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圣庙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果然还是古风适合我,求推荐票,求收藏!)

    村子深处,是一座古庙,看上去宏大而庄严,深黄色油亮的立柱上,密密麻麻,尽是金丝。

    都是千年以上的金丝楠木,石空心中赞叹,与青莲氏村落中其它建筑大不相同,到有些中国古风,极似盛唐时候。

    “这里是圣庙,千万不要乱说话,否则得罪了圣人,是要降灾的。”古庙前,青武小声道,即便以少年心性,到了这里也都变得老老实实。

    “原来是青武,你们两个进来吧。”

    距离古庙还有十来丈,就有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仿佛近在咫尺,却又不见人影。

    石空心神一震,这是什么手段,难道就是所谓内力的运用吗?可以加强声音在空气中的传播,减少声波的消耗?

    “走吧。”

    青武缩了缩脖子,又拉了拉石空的衣袖,两个少年走进古庙,入眼的,是一座高达十数丈的石像,石像是一个青年男子,宽袖长袍,看上去温文尔雅,似乎是一个书生,只是目光深邃,仿佛蕴藏了无穷道理,再仔细看,又好像看到了无尽星光,漫天星河在转动,有着说不尽的玄奇与奥妙。

    “醒来!”

    一声轻叱,仿佛自脑海深处响起,石空浑身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他满脸骇然,区区一尊石像,居然诡异到了这种地步,简直不像是人力所能造就的。

    “对不起,我忘了提醒你了,圣像的眼睛不能随便看,会受到圣威震慑,损伤精神的。”身边,青武急促道,满脸歉意,不停地挠头。

    “放心,没关系。”

    虽然脸色苍白,石空依然微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再看向石像下面,一个中年汉子正平静地看着他。

    青武见状连忙上前一步,道:“七叔,石空他愿意留在我们青莲氏,他孤身一身,居无定所,您就留下他吧。”

    中年汉子没有回应,而是看向石空,沉声道:“少年人,你是哪里人士,父母可还健在?”

    石空摇头,道:“不记得了,只记得母亲已经故去,父亲在哪里没有印象。”

    七叔蹙眉,不过看到一边青武眼巴巴的样子,脸色慢慢缓和下来,道:“看来你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回头让族里的疾医看看,能恢复多少是多少,至于留下来,只要不是伸手要饭,我青莲氏不在乎多养一个未来的青壮年。”

    “太好了!”青武欢呼雀跃,“石空你住我家吧,家里还有一间空屋子,你就睡我隔壁!”

    看着少年一脸欢欣的样子,石空心中有淡淡的暖流淌过。

    “好了,你们先去吧,青武虽然是个吃货,但是练内力却颇有天赋,让他先给你说说基本的吐纳呼吸,等你筋骨恢复了,我再传你本族的青莲心法。”

    随即,七叔挥了挥手,示意二人可以先离开了。

    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青武拉住石空的衣袖,逃也似的离开了圣庙。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七叔的目光变得郑重起来,这时,圣像后,一名白发垂髫,拄着楠木拐杖的老人走出来。

    “老族长,您看如何?”七叔转过身,上前几步扶住老人。

    “是个有故事的孩子,不过就像你刚刚在空地边缘听到的,似乎对于内力等一窍不通,不似装出来的,只是有些防备,话里有三分水分,却也是人之常情。”

    老人捋了捋花白的胡子,满脸的褶皱绽开,微笑道:“我青莲氏不过鹿鸣部落下一个小小的氏族村落,比不上那些大氏族,也比不上那些强大的散修流派,又有什么值得对方贪图的,人心有善,总有因果相报,白帝他老人家这样说,总是有几分道理的。”

    “我明白了。”中年汉子七叔若有所思,点头道。

    ……

    走出圣庙。

    青武回头看了看,又待走远了一些,方才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道:“这下七叔应该听不见了,刚刚吓死我了,要不是七叔运转内力发音唤醒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石空回忆起刚刚的一幕,忍不住道:“那是谁的石像?”

