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青武的剑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

    石江,一个颇为高大的少年,脸膛红通通地,但是身上有一股灼热的气息,这是一股雄浑的气血,哪怕相隔十数丈,也有一种清晰的压迫感。

    这是一个强敌!

    青武深吸一口气,石桥氏派出的,虽非是最强者,却也相差无几。

    锵!

    长剑出鞘,青武遥指前方,摆出了一个起手式。

    基础剑法?

    一些氏族长老愣住了,即便是石江不修剑法,却也看出来这到底是什么起手式。

    “你轻视我吗!”石江冷眼道,“觉得我不是对手吗!”

    青武摇摇头,不想过多解释,镇族剑法都没有练好这样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告诉村外人的。

    唯有七叔与青鱼等少年眼前一亮,的确,青武的性子与青莲剑法不合,但是基础剑法却练得有板有眼,与其动用半生不熟的青莲剑法,基础剑法或许能够让他支撑更长的时间。

    “不愿意解释吗?”

    石江喃喃道,眼中有厉芒闪过,而后开始迈步,少年也生出了怒意,体内浑厚的气血不加掩饰,如一口小火炉晃动起来,他长喝一声,举拳向前,空气劈啪作响,这一拳势大力沉,没有半点花俏,却掀起了一股不弱的劲风。

    有莹白的光芒自拳头上浮盈而起,青武顿时感受到对方的修为,应该与自己相差无几。

    咻!

    青武出剑,他迈动步子,如一头凶猛的角鹿冲了出去,剑身内力流动,如一道白色匹练向前洞穿。

    “好!”

    七叔轻喝一声,眼中精芒流转,他没有想到,青武居然将基础剑法练到了这样的境地,几乎只差一些领悟,就可以迈入入微之境。

    如此看来,青武并非是没有练剑的悟性,只是没有契合他性子的剑法,七叔心中暗道,若是渡过今日之劫,定要前往部落山城,为其寻得一门剑法,即便不入一流,也要力争二流。

    铛!

    有金属颤音响起,拳剑相交,两人皆是一震,这一番试探,青武虎口一震,明白对方修为与他相差无几,但是肉身之力却要胜过他不少。

    手中长剑一转,向前斜跨出一步,青武避开对手拳锋,撩剑上行,剑刃破空,生出凌厉的剑啸声。

    石江面色一变,少年没有想到青武的变化居然如此凌厉,下一刻,他拳路一变,整个人的气势顿时暴涨起来。

    “撼山!”

    一声暴喝,石江转动拳头,手肘以不可思议的轨迹横击,截住了青武的剑身。

    哐!

    宛如被一块磐石砸中剑身,青武虎口巨震,被生生弹开,落到数尺之外。

    “撼山拳!石桥氏的镇族拳法,位列顶尖!”

    “好重的拳,几乎有了四石之力!”

    不少氏族少年低声交谈,目光湛亮,这门拳法与求禅氏的大罗汉拳齐名,都是具有炼体之功,以刚猛凌厉著称的拳法,眼下看来,当真名不虚传,换做是他们,面对这一拳,如果没有绝对的修为优势,也要暂避拳锋,再伺机出手。

    咚!

    石江迈步,仿佛一头猛犸象在行走,地面尘土震动,扬起轻烟,他一拳逼退青武,撼山拳连绵不绝,拳锋破空,几乎封锁了青武所有的退路。

    铛!铛!铛!

    刺耳的撞击声不断响起,青武接连退步,对方的拳头太快了,甚至比他的剑还要快,每一拳落下,都震得他虎口生疼,整条手臂都渐渐酥麻了。

    不过,在退出十步之后,青武生生止住了脚步,他咬牙,雪白的牙齿几乎咬破了嘴唇,这样的失败不是他想要的,即便是战败,也要给对方留下足够疼痛的印记,这是属于他们青莲氏的第一战。

    咻!

    青武再次出剑,内力与气血催发到极颠,他心中有一口气,不想失败,更不想被这样碾压击退。

    嗯?

    石江目光微动,对方的剑居然比之前更快了一分,垂死前的挣扎吗?还是回光返照?

    即刻,他震动拳头,拳力如一块巨石坠落下来,要截住青武的剑身,他相信,面对这一剑,对面的少年必定会变招,避开他的拳锋,否则这一拳落实了,绝对会震飞他的长剑,虎口崩裂在所难免。

    然而,石江很快就色变,因为对面的少年目光坚凝,长剑去势不变,一招普普通通的刺剑,指向他的心脏,没有半点变招的意思。

    该死!

    石江心中怒喝一声,一寸长一寸强,若是对方坚持不变招,他即便可以击飞对方的长剑,也不能够有绝对的把握,对方的剑尖是否一定不会刺入他的胸口。

    疯子!

    石江收拳,第一次选择了避让。

    此时,石桥氏的英武中年蹙眉,一步退,步步退,他仿佛看到了接下来的战斗,再看向青武的目光,就现出了少许奇异之色。

    果然,接下来一连十数招,青武都攻敌必救,全然不顾自身安危,恰恰如此,对面的石姓少年变得缩手缩脚,撼山拳难以施展开来,被硬生生逼退了数丈远。

    青武仿佛忘记了一切,此刻,他沉入到了一种莫名的剑境中,手中长剑渐渐与身体连成了一体,每一寸劲力都开始变得收发自如,念动则力至,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感。

    这是……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七叔眸子雪亮,心中有一种声音要呐喊出来。

    “入微!”

    观渔氏的巫祝开口了,沉声道:“有大勇气,大气魄,忘却生死,剑与气血内力相连,终臻至入微之境。”

    什么!

    观渔氏巫祝没有掩饰声音,很多氏族少年都怔住了,居然这样就入微了吗?依靠一门基础剑法,对于剑力的掌控,达到了入微之境?

    入微是什么,那是剑道的领悟达到了一定层次,脱离了最开始的粗糙,可以对于每一分剑力都精微掌控,不浪费一丝一毫。

    可以说,一旦剑法入微,日后不论修习什么剑法,都能够很快入门,会比其他人以更快的速度臻至精妙奥妙的境地。

    事实上,也只有步入了入微之境,方才有可能体悟剑境,衍生剑势,可以算是领悟剑势的门槛之一。

    “真的入微了。”

    少数氏族少年目光如炬,同样肯定道,对于青武,他们收起了最初的轻视,抛却内力修为不谈,放眼整个十大氏族,少年一代,无论是刀枪剑戟,还是指掌拳脚,真正臻至入微之境的寥寥无几。

    “基础剑法,似乎不同了。”

    这是禅山,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少年,此刻微微蹙眉,从青武的剑法上,他看出来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隐隐有所把握,但一时间,还难以全部洞悉。

    倒是一些氏族的长老和巫祝有所领悟,看向青武的目光再不相同,这个少年似乎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一条别样的剑道之路,若是日后可以完善,并在此之上更进一步,或许未来名震鹿鸣部落的,又要再多一人。

    ……

    空地上,石江的压力越来越大,对方的剑力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精细入微,且对方的基础剑法也生出了些许古怪,他未尝没有尝试主动出手,想要截断对方近乎连绵的剑力,但每到这时候,对方虽然在他出拳之后再出剑,却每每后发先至,攻敌必救,迫得他拳到半途又生生变招,他甚至生出一种错觉,如撼山拳这样一门顶尖拳法,在此刻的他手中,甚至还不如一门基础剑法刚猛凌厉。(求推荐票,求收藏!如果觉得好看的话,新来的书友们都点击收藏下吧,放入书架中方便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