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五十一章 岁月静好【大结局】

陆尘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两千零五十一章   岁月静好大结局

    一时间,邵离人的修为已经是有了大乘期了,他面对林枫自然也是碾压。

    眼见得好不容易取得优势的林枫又渐渐不敌,众人不由得揪住了心脏,只是此刻他们也知道,这场战斗并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了,他们能做的,只是看着。

    林枫的胸口越发的滚烫了。

    不行了,来不及了。

    林枫心中暗道。

    龙凤入体,虽然抚平了他的灵力暴动的问题,但他们本身就是非常浓烈的灵气,林枫的身体自然也是容纳不住的,只待一次爆发了。

    那邵离人借着别人的灵力陡然提高了修为,却见林枫也毫不畏惧,他也是孤注一掷,直接将灵力释放了出来。

    而后,一头白泽陡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看的那齐家人眼睛都直了。

    这龙凤灵力刚烈,人体无法承受,林枫白泽的血脉便被激发了出来,直接成了白泽了,而龙凤的灵力也被接受,那林枫的修为更是飞快的提升,凝体后期到渡劫前期就好像是纸一般,一捅就破。

    他的修为不断提升,直到渡劫后期才停了下来。

    邵离人心中一惊,就有不好的预感,他想要趁着自己修为暴涨赶紧逃命,即使接下去的漫长时光里面,他只能龟缩在某一地,也总比死了好吧?

    这么想着,他便要往外冲,林枫哪里能应允?

    白泽快速的移动,便挡住了邵离人的去路。

    此刻更加让人震惊的是,天空之中开始电闪雷鸣起来了。

    巫族不承受天劫,但妖族却是要受的,天劫不知道林枫的修为虚无,只以为真的是出了一个凝体后期的大妖,而之前的天劫都被隐瞒了过去,更是变本加厉,那乌云翻滚,天地威压如此严重,仿佛要将人压死一般。

    邵离人见状更是着急,他只管直奔出去,林枫也一路追了上去,很快就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劫雷落下。

    那一整片山头瞬间被劫雷铲平了,而劫雷之内,也不知道是和光景。

    只有鲜血乱洒。

    劫雷砸在那白泽背上,让林枫不由得呕出了一口鲜血,但邵离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是被劫雷劈的东西翻滚了起来。

    林枫继续追上,他又化作了人形,减少受力点,对邵离人是不死不休。

    “你他么要死就去死,别拉上我啊!”邵离人疯狂的对林枫叫道,他击打着林枫,想要摆脱林枫的纠缠。

    但此刻,林枫只有一个想法啊,那就是杀死这邵离人而已,他不管不顾,也不知道劫雷有多可怕一般,径直冲了过去。

    轰隆隆!

    劫雷一道比一道强,很快的,两人都有些第挡不住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道劫雷,在那最后一道劫雷下来的时候,众人只见那铺天盖地的雷霆之势下,却有一道流光闪过,好似流星一般。

    ……

    乌云散去,太阳又直射到了地面。

    那天空之中隐约有铭文,五彩斑斓,而后,齐家人全部变身,他们疯狂地挠着地面,成了谛听的模样。

    而这世间又何止只是齐家人如此变化?更是有那妖族血脉的人,全都被提纯了血脉,变成了纯正的妖族。

    齐羽抿唇。

    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枫成了妖族的少主,妖族也得到了立族。

    但……

    没有人找到林枫,哪怕是尸体,也一点都没有找到,他的剑也不见了,只有那邵离人几乎已经是烂掉的皮囊留在原地。

    劫难方过。

    红月教早就被邵离人吃了个干净,毁的差不多了,劫难过后,也没有再起争端。

    何放一带领的破天阁,还有剩下的宗门的人,全都齐心合力的剿灭了人造魔,陆珩更是得到了一堆的信徒。

    但没有人会忘记那一天,乌云压地。

    柏鹤望兰疯狂的冲了过去,被绊倒,便爬着过去,想要见一见自己的丈夫,她浑身上下都是污泥,是鲜血。

    但是找不到,但是没有。她的丈夫,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林枫是生是死,谁能知道呢?只是巫妖二族共奉其为少主,声称林枫还活着。

    又过了千百年,修仙界和人界也得到了复兴。

    何放一的修为也达到了凝体后期,不少人跨入了渡劫期。他成了破天阁的宗主,破天阁也成了第一大宗门。

    但第一大第二大也没有差了,千百年,对修士来说,何其的短暂,他们还忘不了并肩作战的时候,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花花心思了。

    一方楼成立了,主持是陆珩,他被称为佛子,也不知道度化了多少人。

    何放一的修为不是最高的,却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破天阁的阁主,而先辈们,也不知道多少人死于大劫之中。

    “怎么还不出来?”何放一咋咋呼呼的对陆珩叫道。

    即使成为了阁主,即使大多数时候都是很冷静,很端庄的何放一,对着陆珩的时候,却忍不住咋咋呼呼起来了。

    “……”陆珩是不爱理他的。

    “小和尚,你又这样,你在这样我可得说你了。”何放一不满的叫道。

    这世间,也只有何放一会叫这一方楼的主持小和尚的了,陆珩也不耐烦了。

    “你能安静一会儿么?”

    “又吵架了啊?”便听到有一人笑着被从洞府之中搀扶了出来,他的脸色白皙,神情也有些脆弱,而搀扶他的人,更是小心翼翼的。

    “他们向来如此。”柏鹤望兰开口告状道,林枫又是一声轻笑。

    “这算是大好了?”何放一赶忙问道,语气也有些小心翼翼的了。

    林枫不由得笑了起来。

    “是啊,大好了。”

    “大家都还好么?”

    “都好都好,不好意思打搅你,因此大家都没有好意思过来,等你好全了,到时候在见面也不迟不是》”何放一嘴快道,惹来了陆尘嫌弃的眼神,他却一点都不在意。

    林枫低笑了一声。

    那一日,他在最后一道雷落下的时候,出手刺穿了邵离人的心脏,而后快速的躲进了地宫里面,但饶是如此,他的身体也承受不住,差一点当场炸裂开来,如今才恢复了一些,能够起来见人了。

    “他醒了。”收到消息的阿伊朵直接的对柳明翠说道。

    柳明翠轻轻颔首,浅笑了一下。

    “你那么喜欢他,不去见一见他么?他未必对你无意。”阿伊朵问了一句。

    柳明翠站了起来。

    她看着窗外的太阳。

    天气很好,云淡风轻,惠风和煦。

    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样子。

    “不必。”

    岁月静好。

    盛世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