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雷音重现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推荐票好少,求推荐票,求收藏!)

    “没想到,你成长到了这种境地。”

    良久之后,聂远沉声道,四五年前,筋骨未成之际,两人曾在这联合**部孤岛之上练习基础拳脚,他先天体质强横,始终死死压制对方,却不想四五年后,他突飞猛进,更有军部诸多极限武者喂招,锤炼武艺,对方居然也未曾落下半分。

    “时间是一段漫长的修行,修行路上,没有人能说得清。”

    石空语气平静,手中铁剑如墨,泛着冰冷的金属光,事实上,这四年来,每一天他都过得很漫长,那样一种痛苦与煎熬,他感同身受,却又不忍时间逝去,然而世间有谁能沿着时间长河逆流而上,终究还是到了这一天。

    演武场边缘,聂家戚若有所感,最后只剩下无声的叹息。

    聂远目光变幻,石空的心境,他隐隐明白一些,但这不是他的武道,这一战,依旧要继续。

    只是相比之前,聂远已经真正将石空当成了劲敌,手中合金棍握紧,手背上有青筋凸显,他看向前方,棍梢扬起,摆出一个沉浑的起手式。

    “山崩十三棍!”

    他一字一顿道,每吐出一个字,身上的气势就更盛一分,等到最后一个字吐出,他气势如山崩,一步三尺,每一步落下都好像山石落地,震得方圆十数米的地面猛烈摇晃,近丈长的合金棍抡起,若巨猿降世,捣乱乾坤。

    神色沉凝,石空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了聂远的棍法,这是他自我创立的棍法,起源乃是古少林的劈山棍法,在聂家戚这位大武术家的指点之下,蜕变成了一门刚阳霸道,却又兼顾阴阳变化的可怕武学,极为契合极限武者的体质。

    只一瞬间,聂远的气势就拔高到了一种巅峰,银白棍影搅动空气,掀起一道道无形的气浪。

    这时,石空也动了,无锋铁剑似化作了一道黑电,穿梭在层层雷云之间,没有动用雷鸣剑,他汲取第一式的剑境,融入到了奠基的十八种基础剑式中,原本平淡无奇的剑式,顿时生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剑剖开了层层气浪,仿佛穿梭于大海深处的箭鱼,游走于暗涌的轨迹之上。

    铛!

    剑棍一触即分,短暂的交击,却生出了洪钟大吕之音,聂远眸光愈发炽盛,心中暗道一声好字,对手对于剑法的领悟,乃至对于时机的把握,都不在他之下,只一剑,就寻到了他棍法发力的间隙,未等他劲力催发到极颠,就截住了这一棍。

    “地动!山摇!石落!地裂!”

    聂远脚踏古老的禹步,一棍之后,合金棍掀动劲风,接连绽开四棍,他一身黑色劲装紧绷,短发冲霄,气质如妖似魔,此时生出万夫莫当之势。

    叮!叮!叮!

    石空游走于翻滚的气浪中,铁剑无锋,如一块磐石在滚动,生出沉闷的雷音,那来自聂远的一道道刚猛凌厉的棍风,顿时好像撞在了冲刷千年的暗礁之上,一下崩碎开来,四分五裂。

    转瞬之间,两人就交手了数十招,演武场中狂风呼啸,空气被撕裂,中年男子已经渐渐跟不上两人的出手速度,不是看不清,而是自衬面对两人中的任何一人,都已经来不及完全反应,至多十招之内,就是败局。

    再过了十数招,聂远的动作骤然间变得迟缓了,合金长棍一寸寸压落,他神情肃穆,甚至有些庄严,合金棍所过之处,空气爆鸣,笼罩了石空周身十米方圆的空间。

    嘶!

    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中年男子分辨出来,这分明是山崩十三棍的最后一棍,无限接近了二次极限的一招,在此刻的聂远手中施展开来,几乎已经超出了寻常极限武者的境地,换成是他,乃至任何一名极限武者,都难以撄锋,要暂避锋芒。

    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一刻,石空忘记了所有,他的眼中只剩下了这一棍,合金棍落下,他黑发飞扬,白色武袍猎猎而动,刹那间,他仿佛又回到了铁匠铺中,灼热的锻造炉前,老铁匠挥动大铁锤,筋肉鼓荡,汗如雨下。

    嗡!