    “那就是我东荒之主,青帝他老人家的圣像。”青武解释道,“他老人家修为入圣,我们日日供奉他老人家的圣像,一切异族乃至恶灵凶兽一旦进入村口,圣念感应之下,必定无所遁形,可惜我青莲氏只是小氏族,即便日日供奉,焚香祷告,也不能得到他老人家更多的亲睐,传说在鹿鸣部落,曾有人在圣像前获得天降甘霖,洗筋伐髓,武道修为一日千里。”

    竟然如此神异!

    石空心中微震,这已经是人前显圣了,乃是传说中的仙佛神魔才有的手段,至于中国历史上也有圣人,春秋战国时候,百家争鸣,亚圣层出不穷,但到底没有什么超自然的手段,只凭道理经典游说天下。

    “青武!”

    这时,几个少年远远地跑过来,招呼他:“下午要出去狩猎,这次是五叔负责我们几个的历练,他老人家可没七叔那么客气,不要去晚了,不然要挨揍的。”

    “你们过来!”青武挥手,“七叔他已经同意石空留在我们村子了,他以后住我家,等他筋骨养好了,就和我们一起习武。”

    “真的吗?留下来也好,有人欺负你,我们几个给你出头!”

    “不错,你住青武家,以后就是我们圈子里的了,青鱼他剑法练得最好,没人敢欺负你。”

    几个少年一下围过来,拍肩膀的拍肩膀,拍胸脯的拍胸脯,全没有半点见外。

    看着眼前几个比自己还要小上两三岁少年,那样没心没肺的表情,石空忽然感到了一种别样的温暖,这是他过去几年里从未感受过的。

    片刻后,看着几个少年并肩离去的背影,石空忽然笑了,此前种种压抑,在这一刻烟消云散,路总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没有一蹴而就的修行,也没有一蹴而就的人生,在这里,他看到了不断变强的希望,他相信,只要他足够强大,终究可以踏着时空的长河逆流而上。

    若是你也在,我们终将会见面,不是吗?

    石空心中暗道,此时,背后的明月剑轻颤,石空取剑,暗紫色的剑身流动着淡淡的光华,似乎有所改变,然而等到石空再次感应时,那异样又消失不见。

    没有再多想,石空收剑入鞘,他筋骨暗裂不少,虽然昨天吃了一大碗角鹿肉,也不是一天可以恢复的,并不适合走动太多,当下,他一个人回到了青武家中。

    “孩子你回来了。”屋里,一名身着灰色布衣,发饰古朴的妇人微笑道,“青武回来取弓,都已经说了,你就安心住下,等养好了身子再谈其它,你阿叔也去狩猎了,你回屋修习吧,不要轻动筋骨。”

    “谢谢阿婶。”石空道谢,这是青武的母亲花氏,鹿鸣山东的花影氏村落嫁过来的,一个勤快慈祥的中年妇人。

    “去吧,待会儿阿婶把给你准备的角鹿肉拿过来,这肉七叔吩咐了,你一天要吃两顿,才好得快,能多吃点就多吃点,好处大着呢。”

    再次谢过花氏,石空进入了最里间的石屋,坐到床边,在厚厚的兽皮上盘坐下来,三天了,来自胸口青色印记的召唤愈发强烈,石空有感觉,如果到了第四天他再不进去古神域,就会被强行摄入其中,略一沉吟,他准备借助古神域修复伤体,希望能够加快恢复速度。

    宁心静气,石空开始勾动胸口的印记,一股无形的波动升起,下一刻,眼前的世界变幻,瞬间,已经进入到了古神域中。

    依旧是出现在村子中央的池水边,不等石空跳入池中,没有半点征兆,此前消失的冰冷声音再次出现在脑海之中。

    “宿主回到远古,满足修行环境,距离第一重试炼还剩五个月零二十三天,请宿主尽快提升,试炼前未点燃本命神火,抹杀!”

    什么!

    石空一惊,事实上,在青武讲述过神火境后,他就有所猜测,那青铜星吊坠所藏的古神域,应该与这片远古大地有所关联,只是没想到再次进来,居然生出了这样的变故,五个月零二十三天,需要提升至点燃本命神火,否则就要被抹杀!(果然还是古风适合我,求推荐票,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