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准神兵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

    求禅氏有人打造出了五十煅的准神兵!

    很快,就有消息在村里子扩散开来,不得不说,这是一则惊人的消息,但更重要的是,求禅氏在部落山城,利用这口准神兵,挖走了青莲氏原本拥有的一些稳定的易物者。

    相比于氏族部落而言,如青莲氏打造的许多兵刃,大多是易物给一些七品以下,八品或者九品的小门小派,散修洞天,但鹿鸣部落境内,乃至是周边不远的八、九品势力也就这么多,被鹿鸣部落分去近乎一半,剩下的一半再由其下的十大氏族各凭手段争取。

    这些打造出来的多余兵刃,一般而言,青莲氏用来交换一些平日里难以见到的荒兽血肉,珍稀草药,抑或是一些罕见的金银铜铁,几乎占据了整个氏族近半的生计来源,如果这些稳定的易物者全部被挖走,那么青莲氏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捉襟见肘,或许生存可以维持,但是习武练力,培养后辈等等诸多事宜都会陷入困境,长久下去,即便是有着数百年底蕴的青莲氏,也会被生生拖垮。

    “这是火中送炭,釜底抽薪!”

    “求禅氏那帮光头真不是好东西!”

    “这是要断我青莲氏的后路,他们拿石空没办法,就背后出黑手!”

    “也不算黑手,这是阳谋,他们族内的兵匠打造出来了五十煅的准神兵,而我们青莲氏打造不出来,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怎么选择,倒是不能怪那些小派洞天的易物者,毕竟谁都要生存,能获得更好的兵刃,在荒莽中,自然就更多一分生机。”

    有少年人不忿,也有一些老人目光睿智,看透根本,这一次,求禅氏出了大招,正大光明,就看他们青莲氏接不接得下了。

    “多半难,三叔虽然近年来在铸造一途上大有长进,却也未曾达到可以打造准神兵的境地。”

    “五十煅啊,稍有不慎,就会毁去铸材,需得一气呵成,方有化腐朽为神奇之功,否则半途而废,一切就都前功尽弃。”

    几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叹息,对于三叔的手艺,他们是一年年看过来的,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打造一口准神兵到底有多么艰难。

    五十煅的准神兵!

    石空眼中有一缕精芒闪过,这几天来,他在古神域中锻打生铁,已经能够连续锤叠九十六次,只差四次,就可以达到百数。

    此刻,村子深处,一座宽大的石屋中。

    一口足有一人高的锻造炉熊熊燃烧,赤红的火苗在炉口跳动,舔舐着前方的铁砧,将其烧得通红。

    此时,三叔蹲坐在石屋前地台阶上,眉头深锁,拳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砸着身边的台阶,显得十分焦躁,心不在焉。

    几名精壮的族人拄着大铁锤,站在一边,一个个也都咬牙切齿,数息后,一名族人终于压抑不住,一把将背上的竹篓摔在地上,怒道:“该死的求禅氏,一帮死秃驴,当初那渡化他们老祖的古庙老僧怎么不直接渡他上西天,留下了这帮只会磕碜人的东西!”

    “什么秃驴,他们配吗?喝酒吃肉,娶妻生子,他们哪一样不全,遵守了出家人的哪一条戒律,笑话,一群假和尚,念得都是酒肉糊涂经!”

    “那几个小派洞天也不是东西,哪一次我们不是多赠给他们几口上好的兵器,现在有了更好的,就卸磨杀驴,真是不讲一点仁义。”

    一个开口,另外几名族人也忍受不住,开口大骂,事实上,他们也只是用这样一种方式来缓解心中的焦虑,他们青莲氏的兵刃一旦易物不出去,对于整个氏族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长久下去,他们青莲氏就算不分崩离析,也绝对相差不远。

    “都住口!”

    半炷香后,三叔暴喝,霍地起身,他拳头捏紧,双臂筋肉虬曲,冷冷道:“老子不信,老子打不出一口准神兵!”

