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心核级

十步行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求推荐票,求收藏!)

    紫竹摇曳,晶莹的竹叶飞舞,这是一幅绝美的画卷,然而石空却无心欣赏,因为有大敌到来,给了他莫大的压力。

    很快,一道身影就出现在山路的尽头。

    这是一名身着赤色甲胄的青年男子,看上去十分冷酷,面容若刀削刻,挺直的脊背如一口利剑,直插云霄,特别是那一双眸子,仿佛埋藏了千年的寒冰,有着融化不了的寒意。

    最重要的是,其头顶无发,两点戒疤很醒目,也让石空七人知晓了其来历。

    求禅峰!

    属于求禅氏的青年强者,居然踏上了青莲峰顶,即便是初来乍到,石空也明白,这到底是怎样的狂妄,根本没有将此地众人放在眼里。

    或许,也是看中了此时青莲峰上无人,这才孤身登顶,要对他们出手。

    石空最后看一眼石桌前沉睡的青年,而后转过头,眸子里有锋芒迸溅,冷声道:“求禅氏的人,都是如此无耻吗?”

    在距离院子十余丈外站定,青年男子的目光冷厉,他用一种俯视的目光扫过石空七人,最终落到石空身上,冷漠道:“适者生存,这是荒莽的存活之道,难以维生,就要被其他氏族吞并,不是杀戮,只是为了让更多人生存下去而已。”

    “巧舌如簧,向来是你们这一族的顶尖武学。”

    石空开口,很不客气,对于这一氏族,他没有半点好感,根本没有一点慈悲心,更无一点出家人的谦和,最多的则是一肚子的戾气。

    “少年人,你的眼界太狭隘了,多说也无益。”青年男子冷冷道,“原本学府外的种种,我们不该插手,但既然出身氏族,总要做点什么,我也不为难其他人,你自断一臂吧,此前种种,就此一笔勾销,不再追究。”

    “混账!”

    青武忍不住开口,他虎目圆瞪:“你这是持强凌弱,同族攻伐,你就不怕学府的统领责罚吗!”

    青年男子瞥他一眼,并不理会,只是淡淡道:“你只有十息的时间考虑,十息之后,我会亲自出手来取。”

    “不必了!”

    石空开口,眸子愈发冰冷,若是断去一臂,气血有损,三个月后,他如何通过试炼,此人也是把握住了这一点,很清楚而今的他对于整个青莲氏而言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这是要将他生生逼出学府。

    抬脚迈步,石空走出院子,体内有灼热的气血涌动,他凝聚精气神,慢慢将状态调整至巅峰。

    院子里,青武捏紧了拳头,他青莲峰种子级的青年强者遭了劫,峰顶眼下也近乎一个空壳,他心中有怒,却无从宣泄,整个人都几欲炸开。

    “你他娘的给我醒醒!”

    他忍无可忍,罕见地爆了粗口,对着石桌前醉倒的年轻人怒斥,然而依然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倒是来自求禅峰的青年男子开口了,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道:“醒了还不如醉了好,曾经同为心核级青年强者,我很清楚半废的滋味,少年人,你这是雪上加霜,伤口上撒盐,就算醒过来,你以为还能改变什么。”

    什么!

    青武一怔,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石桌前醉倒的年轻人,此时,他终于明白对方为何一醉不醒,大白天的如此放任自己,甚至对于来人没有半点感应,放弃了一切防备。

    半废了!青武虽然对于这两个字的界限不是很明白,但能够令其如此颓废,多半是遭受到了难以承受之痛。

    院子前。

    石空的目光愈发凝重,他从对方的话语中捕捉到一些东西,对方竟然是一名心核级青年强者,那么多半修为已经迈入了神火境第五步,甚至已经去到了十分精深的境地。

    至于何谓心核级,石空并不是很清楚,此前凌夜也只是只言片语,略有提及,这学府中的年轻强者,大约有近三百人,作为心核级的年轻强者,则约有五十人,都是修为步入了神火境第五步,乃至更强的存在。

