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体悟剑境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

    咻!

    几乎是下意识的,石空展开了莲中剑,明月剑绽开了蒙蒙的暗紫色剑光,仿佛一朵盛放的紫莲,一道纯白无瑕的剑光从中吐出,斩向中年男子手中的剑柄,想要迫得对方收剑,敛去锋芒剑气。

    然而,没有如预料当中的碰撞,这一剑,石空直接斩在了空处,等到他反应过来,半边身子如遭雷击,却是对方倒转剑背,将他生生抽飞了出去。

    踉跄落地,石空骇然,中年男子对于青莲剑法的领悟,已然到了化境,他本以为看穿了剑路,没想到还是谬以千里。

    不过对方显然并未伤害他,这是要指点他剑法吗?

    石空心中生出些许明悟,若是如此,将是他莫大的机缘,若能有武学功法的开创者亲自出手进行喂招,相信可以很快达到炉火纯青之境。

    难道这就是老铁匠的目的?

    石空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黄泥台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嗡!

    显然,石空的思考并不能停止中年男子的脚步,他身如莲叶,脚尖沉浮,又是一剑刺来,凌厉的锋芒之气刮得皮肉生疼。

    不敢再有半丝怠慢,石空全神贯注,开始应对起中年男子的攻伐。

    在这里,想要退避根本不可能,中年男子的速度太快了,根本不是石空可比,只能被动接剑。

    嘭!

    又是一剑,石空被抽飞出去,他目光一凝,这一次,他隐隐捕捉到了对方的剑法轨迹,却因为看穿太晚,没有能够截住。

    三剑,四剑……七剑,八剑,九剑!

    叮!

    一道金铁交鸣音,明月剑贯穿层层迷雾,莲中剑锋芒尽敛,第一次点在了中年男子剑身中央。

    嘭!

    半边身子酥麻,石空再次翻滚出去,却是中年男子震剑,以一种奇异的姿势卸去了莲中剑的所有力道,再次抽在了石空身上。

    “像是,风中摇曳的青莲!”

    石空眼前一亮,这一次他看得最清楚,中年男子的剑法,似乎一直就给他这样一种感觉。

    第一次,石空闭上了双眼,他不再看向中年男子,而是在脑海中观想出一朵晶莹如碧玉的青莲,青莲出水,在水中沉浮,在风中摇曳,仿佛浑不受力,却又没有任何力道可以加诸其上。

    下一刻,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石空出剑,只闻得叮的一声轻响,明月剑准确地点在了中年男子的剑身之上,两人的剑也几乎在同时再次生出了变化。

    叮!叮!叮!叮!

    一连串的交击声,石空身形不退,此时似乎也化作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莲朵,他脚步起伏,剑法摇曳,不再遵循固定的剑招顺序,而是随意出手,任意衔接,中年男子的剑却再也不能够轻易突破他的防守。

    一炷香过去。

    倏尔,中年男子收剑,抽身而退,石空睁开双眼,只见中年男子背对着他,踩着轻盈的莲叶,很快逐渐消失在水雾深处。

    没有开口,石空收剑入鞘,朝着中年男子的方向恭恭敬敬地鞠躬,不论对方是否就是青莲氏的老祖宗,这传剑之恩,委实不轻。

    事实上,就算是后来,中年男子也未尽全力,石空分明感应到对方雄浑磅礴的内力,远非是他所能企及,然而长剑相交,对方剑身传递过来的内力,却始终与他相若,显然是刻意收敛了力道,所为的,多半就是能够令他更清晰长久的体悟青莲剑法所蕴藏的剑境。

    而剑境,则是明悟剑势的第一步!

