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天外异族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

    “随我走一趟,愿意吗?”

    鹿九川看向石空,他眸光平静,这一刻连诸多异象都收敛了。

    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年轻人,若非是那一双阅尽沧桑的双眼,石空很难想象,其与逝去的老族长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石空再次看向那一双眼睛,没有回避,点了点头,因为他发现大长老等人皆是露出殷切的目光,被这样一个平和良善的氏族看重的,石空相信,同样也值得他信任。

    “走吧。”

    鹿九川迈步,左手负于身后,他步子不快,看上去平淡无奇,却在须臾间就来到了石空面前,右手轻轻按落在他的肩头。

    心中一惊,这看似平常的一只手掌,石空发现自己居然来不及有半点反应,看似极慢,却快到了极颠,这种截然不同的反差,令他呼吸微微一滞,不过很快,他就听到了耳边呼啸的风声,不知不觉,已身在半空之中。

    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石空到现在才知晓,原来人类依靠着自己飞上天空,竟是这样一种感觉。

    朦胧中,他似乎听到了身后的村落里,青武等少年的呼喊声,很快,他脚踏实地,却是落在了那头名为鬿雀的年兽背上。

    呼!

    鬿雀展翅,扶摇而上,如一道飓风冲上云霄,这是一种极速,而在鬿雀背上,石空却感受不到半点狂风,他心里明白,多半是身边人以雄浑的修为将这鬿雀背上的空气凝固了。

    一头年兽,渡过了雷劫的存在,石空站在它的背上,感受到一股强健的心跳声,宛如一只战鼓在擂动,那样雄浑的气血,简直如长江大河一般浩瀚。

    鬿雀乘云,在天穹之上疾驰,这样的速度,在石空看来,怕是极为接近了音速,以这片远古大地的虚空之坚固,若是达到了后世,怕是转瞬之间就会突破音障,达到一种可怕的境地。

    ……

    小半个时辰后。

    一片死地,黑云蔽天,这是一处山坳,亦是当初那名鬼族的蛰伏之地。

    鬿雀降落,双翅如刀,斩开云朵,金色的阳光循着其开辟出来的一条通路落入山坳中,与阴气交织,顿时生出阵阵青烟。

    再次来到这片鬼地,石空心中有些感叹,生死一瞬间,他经历了太多太多,若是再来一次,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撑过去。

    “就是这里吗?”鹿九川道。

    石空点头,指出了那鬼族潜藏的石窟所在。

    目光微凝,沉吟数息,鹿九川伸出右手,朝着前方虚空轻轻一抓,顿时,百十丈外的石窟中,一道黑芒如电,激射而出,被其抓在手中。

    这是,那盏熄灭的黑灯!

    石空目光一凛,百丈之外,隔空摄物,这又是一种神异的手段。

    “原来是一名鬼将死后传承下来的鬼灯,难怪可以短暂镇压青帝的一丝念头。”

    鹿九川喃喃道,倏尔握拳,那黑色灯盏顿时生出密密麻麻的裂痕,继而噗的一声粉碎。

    石空瞳孔收缩,这盏鬼灯不仅沉重,而且坚固异常,当初他以明月剑劈斩,都未能损其分毫,却被鹿九川一把捏碎了,难以想象,这到底需要多么恐怖的肉身之力。

    不过很快,他就不在意这些了,因为阳光穿过撕裂的黑云,驱散了太多积郁的阴气,显露出来更多的尸骸与白骨,都是属于人族的骸骨,甚至有一些骨架还很小,那是属于稚童的,还有更小的,只比成人拳头大一些,显然是刚足月的婴儿,也沉积曝露在这山坳中,无人收尸。

    该死!

    石空咬牙,这鬼族太残酷了,到底掳去了多少人的性命,这满地尸骸,怕不是有数千上万人。

    “觉得多吗?”鹿九川瞥他一眼,道,“你再看看这里。”

    他抬起一只手掌,朝着前方百丈外的一座漆黑的石头山隔空按去。

    轰!

    一声巨响,那石头山炸开,乱石穿空,石空伸手抓住一块飞过身边的碎石,手中有些潮湿,他低头一看,这是一块沾染了紫黑色血浆的石头,一些地方已经干涸,成为了与那石头山一般的颜色。

    难道,那座石头山是被鲜血染红的!

    石空悚然一惊,再看向原地,炸开的石头山下,更多的尸骸曝露出来,很多还沾染着未曾干涸的血浆,显然是最近的一些时月被杀戮的,因为此地阴气太重,这才长时间地保存下来,没有彻底干涸。

    不用去数,石空也可以判断出,这座数十丈高的染血石山下,掩埋了怕是有近万的尸骸。

    “难道他们没有族人吗!怎么下得了这样的毒手!”

    石空低喝,心中有一股热血在燃烧,不管身在怎样的时代与岁月,同为人族,他难以忍受这样的惨状,被当成了牲畜般屠杀,没有半点仁慈之心。

    “非我族内,其心必异。”鹿九川摇头道,“就如同我们将这荒莽中的诸多荒兽当成了猎物,这些异族将我们当成了血食,进化与成长的养分,仁慈之心,与食物没有半点关系。”

    食物?

    石空微怔,这又是一种食物链吗?

    不!他摇头,并不认同,这已经超出了食物链的范畴,是一种永无止境的屠戮,没有了一点良善。

    石空开口,询问这些异族的来历,实在是太过诡异了,直到现在石空还难以相信,世界上真的存在鬼这样的一个种族,似乎又不是一种纯粹的灵魂体,有血有肉,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崭新的物种或生命体。

    鹿九川摇头,抬头看向天穹,言及他所知的也不是很全面,只知道最初是来自九天之外,不是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山海大地的土著种族,后来天帝镇世,将大多数异族驱逐天外,或镇压在不周山底的天牢中,但山海大地太浩瀚了,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潜伏在荒莽深处,成为一颗颗毒瘤,不断繁衍壮大。

    石空沉默,来自九天之外的种族吗?他想到了后世,那现身于地球之外的十道魔神般的身影,一杆血色大戟破灭星辰,着实可怕到了极致。

    “这样一个种族,大人您听说过吗?”沉吟片刻,石空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那是魔族!”鹿九川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道,“我们武者修行,最怕走火入魔,堕入魔障,甚至有一种传说,域外魔族的起源,与我人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些强者在坐死关,冲击大境界的时候,都曾经勾动过域外无形天魔降临,阻拦晋升,很多强者都因此入魔,堕入魔道,杀戮苍生,乃至直接坐化,身死道消。”

    而后,鹿九川又言及,一些异族的进化程度极高,修为愈深,愈接近人形,甚至到了最后,与人族一般无二,只有遇到身死危机,全力出手之际,才会显化出来本源之相,若没有一些针对手段,着实令人防不胜防。

    “你可愿入我刑堂。”

    突兀的,鹿九川开口道,他看向石空,平静的眸子里透着认真与肃穆。

    同时,他告知石空,这是一个十分凶险的堂口,直属于水云古国的刑部,一旦入了刑堂,除非战死,不能够退出。

    战死吗?石空心中摇头,还有五个多月,若是不能够点燃本命神火,他一样要死。

    深吸一口气,石空不闪不避,看向鹿九川,眸子里显露出来坚定之色,道:“五个月,我要点燃本命神火。”

    “五个月点燃本命神火,你倒是有不小的野心。”鹿九川饶有兴致地打量他一眼,道,“只要你能够受得住,五个月达到神火境第五步不是问题,至于点燃本命神火,我也没有十成的把握,只能看你自己的机缘与造化。”(求推荐票,求收藏!转折处,较难写,更慢了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