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莲氏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开卷第一章有些难写,发晚了见谅。)

    时空走廊崩溃的速度加快,石空举步维艰,仿佛陷入了深深的泥沼中,又好像被巨人捏在了掌心,不断挤压,筋骨咔嚓作响。

    走廊里,时光碎片如雨,他隐约看到了连绵的苍莽山脉,有猛兽在奔腾,古木虬曲,清泉流瀑,飞鸟如鹰。

    石空咳血,意识渐渐模糊,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走进这里都有去无回,即便是大武术家,多半也有死无生,时空扭曲的力量,足以抹灭一切生灵。

    神智沉沦前的最后一刻,石空自怀中掏出一只瓷瓶捏碎,一滴晶莹如赤霞,瑞气缭绕的鲜血被一口吞入腹中。

    轰!

    既而,一股难以言喻,浩如烟海的血气迸发,沿着全身三万六千余毛孔喷薄而出,有龙吟阵阵,在脑海深处响起……

    ……

    东荒大地,水云古国。

    鹿鸣部落,青莲氏。

    这是鹿鸣山北的一条大河,河水明净,水草丰茂,一头头生有独角,形如麋鹿,却通体如墨,生有紫色斑纹的异兽在岸边汲水,悠然自得。

    苍天如碧,阳光璀璨,一片祥和与宁静。

    嘣!

    突兀的,一道尖锐的破空声响起,打破了河边的平静。

    吼!

    河边,看似温驯的独角异兽被惊动,齐齐仰天嘶吼,隐藏在口中的利齿顿时暴露出来。

    呼!

    一头独角异兽察觉到危险,四蹄踏动,如风一般跃起,然而,一道流光如练,一下洞穿了它的咽喉,血水飞溅起三尺高。

    嘭!

    足有丈长的兽身落地,数十丈外,数尺高的荒草丛中,几道身影窜出来,为首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青色布衣无袖,手中握着一口黑色大弓,身边,几名看上去十一二岁的少年满脸兴奋,围住汉子七嘴八舌。

    “七叔,你的箭法真厉害!”

    “这可是角鹿,最是敏锐,皮毛坚韧,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七叔你一箭毙命,这是内力练到了脾脏,神火境到了第四步了吗?真厉害!”

    “晚上可以放开肚子了!再吃几顿,我一定能练出内力!”

    “青武你就知道吃,你的青莲剑法都还使不连贯,练出了内力也不可能被鹿鸣部落看上!”

    ……

    看着眼前的几个少年拌嘴,中年汉子七叔一巴掌拍在那被称作青武,有些愣头愣脑的少年后脑勺上,笑骂道:“可不是,你这厮一点不长进,好了,去取了猎物,我们赶紧回去,不然血腥气弥漫,引来三年以上的荒兽就不好对付了。”

    被打的少年青武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让他吃肉练内力还好,一练起剑法,脑子里就是一团乱麻,常常递出去一招后,就不知道下一招是什么,所以这剑法练的,算是同辈中最差的。

    中年汉子看在眼里,无奈地摇摇头,少年性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晓事。

    随即,一行人趟过只及膝盖的河水,来到对岸,三四个少年七手八脚地抬起几百公斤重的角鹿,一个个好像嗷嗷待哺的小猎豹,精气神十足。

    “七叔,有人!”

    “被角鹿压住了,难道是我们误伤了他?”

    忽然,几个少年惊呼道,中年汉子目光一凛,上前几步,顿时就看到压倒的河草上,静静地躺着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年浑身是血,衣衫褴褛,可以看到崩开的皮肉,极似受到了重击,然而就算如此,在其怀中,依然死死地抱着一柄被黑布包裹的铁剑。

    “经过十煅的铁剑,只能算一般,粗布武袍,应该没有什么大身份,这鹿鸣山北只有我青莲氏的村落,常人一般不会到这里来,多半是哪个出门寻访名师的少年,幻想着得到奇遇,一步登天,成为东荒大地闻名的宗师人物。”

    中年汉子心中有了判断,还有些不放心,道:“将他也一并抬回去,不过进村子前先到圣像前,请圣人明辨人族血脉,以免是异族变化,酿成大过。”

    “七叔放心!我们都知道!”

