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香火念头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凌晨周一,拜托大家推荐票支援冲榜。)

    四耳麋鹿迈步,求禅氏剩下的几名少年羞愤欲死,他们将禅动与禅山小心安放到鹿背上,再背起晕死过去的禅石,一行人一声不吭,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诸氏族的长老与巫祝皆心中摇头,这个礼佛的氏族事实上并不是那么慈悲与谦和,这样的结果若是用佛经来说,就是因果,种因得果,这样的下场,是早已注定的。

    “恭祝大长老,得此良材美玉。”

    “看来这就是贵族那得到青帝圣眷,天降甘霖的少年英才。”

    “青锋兄雪藏得太深了。”

    短暂的沉静过后,诸氏族的长老们纷纷开口,不吝赞赏,此前的种种打算也全部抛却。

    有了这样一个少年英才,只要还活着,鹿鸣部落便绝对不会放弃,能够培养出这样一个杰出后辈的氏族,对于整个人族而言,虽然微不足道,但诸多人族强者,不正有许多就是从这样的氏族中走出,崛起于微末,而后历经磨砺,手刃多少异族颅骨,最终修为大成,震惊天下。

    ……

    半炷香后,几大氏族的人马陆陆续续地离去了,甚至对于石空如何活下来的,也没有人去多问,有了这样的修为与战力,即便放眼整个鹿鸣部落,都可以勉强算得上一个人物了,不是他们可以随意质询的。

    “石空!”

    青武几个少年来到了身边,一个个狠狠拍着他的肩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目光湛亮,情绪激动无比。

    即便是以青鱼的稳重性子,此时也露出一抹微笑,狠狠在他胸口捶了一记。

    半个时辰后,圣庙中。

    看着眼前龟裂的圣像,石空有些内疚,正是因为他,方才耗尽了青莲氏积蓄多年的香火之力,也是因为他,老族长力竭战死,整个青莲氏几乎到达了分崩离析的边缘。

    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七叔深吸一口气,道:“这是劫数,就如同荒兽渡劫、过年一般,渡不过,魂飞魄散,渡过了,就一飞冲天,你是我青莲氏的劫数,却也是我青莲氏的机缘,有得就有失,这是天道循环,你不必自责。”

    “过去的不能够挽回,时间难倒退,现在我们要准备的,是迎接部落刑堂来的大人。”大长老道。

    在老族长力竭战死,石空被掳之后,就有一名青莲氏长老出发,前往鹿鸣部落山城,向刑堂求援,一尊即将进化成为鬼将的鬼族,绝对不是小事,一旦进化成功,将是整个鹿鸣部落的灾劫,即便血流漂橹也只在旦夕之间。

    略一沉吟,石空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至于古神域的存在,即便是他自身也难以洞悉,只将那名鬼族的陨落归结于复苏的青帝念头,以雷霆手段将其击杀,而他,则得到了那名鬼族积蓄多年的血气精元,从而修为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你能有这样的造化,是你自己的机缘,想来青帝大人也是对你眷顾,不忍你早逝,这才降下了雷霆怒火,诛灭异族。”

    大长老感叹道:“有此造化,二十余天后,当能顺利进入部落学府,那里才是你们的腾飞之地,我青莲氏还是太小了,希望到那时,我青莲氏能够多被挑选走几人。”

    顿了顿,石空又言及自己恢复了部分记忆,愿意将家传的雷鸣剑法赠予族中,以添助力。时至而今,这也是他能够想到的,唯一的弥补方式。

    “那一门剑法吗?”七叔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雷电之力,乃是天劫之力,以雷霆为意境,这样一门剑法着实可怕,可惜未能通达雷霆至理,否则未尝不能够成为一门强大的法武。”

    大长老摇头,道:“机缘造化岂是随意得来,多少武学,是我人族先辈呕心沥血,苦心孤诣创造出来,若是这么简单,谁都能够成为一代宗师,我人族岂会还遭受这些潜伏的异族侵扰,不能安居乐业。”