    而种子级的年轻强者,又少了很多,只有十四人,凌夜语焉不详,但也透露出很重要的一点,点燃本命神火,只是第一步。

    也就是说,青莲峰上,他青莲氏曾经有一名种子级青年强者,已然点燃了本命神火,只是后来遭了劫难,至于是怎样的劫难,凌夜亦没有多说,似乎十分的忌讳。

    “好了,十息过去了,既然你自己舍不得,那我就亲自来取。”

    这时,求禅氏的青年男子开口了,语气冷漠,他抬脚迈步,整个人似乎一下子拔高了,成了一个巨人,随着其迈步,有一股如山般的气势压迫下来,令得石空周身数丈的空气都变得凝滞了。

    不好!

    院子里,青鱼心神狂跳,即便他再沉稳,却也难以眼睁睁地看着石空遭难,青年男子的强大绝对超乎想象,据凌夜所言,也并非是所有迈入神火境第五步的年轻强者,都能成为心核级,不仅仅是一种天赋,更是一种资格,多半在某一领域有着超越同辈的成就,战力强横无比。

    噗!

    然而,仅仅在踏出院子第一步后,他就踉跄倒退,心脏如遭雷击,一口逆血吐出,整个人瞬间萎靡下来。

    “青鱼!”

    青虎几人惊呼,将他扶住,青鱼苦笑着摇头,难以想象,石空承受了怎样的压力,对方仅仅只是气势,就强到了这样的地步,他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就被震退。

    此时,石空瞳孔微微收缩,对方对于己身气势的把握,居然精细入微到了这样的境地,甚至绕过了他,直接将青鱼震伤,而他却毫无所觉,仅是如此,他与对方,就有着不小的差距,那是唯有经历了无数次战斗方才能够拥有的体悟。

    锵!

    明月剑出鞘,剑身紫光盈盈,有锋芒隐现,黄庭气海中,剑气沸腾,至此,石空已然蓄势,达到了巅峰之境。

    下一刻,他主动出手,一上来,就动用了极尽之力。

    轰隆隆!

    宛如惊雷炸响,伴随着一股雄浑的气血,宛如一条大河在涌动,石空浑身都变得晶莹起来,好像血钻雕琢而成,在其周围,狂风席卷,带着滚滚热浪,向前压迫而去。

    嗯?

    求禅氏的青年男子挑眉,眼中浮现出一抹讶异,尽管已经有所耳闻,但真正见到,还是超出想象,如此雄浑的气血,甚至还在他之上,这就有些非同小可,要知道,对方的修为,此刻迸发出来的气息,甚至还未练透肝脏,神火境第三步的修行尚未完成,若是等到其迈入第五步,拥有了与他一般的修为境界,难以想象,届时其一身气血,会增长到何等惊人的地步。

    瞳孔深处,有一抹厉芒闪过,青莲峰至此,只剩下这样一个小小的变数,他不信,今日此时,能够逃出他的掌心。

    轰!

    瞬息之间,青年男子出手了,他一只拳头变得莹白,如同玉石一般,同样伴随着一股浑厚的气血,还有一股极具压迫的拳力,拳锋所过之处,空气破碎,石空周身的空气瞬间一紧,几乎有了一种凝若实质的迹象。

    这是一股可怕的拳势,令得石空呼吸微窒,然而很快,他目光清明,青色鲲鹏洒落清辉,照亮他的脑海,将外来的精神压迫抵住,驱逐出境。

    咔嚓!

    迎着这样一股拳势,石空坚定出剑,雷鸣剑法的诸多精义在心中流转,他一剑斩落,半空中竟似出现了一道闪电,雷音惊世,振聋发聩,一道紫电横空,劈落在前方捣来的拳头上。(求推荐票,求收藏!)