张毅已经对刘凡的姓格了如直掌,对于他的喝斥根本就不在意,反而更加八卦地猜测起来了:“嘿嘿,老三,这女的又是谁啊,是宁琪还是赵婉仪啊,不过听声音和说话的口气好像都不是,你跟宁琪是正在热恋中,她不可能这么说,赵婉仪姓格温柔,说话不会这么没礼貌,哦……难道是你这家伙又勾搭上别的女孩子了,而且把人家那个什么了,然后人家现在找上门来了,你说是不是啊,嘿嘿!”

    不得不说张毅的想象力真的很给力,仅凭一点猜测就能联想到这么有见地的事情来,还真不容易。

    “你小子就不能给我消停一点吗?只要是个女的打电话来,你都要八卦一下,你难道不累吗?真是的!”对于张毅的无赖像,刘凡是即好气又好笑,不过还是忍不住敲了他一个毛栗子,而后者是被打了还在那里傻笑。

    随即刘凡又接着说道:“我下午有事,就先出去一下了,你们晚饭不用等我了。”

    “明白,你去吧,我们懂!”刘凡话语刚落,另外两人便猥琐地贼笑道。

    刘凡当然也听出了两人的怪腔怪调的弦外之音啦,不过几人想处久了,对于这样的语调他都习以为常了,也不再理会两人,抬脚便走出了宿舍。

    没多久刘凡就走出了校门外,远远的就看到龙烟雨的奥迪车,于是走上前去,敲了敲车窗,却见车窗慢慢地被收缩了下来,龙烟雨也从窗口探头出来,只是冷冷地说道:“上车!”

    刘凡见她这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也乐意不跟她废话,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随即便闭目养起神来了,却没看见龙烟雨此时正咬牙切齿地盯着后视镜中的他。

    车前的境物如灯光掠影一般,不断地向后快速移动,或美,或丑,仿佛都与车内之人无关,因为些时车里是寂静的一片,气氛很是诡异,两个青年男女却仿佛互相斗气一般地僵持着。

    好在没事多久,车开进了一个停车场,随后就听龙烟雨一脸冰冷地说道:“下车!”

    刘凡闻言也醒了过来,对于龙烟雨的冷遇对待,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这样对他来说更好,省得他多废唇舌,只管跟着她走就是了。

    两人下了车后,慢慢地一路走来,人群就越来越多,像是进入一个市场一样,这让刘凡有些疑惑,按他的想法是,这龙组分部怎么地也应该设置在人烟稀少之地才对,怎么这里倒像是市场啊,而且街道还很古朴,整条街都是人声鼎沸的,还有不少外国人,路边还有不少摆地摊的,各式各样的都有,什么卖瓷器的,卖字画的,卖家具的,要不是看到来往的人的衣着都是现代的,他还以为回到了古代呢,不过看了一会,刘凡总算是看明白了,这里肯定是沪海的跳蚤市场,因为在临杭这样的市场就有好几个,由于两地的地域相近,所以有些类似。

    走着走着,两人走进了一家古玩店,正堂间有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家正坐在摇椅上,一手拿着茶壶,一手拿着把葵扇,有一下没一下的边扇着扇,边喝着茶,再配上一个古旧的老式收音机,悠闲地听着小曲,许是听到有人上门,所以睁开眼站起身来,高兴地说道:“哟,我说今天怎么有喜鹊在我的窗户上叫个不停呀,原来是小雨你要来啊,呵呵,实在是欢迎之致啊。”

    “忠伯,好些曰子没来看您了,您老近来过得还好吧。”宁琪也很热情地回应道,显然她与老人早就相识,而且关系还不浅。

    “哟,托福托福,呵呵,小雨能来看我这个遭老头子,我就很开心了。”听到龙烟雨的问好,老人家显得很开心,随即看到后面跟着的刘凡,于是又问道:“怎么?今天带男朋友来看我?那我可得替你爷爷高兴高兴了,呵呵。”

    龙烟雨怎么也没想到这老人家会有这么一问,顿时脸就像被火烧的一样红,接着低下了头,害起羞来了,随即又抢着说道:“哎呀,忠伯,不是你想的那样啦,他是刚进来的成员,我今天带他来这里报备一下的,你可别瞎猜哦!”

    “哦,原来是这样啊!”忠伯显然心里有些失望,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即又热情地对刘凡说道:“小伙子,不错啊,小小年纪就能加入组织,年轻有为啊,呵呵。”

    “你好,忠伯,我叫刘凡,你可以叫我小凡就可以了。”刘凡对于这位老人家很有好感,于是很客气地说道,其实他看到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家,便让他想起了死去的爷爷,同样是这么的和蔼。

    “嗯!小伙子,不错,你就叫跟着雨丫头喊我忠伯吧,好好干,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忠伯老啰。”对于刘凡这个有礼貌小伙子,忠伯显然很热情。

    “嗯!忠伯,那我就先带他进去了啊,您忙您的吧。”龙烟雨见两人都互相认识了,随即又笑着对忠伯说道。

    “嗯!你们有事就先进去吧,不用管我这个糟老头子。”忠伯说完便目送两人进了古玩店的里间,随后又再次躺到了摇椅上,悠哉游哉地哼起小曲来了,可以看出他的心情确实不错。

    (今天三更求鲜花,求打赏,本书正在冲击鲜花新书榜,如果大大们看书看得爽了,手上有鲜花的,不访支持下本书,古月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