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长发鬼灯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

    随着老族长的话音落下,漆黑的青莲氏错落中,骤然间生出了蒙蒙的青光,这青光如流水般汇聚,一股难以言喻的炽烈气息横扫而过,顿时,那弥漫整个青莲氏的阴气,仿佛倒入了热油中的凉水,一下蒸发殆尽。

    青莲氏村道上,黑雾翻滚,浓稠如墨汁,两道猩红的血芒在此刻迸射而出,如两口血剑,斩在了那汇聚的青光上。

    嗡!

    青光剧震,随即黯淡下来,但依然保持着汇聚的趋势。

    “哼!消耗十数年的香火之力,召唤青帝圣罚,果然是好决断。”那阴森冰冷的声音响起,“不过区区一个不足千人的小氏族,即便是积累十年,又能有多浓厚的香火之力,若是一般的鬼,也就收手了,不过想要阻挡本尊的鬼将路,就是阴阳难断的大仇,以为真的能够奈何我!”

    呼!

    下一刻,浓浓黑雾中,成千上万,浓密如瀑的发丝蔓延而出,难以想象,怎么会有这么长的头发,如墨的发丝,上面泛着淡淡的紫光,仔细看,那分明就是一缕缕干涸多时的鲜血,散发出来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

    此时,只见成千上万染血的黑发蔓入空中,将那一团汇聚的青光层层叠叠地包裹住,隐隐有鬼哭声响起,凄厉而悲怆,响彻在整个青莲氏村落的上空。

    鬼哭!

    石屋中,石空浑身一震,这声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即便以他的修为,也感到浑身一冷,精神意志都隐隐受到了压制。

    不过再看向青武三人,脸色仅是稍稍黯淡,看来这鬼哭声,修为越高,方才感同身受。

    青莲氏村落中。

    此刻,如瀑的黑发缠绕中,青光扭曲,显现出来一只巴掌大,通体如青金浇铸的异鸟。

    若是石空在此,就会震惊的发现,这巴掌大的异鸟,竟形似古老神话传说中,北冥之海的鲲鹏。

    鲲鹏长啸,虽然只有巴掌大,却也生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浑身四万九千根青色鹏羽如剑,朝着四方激射而出,要斩破一切束缚。

    “鲲鹏法相吗?可惜,不过是一缕念头,给本尊镇压了!”

    黑雾翻滚中,一只通体如墨,燃烧着惨绿鬼火的灯盏飘出,悬浮在了鲲鹏头顶,既而,一股难言的恐怖气息散发出来,那原本激射而出的四万九千根鹏羽,立时被禁锢在了半空中,而后如被山风侵蚀多年的枯石,寸寸粉碎。

    “收!”

    伴随着一道阴冷的笑声,巴掌大的青色鲲鹏顿时被那墨色灯盏吸进去,出现在了那惨绿的鬼火中。

    “有这宝贝在,炼化了这一缕念头,本尊晋升鬼将,不会有半点虚弱。”

    不多时,那原本被驱散的阴气,又再次在整个青莲氏村落中弥漫开来。

    不好!

    圣庙中,老族长霍然抬头,却见眼前的青帝圣像上,一道清晰的裂纹自眉心浮现。

    “怎么可能!”

    老族长踉跄倒退,面露惊骇之色,这可是他青莲氏积蓄了整整十年的香火之力,这十年里,也出现过一些危险的时候,却始终隐忍没有动用,直到今天,为了护住他青莲氏即将名动四方的天骄,他毫不犹豫,引动了所有的香火之力,却没有想到,换来的居然是这样的结局。

    青帝的一缕念头都镇压不住的,绝对不是普通的鬼族,甚至在老族长的判断中,以他青莲氏十年香火之力召唤出来的青帝念头,就算是一般的鬼将也不可能挡住,然而眼下,却由不得他不信,青帝圣像龟裂,说明降下的一缕念头已然不复存在。

    ……

    青武家中。

    感受着空气中再次弥漫开来的阴气,石空蹙眉,这已经与青武等人的描述差之太多,很显然,今时的鬼夜,必定生出了某种他所不知道的变故。

    咚!咚!咚!