    铁剑颤鸣,在合金棍到达身前三尺之际瞬间攀升到极颠,石空出剑了,他双目变得有些阴暗,好像雷雨降临前的夜晚,黑云压城,天空中满是阴霾,倏尔有电光闪烁,雷音乍起,震动九天。

    “雷鸣剑法!”

    中年男子惊喝,这是真正的二次极颠的极道武学,远比一次极限的极道武学更加难以领悟,何况是那一位当年位于武术家之巅,只差半步便可屹立绝顶时创衍而成,其实,早在当年,他有缘曾经得传了第一式,但达到眼前这样的境地,却足足耗去了八年光景。

    是以,此刻得见这一式重现,他方才会如此失态,不过若是他得知,石空从初步领悟到彻底掌握只用去了三天,却又不知会是怎样的反应。

    演武场中央。

    此刻空气混沌,流风四溢,连带着石空二人的身形都变得扭曲了,重重棍影与剑光交错,中年男子仿佛看到了一片末世之景,有雷霆降世,地裂山崩。

    等到诸般异象全都消失不见,演武场中央,两人的身影再次变得清晰,石空长身而立,铁剑在手,周身点尘不沾,倏尔,他闷哼一声,左肩的武袍裂开,布片翻飞,如一片片枯叶,簌簌而落。

    到底还是输了。

    中年男子心中叹息一声,以聂远的先天体质,加上联合**部孤岛上诸多极限武者的锤炼,同辈中罕逢敌手,能够与之交手到这一步,凭普通体质的成长速度,已经是出人意料了。

    “我输了。”

    没有半点征兆,中年男子一怔,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演武场一边的聂远,少年持棍而立,黑色劲装完好,短发平整,不见有丝毫受伤的痕迹。

    然而下一刻,聂远抬头,目光有些复杂,中年男子这才看清,在其咽喉处,一滴晶莹的血珠缓缓溢出,再顺着衣襟徐徐滑落。

    ……

    聂远走了,没有多说一句,只是与石空错身而过时顿了顿,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吐出一个字。

    长剑入鞘,翻涌的气血慢慢平复,石空缓缓转身,看向演武场边缘,他背脊笔直,比珠穆朗玛峰还要挺拔。

    女人的目光亦比此前的任何时候都要明亮,那残存的一点火光似乎成了燎原之势,重重混沌被焚毁,漫天云雾被驱散。

    “好!”

    只有一个字,女人的声音不高,却若磐石落地,掷地有声,一瞬间,似耗尽了全身的气力。

    石空浑身一震,这一刻仿佛比过去四年更加漫长,昔日种种伤痛,诸多汗水都已经值得。

    “嫂子。”

    聂家戚心中暗叹一声,再看向石空,有些欣慰,有些不忍。

    “走吧。”

    女人终于再次开口,强如聂家戚,也不禁露出几分勉强的笑容,石空却不疑有它,正准备迈开脚步。

    “扶我。”

    几如错觉,石空愣愣地看向女人。

    “扶我。”

    这一次,他听得清楚,心中顿时泛起许多难以言喻的酸楚,不再迟疑,他几步迈出,十数米的距离一下跨越,等碰触到女人的手臂,他的心轻颤,几有愈演愈烈之势,此时,他接触的仿佛不是属于人类的躯体,而是一根干枯陈化,几乎腐坏的朽木。

    聂家戚在前引路,冰冷的合金甬道尽管充斥着暖气,他依然感到一丝彻骨的寒意,成就大武术家多年,这是从未有过的异样。

    时间,不多了吗?

    他抬头看穹顶,目光似穿透了层层阻隔,进入了无尽星空。

    ……

    军械库前,三人止步。

    “剑。”女人转身道,同时轻轻抽出手臂。

    石空有些迟疑,但还是拔剑出鞘,聂家戚伸手接过剑柄,眼中闪过一抹讶异,尽管此前观战时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但等到真正入手才发现,还是有所低估了,这样一口看似平凡的铁剑,不仅没有锋刃,更重达一百零八公斤。

    古法锻造!

    聂家戚观摩剑身的纹路,隐隐有所猜测,唯有失传的古法,方能将一口四尺许,不足三指宽的铁剑锻造出这样的重量,甚至令得其硬度韧性都生出变化,足以与坚固的合金碰撞。

    而真正令聂家戚惊叹的是石空的耐力,就算是极限武者,除非是天赋异禀,所用的兵刃至多也不超过七十公斤,再多就会影响出手速度,乃至招式变化都会生出滞碍。(推荐票好少,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