    “开炉!拉风箱!”

    “是!”

    几名壮汉闻言,顿时精神一振,只要三长老打造出来一口准神兵,求禅氏这一招,就不攻自破,事实上,他们也明白,那些小派洞天并未做错,只有更好的兵刃,才能令他们在危机四伏的荒莽中更好的生存下去,这不是选择,只是求生存而已。

    很快,在几名壮年族人的出手下,石屋中锻造炉内的炉火愈发旺盛,铁砧赤红,近乎晶莹,这是因为长久的锻造,连带着将这块铁砧中的杂质也敲打得一干二净。

    铛!

    铁砧颤动,一道洪亮的金铁交鸣声,三叔挥动着一口足有一人高的大铁锤,砸落在一块巴掌大的生铁上,刹那间火星四溅,几名族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只有锻打达到五十次的生铁精华,才能够称得上是准神铁,可以打造出准神兵。

    铛!

    又是一道沉重的捶打声,三叔神色沉凝,目光前所未有的凝聚,他仔细调整着自己出手的方位,把握着力道,不能够出现丝毫的偏差。

    最初的生铁太脆弱了,根本经不起捶打,等到后来,随着其中的杂质被不断捶打炼去,其越来越坚固,也需要花费更大的气力,但在未经淬火之前,其韧性却只会越来越脆弱,所以,随着捶打次数的增加,对于一个兵匠而言,精神的消耗无疑是巨大的,一旦有所疏漏,此前种种,就全部付诸流水。

    ……

    很快,三叔的捶打次数就超过了十次,原本巴掌大的生铁变得红艳艳地,几乎缩小了一半,大量的灰色杂质化成青烟,其质慢慢变得透明起来。

    半盏茶后,生铁块再缩小一半,已经有了二十次。

    每个精壮汉子都闭住了呼吸,不敢有半点打扰,没有人注意到,不知何时,石屋前,来了一名少年人。

    看着石屋中挥汗如雨的三叔,石空微微蹙眉,他清晰地捕捉到,三叔的呼吸已经出现了细微的紊乱,这才捶打了二十次,一旦到达三十次往上,多半要彻底紊乱,而呼吸一乱,力道怕是再难圆融……

    二十五次!

    呼!

    三叔吸气,灼热的空气被吞入腹中,断断续续,他微微蹙眉,显然也察觉到了气息的不稳,不过到了此时,却是不能够半途而废,距离准神兵的五十煅,还差了整整一半。

    铛!

    第二十六次,二十八次,三十一次……三十五次!

    三叔握着锤柄的双手青筋凸起,指尖轻轻颤抖,他开始喘息,胸腹起伏,与正常练力不同,若是平常时候,手中三石重的铁锤,他即便是连续挥舞数百下,气息都不会有半点紊乱,但是锻铁就不同,特别是叠打锤炼,每一锤落下,对于精神都是一种莫大的消耗,数十次下来,强如他也有些经受不住。

    第三十六次!三十七次!三十九次!

    四十次!

    所有人都目光湛亮,已经四十锻了,再锻打十次,就可以炼成一块准神铁了!

    连续深吸数口气,第四十一锤,三叔迟迟没有落下,这锻打的时间间隔,最多不能够超过十息,这十息里,他不断调整自己的呼吸,力求让自己的心沉下来,抛却外物,仔细把握指掌间的每一丝劲力。

    铛!

    第十息,三叔挥动大铁锤,铁砧上,一片火星升起,璀璨如烟火。

    第四十一次了!

    他眼前一亮,以往锻打,至多也就是四十次就失败了,今天遭遇压力,居然逼得他取得了突破,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幸运。

    锻造炉边,拉动风箱的几名族人也是相视一眼,心中振奋,对于三长老的技艺,他们比什么人都清楚,也知道,这第四十一锤,到底预示着什么。

    有希望!(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