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十息斩鬼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这一章写了四个小时多!)

    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膻中所在,仿佛生出了一只永恒的神炉,赤色神火熊熊燃烧。

    与此同时,诸多感悟也在瞬间涌上心头,这是石空此前根本不敢想象的领悟,在他向古神域换取十息大圆满之力后,全部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只轻轻一震,那原本禁锢他肉身的力量就破碎开来,前方,鬼雾中的存在轻咦一声,察觉到一丝不对,而此时,石空抬头,两道刺目的紫色剑光仿佛闪电般,瞬间撕裂了空气,斩在了浓密的黑雾上。

    噗!

    层层黑雾如败絮般,被一分为二,一溜黑血溅起数尺高。

    “你又伤了我!该死!你居然又伤到了我!你怎么可能摆脱鬼灯的禁锢,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该死!我要将你的魂魄打散,永世不得超生!”

    黑雾破开,终于显现出来当中的存在,竟是一个如人族般的中年人,只是眸子猩红如血,头顶更生有一只九寸长,漆黑如墨的独角,此刻,可以看到,这名鬼族的左右脸上,各有着两道深深的剑痕,有黑血溢出,撕开的皮肉上,显然还残存有锋芒之气,愈合得十分艰难。

    “禁!”

    中年鬼族厉吼,一股浓烈的阴气呼啸而出,石空头顶上,那如墨的鬼灯顿时生出感应,散发出来幽幽的黑芒,再次朝着石空头顶镇落下来。

    白发轻扬,石空目光平静,这一刻的他有一种无敌的自信。

    “虚张声势吗?鬼灯,给我吸干他的气血精气!”中年鬼族吸气,显露出来寸长的狰狞獠牙,一股强横的气势随之升腾而起。

    眼看着鬼灯落下,距离头顶不过三尺之地,石空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

    锵!

    一声剑鸣,一道紫色剑光如电。

    嘭!

    鬼灯剧震,竟被生生斩飞数丈,中年鬼族闷哼一声,鬼灯与他心神相连,突如其来的变化,他始料不及,他分明感到,鬼灯之上,生出了一道微不可查的裂痕。

    “不可能,你的修为,你的剑法,怎么会一下暴涨这么多!”

    中年鬼族难以置信,不过很快露出冷笑:“现在,你真正激怒我了,我会让你明白,点燃鬼火的存在,根本不是你区区一个少年可以违逆的,我会一寸寸捏断你的筋骨,让你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

    “杀!”

    中年鬼族怒喝,伸手一招,虚空荡漾,一口血色鬼头刀化虚为实,落入掌心。

    一步迈出,十数丈的距离被瞬间跨越,鬼头刀斩落,上面生出惨绿的鬼火,空气如裂帛,有鬼哭狼嚎,一缕苍白的气浪扩散开来。

    还有八息!

    石空向前迈步,几乎是福至心灵,明月剑入手,如一道紫电横跨长空。

    这是雷鸣剑法,在此时石空的诸多领悟中,已然是一门丝毫不逊于青莲剑法的顶尖剑法,他剑出如电,如穿梭在层层雷云中,剑啸如雷音,剑光如电闪,膻中神炉内,更有一缕赤色神火顺着手臂灌注进入明月剑中。

    嗤!

    瞬息间,一声轻响,一道足有九寸长的紫红色剑气自明月剑剑尖吐出,伴随着一股凌厉无匹的剑势,若雷霆万钧,迎向了中年鬼族。

    铛!铛!铛!

    无数火星迸溅,刀剑相交,每一次碰撞都如铁钟撞响,一道道狂风席卷开来,乱石翻飞,尘土飞扬,如掀动了一股沙暴。

    中年鬼族不断后退,血色瞳孔露出震惊之色,他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对方的剑力太沉重了,四尺三寸的长剑,不仅快逾闪电,更重逾百石,每一次交手,都好像一块块巨大的磐石砸落下来,震得他筋骨酥麻。

    最重要的是,对方的剑势笼罩,以他鬼族强横的精神意志,也不禁生出了一种禁锢感,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粘稠了,事实上,他的确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四面八方的压迫,这样的剑势,根本就不是刚刚领悟出来的,已然近乎实质化。

    “化虚为实,剑势小成!”

