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学府来人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

    青莲氏后山。

    莲池幽静,几株青莲随风摇曳,莲叶舒展,几点露珠晶莹,有阳光自四方古木老藤间的罅隙钻进来,被露珠吞没,倏尔吐出千万缕霞光,那弥漫在莲池上的薄雾顿时变得瑞气腾腾,更有莲香散溢,纯净无瑕。

    莲池边,一个样貌清秀的少年盘膝而坐,少年一身粗布白袍,黑发如墨,有剑横于膝前,这是一口暗紫色的古朴长剑,剑身晶莹,隐隐有丝丝缕缕的赤霞流淌,却不甚明晰。

    慢慢的,随着少年若有若无的呼吸,那飘浮在莲池上方的薄雾瑞气好像被一股无形之力扯动,随之没入少年的口鼻间,再轻轻吐出,成为两道纯白晶莹的气流,一直到达数尺之外也凝而不散。

    半炷香过去。

    倏尔,少年膝前,那暗紫色长剑轻鸣,少年微阖的双眼骤然间睁开。

    哧!

    两道紫色锋芒吞吐而出,撕裂空气,竟长达两寸许。

    与此同时,少年胸前,隐约有五十余道紫色星芒浮现,很快一闪而逝。

    “还有六处窍穴,这肝脏也就练透了,不过越往后,这修为的提升愈发艰难。”石空喃喃道,“还剩下四个月又二十三天了。”

    石空不知道的是,有古神域相助,他这样的修行速度,若是放到整个鹿鸣部落,不知道会令多少少年人捶胸顿足。

    明月剑归鞘,石空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这大半个月来,他的肉身气血稳步增长,而今,不论修为,单单是一身气力,也有了足足二十四石,只有一石重的明月剑,此刻分明已经有些不趁手了。

    他心中考虑,也该是时候将明月剑锤炼提升了,唯有如此,才能够将他的一身战力催动至巅峰。

    嗯?

    这时,石空眉头一挑,看向北方,数息后,一片垂落的老藤被掀开,青虎如一只猴子跳了进来,他精神奕奕,双目莹润,显然这大半个月来,修为精进不小,石空以武道精神感知,却是已然贯通了心脏所在的四处窍穴。

    “石空!快走!部落学府的一位师父到了!”青虎眸光湛亮,显得很兴奋,“七叔估算过,这一次,我青莲氏,多半能够有近十人被部落学府看中,收入门下。”

    “走。”

    石空轻轻点头,而后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就迈开脚步,他脚程极快,每一步迈出,都有近两丈远,不过半盏茶的工夫,就回到了青莲氏村口。

    被石空放下,青虎忍不住露出几许艳羡之色,道:“石空,你小子的功力又加深了,都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步,真是不能比,真希望快点看到你点燃本命神火的那一天,到时候,我青莲氏又将恢复初代先祖时的荣光。”

    ……

    走进村中,很多青莲氏族人都在朝着古柏前的空地赶去,部落学府的师父来挑选族中的少年后辈,对于每个氏族而言,其意义,都不言而喻。

    如今,石空也已知晓,部落学府几乎在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师父走出山城,来到每个氏族挑选杰出的少年后辈。

    而学府虽然身在部落山城,却不归鹿家掌管,同样位列三品,直属于水云古国学宫。

    可以说,部落学府,是整个鹿鸣部落境内,诸多少年英才的汇聚之地,很多氏族、鹿家的强者,当年都是从学府中走出,从而名震方圆数百里,成为一方强者。

    ……

    不多时,石空二人就来到了空地前,远远的,就看到一名陌生的中年人,在大长老等族中长老的陪同下,负手立于古柏前,而族中达到年龄的少年们,也几乎全都到了。

    “石空,青虎!”

    看到石空二人到来,青武等一众少年人皆眼前一亮,古柏前,那陌生中年挑眉,大长老则在其耳边低语两句,其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异色,朝着石空看来。

    嗯?

