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机锋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

    最先到来的,是求禅氏的人马。

    远远望去,那是数匹通体红艳艳,遍布赤鳞,生有四耳,长有狰狞双角,似鹿非鹿的异兽。

    “四耳麋鹿!”

    村子里,一些青莲氏族人在远眺,皆是心中一惊,这是生活在鹿鸣山一带的荒兽,虽然不食气血,却桀骜不驯,很难为人所驾驭,却没想到,今日求禅氏到来,却俘获了这样的坐骑。

    几匹四耳麋鹿迈着硕大的蹄子,每一步都轻易跨越丈许之地,留下清晰的蹄印,它们高大而神骏,满身赤鳞在夕阳下,好像赤金浇铸般,愈发的璀璨与绚丽。

    “原来是求禅氏的传功长老和几位贤侄,青莲氏恭候多时。”

    村口,大长老朗声道,不过瞳孔深处却显现出来一抹凝重,一个氏族的传功长老,很多时候都是除了族长之外的最强者,这求禅氏的传功长老,数年前就是接近神火境第五步的强者,而今再见,其气息愈发内敛了,显然修为精进不浅。

    “禅石,禅木!”

    几位青莲氏长老身后,青武低呼一声,当日,就是这两个求禅氏少年与他们争夺鹿血米,几乎将他们全部打伤,险些令他们空手而回。

    但是很快,青武就忽略了这两个少年,甚至还有几个少年与少女,也同样被他忽略,打通了心脏所在的三处窍穴后,他精神旺盛,灵觉敏锐,很快感应到了一个人的不凡,甚至可以说是可怕。

    这是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少年,与其他几名共乘一匹四耳麋鹿的少年们不同,他一个人端坐在麋鹿背上,紧随在求禅氏传功长老的身边。

    禅山!

    几乎在同时,青武等几个少年相视一眼,人的名,树的影,这禅山他们虽然未曾亲眼所见,但是近年来时常听说,包括其它几大氏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都被他们默记在心。

    这是一个得到圣眷的少年人,不仅是青帝眷顾,传闻求禅氏中还供奉有白帝圣像,这禅山,同样得到了白帝圣眷。

    得到东荒与西荒两位大帝的圣眷,放眼整个鹿鸣部落都没有一个,或许并未得到天降甘霖,洗筋伐髓,但足以说明其不凡。

    全身都是破绽!

    青武目光沉凝,他虽然剑法糟糕,但一些眼力还是有的,此时的禅山端坐在四耳麋鹿背上,虽然全身都是破绽,但如果换做是他出手,定然会迟疑难定,不知从何处下手。

    一个氏族年轻一代的最强者,这样多的破绽,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绽。

    面对大长老的问候,不远处的四耳麋鹿背上,没有人应声,大长老也不以为意,但是身后的几个少年,却大多捏紧了拳头,在他们青莲氏的村落前,这分明是一种轻慢,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直到十息后,几匹四耳麋鹿来到近前,当先的一匹四耳麋鹿背上,求禅氏传功长老方才淡淡道:“鬼夜前,贵族圣眷冲霄,天降甘霖,不知道是哪一位后辈奇才,我求禅氏心有仰慕,今日特来讨教一二,也让族内的几个小辈开开眼界。”

    哪怕是开口,求禅氏这位传功长老也没有半点下来的意思,他语气生硬,相当的冷漠。

    不过大长老几人也能够理解,任谁眼睁睁的看着两株中等鹿血米从手中溜走,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而今日他们青莲氏需要面对的,不仅仅只是求禅氏一族,这仅仅只是开始,如非必要,只要不是太过分,大长老几人早已决定,能睁一只眼,就闭一只眼。

    面对求禅氏传功长老的问询,大长老沉吟片刻,决定选择一些如实相告,有些东西,不是能够瞒得住的。

    半炷香后。

    求禅氏传功长老翻身下来,冷漠的眸子显露出来几许震动之色,青莲氏的老族长气血枯竭,战死了!