    一听到圣人和异族,几名少年相视一眼,都是双眼放光,身在东荒大地,有几个少年不向往纵横八荒,快意恩仇的生活,再能斩杀异类,护卫人族,被纳入山海经中,这一辈子也就值当了。

    几个少年的心思,中年汉子七叔哪里不明白,也不去点破,就如当年一般,他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只是憧憬都是美好的,武道之艰,纵观整个东荒,多少年才出一个圣人,五荒大地,名列圣榜的三十六个名字,已经很多年没有变过了。

    即刻,三个少年人抬了角鹿,愣头的少年青武则将昏迷的少年背起,他想替对方把剑背上,却发现怎么也掰不开,被死死地抱在怀中。

    “至于吗?”

    青武翻个白眼,这样的剑,他家里都有好几口。

    一行人的脚程很快,即便抬了数百公斤的猎物,再背了一个人,几个少年也都如履平地,不多时,几人穿过了一片荒草地,再跃过了一片老树林,就来到了一座青山前,山脚下,是一个不大也不小的村落,周围用巨石堆砌起了栅栏,村里子炊烟袅袅,远远的,几个少年就闻到了米香,都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其中,尤以那少年青武为最,他一手背着人,一手仿佛做贼心虚般地快速抹了下嘴角。

    “我看到了,青武流口水了!”有少年起哄,早就注意到了他的动作。

    “哈哈,青武你真是饿死鬼投胎!”另外两个少年立即大笑。

    “你这混小子!”中年汉子七叔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他很快板起脸,正色道,“走吧,请圣人分辨血脉,先不要进村子。”

    “是,七叔。”几个少年看到七叔板起脸,也都收起了性子,齐齐应道。

    ……

    仿佛沉睡了漫长的岁月,意识慢慢复苏,石空浑身酥软,提不起劲,似乎并非在自己的身体里,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逐渐有了感觉,身体渐渐恢复掌控,失去的气力一分分回归。

    缓缓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身在一间石屋里,身下是简易的木床,而身上则盖着一张不知名的兽皮,毛绒绒的极为暖和。

    身体依然酥软,还不能起身,目光转动,石墙上,一张青色劲弓映入眼帘,还有几口长剑,都泛着冰冷的寒光,在石空看来,虽然不是合金铸造,却都是一等一的兵刃,观剑身纹路,倒是与他的明月剑有几分相似。

    “你醒了!”

    这时候,一名少年走进来,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但是筋骨极为壮实,手中端着一只人头大的海碗,里面装满了热腾腾,如雪花一样晶莹的肉块。

    好香!

    石空立即被吸引住了,从小到大,他还没有见过这样的肉,细腻到了极点,加上他身体虚弱,精神萎靡,腹中饥饿根本难以抑制,竟是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唾沫。

    少年挠挠头,将碗放到床边,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叫青武,你受了重击,七叔给你看过了,你筋骨受了创伤,有不少骨裂,这碗角鹿肉是七叔吩咐我拿过来的,你吃了以后就可以很快好起来了。”

    “谢谢你。”

    石空勉强支撑起身子,青武闻言顿时露出憨憨的笑容,愈发不好意思了,道:“你先吃吧,说来也是我们不好,猎杀角鹿时将你撞伤了。”

    目光微动,石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摇摇头,而后坐起来,抓起一块角鹿肉就往嘴里塞去,心中虽然有防备,但眼下恢复一身气力才最重要。

    雪白晶莹的肉块入口即化,转眼间就化作一道温热的气流,自胸腹间扩散开来,渗入筋骨,钻入皮膜血肉,刹那间,石空整个人暖洋洋的,好像置身在一泓天然的温泉里,全身上下每一寸毛孔都舒展开来。(求推荐票,求收藏,开卷第一章有些难写,发晚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