    至于如何衍生剑势,七叔没有多说,显然是并不认为一两年内,石空可以达到这样的境地。

    数息后,眼前的世界变幻,石空环顾四周,自己已经重新回到了黄泥台上。

    凝视着脚下的石台许久,石空走下来,此刻老铁匠早已离去,他循着来路回到了村落中央,带着微微苍白的脸色跳入了生命泉池内。

    淡青色的池水晶莹,散发馨香,伴随着少许腥甜之气,石空整个身子沉入其中,丝丝缕缕清亮温和的气流顿时顺着周身三万六千余毛孔进入体内,须臾间,就感到此前消耗甚剧的内力飞速恢复过来。

    等到整个生命泉池的水再次变得透明,石空黄庭气海中消耗的内力也完全恢复如初,纯白无瑕的内力绵绵汩汩,甚至隐隐有了些许增长,只是距离再次打通心脏的第五处窍穴,还差了一些。

    除此之外,肉身气力似乎也有所增长,距离七石之力又更进了一步。

    走出生命泉池,石空若有所思,这生命泉池似乎也是根据他自身的消耗提供药力,不多也不少,之所以他的修为力量会有所提升,多半也是因为在铁匠铺中锻打生铁所致。

    不过十息后,眼前的世界再次变幻,十二个时辰已满,立即被驱逐出了古神域。

    ……

    清晨。

    天微微亮,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石空睁开双眼,走出了石屋,门前,青武朝他眨眨眼,迈开脚步就朝着后山奔去。

    笑着摇摇头,石空也迈步跟上,练出内力之后,他身子愈发轻盈,足有六石多的肉身之力,甚至不需要引动内力,轻轻松松就跟上了青武的步子。

    两人一前一后,一路上,青鱼,青虎,乃至青云两兄弟也慢慢加入进来,还有一些少年,也都早早地起来了。

    进入一条足迹鲜明的山路,一行人盘旋而上,清晨的鹿鸣山寂静而潮湿,草木间弥漫着淡淡的沆瀣,偶尔有虫鸣起伏,慢慢的就销声匿迹。

    半炷香后。

    一行人登上了半山腰处的一处山崖,山崖上,是一片数十丈方圆的空地,早有几个少年盘坐在那里,迎着未升的朝阳,呼吸吐纳,搬运内息。

    这里眼界极高,离地面足有百多丈,青莲氏村落在眼前微如鸡子。

    没有人开口,性子跳脱如青虎也是一样,每个人都默默地找到了一处空地,迎着朝阳盘坐下来。

    石空了然,这是少年们按照青莲心法的要旨,每日来到山崖上呼吸吐纳,以汲取朝阳初升的一刻,天地间生成的那一丝极微弱的先天紫气。

    先天紫气者,纯阳无垢,可以相助壮大,精纯内息,除了每日的血肉进补,对于诸多少年而言,每日朝阳初升时的一丝先天紫气,是绝对不能够放过的。

    石空也盘坐下来,不多时,青莲氏这一代的少年们陆陆续续地全都到了。

    不过数十息后,朝阳如火,自黑夜的尽头升起,朝阳升起的刹那,一缕肉眼可见的紫光绽放,转瞬即逝。

    每个少年都努力把握着时机,他们呼吸吐纳,竭力吸纳着分润给自己的几乎为不可查的一丝先天紫气。

    石空同样呼吸吐纳,黄庭气海中,中指粗细的内力纯白,在一百零八处窍穴所在的经络中流动游走,他同时默默观想,心中化生出一朵晶莹如碧玉的青莲,青莲摇曳,在茫茫水波中沉浮,迎着朝阳,沐浴朝露与紫光。

    即刻,一丝仅有发丝粗细的先天紫气被他捕捉到,顺着口窍吸入体内,再沿着一百零八处窍穴的经络游走数遍,最终落入黄庭气海之中。

    刹那间,黄庭气海中的内力仿佛嗅到了世间绝伦的美味,几乎不用石空引动,主动朝着那一丝先天紫气扑去,转眼间,紫气消弭,已然被吞噬殆尽。

    若是有再多的先天紫气该多好,此时,即便是向来沉稳的石空,也不禁生出几许少年心性,不是吗?仅是这一丝先天紫气,就令得他黄庭气海中的内力隐隐纯净且浑厚了半分,若是再多十倍,且日日如此,五个多月内,石空有信心彻底练透五脏。(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