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剑指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

    在距离石空九丈外站定,禅山看向石空,嘴角的微笑依旧,淡淡道:“求禅氏,禅山。”

    “经,不是这么念的。”

    石空开口,语气很冷淡,对于这样一个礼佛的氏族,他没有半点好感,后世也有佛教盛行,但大多皆成为了一种敛聚香火的职业,至于所谓的佛理,也有不少能够说得通,却只能归结于人生感悟,在石空看来,与所谓的佛,根本半点关系都没有,只是一种无谓的心理暗示罢了。

    石空不清楚这片远古大地的佛是什么样的,而如眼前的求禅氏族群,虽然礼佛,但没有一点吃斋念佛的慈悲与仁善,倒是追名逐利,贪嗔怒痴皆备,让他充满了厌恶。

    “哦,这位族兄还懂佛吗?”

    禅山并不动怒,依旧笑道:“如果族兄可以活下来,禅山倒是可以和族兄坐而论道,谈一谈我佛教至理。”

    “你不会有那样的机会。”石空道。

    “是吗?”

    禅山说完,脸上微笑不止,但刚刚还在空地上吹拂的夜风,却在瞬间静止了。

    这是……

    不少氏族少年都凝住了目光,心跳加快,他们感到了压抑,空气凝滞,似乎一下转移进入了水中,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嗡!

    有淡淡的颤鸣声响起,以石空与禅山为中心,方圆十数丈的地面,一些碎石块居然缓缓地震动起来。

    “气机交织,这是无形的武道精神在碰撞!短暂干涉到了现实。”

    许多氏族长老与巫祝都愣住了,这样的交锋,已经远远超出了寻常少年的范畴,那个青莲氏的少年,居然能够抵挡禅山的精神压迫,那可是参悟拥有了真正的势,精神意志之强,远超同辈的存在。

    “真是后生可畏,两人的武道精神交锋,竟短暂干涉了现实,这几乎是小成的势方才能够达到的效果。”

    石桥氏的英武中年感叹,同时目光扫过自家氏族的少年,心中忍不住暗叹一声,寻常武者,不用说精神交锋,就连气势都难以酝酿,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武道力量,唯有参悟了武学意境,迈入了势的门槛,方才能够简单运用。

    “不简单,这个禅山领悟了势,但这个青莲氏的少年丝毫不逊色,难道是又一个参悟了势的存在?”

    “这一战,不会很快结束。”

    一些氏族长老低声交谈,他们感受到了气氛的压抑,前方的两个少年,或许修为还远不及他们,但在武道精神上,已经差不多赶上了他们的脚步。

    “或许,十年后,我十大氏族会有一名人位强者诞生。”

    突兀的,观渔氏三长老开口,令得不少人都是一怔,人位强者吗?

    很多氏族少年皆露出了神往之色,放眼整个鹿鸣部落,能有几个人位强者,都是参悟道法,明悟了天地至理的存在,那是真正的顶尖强者,踏步虚空,阴神出窍,种种武道手段通天彻地,已经不属于普通人的范畴。

    这是所有的氏族少年都向往的境界,可以凭此驰骋东荒,快意恩仇,诛杀异族,护卫族群,当中自有无穷的热血与精彩。

    轰!

    没有半点征兆,禅山出手了,不复此前的淡然,瞬息之间,他似乎化成了一尊大罗汉,浑身上下,有一股灼热沛然的气血冲出,他捏起拳印,朝前洞穿,空气寸寸破碎,每一步迈出,都好像佛陀在踏步,留下一个个深达数寸的脚印。

    这是无比刚猛的一拳,拳风呼啸,不远处一些靠得近的氏族少年忍不住蹬蹬蹬后退数步,那擦身而过的拳势,如一堵大山在脑海中显化,压迫精神,根本难以撄其锋芒。

    “第一步!神火境第一步!”

    忽然,有氏族长老低喝一声,这时,众人发现,在禅山的胸口处,接连二十点白芒被点亮,宛如黑夜里升起的群星,照亮了方圆数丈的土地。

    “心脏所在的二十处窍穴,全部贯通了!”

    “好一个禅山,这就完成了神火境第一步的修行,现在还身在氏族内的少年一辈,堪称第一人!”

    诸多氏族长老相视一眼,这个禅山的成就还要超过他们的估计,难以想象,这一代的求禅氏,居然出了这样一个天赋绝伦的后辈,难道此后十年,真的就成了求禅氏的崛起之路?又一个强盛的部落,将在他们水云古国中现世吗?

    ……

    空地前,看着眼前逐渐临近的拳头,猛烈的拳风迎面而来,石空右手抬起,并指成剑,朝着面前的虚空轻轻斩落。

    这一指没有半点异象,甚至不见内力浮盈,即便是如青莲氏大长老等人,都蹙起了眉头,是不是有些托大了,求禅氏的大罗汉拳,岂是那么简单,遑论那禅山,更是领悟了拳势的存在,这一拳,单论大罗汉拳的造诣,已经不在求禅氏很多老辈强者之下。

    但是很快,他们就不这样认为了,因为石空的剑指在斩出的下一刻,骤然间迸发出来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这是纯粹的气血之力,在他的右臂绽放,红艳艳,宛若有千丝万缕的赤霞在肌体之下流转,他的两根剑指,也在瞬间化成了鲜红色,如有霞光凝聚,甚至他们隐约看到,有一丝几不可查的紫气在那剑指上一闪而过。

    噗!

    一声轻响,没有半点窒碍,这一指,如利剑般,切开了拳风,撕裂了拳势,斩断了大罗汉的头颅,最终落在了那一只莹白的拳头上,一缕血花迸溅。

    啊!

    禅山嘶吼,如雷击般倒退,这一刻不复此前的淡然,表情显得很狰狞,眸子里更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他左手捏着自己的右臂,有鲜血潺潺,止不住地淌落下来。

    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这一切,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只见禅山的那一条右臂几乎被整个切开,自拳头上,一道如剑痕般的伤口延伸而上,可以见到莹白的臂骨,直到肩肘处方才止息,甚至在那臂骨上,也生出了一道清晰的裂痕,隐约可见髓血在滚动。

    “他,到,到底是谁?”

    “一道剑指,破开了求禅氏的大罗汉拳,斩破了拳势。”

    “不是什么精深的剑招,是劈剑,一招,一招基础剑法?”

    “还有他的气血……”

    即刻,诸氏族人马一下沸腾了,很多氏族少年说话都变得结巴,就是其它八大氏族的长老与巫祝们,此刻再怎么无知,也隐隐猜测到了什么,但即便如此,这个少年也强得过分了,甚至在其刚刚出手的刹那,都未能捕捉探知到其真实的修为,唯有那瞬间迸发,弹指一现,宛若梦幻般的气血之力,令得他们心神颤动,在神火境,点燃本命神火前,怎么可能有人拥有这样的肉身气血。

    但事实摆在眼前,禅山败了,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一条手臂被废了,差点被彻底斩断,想要恢复过来,没有半年以上的时间,根本不可能,这还是在有大量的珍稀药材进补,修复伤口的基础上,否则时间还要再往后延长。

    “小畜生,你好辣的手!”

    突兀的,没有半点征兆,求禅氏的传功长老怒喝一声,他身形一晃,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几乎在弹指之间就出现在了石空的面前。

    “你敢!”

    大长老暴喝,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七叔等人措手不及,他们向前扑去,却依然晚了一步。

    轰!

    禅动出手,同样的大罗汉拳,在这求禅氏传功长老的手中,展现出来了无与伦比的汹涌拳力。(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