    七叔点头,道:“不错,但这一门雷鸣剑法,也已十分不俗,对于雷电的阐释已经渐入佳境,绝对不弱于我青莲氏的青莲剑法,却不是主防御,而是一门攻伐凌厉的雷霆剑术,如此一来,我青莲氏守有青莲剑,攻有雷鸣剑,单论武学功法上,已经不弱于任何一个氏族,甚至还要更胜一筹。”

    ……

    是夜,明月临中天。

    自古神域中出来,石空盘坐在木床上,明月剑横于膝前,月华如水,轻泻而下,月光下,明月剑晶莹,散发出蒙蒙的紫光,又隐隐有一丝赤芒一闪而逝。

    轻抚剑身,石空目光流转,一时间想了很多,不知不觉,已经来到这片远古大地八天了,虽然只是短短的八天,他却经历了成长至今最光怪陆离的凶险与奇妙,这是一片蕴藏着无尽隐秘的大地,荒莽多凶险,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只有在修行路上不断前行,唯有变得足够强大,方才能够安身立命,去寻找他所想要知道的一切。

    “还有五个月零十五天。”

    倏尔,石空深吸一口气,这是古神域所给予的期限,届时若是不能够顺利点燃本命神火,就将面临着被抹杀的结局,对于神鬼莫测的古神域而言,石空并不认为自己到时候会有半点反抗之力。

    至于老铁匠,石空也不奢望对方能够向他透露什么,到现在,他已经看出来,老人绝对是一个可怕的至强者,能够接下青帝的隔空一剑,并为他抹去青帝的念头意识,种种手段,实在有通天造化之力。

    “青帝的一丝念头。”

    石空喃喃道,原本他就有所怀疑,直到在大长老那里得到了消息,他才真正确定,那青色鲲鹏,竟是东荒青帝的一丝念头所化,难怪能够拥有那样的伟力。

    精神意志,真的可以达到这一步,如后世所谓的神佛,虽然也有香火供奉,却从无异象显化,但到了这片远古大地就不一样了,焚香供奉,人前显圣,都已深入人心,是最为平常的祭祀礼仪。

    深吸一口气,石空排除杂念,这许多东西,都扑朔迷离,即便他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得到答案,相信若是有一天他足够强大,自然能够撕开重重迷雾,得见真相。

    呼吸吐纳,石空慢慢沉入青莲心法的意境中,脑海中,一头青色鲲鹏在沉睡,洒落下来点点青芒,滋润他的精神,令得他对于势的感悟不断加深,而每过一天,那青色鲲鹏就缩小一圈,就目前看来,想要吸纳炼化了青帝的这一丝念头,彻底化为己用,还需要不短的时日。

    ……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

    当晨曦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在身上,石空睁开双眼,两道凌厉的紫色锋芒一闪而逝,仅仅一夜过去,在青色鲲鹏的滋养下,他的精神又壮大了一分,连带着剑势也愈发凝练了。

    “当初鲲鹏化剑,那一剑太过伟岸,我即便努力还原,也难以捕捉到一丝玄妙,就算是观想这头青色鲲鹏,也只是令得精神日益凝实,却不能够得到一丝的剑道启发。”石空蹙眉,青色鲲鹏是青帝的一丝念头所化,绝对不仅仅是能够滋养他的精神,凝练剑势那么简单。

    咔嚓!

    倏尔,一道清晰的破裂声响起,石空一惊,低头看去,不知不觉间,木床的一角竟被他生生捏断。

    丝丝冷汗自额头上浮盈而出,石空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绪,良久之后,他才缓缓起身,膝前的明月剑归鞘。

    “是我太心急了,险些走火入魔,短短的七天,我的力量突飞猛进,已经是此前远远不敢想的境地,这片远古大地的武道博大精深,又岂是能够一蹴而就,唯有循序渐进,固本培元,打牢根基才是正途,至于参悟剑道,绝非是一朝一夕之功,还得看时机和缘法。”(凌晨周一,拜托大家推荐票支援冲榜。喜欢的书友加入书架收藏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