    对于十大氏族而言,乃至在整个鹿鸣部落境内,都绝对是一个大消息,青莲氏老族长昔年虽然未曾点燃本命神火,却也迈进了神火境第五步,放眼整个鹿鸣部落,都是少有的存在,这样的强者即便年老,气血枯萎,但想要战死,绝对不会那么容易,那该是面对了怎样严酷的对决。

    相比于这一则消息,最令求禅氏传功长老震惊的是,鹿鸣部落境内,掀动鬼夜的鬼族里,竟有一名即将进化成为鬼将。

    “消息属实吗?”这个身着粗布麻衣,头顶两个戒疤的中年人郑重道。

    “千真万确!”大长老沉声道,“我族已派遣族人前往部落山城,请部落中点燃本命神火的大人们前来,希望能够寻出此鬼,斩尽杀绝。”

    得到肯定的答案,求禅氏传功长老心绪起伏,那得到圣眷,天降甘霖的青莲氏少年,也被那名鬼族捉拿离去,即将成为晋升鬼将的养分,他心有惋惜,同时也有些庆幸,这样一个少年人成长起来,或许比他求禅氏的禅山更强,未来甚至有希望贯通内外天地,明悟道法,凝聚阴神,成为名震一方的人位强者。

    事实上,在鹿鸣部落境内,十大氏族之间并不和睦,荒莽多凶险,鹿鸣山四方,被探知的安全地域并不多,草木丰盛,食物充足的更是稀少,只有最强大的氏族,方才能够占据最丰盛的地域,获得最多的猎物与奇珍。

    等等!

    倏尔,求禅氏传功长老心中一动,青莲氏虽然不如他们求禅氏底蕴深厚,但也渡过了六百余年的岁月,虽然在诸多异族侵扰中,未必能够留下多少香火之力,但面对一名尚未晋升鬼将的鬼族,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就他所知,青莲氏昔年就有一口赤焰神剑传了下来,是一口极为锋锐,坚固无比的神火兵。

    “大长老,我听闻贵族先祖,曾经传下一口赤焰神剑?”心念一动,求禅氏传功长老忽然开口道。

    嗯?

    大长老心神微震,忽然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点头道:“不错,的确有这样一口剑,是先祖传来的一口神火兵,已经有了四百多年的岁月。”

    “真有此剑,若有暇,禅动倒要见识一二,还望大长老届时不吝赐见。”求禅氏传功长老开口,面露微笑,然而下一刻,他话锋骤然间一转,道,“既然来到了贵地,理应进入圣庙焚香祷告,以示尊崇,不知大长老意下如何。”

    什么!

    这一刻,不仅是大长老,包括七叔等青莲氏长老,皆是心中一惊,难道,此人已经看出了端倪,若是如此,就难以善了了,一个失去圣眷的氏族村落,对于其他氏族而言,绝对比十株上等鹿血米还要具有诱惑力。

    此时,大长老蹙眉,但很快舒展开来,歉意道:“今日不巧,我族圣庙受鬼夜冲撞,正在修葺中,倒是不方便迎接长老入内,还望海涵。”

    悄无声息的,将放出的精神意志收回,感应了这许久,求禅氏传功长老嘴角泛起一抹莫名的笑意,摆手道:“既然如此,禅动也不便勉强,不过既然来了,还请大长老不吝赐教,让我求禅氏这几个小辈见识一下贵族青莲剑法的精深奥妙。”

    终于来了吗?

    七叔等几名青莲氏长老相视一眼,身为传功长老,负责传艺较技,七叔顿时抬头看向大长老。

    大长老沉默片刻,终于深吸一口气,颔首准允。这个已知天命的老者随后捋了捋花白的胡子,脸上的褶皱似乎更深了,近日来,他默然承受了这个世间最深沉的痛,死去的老族长,正是他年迈的老父,从老族长呼吸停止的那一刻起,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双肩,竟然会如此的沉重。(求推荐票,求收藏!推荐票终于突破一万大关了,这离不开所有书友的倾力支持,这里不一一详述了,十步在这里谢谢大家,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我,支持紫极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