    此时,再次有敲门声响起,瞬间,青武浑身筋肉紧绷,目光死死地盯住了大门,又是鬼敲门吗?

    石空目光如剑,此时不再压抑,冷声道:“谁!”

    “我是青雨,青武哥,我娘被鬼上身了,你快去救她!”

    有一道清脆的少女声音响起,青武一怔,低声道:“是青雨,她的住所离我家只有十几步。”

    青雨吗?

    石空摇头,倏尔淡淡道:“你走吧,这里没有你想找的人。”

    难道……

    青武看向石空,却见石空神色笃定,显然有所自持,他不禁心中又是一突。

    “青武哥,你见死不救!我恨你,我恨,我诅咒你一辈子!我恨啊……”

    转瞬间,门外,那属于少女的清丽声音不再,而是化成了一道苍老的女声,仿佛红颜瞬间老去,一股凄怆冰冷,且撕心裂肺的气息透过门缝传递进来。

    青铜油灯骤然间变暗,猛烈摇晃,好像随时都会熄灭,空气中,甚至隐隐浮现出细碎的冷雾,变得比寒冬腊月还要肃杀。

    噗!

    几乎是不由自主的,青武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连带着青武父亲与花氏,也在这一刻张口喷血,三人几乎在同时晕死了过去。

    什么!

    石空心中一惊,随即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凌厉,黄庭气海中,剑气流转,心脏鼓荡,胸口的位置,仿佛出现了二十处淡紫色的星芒。

    下一刻,二十道星芒齐齐发光,一股惊人的气血之力自石空身上迸发,比之前更加旺盛,惊怒之下,石空几乎动用了十二分的力量,同时右手向后,握住了明月剑的剑柄。

    嗤!

    如同在水中倾入了滚滚的热油,以石空为中心,一丈之外,空气生出扭曲之意,那是属于石空的气血在与阴气碰撞,一阴一阳,一冷一热两股气息在胶着,乃至迸溅出点点幽蓝的火星。

    门外变得安静下来,但石空却愈发警惕,他感到一股极其阴冷的气息在逼近,若非是他精神凝聚,诞生了剑势,恐怕根本难以察觉。

    倏尔,石空心中一动,就看到前方的门缝里,丝丝缕缕黑色的头发蔓延进来,沾染着暗紫色的血浆,一股浓重的血腥气顿时在石屋中弥漫开来。

    “好孩子,我来了,到为娘这里来……”

    略显空洞的声音在石屋中响起,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又好像隔着几层面纱,听不真切,但是随着这声音响起,石屋中的阴气一下暴涨了数倍,任凭石空血气旺盛,如火炉在燃烧,也被生生挤压,仅仅护住了周身数尺之地。

    面色一变,若是阴气再盛稍许,他的气血,就笼罩不了青武一家了,石空可以想象,一旦被阴气临身,青武一家三口会是怎样的下场。

    深吸一口气,石空的目光变得冰冷而凌厉,隐隐有淡紫色的剑气浮现,他扫过不断蔓延进来,已经长达数尺的黑色血发,语气似有寒冰成山,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人鬼殊途,你如此歹毒,不怕下地狱吗!”

    出乎石空的预料,随着他话音落下,那原本不断蔓延的黑发停止下来,既而,一道似男似女,却又朦胧阴森的声音响起。

    “地狱吗?可惜黄帝的手伸不到这里,地狱不空,人族不灭,鬼族永不离山海!”

    在那里!

    刹那间,石空目光炽盛,明月剑瞬间出鞘,朝着窗棱的缝隙斩落。

    一缕淡紫色剑光浮现,伴随着一股凌厉无比的剑势,隐约间,还站在石屋中的,只剩下了一朵摇曳的紫莲,每一片莲叶都舒展开来,吞吐着长达寸许的淡紫色剑气。(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