    中年鬼族惊喝,这少年的剑道天赋,居然达到了如此惊人的境地吗?

    然而眼下,他却不得不应战,对方的剑势如雷霆万钧,剑速如狂雷天降,根本没有半点退避的机会,甚至他的鬼头刀也在悲鸣,刀身的鬼火如阳春白雪,几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那紫红色剑气透发出的灼热气息中正刚阳,更兼锋芒凌厉,恰恰是他这阴气鬼火的克星。

    转眼间,两人交手数十招,中年鬼族心中叫苦不迭,对方的剑势太恢弘了,再这样下去,他多半要成为剑下亡魂。

    第六息!第七十八招!

    噗!

    终于,中年鬼族咳血,暗黑鬼血挂在嘴边,他浑身青筋暴突,血色眸子怒睁,握住鬼头刀的虎口也崩裂开来,承受不住石空的剑力。

    咻!

    石空再挥剑,明月剑剑身密布紫红剑气,然而这一剑却斩空了,中年鬼族似化作了数道鬼影,一下散开,又在数丈之外凝聚。

    “我记住你了,下一个鬼夜,本尊要青莲氏鸡犬不留!”

    中年鬼族面目狰狞,然而嘴角鬼血源源不断地溢出,刚刚为了脱离石空的剑势,他施展了一门法武层次的鬼影步,但这门步法对于肉身要求很高,他强行施展,顿时抽干了近半的鬼力与气血,面对此时的石空,他已没有了再战之力。

    呼!

    第八息,中年鬼族身如鬼魅,化作一道鬼风,朝着洞窟外疾驰而去。

    “走得了吗?”

    石空喃喃道,瞳孔深处透发出来凌厉的杀机,青莲氏于他有传艺活命的大恩,甚至仅凭人鬼有别,他就不可能视而不见,这样的种族,对于人族而言,是一种深重的灾难。

    第九息!

    石空缓缓闭上双眼,手中明月剑剑光愈发炽盛,似化成了一轮紫红色的明月,又好像一朵紫红色的剑莲盛开。

    嗡!

    有剑鸣声悠长而嘹亮,甚至传出了洞窟,响彻在整个鬼气阴森的山坳中。

    这一刻的石空,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剑境中,他似乎看到了漫天雷云,有紫电横空,雷动九天,雷云之下,惊涛骇浪,乱石穿空,一朵紫色莲花在怒潮中盛放。

    第十息!

    几乎不由自主的,手中明月剑抬起,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莫名的轨迹,乃至剑身摩擦空气,生出了无数细密的银色电光。

    吟!

    伴随着一道淡淡的剑吟声,一股难言的惊人剑势自石空身上升腾而起,一瞬间,数十丈外,中年鬼族如遭雷击,整个人被生生定在了半空中。

    “法武剑式!”

    中年鬼族艰难开口,惊骇欲绝,这一剑太惊人了,剑势凌空,如雷似电,让他浑身酥麻,肩头仿佛有两座大山镇落,一身鬼力气血全部被冻结。

    轰隆隆!

    下一刻,石空出剑,明月剑遥遥斩落,一道尺长的紫红色剑气竟脱离剑身,如一道电光,又好像一片莲叶,朝着中年鬼族激射而去。

    嗤啦!

    空气被瞬间撕裂,开辟出来一道狭长的真空剑路,中年鬼族怒吼,浑身鬼气勃发,他竭力震开剑势束缚,艰难转身,鬼头刀凌空斩落。

    时间仿佛过了千万年一般漫长,中年鬼族的血色瞳孔中,那紫红色剑气逐渐放大,似化成了一朵接天紫莲,耸入九天,剑气如电,自莲蕊中落下,倾泻八荒。

    噗!

    一声轻响,中年鬼族不动,目光死死地盯住了远处的石空,似乎要将这身影永远地烙印在脑海中。(求推荐票,求收藏,这一章写了四个小时多!十步又想起了当初写不灭的日子,那种剑感慢慢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