    心中一紧,随着这道目光落下,石空几乎生出了一种被洞穿的错觉,对方的目光看上去平淡无奇,却仿佛蕴藏着洞悉一切的力量。

    不过很快,石空就平复心绪,他明白,这是对方以极为强大的武道精神在探寻,亦是一种考验,原本,他以为胜过了求禅氏的传功长老,不说修为,这一身战力在整个鹿鸣部落怕也能够勉强拿得出手,是以心中对于所谓的部落学府并不是很重视,但眼下他却发现,自己似乎错得有些离谱了。

    这大半个月以来,他每日以青帝念头所化的青色鲲鹏锤炼意志,磨砺剑势,武道精神相比于此前,不说突飞猛进,却也迈出了十分坚实的一步,至少,眼下的他,只论剑势,比之半个月前绝对凝练了不止一筹,就算如此,面对这陌生中年的目光,他也有一种无所遁形的错觉,这就非同小可,至少说明,对方的武道精神,绝对比他还要强上许多。

    然而,石空却不知道,他在这里揣测这学府来人的修为深浅时,陌生中年的瞳孔深处,却是罕见地透发出来一抹异色,这么快就摆脱了他的精神笼罩,就算是衍生了剑势,也有些出乎预料了,这令得他对于石空收起了几分轻视。

    哪怕超过了十三岁,能够得到青帝眷顾,天降甘霖,也确有不凡之处,陌生中年心中已然有了谱。

    “练出内力的都站出来,没有练出内力的,等待明年。”即刻,陌生中年开口道。

    七叔神色微变,今年怎么生出了变化,往年里就算没有练出内力,只要能够展露出来一定的悟性,也会有几分可能被选中。

    似乎察觉到了七叔等人的想法,陌生中年目光微动,却没有半点解释的意思。

    大长老朝着七叔微微摇头,随即看向石空等人,道:“你们听到了,练出内力的,都站出来。”

    十息后,连同石空在内,共有七人站了出来,剩下的许多族中少年很不甘,这似乎与往年的挑选方式不一样,一些没有练出内力,但是剑法尚可的少年想要开口,但在几名族中长老的眼神制止下,终究咬住了牙关。

    “好了,给你们半个时辰,否则最少三个月,你们不能够回来。”陌生中年再次道,顿了顿,“当然,过了三个月,能不能有一个人被留下,却也说不准。”

    嗯?

    石空等七人目光微怔,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随我来。”

    这是七叔开口了,石空七人相视一眼,带着满腹疑惑,随着七叔走进村子深处,来到了圣庙中。

    看着眼前密布裂痕的青帝圣像,石空深吸一口气,时至而今,他也明白,一个失去圣像庇护的氏族,会遭遇怎样的灾劫,但眼下,他没有一点办法,唯有不断修行,以期在接下来的四个多月里成功点燃本命神火,如此一来,便可重新进行祭祀大典,召唤青帝圣念降临,入主圣像。

    很快,七个巴掌大的麻布包裹被七叔从圣庙深处取出来,分别抛到石空七人手中。

    包裹打开,每个人的包裹中,赫然是十枚赤红晶莹的铜币,只是从这赤铜币上,石空等人捕捉到一丝异样的清凉气息,令得他们黄庭气海中的内力都变得活跃了许多。

    十枚赤铜币!

    青武等人震动了,他们明白赤铜币的珍贵,一个氏族,进行一个月的易物,也未必可以得到十枚赤铜币,他们每人十枚,几乎就接近了族内一年的收获。

    而所谓赤铜币,只是因为形似赤铜,所以被称之为赤铜币,事实上这赤铜币是一种在荒莽大地深处孕育的,名为精石的宝物,只因沾染了地火之气,方才显现出赤铜之色,而其中蕴藏有大地元气精华,武者吞吐吸纳之后,可以相助壮大内力,或者补充消耗,抑或在武者瓶颈时,可以用来积蓄力量,从而一鼓作气,打破壁障。(求推荐票,求收藏!大幕即将拉开,因为布局太大,十步最近写得特别慢,时间更新不准确,无奈,请大家见谅,十步是很想写好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